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61章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宋暖
    “当家的,好消息啊。”李氏跑回屋,抓住正在喝水的温老大,不停的摇晃,“病死鬼他们要上山了。”

    “咳咳咳……”温老大嘴里还有一口水,被她这么一摇,立刻呛到了。

    李氏皱眉,松开手,“你怎么喝水都能呛到?你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这样……”

    “好啦,有什么事?”温老大连忙打断她的话。

    这话真心听不下去,听起来他就是一个废物了。

    李氏太高兴了,根本就没发现他的不悦,“我听到那病死鬼夫妇要上山挖什么黄芩,我们快点跟上去。”

    “跟去做什么?”温老大疑惑的看着她。

    李氏瞪了他一眼,手往他脑袋瓜上拍去,“你怎么就这么傻呢,怪不得这个靠你就只能穷着。”

    “我又怎么了?”

    “他们是去挣钱了,你不跟着,你是不是傻?”李氏这些天一直关注着宋暖他们,就是想跟着一起挣点钱。

    她观察得知,宋暖的银子一定是靠那些挖回来的草。

    今天听到他们要去挖了,她不跟,那就是傻。

    “他们?”

    “他们就是靠那些挖回来的野草挣的钱,我们不跟着,又怎么知道他们上哪挖,又挖了什么,有什么用?”

    李氏真想敲开温老大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啥东西?

    “哦,那我们快点去吧。”

    温老大连忙起身。

    夫妇二人也去杂物间找了竹篓和小锄头,悄悄的跟着宋暖他们来到后山。李氏拉着温老大躲在大树后,看着宋暖他们。

    “你看见了吧?这个就是。瞧着,这里一大片都是,够我们挖几天了。不过,我们要先挖别处的,这里的先留着。”

    宋暖挖了一株荨麻,“这个叫荨麻,也叫咬人草,别看它其貌不扬,但却用处很大。如果有人遭到毒蛇咬伤,将新鲜的全株荨麻捣烂取汁敷伤处,可迅速治愈;对于常见的风湿性关节炎,寻适量荨麻煎水洗患处,也是相当有效的。”

    温崇正一边听,一边点头。

    他记下了。

    宋暖指了指上面,“我们从远到近的挖,这样更方便一些。挖了之后,我们只留根,不然让你大伯娘认出了,一定会跟着我们一起挖的。我可不想这么一个挣钱的法子,白白便宜她了。”

    说着,她眼角余光瞥了不远处一眼,嘴角勾起,眸光闪闪。她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像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很可爱!

    温崇正笑着点头,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好!我全听你的。暖暖,你说的没错,我们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

    “那走吧!”

    “好,走!”

    二人刚走开,李氏就拉着温老大从大树后出来,她气鼓鼓的道:“你听见没有?这两个白眼狼,他们背地里就是这么对我们的。你为这个家忙里忙外,而他们呢,他们处处都防着我们。”

    李氏低头看着这一大片的荨麻草,咧嘴笑了。

    “他们不想让我们知道,想要留着以后挖。哼!我偏不让他们如意。”李氏放下竹篓,举着锄头就开始挖,“当家的,我们快挖,我们偏不给他们留,这一大片全挖了。”

    “媳妇,这些可全是荨麻草啊,你确定真能当药?”温老大拉住李氏,目露不解,“如果这些能入药,那朱大富还会留着不挖?这些草,我们可从未听说过可入药啊。”

    李氏甩开他的手,“你是没听到他们说的话吗?晗儿说了,他们在镇上是挣了银子回来的。我不管,从现在开始,我就跟紧他们,他们挖什么,我就挖什么。”

    她就不信了,她还拿这两人没办法?

    他们想要独食,没门儿。

    她李氏别的没有,眼力和心眼还是有的。

    温老大还是觉得有些古怪,“可那朱大富他怎么不来挖?”

    “朱大富?”李氏低笑一声,满是瞧不起,“他一个赤脚大夫,你还真当他是神医啊?除了治个头痛脑热的,他还懂什么?真那么厉害,还要窝在这个穷山沟里?”

    如果不是村民舍不得花银子,朱大富的诊金便宜,还能赊账,谁还尊他一声大夫呢?

    温老大听着,又觉得李氏说的有道理。

    他往掌心呸了一口口水,用力搓了搓,然后抡起锄头,“媳妇,我来挖,你把根部弄下来。刚才听他们说的,好像只要根部就行了。”

    既然这东西能换成银子,那他还等什么呢?

    “好哩。当家的,你可真疼我。”

    李氏欢天喜地放下锄头,搬了一块大石头,坐着用柴刀把荨麻草的根部分出来,放进竹篓里。

    不远处,石头后,露出两个脑袋。

    宋暖抿紧了唇,努力的忍着笑。

    温崇正看着那干劲十足的夫妇,只是摇摇头,一脸的幸灾乐祸。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家暖暖。

    “走吧。”他凑近她耳边。

    宋暖的身子往后扬,皱眉看着他,“你干嘛?”

    “我是不想让他们听见,不然,你就白忙了。走吧。”他低笑,牵过她的手往上走,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宋暖抽回手,“我自己能走。”

    她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太敏感了。

    以前,二人没有坦白彼此的来历,她还能像个大姐姐一样撩他欺负他。现在,她似乎无法再当他是个小弟弟了。

    两人亲近时,她的心,反应怪怪的。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就这里吧。”两人在山顶停了下来,宋暖指着这一片紫花已凋零的黄芩,“这些就是黄芩了。”

    “这个黄芩的药理是?”温崇正很好学,自知道她会医术,她还打算在这里进行老本行。

    他就打定主意做她的坚强后盾。

    她要采药,他可以学,他可以跟她一起。

    总之,这个家的担子,他不会让她一个人挑。

    宋暖挖了一株黄芩起来,拿到他面前,“黄芩的根入药,味苦、性寒,有清热燥湿、泻火解毒、止血、安胎等功效。”

    “主治温热病、上呼吸道感染、肺热咳嗽、湿热黄胆、肺炎、痢疾、咳血、目赤、胎动不安、高血压、痈肿疖疮等症。黄芩的临床抗菌性比黄连好,而且不产生抗药性。”

    温崇正只听懂一半,什么高血压,临床抗菌性,他全都听不懂,但内容全都记住了。

    总之,这黄芩是一味很好我草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