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91章 有爹生没娘养
    等了好久,宋暖都没有再掀一下嘴唇,温崇正的眼皮越来越重,模模糊糊间,他听到一声英雄。

    瞬间如打了鸡血一般,双眼骤亮。

    不客气了,堵住!

    他凑过去,用实际行动表示抗议。

    不想听,不想听,不想听!

    堵住,堵住,堵住!

    唇间两片柔软,香甜软糯,他越品越放不开,他怕她突然醒来,便克制的退开。

    心怦怦直跳,一时心慌不已。

    他平躺着,手抚着胸口,目光迷离。他努力的平稳心绪,过了好久,他终是放弃,哀叹一声坐了起来。

    他扭头看向毫不知情睡在里侧的人。

    “暖暖,我好像病得更重了,我的心跳得很厉害。”

    “暖暖,我会不会活不久了,为什么这心像是要跳出来了一样?”

    温崇正下床穿鞋,取出草席,又把床上自己的那床被子抱了下来。一切妥当之后,他坐下练习心法。

    练心法,讲究身心合一,全神贯注。

    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

    翌日一早。

    唐乔的马夫早早就到了,宋暖夫妇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便匆匆上了马车,前往镇上酒楼。

    河边洗衣服的妇人们,听着马车轱辘声,羡慕到眼睛都红了。

    “哎,你说这宋二丫是不是变了啊?这自打嫁进温家后,她不仅性子大变,听说还识得什么草药,前些日子在后山挖什么黄的。我听人说,她把药卖到【君安药馆】,价格不低,挣了不少钱啊。”

    “噗……我也听说了这事,据说,那温老大夫妇也跟着一起去挖,结果挖错了。哎哟,说起这事我就想笑,那两天温老大夫妇的脸肿得像个猪头似的。”

    “这事我也听说了,不过,温老大夫妇没挣到钱。听说啊,他们挖错了,挑到镇上药馆,结果被人给扔了出来。噗……你们想啊,那李氏多强势的一个人,气得快吐血了。回来伙同了崔氏一起闹,结果反倒自己又摔了跟头。”

    “不是啊,你们说来说去的,重点呢?现在这马车天天上门接人,谁又知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啊。”

    “我知道,我家那口子不是在镇上卖肉吗?听说他们是在酒楼找了一份工,听说那家酒楼易了主,东家是个年纪小伙子,我听说……哦对了,是城里唐家公子。这唐公子与药馆的的杨公子是好兄弟,打小一起长大,这宋暖卖草药给杨家,又在唐家厨房上工。这温崇正病得不轻,房里嘛,怎么满足得了?你们说,这背后……”

    这话说着说着,全变了味。

    众人愣了下,随即就心领神会了。

    怪不得啊!

    眨眼间,这宋暖就有那么大的本事还是朱大夫的药钱,又能卖草药,又能去酒楼上工。

    原来是床上那活好啊。

    啧啧啧……

    众人摇头。

    “这温崇正真是可怜,先是娶了个别人不要的,退了亲的,再是被搅得家里一团乱,然后又头顶一片绿。哟喂……这宋暖真是好手段,眼瞧着温崇正活不了多久,这就把后面的路都给铺好了。”

    “以前瞧着她软弱,现在才知她心机沉沉啊。这手段,那路数,我们这些人中谁有啊?”

    “噗……”有人笑了,打趣张屠户的婆娘伍氏,“别说得你是个啥都不懂的雏儿,两腿一张,你不会?这里洗衣服,哪个不是身经百战的啊?又没姑娘家,你们含蓄什么啊。”

    “啊哈哈哈!”众人哈哈大笑。

    “你们不许这么说我大姐。”她们不知,宋玲已经在后面站了好一会儿。此刻,她一脸铁青,挑着两大桶脏衣服。

    可能是因为太生气了,小姑娘浑身都在颤抖。

    众人回头看去,看见老宋家二号受气包,非但不尴尬,还一个个都趾高气昂的道:“不许说?她宋暖敢做的事,还不让人说了?她要是没做,怕我们说什么?还有啊,你说说,她为什么突然识草药,人家为什么要她一个门外汉挖的草药?”

    “可不嘛,说是清白,那倒是说出个所以然来啊?再说了,这些话可不是我们瞎说的,李氏,还有你大伯娘吕氏,她们哪一个不是这么说的?这村里谁不知温崇正那个不行,所以,宋二丫就守不寂寞,在镇上与人勾勾搭搭的快活。”

    “还以为是什么好姑娘呢,想不到竟是这种人,真是丢了咱们高山村人的脸面。也亏是那秀才公有眼力,利索的退了这种不要脸的亲,要我说啊,她就……”

    “啊啊啊……”宋玲丢下一担衣服,像头愤怒的牛崽看到了红色的布,不顾一切的冲上去。

    砰砰两声。

    两人掉进了河里,河面上砸起了一米高的水花。

    众人看着河里扑嗵的二人,许久才回过神来。屠户家的伍氏身高体宽,因为经常有肉吃,人也长得胖。

    她从河里爬起来,拽过宋玲,便恶狠狠的按着她的脑袋往河里按。

    “死丫头,欠抽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穿的是新衣服。有爹生没娘养的贱丫头,今天我非收拾你不可。”

    气极的伍氏下手没个轻重,按得一下比一下重。

    她根本不去看宋玲有没有被呛到。

    倒是河边的妇人们回过神来,怕她闹出人命,连忙劝道:“伍氏啊,你快放了孩子吧,你可别把人给淹死了。”

    “是啊是啊,快放开啊。”

    “把人拉下来,你没看到人都不怎么折腾了吗?”

    伍氏这才回过神来,低头看去。

    “啊……”她松开手,宋玲趴在河里,一动不动。伍氏吓得两腿发软,砰的一声倒在河里。

    岸边的人连忙下河把人拉上岸。

    ……

    镇上,酒楼后厨里。

    宋暖刚到就让人在后院架石磨,把昨晚泡的黄豆给磨了。她自己则在厨房里配佐料,煮卤水。

    灶膛里,她正在烧一个秘密武器。

    她完全不知道,此刻,在村里宋玲为她抱不平,反而被人欺负、打骂。

    “宋大厨,黄豆全部磨出来了,现在是?”只过了一个晚上,原来厨房的厨师都默契的叫她宋大厨。

    现在事事以她马首为瞻。

    “做豆腐,你们会吧?”宋暖问。

    “会的。”

    “那行,你们把刚磨出来的桨,以一兑六的分量加水,搅拌后,再把豆桨隔布滤出来。豆渣留好了,别弄脏。”

    宋暖正在准备卤水,便把那些没技术含量的事交给他们去做。

    “宋大厨,外面烤鱼的炭火已经升起来了,现在是不是请宋大厨出去教我们烤鱼?”

    又有另一个厨师进来。

    宋暖看向坐在灶膛前的人,“阿正,你去教他们烤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