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107章 你来做什么
    张铁?

    宋暖听温月如这么一叫,便知道来者是谁了?她当下就脸色下沉,冷声问:“你来做什么?”

    张屠户很紧张,也很尴尬,“阿正媳妇,我是来……看看宋玲的,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闻言,宋暖的脸色更难看了,挑眉问:“怎么样了?你会不知道?你没听说?我还真就不相信了。”

    “我我我……我是听说了,所以过来看看。”

    “不必了!该来的人不是你!你告诉伍氏,她躲得了初一,避不了十五。除非她不回村里了。”

    宋暖冷冷的撂下狠话。

    “这件事,我不会这么就算了。”

    张屠户听着,不禁冷汗涔涔。

    宋玲的事,他昨天收摊回来就听说了,同时也听说了宋暖的战绩。对于她的悍名,心存惧意。

    宋暖指着大门,“你走吧!我没空跟你周旋。”

    “这个……那你要怎么样才能一起来解决这事?”张屠户咬了咬牙,道:“我听说了,这事是宋玲先动手的。”

    一听这话,宋暖抄起一旁的扫帚,直接赶人,“我看你是来挑事的,不是来处理问题的。这事不用谈了,咱们改天衙门见。滚滚滚!”

    “阿正媳妇,我真的是……”

    “滚!”

    宋暖不听,扫帚朝他招呼过去,张屠户一边往外退,一边解释。

    最后,出了院门,跺跺脚,转身离开。

    宋暖气得胸口疼,剧烈起伏着。

    没见过这种人家!

    真没道理可讲了。

    “二嫂。”

    “我没事!”

    “二嫂,他们一家人就是这样,从不讲道理的。这次怕是知道事情大了,这才上门来的。”

    温月如说着自己的看法。

    宋暖点点头,“这事,我不可能这么算了的。”

    “二嫂,你先别气了,锅里还热着你的早饭,要不先吃一点?”

    “好!”

    宋暖去厨房喝了一碗菜粥,腊肉包子没舍得吃,直接搁下就赶去矮麻山。

    远远的便看到山下有不少人在忙碌,还有几头黄牛。

    宋暖走过去,就听见有人喊道:“阿正,你媳妇儿来了。”然后一群人都笑了。

    宋暖抚额,这悍妇之名似乎落实了。

    温崇正从大石头后面探出脑袋,微笑着招手,“暖暖,过来!”

    宋暖一边看,一边走去,还一边打招呼,“辛苦大家了。”

    三头黄牛在踩黄泥巴,汉子们把泥巴固定在一个长方的盒子里,抹平,拉开盒子,一下一个。

    黄泥砖一排排的摆在地上,应该是等着晒干。

    这砖的样子倒是与现代的大水泥砖差不多,宋暖瞧着也眼熟。想不到温崇正还懂建筑。

    这么大的砖,也足够沉,用它砌墙,风吹雨打都不怕。、

    她倒是想起来了,百年围屋也是用泥墙砌的。

    “小宋,你来啦。”

    “强叔。”

    “嗯,我们今天就是来看这泥砖真面目的,听一遍,看一遍,我们觉得还真是可行。”张自强为她介绍,“这位是你莫叔。”

    哦,原来是莫梅子她爹。

    宋暖微笑着招呼,“莫叔。”

    “阿正媳妇吧?一早就听梅子说起你,昨天若不是你,她就因为嘴馋给惹祸了。”莫叔常年与外人打交道,见面说话就一副很熟稔的语气。

    不过,人很随和。

    “莫叔,你跟强叔一样,叫我小宋就行。”

    “好!爽快的人儿。”

    “暖暖,刚才莫叔的意思是眼下咱们建房屋得用不少水,所以,先在挖一个大一点的池子蓄水,这石头在池子中间。将来建好了,往池子里铺一层鹅卵石,你觉得如何?”

    “行!不过,那个排水管还是要预留的。”宋暖点点头。

    “嗯,我不会忘了这事的。”

    在池子的一定高度上,他们会埋竹筒往外引水。屋子旁边是菜地,那里会再挖一个池子。

    一旁,莫叔手里还拿着图纸,乐呵呵的看着他俩,“我这还是第一回看到这样的茅房,这泥砖墙,也是头一回。不过,就看着那砖的样子,也知这墙够牢固。真是后生可畏啊,阿正了不起。”

    “见莫叔见笑了。”

    “我是佩服啊,哪敢见笑?”莫叔是实在人,不过脑子很是机灵,“阿正啊,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莫叔,但说无妨。”

    “那行,我就直说了。这泥砖虽是简单,但是你若不说,也没人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你怎么就不藏点私?以后,我给人介绍泥砖,上你这来买,不挺好的吗?”

    他是听说了,这两小口的日子也紧巴,所以才提醒一下。

    闻言,张自强也朝温崇正看去。

    只见他摆摆手。

    “莫叔,你说的,我懂。不过,我更希望莫叔将这个门道传出去,让穷苦人家都能住上更牢固一点的房子。”

    说着,他看向宋暖。

    “我和暖暖,可以想别的法子挣钱养家。”

    宋暖笑着点头附合。

    这黄泥处处有,私藏也只能赚前期一两批的银子,没必要!与其这样,不如大方传出去。

    莫叔点头,“所以,我才说我佩服你啊。”

    “莫叔谬赞了。”

    “行!今天到这里。明天,我就带着我三个儿子一起过来。先是帮着打砖,等差不多了,我们就开始动工。其他的人,动工再过来,你看如何?”

    “可以的。”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

    “那我就不送莫叔了,莫叔慢走!”

    “不是外人,不必客气!”张自强笑了笑,“我陪亲家公回去了,你们在这儿看着吧。”

    “好的。”

    目送他们离开后,温崇正低头看着宋暖,柔声问:“睡好了吗?一醒来就往这里跑了吧?”

    “我这一睡就到了晌午,还能不好?”宋暖四下看了看,指着山下那边,道:“陪我走走,介绍介绍?”

    “这个,你一听就懂了。哪有什么了不起的门道?”

    “怎么会没有?莫叔赞不绝口呢。”

    “那是因为头一回听到。”温崇正指了指前面,“走吧。”

    矮麻山扒开了上面一层黄泥沙,中间一层松软的黄泥,再下面才是取来做泥砖的黄泥。

    “这最下面的黄泥粘性才更大。”

    “嗯。”

    “咱们这里地不小,直接打砖晾晒,过些日子搬来就用,也是方便。”

    “你想的周到。”

    “只是这晒砖需要些日子。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我们房屋的墙有地上半米,地下半米,全用石头来砌。等这一米墙基砌好了,泥砖也就全都晒好了。”

    温崇正一一解释着。

    原来,这里的房子都没有地基的,泥墙是先用木板钉个大木盒子,再往里面倒和了稻草的泥巴。等泥巴干了,再拆下木板,墙就形成了。

    那样做简单,但也不牢固。

    “从青石砖屋搬到了泥砖屋,暖暖,别人指不定又会在背后议论你了。这算是分家,日子更苦了吗?”

    温崇正见时候不早了,便牵着她回家。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再说了,这生活如饮水,冷暖自知。我自己开心乐意就行,我管不了别人怎么想?”

    宋暖满心憧憬着未来的日子,单门独院,一家人。

    想想就幸福。

    小山村里,一点事都藏不住。当天,温崇正要建泥砖屋,正在矮麻山下打人打泥砖一事就传开了。

    村民好奇的赶去矮麻山,看着一排排的泥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你说,这宋暖是怎么想的?有那青石砖大屋不住,偏要搬到这山脚下来做泥屋?这地方有多不安生,谁不知道啊?”

    “我猜啊,她是不想与那李氏同在一个屋檐下。那李氏可不是好相处的地,日子久了,天天吵闹也没意思。”

    “我猜也与大房有关,但肯定不是避着李氏,而是避着温晗。你们想啊,也许不用多久,这温晗就娶那宋大丫过门,到时候这关系多复杂啊。”

    “你们是说,宋暖心里还有温晗?”

    “你问这个傻不傻啊?难道放着一个秀才公不要,还真心跟一个朝不保夕的病鬼了?她一个女人为什么变得这么强势?那还不是自家男人不能依靠吗?”

    有人想不明白了。

    “可温崇正看起来比以前好多了,你没看那天他多有劲吗?把宋老头直接拎了起来。”

    “好起来,也不能与秀才公比,不是吗?”

    这是一个崇文的时代。

    尤其是在乡村里,出个读书人,那是了不得的事。

    温家有个秀才公,宋家有个童生,这是村里的荣耀,所以,那李氏和吕氏才在村里高人一等。

    这话,当天就传了宋暖的耳中。

    晚上,宋暖哭笑不得看着温崇正,打趣,“我的名声,全败在你手上了,如今怕是十里八乡都知道我宋暖是一个悍妇。”

    “悍妇怎么了?我就喜欢悍妇。”温崇正抬头瞥了她一眼,又低头盯着宋家宝写字。

    “主要是家里的男人不许她们上崩下跳,她们妒忌你,便只能酸你了。”

    “你就许了?”

    “许啊!你现在就是要上房揭瓦,我也会赶紧给你找梯子扶着,绝无二话。”

    宋暖低笑,“什么都许?”

    “许!”

    “那好!”宋暖笑眯眯的道:“等我挣大钱了,我就找几个美男子,就那样摆在家里,也是赏心悦目的。”

    “没门!”温崇正抬头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娘子,为夫胃口不小。”

    宋暖眨眨眼,不懂其意,“什么意思?”

    “来日方长,你将来会懂的。”

    他日你下不了床,便知为夫不仅胃口大,体力也会很好。你还会有心情去欣赏什么美男?

    他温崇正有那个自信心。

    温崇正拿过宋家宝手中的笔,“家宝,大姐夫再教你一个新字。”

    他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夫字。

    “这个是男子汉大丈夫的夫字,由一和大字组成。” 温崇正一本正经的指个一字,问:“这个一字像什么?”

    宋家宝歪着脑袋想了下,“棍子。”

    温崇正欣喜,暗道:“给力啊,小舅子。”

    他指着大字,又问:“这个呢,怎么念?”

    “大。”

    “这样呢,你怎么理解?”温崇正把大字放在前面,一字放在后面。

    宋家宝抓抓脑袋,不安确定的问:“是不是有大棍子的才是男子汉大丈夫?”

    温崇正摸摸他的脑袋,“真聪明!”

    那边,宋暖细细一品,瞬间石化。

    什么叫做有大棍子的才是男子汉大丈夫?是她污了吗?是她污了吗?是她污了吗?

    “温、崇、正!”

    “媳妇,怎么了?”

    “你再敢胡教,我就坐实了悍妇之名,我收拾你。”宋暖看着他的样子,便知自己没有想污。

    这小子借着教字,在撩妹呢。

    俗不俗?

    某人表示,为夫很正经,娘子你污了。

    温崇正一脸无辜,“有大棍子的才是男子汉大丈夫,这话错了吗?暖暖,你不会是多想了吧?”

    他的眼神在说,你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吧?

    宋暖瞪他。

    “家宝还小。”

    闻言,温崇正更无辜了,“就是因为家宝还小,所以,我才简单易懂的教他理解字的意思啊。难道大丈夫不该是手握兵器保护家人吗?我把兵器换成棍子,家宝不是更容易懂吗?”

    宋暖满脑黑线,沉默,不再接茬。

    跟温崇正这个腹黑闷骚鬼理论,只会一败涂地。

    宋家宝一头雾水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温崇正手指笃笃的指着桌面,“家宝,练字。好好练,记住了,这个就是男子汉大丈夫的夫字。”

    “哦,好!”

    第二天,莫家父子四人就过来了。

    工地里的事,温崇正直接交给他打理。

    他和宋暖、温月如、白氏一起上山打了两天的柴。

    明天,唐乔的酒楼要开张了,宋暖作为特邀大厨,她是必须要到场的。这前一天,她得把豆腐做好。

    温家没有石磨,黄豆还得去张家磨。

    张自强觉得他们来回跑,家里的新灶也没干,柴禾又不多,便拍板让他们直接在张家做好豆腐,再挑回家去。

    吃完晚饭,夫妇二人就挑着泡好的黄豆出门。

    “阿正,你们两口子是要上哪去啊?”张老太挎着一个盖着蓝布的菜篮子走过来。

    宋暖一眼就认出了张老太。想到前两天来过一趟的张屠户,大概也猜到了张老太来这里的用意。

    “叔婆,这是要上哪儿?这天都黑了。”

    “我……”张老太瞄了宋暖一眼,“我来找你们夫妇的,那个……我那大儿媳妇做事不过脑,做出了那等事,我是代她来向你们道歉的。”

    说着,她揭开竹篮上的布,露出满满一篮子的鸡蛋。

    “我送点鸡蛋过来给宋玲补补身子。”

    ------题外话------

    三章一万字,热乎乎的刚出炉。

    这几天赶稿子累了,订阅也不理想,但是想到还有你们支持着我,我也决定坚持下去。

    只是大姨妈造访,肚子疼,所以昨晚早睡了。

    大妞妞可是六点就爬起来码字了,呜呜呜……

    你们要一直爱我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