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暖眨眨眼,表示很懵,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她这是一觉醒来,他就换了个人了吗?

    说话都听不懂了。

    “暖暖,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

    “……”什么?

    “那时候,你染了风寒,朱大富说要让你吃完药后捂一身汗出来。可是你一直踢被子,所以我就整个人像八脚章鱼一样压着你。你醒来后,这像刚才那样一脚把我踢下来。”

    “……”所以,那样踢你,你想起那次的事,所以你高兴到笑了?

    宋暖皱了皱眉头。

    温崇正见她一直不说话,怪怪看着自己,心不禁又悬了起来。

    “暖暖,你……”

    “温崇正,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里?”

    “……”什么?

    “我……我是与你大哥定了亲的,你不能……不能这个样子。”

    “……”什么?

    温崇正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好了,他的宋暖好像不见了,现在这个宋暖是以前的宋暖。

    “你是……宋暖?你不是暖暖?”温崇正一脸紧张,话都说不利索了。

    在他眼里,宋暖和暖暖并不是同一个人。

    “暖暖?”宋暖皱眉,“你怎么可以叫我暖暖呢?我……”

    温崇正一个骨碌爬起来,脚瘸着,但他却是跑一样的扑到床上,用力的握紧宋暖的肩膀,紧紧的盯着她,“你是宋暖?”

    宋暖点头。

    她不是宋暖,还会是谁?

    温崇正看着她点头,脸色唰的一下苍白无色,双手无力的松开,从她的肩膀上滑落下来。

    宋暖的心突然抽痛,她似乎玩笑开过了。

    她凑近过去,在他脸上吧唧一下。

    然后,急急跳下床,弯腰穿鞋。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趁我晕迷就干坏事吓我?”

    腰肢被人从后面穿过的臂,紧紧的抱住,她靠在他的怀里,清晰的感觉到了他慌乱的心跳声。

    “暖暖……”

    他的声音微颤,刚才那一刻,他真的被吓坏了。

    额头上都是冷汗。

    “别吓我!”

    “明明是你先吓我的。”

    “我那不是吓,我是着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害怕,万一你走了,万一你回不来了,我该怎么办?暖暖,我……”

    “阿正,是暖暖醒了吗?”

    温老太推门进来,脚刚踏进来就看见床上两个抱在一起的人。一时,她僵在原地,不知该进去,还是笑了笑,关门出去了。

    “大姐,二姐不见了。”

    宋家宝的声音从温老太的身后传来。

    宋暖这才想起在昏迷中时,她隐隐听到温崇正说宋玲找不着了。她心里一着急,用力掰开温崇正的手,穿鞋就跑。

    “我来了。”

    温崇正倒在床上,望着屋顶,咧嘴笑了。

    他的暖暖还在。

    温老太轻咳一声,走了进去,“阿正,你……你没事吧?”

    “没……咳咳咳……”

    ‘没事’两个字都没说完,他就不停的咳了起来。

    “阿正……”

    温崇正捂着嘴,摆摆手,好一会儿,他才抬头看着温老太,“祖母,我没事!暖暖醒了,我高兴。”

    温老太欣慰的点点头。

    “你也累一天了。现在暖暖醒了,她去找人了,你就上床休息一下吧。我去端水过来给你洗梳。阿正,你听我说,为了让暖暖不那么累,首先,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好好的。”

    “好!我知道。”

    “很好!你清楚这一点就好。阿正……”温老太想到刚才二人的样子,有些为难,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下去。

    “祖母,你有什么话要交待孙儿,你就说吧。”

    “我……你们……”温老太低头,咬咬唇,好一会儿才抬头,尴尬的看着他,道:“我知道你们都年轻气盛,又新婚,这浓情蜜意总难免。不过……阿正,你的身子正在调理中,你们是不是……”

    轰……

    温崇正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祖母,我们没有。”

    “你们没有什么?”

    “我们没有你想的那样,我们甚至还没有……”

    还没圆房,这话他真说不出口。

    闻言,温老太一脸惊讶,声音也不由的大了一些,“你是说,你和暖暖还没有圆房?”

    呃?这么大声,这么直白。

    温崇正的脸更红了。

    他轻轻点头。

    温老太一时不知该担心,还是该放心了。两个刚成亲不久的年轻人,天天同床共枕,可却没做过?

    这个……她或许应该担心更多一些。

    难道是阿正的身子弱,连这个都不行?

    如此一想,温老太更是担忧了。

    “祖母,我累了,我先休息。”温崇正连忙脱鞋上床躺下,直接躲过这尴尬。

    温老太站在床前,满目担忧。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出去,顺手关上房门。

    外面,温月娥匆匆回屋,高兴的扑到床上笑。哈哈哈!她就知道她二哥不会喜欢宋暖那丑女人的,瞧瞧,这都成亲两个月了,他们还没有圆房。

    ……

    宋暖把宋家宝劝回房里,一个人打着火把出去寻人。

    村民见到她醒了,一个个看她的眼神,既有怯意,又有内疚,十分复杂。

    “强叔。”

    “小宋,你醒了?”

    “嗯,我没事了。可能是这些天太累了,有些体力不支,睡了一觉,现在没事了。”

    宋暖一脸焦急的问:“有人看到宋玲吗?”

    张自强摇头。

    “会上哪去了呢?”

    “我们差不多把整个村里都找了,白天还上山找了,晚上,大伙怕山上有野兽出没,所以就没上去了。”

    “宋家呢?她会不会悄悄回宋家去了?”

    “我们去问了,可他们说没在。”

    闻言,宋暖蹙眉,又问:“那……他们有帮忙找人吗?”

    张自强叹了一声,轻轻摇头。

    这也就是他看不惯宋家的地方,冷血无情,还每次在外面说什么谁谁谁是白眼狼。

    宋暖就没说错他们,他们才是一个个都是畜生。

    无情到了令人不齿的地步。

    “我去宋家找。”

    以宋玲现在的情况,宋家应该是她印象最深的地方了。或许,她就藏在宋家的哪个角落里。

    “我去吧。”

    张自强伸手拦下她。

    “小宋,你去了,他们可能连门都不让你进。这个时候找人要紧,没必要再起冲突。”

    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

    宋暖点点头,“好!那就麻烦强叔了。”

    “嗯,你上别的地方问问,这么晚了,你可别一个人上山。”

    “好!”

    宋暖和他在岔路口分开。

    她现在有了之前的记忆,在村里行走,那是如鱼得水。哪家是谁,哪家人又是什么样的,她都清清楚楚。

    她是真没想过,自己与原主竟会是那样的关系。

    真的太匪夷所思了。

    她从小路一直走去,“阿玲,二妹,你在哪里?”

    旁边,一家院门突然打开,张陆生一脸惊喜的看着宋暖,“温二嫂,你醒啦?”

    “陆生。”

    “温二嫂,你没事就好了。走!我们一起去找宋二妹,我的走马灯没油了,我刚回来加点油。”

    张陆生额头上还有汗。

    宋暖心里感激,“谢谢你啊,一直在帮忙找人。”

    这时,陆氏从院门出来,看着他们俩,道:“阿正媳妇,你没事了就好。快去找人吧,陆生,你把你的灯给阿正媳妇,你打火把。”

    “多谢婶子,不用了,我用火把就行。”

    宋暖对陆氏有印象,风韵犹存,身子骨弱,脸上总挂着淡淡的笑容。平时深居简出的,在村里,她的存在感很低,不喜与人打交道。

    “温二嫂,还是换一个吧。”张陆生强行把他们手中照明的东西换了过来,然后朝陆氏挥挥手,“娘,夜里风凉,你回屋休息吧。”

    “好!小心一些。”

    “知道了。”

    嘎吱……

    陆氏关上院门。

    夜风徐徐,两人走在小路上,一时沉默无语。

    宋暖不喜这气氛,便找了话题,问:“陆生,白天,你都在场吧?”

    “在的。”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你能跟我说说吗?”

    “可以的。”

    张陆生把她晕倒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她。不知不觉二人已经走到村中央。

    宋暖停了下来,指了指左边的路,“陆生,我从这里去找。”

    “那我们分开找,我从这边去找。”张陆生立刻应道。这夜里,他们二人在一起,如果让人碰见了,也是不好。

    张陆生是个很懂得分寸的人。

    他对宋暖只有崇拜和尊敬,没有旁的。

    “好!麻烦你了。”

    “不麻烦。”

    张陆生挥挥手,举着火把走了。

    宋暖也往东面走,“阿玲,二姐……”

    “宋玲,你在哪里?”

    张陆生四处都找了一遍,实在想不到哪里没找了。不知不觉走到了通向矮麻山的小路。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举着火把,壮着胆子往宋暖新屋的地方走去。

    赖喜来是个假道士。

    他也说了那些东西都是他事前备的,但是,晚上一个去人去那里,张陆生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

    “宋玲……”

    工地上静悄悄的,除了从耳边刮过的山风,什么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快马上要入冬了,连虫鸣声都没有。

    静得可怕。

    这种静,这种黑,让人心里的那点怯意不断的放大。

    张陆生打了个冷颤,连忙转身往回走。

    “啊……”

    他被突然站在他身后的人给吓了一大跳,刚才那么静,他却没有听见人的脚步声。

    火把从他手中滑下,火苗扑了几下就熄了。

    瞬间,周围一片漆黑。

    “谁?”

    “你又是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