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128章 不会这么巧吧
    “厨房里还热着饭菜呢,你们娘仨出去洗洗手脸,先吃点东西吧。”

    “哦,好。”

    三人转身。

    “谢谢!”身后传来温崇正的声音,“谢谢你们,尤其是月初。”

    “尤其是我?”温月初扭头看着他,“听起来,你似乎对我有许多成见啊。”

    “我并不否认。”温崇正两手一摊。

    他们之间,若是算上前世,又哪会只有成见呢?

    温月初耸耸肩,出去了。

    “二姐,你如果很疼的话,那你就哭出来吧。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不会笑你的。”宋家宝看着那一盆红红的血水,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宋玲咬着唇,冲着他摇头。

    她低头看着宋暖,“大姐,不疼!”

    宋暖吸了吸鼻子,红着眼眶,抬头看着她微微一笑,“嗯,大姐知道了,阿玲最乖了!”

    闻言,宋玲笑了。

    温老太又端着一盆干净的热水进来。

    来来回回换了三盆水,这才把她的伤口给清洗干净。白皙的脚上,全是伤痕,大部分是被划伤的。

    最严重的是被猎夹夹的伤口,四周都红肿了。

    宋暖对这一块的清洗最是小心,生怕伤口上沾了铁锈。这个时候,没有破伤风的药。

    她只能给宋玲敷上一些消炎止血止痛的药泥,其他的,只能等天亮再上山去找。

    “好了。”宋暖起身,端着脏水出去倒了,又洗手进来。

    桌上,温月如已摆上了饭菜。

    “二嫂,过来吃点东西吧。”

    “好!”

    吃过饭,宋暖上床陪着宋玲睡着,好不容易把她哄睡了,她又起床穿鞋。一旁床上的温老太,问:“暖暖,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那个假道士。”

    “这么晚了,先休息吧,人被绑在牛棚下呢。”

    “祖母,你睡着。有些事,我不问清楚,我睡不着。再说了,我白天都睡一天了,现在也没有睡意。”

    宋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嘎吱……

    堂屋那边的门,也同时打开。

    温崇正以扁担为拐杖,一瘸一瘸的朝她走过来,“你要去找赖喜来?走吧,我陪你一块去。”

    宋暖点头。

    二人一起出去。

    “我扶着你。”

    “好!”

    “你听陆生说了白天的事,你是怎么认识这个赖喜来的?听说他乔装打扮了,你怎么还认得出来?”

    宋暖忍不住好奇的问。

    “陆生?”

    “嗯,晚上我出去找阿玲时,遇到他了。想不到是他找到阿玲的,对了,他是在哪里找到阿玲的?”

    “我没问!不过,阿玲似乎很听他的话,对他有点依赖。”

    “这个我能理解。”

    “能理解?”

    “嗯。”宋暖点点头,“阿玲对他的依赖,应该是因为他找到她。而她现在的心智是孩子,在害怕的时候,第一个对你表示善意和帮助的人,自然就像是破壳的小鸡认准了第一眼看到的。”

    温崇正颔首。

    “说说赖喜来。”

    “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就是我对他的事有些了解罢了。说他是三流子小混混,但他又一心想要行侠仗义。这次,他应该是被人蒙了。他这个人,看着一事无成,但他懂得挺多,人机灵,会点易容术。”

    关于赖喜来,他是有很深刻的认识的。

    所以,上次温晗堵宋暖,他就让人找赖喜来收拾了温晗一顿。

    这个人如果正经学点东西,走上正道,倒也一定有所作为。

    “易容术?”宋暖一脸惊讶。

    “嗯。”

    “太厉害了!”

    “他只懂皮毛,不然,我哪这么容易就看穿他了?”温崇正伸手拍拍她的脑袋,“你别多想,更别这样就觉得他厉害了。”

    “我能多想什么啊?”

    “这个,我怎么知道?”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牛棚前。

    赖喜来看到火光,立刻叫苦迭迭,“温大哥,你就放了我吧。我家中真的有生病的老母亲要照顾。现在温大嫂也醒了,你放我吧。”

    二人走近。

    火光一照,这才看清赖喜来有多惨。

    一脸红包,应该说所有露出来的肌肤上,全是被蚊子叮的包。

    噗……这样子,回家后,他娘还能认出来吗?

    “放了你,不是不行!”

    赖喜来立刻会意,“有什么要求,温大哥尽管提,只是别问我要银子,这个我真的没有。”

    “你倒也干脆。”宋暖低笑一声,“你想让我们放了你,这条件还真有。第一,我要知道是谁想要害我,第二,我要让对方自讨苦吃,第三,赔我十两银子。”

    “等一下。”赖喜来一脸焦急,“温大嫂,你行行好,我真的没有银子。”

    “我行不了好!我二妹因为出去找我,走失了一天。现在找到人了,可也受了伤。如果没有找到人的话,你就别想走了。”

    宋暖不给他商量的机会。

    “可我真的没有银子。”

    “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打个欠条吧,或者……”

    “或者什么?”

    “你卖身也行。”

    “卖身?”赖喜来生性洒脱,无拘无束习惯了。别说是卖身了,你就是关他一两天,他也受不了。

    “不不不!不行的!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也不卖身。”

    “让你做个小厮而已,你以为你还能卖身去勾栏?你这……”宋暖上下打量着他,一脸嫌弃,“你这尊容,哪个客人那么重口味?”

    “你?”赖喜来被气坏了,“宁可杀不可辱!”

    “那你做事前,为什么不能以己度人?你自己是宁可杀不可辱,别人就不重要了?”

    宋暖倏地厉声一喝,虎目喷火,气愤难平:“你听人一言,便找上门说我是妖怪。这般辱我,你就良心不痛了?”

    “我……”赖喜来一脸愧疚。

    “除了以上三个条件,你还要每天来我家帮工,直到我们家的房子建好为止。否则,哼!我不会这么容易就算了的。”

    宋暖伸手拍了下他的脑袋瓜子。

    “这脑袋瓜里装的是什么?蠢!”

    “你……我……”

    “别你你我我的,我的条件,你应不应?”

    “我应下了。不过,这银子我只能先打欠条,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上的。”赖喜来也爽快。

    “行!”宋暖上前解了他脚上的绳索,手还绑着。

    她走在前头,像牵牛一样牵着他往温家走。

    打了欠条,按了手印。

    赖喜来就走了。

    温崇正从头到尾都没有质疑她的决定,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你休息吧,我今晚陪阿玲。”

    “好!”

    翌日一早,唐乔的马夫过来收豆腐,空车而归。晌午,唐乔和杨安亲自赶来看望他们夫妇。

    “阿正,小宋,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怎么一个个都病恹恹的?”

    二人皆是一脸急色。

    宋暖摇摇头,“我没什么事,只是阿正的旧疾复发,又受了点外伤,最后都不太好。家里也事情不断,所以有点忙。”

    请他们坐下。

    宋暖提壶给他们倒水喝,“家里没有茶叶,你们就喝白水吧。”

    “我们又不是上门来讨茶喝的。”唐乔有些埋怨的看了宋暖一眼,目光移向温崇正,又问:“阿正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好,要不让阿安请城里的大夫过来一趟?”

    “不用了!我这旧疾都不知找过多少大夫了,没用!还不如暖暖的方子有效,我养些日子,自然就好了。”

    温崇正摆手。

    杨安皱眉,担忧的看着温崇正。

    “小宋,我祖父认识一位神医。你若是有需要的话,我可以让我祖父写信让他来一趟。”

    他知道,温崇正听宋暖的。

    闻言,宋暖双眼骤亮,“好啊!”

    “行!那我今天就回杨府一趟,把这事跟他老人家说说。”

    “有劳了!”

    “大家是朋友,不用说客气话,举手之劳罢了。”杨安摆摆手,默了默,又问:“小宋,我有一件事想向你打听一下。”

    “你说。”

    宋暖鲜少见杨安这么严肃。

    “我想唐突的向你打听一下宋巧的事,她是你堂姐,比你大半岁,对吗?”杨安紧盯着她的双眼。

    “是的,宋巧比我大半岁。”

    “她身上是不是从小就戴着一个长命锁?”杨安从袖中取出一张图纸,上面清楚的画着一个长命锁。

    宋暖接过图纸,仔细认真的回想一番,便点了点头。

    “是的,她是一直戴着这个长命锁。”

    闻言,杨安的神情有些激动起来,“你没有认错?”

    “没有!”

    宋暖见杨安这般,心里很是疑惑,但这明显是别人的私事。别人不说,她也不方便多问。

    温崇正也是一样,虽是疑惑,但却没有多问。

    他想了想前世关于宋巧的事,并没有任何与杨家有关的事啊?宋巧是跟温晗成了亲,但在温晗中举后,她连一天的官夫人生活都没过,京城也没踏进一步,直接就被温晗给休了。

    正因如此,他也没将宋巧放在眼里。

    这一世从他与宋暖成亲后,所有的轨道似乎都有了改变。宋巧与杨家能有什么关系?

    这是他不知的。

    也是前世没有的。

    杨安一脸狂喜,唐乔眼中也染上笑意。

    二人没有多说什么,宋暖与温崇正也没多问什么。

    “小宋,你们的新屋动土了吗?”唐乔岔开了话题。

    “没呢,择了日子,明日动土。”

    “那我和阿安,明日过来凑凑热闹?什么时辰呢?”

    “巳时中。”

    “行咧,我们明天过来。”唐乔立刻决定,“现在酒楼也不需要我操太多的心了,明天我和阿安就过来一趟。这是喜事,我们作为朋友,必须来凑凑热闹。”

    “好!我们欢迎的。”

    杨安已经被长命锁一事高兴坏了,一直咧着嘴,合都合不拢。他目光四下转了转,突然被窗口上的那一抹绿给吸引住了。

    那是?

    他起身走了过去,拿起那一截树干,细细的看了又看,确认了再确认。

    “小宋,这是铁皮石斛?”

    “对啊。”

    “这个……”杨安直接把东西拿了过来,“这个能不能卖给我?”

    “不能!”宋暖摇头,“这个我准备等开春再设法移植一些,这是给阿正以后调理身子用的,不卖!”

    “移植?”

    “嗯,这个也不难种的,我有信心可以种活它们。”

    “那……以后,等你移植多了,能不能卖给我一些?”杨安觉得今天来这里,真的是收获太大了。

    “现在真不能匀一点给我?我要的不多,只要几根。”杨安都快有些言无伦次了,“事情是这样的,京城有位贵人需要一点这个铁皮石斛。我们家派人找了好几个月,一直没有收获。”

    “多少?”

    “真的是几根就行。”

    杨安一听她的话,觉得有点戏了。

    他也不是强人所难,只是杨家真的找了几个月了。

    “可以!不过,这个要弄好才好保管,你三天后再来取吧。”宋暖笑问:“这个能不能算是你帮忙请神医的诊金?”

    “噗……当然行。”杨安被她逗笑了,“小宋啊,你还真是个财迷啊。这个时候,你如果说,这算不算杨家欠了我一个大人情?我肯定也说行的。”

    “人情自有人心,我又何必提出来呢。”

    宋暖狡黠一笑。

    杨安愕然。

    唐乔笑了,拍拍杨安的肩膀,“杨木头,你还真是蠢得可以,你这样还敢说自己是商场老手?你别丢人了行不行?”

    杨安也笑了,“小阿乔,你懂什么啊?我就是在试试小宋的皮有多厚呢。”

    宋暖丝毫不尴尬,挑眉看过去,“皮不厚一点,那怎么能与你相提并论?再说了,这皮厚一点,不容易受伤。好事啊。”

    “哈哈哈!”

    闻言,几人哈哈大笑。

    温老太拿着茶叶从外面进来,“阿正,暖暖,听说你们的朋友来了。我取了点茶叶,送来给我们沏茶。”

    “祖母。”

    宋暖起身,亲昵的挽着她的手臂,“祖母,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酒楼的东家唐乔,这位是【君安药馆】的少东家杨安。”

    杨安与唐乔连忙起身,“叔婆好。”

    “两位好!”温老太打量着杨安,问:“杨公子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

    “是的,杨家三代都是做药材生意的。”

    “好啊。阿正和暖暖有你们两位朋友,这真是他们的福气。”温老太把茶叶给了宋暖,“你们聊吧,我回屋去。”

    “好的,叔婆。”

    温老太转身,眉头轻皱。

    姓杨,做药材生意的,不会这么巧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