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半个时辰后,杨安和唐乔一起离开高山村。

    宋暖去杂物间取了竹篓和小锄头,上山采药。宋玲的伤,她最担心的是怕破伤风。

    采了药下山,她遇到了崔氏。

    宋暖不想理她,想着无视绕过去便算了。

    可偏偏有人皮痒欠抽。

    “哟哟哟……有些人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在外面勾勾搭搭就算了,这还把人招到家里来了。真是能啊……哎哟,宋暖,你干什么呢?”

    崔氏见她手中的小锄头挥过来,连忙退后几步,然后撒腿就往一旁的小路跑去,“不要脸,还不让说了……”

    她就是存心来膈应宋暖的,说几句不好听的话就跑。

    因为她知道,近距离对着干,她铁定吃亏。

    宋暖也看穿了她的把戏,把人吓跑就作罢。

    下午早早去张家做豆腐。

    今天不仅要做明日酒楼用的,还要做一些明日自家新屋动土,答谢工人们的。

    这边风俗要备的东西比较多,炒五谷,蒸发糕,糖豆,案台上还要摆香烛,三果,三牲。

    三牲于她有些难,便折中备两斤猪肉,一只鸡,一条鱼。

    除此之外,她还打算给每个工人备半斤香干。香干容易,她今天多卤一些就行。

    张家,早上温老太就已过来一趟了。

    让王氏帮忙磨了米粉,五谷也送来了,晚一点做完豆腐,炒一炒就有了。

    宋暖过来时,王氏和莫梅子正在洗石磨,一旁放着两大桶米粉。

    “婶子。”

    “哎,阿正媳妇。”王氏婆媳二人停下来,上下打量了她一圈,见她没什么大碍,这才安心下来。

    “嫂子,让你大着肚子还帮做事,真是不好意思。”

    宋暖放下泡好的黄豆。

    后面温月如还挑着一担。

    “我也来了。”

    莫梅子嗔了宋暖一眼,“说什么见外的话。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全家人都指着你,你可不能倒下啊。”

    宋暖拍拍胸脯,“我没事!壮实着呢。”

    “噗……”莫梅子凑近一些,“也就你足料,旁人这么一拍,这还不得平坦了?”

    闻言,宋暖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莫梅子。

    真是开放啊。

    古人不是很含蓄的吗?

    “嫂子,你的也不赖啊。”她故意往莫梅子胸口瞄了一眼,挑挑眉,打趣,“嫂子,你现在要吃好喝好,储备好料,这样以后小侄儿才能养得白白胖胖的。”

    一旁,王氏低笑。

    温月如一脸懵,问:“二嫂,梅子嫂,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料,我怎么没有听懂呢?”

    莫梅子拍拍她的肩膀,“你现在不用懂,等将来你成亲了,嫂子再细细跟你说。”

    “啊?”

    “月如,你帮我把这米粉提到厨房去。”王氏招呼温月如和她一起去厨房蒸发糕,扭头对莫梅子,道:“梅子,你帮忙放黄豆。你们啊,有事可以好好聊聊,但是别教坏了月如。”

    莫梅子捂嘴笑,“知道了,娘。”

    宋暖笑着摇头,“嫂子,想不到你这么污啊。”

    “污?”

    “不对!我说错了,我是说想不到嫂子这么率直豪爽。”宋暖笑着解释,“我以为这里的人对这些会比较内蓄。”

    “你又不是姑娘家,含蓄什么?”

    莫梅子在家是老幺,又是唯一的闺女,莫家二老疼在骨子里。莫母也是直爽的人,所以把莫梅子的性子养得很好。

    起码,宋暖是特别喜欢这样性格的。

    开朗大方。

    “阿正媳妇,今天这豆干怎么少了辣子?”

    “婶子,这是备给工人们的,咱们这的人也不是全都喜欢辣子,所以我就做了没辣味的。想吃的辣的,他们在家炒菜时候加上辣子一起炒就行。”

    “原来是这样啊,还是你想的周到。”

    “婶子,那我和月如先回去了,明天早上,麻烦你早点过来帮我们一起做早饭。”

    宋暖挑上做好的豆干,准备回温家。

    斜阳西下。

    张自强父子三人到镇上采办酒菜,应该也快到了。

    回到家,没过多久,张自强父子三人各挑了一担东西回来,这是明天要用的酒水。

    前天晚上,宋暖和温老太一起合计后,定下的菜单。

    按着村里的风俗,开工前的一餐饭,由主家负责。

    温家现在的情况,虽然不太方便,但是宋暖并不打算随便应付,提前就和温老太、张自强一起拟好了菜单。

    “阿正媳妇,这些东西先放在哪里?”

    “强叔,你们回来了啊,辛苦了!先帮我放在厨房吧。”宋暖从屋里出来,连忙带路,招呼他们进了厨房。

    三人放下东西,四下扫看一圈。

    张自强笑眯眯的道:“阿正媳妇,你把这半间屋子都空出来。的确好放东西,明天办事也方便。”

    “我二伯娘收拾的。”宋暖抓抓脑袋,“幸好有我二伯娘帮忙打理。”

    “嗯,一家人相互帮忙是最好的,只是有些人……唉……不提这事,明天是你们家的大好日子,我们说说明天的事。”

    “好的。”

    “明天早上,我们再过来帮忙,桌椅和旁的,我也跟人说好了。他们过来吃饭时会带上家里的桌椅。”

    “好的。”

    “那行!这些是菜和酒水的清单,回头你对一下,我们先回去了。”张自强取出清单给她。

    “好!辛苦了!”

    送他们出去后,宋暖在院门口站了一会。

    明天早上的酒席就摆在这前面的坪地上,工人有一部分是村里人,方便的人就帮忙带套桌椅过来。

    她缓缓咧开嘴,笑了。

    希望接下来顺顺利利的,早点搬到属于自己的家里。这个地方……她抬头望着远处的山,天边的云。

    她再也回不去现代了。

    这个地方,她要安家落户下来了。

    “暧暖,你怎么站这里?”温老太提着竹篮回来,宋暖连忙迎上去,接过竹篮,“祖母,你这是上哪了?”

    “我去跟人家换了些粟米,顺便摘了点柏叶,挖点了长命草。这些啊,明天都得用上。”

    闻言,宋暖笑了。

    “这些风俗,我还真不知,如果让我一个人来办这些事,明天一定会让人笑话了。”

    温老太嗔了她一眼,“你这孩子,在这村里,还能找到第二个像你这般能干的小媳妇儿?可别自灭威风啊。”

    “祖母,你啊,这是自家的是最好的。旁人看我,那是高山村第一悍妇,再没第二个了。”

    宋暖笑着自我打趣。

    “走!进屋,我家暖暖就是最好的。”

    晚上,温老太带着白氏母女三人一起炒粟米花,稻米花,花生,还有黄豆,蚕豆。

    宋暖剪了六枝铁皮石斛,趁着热锅热灶的,准备制出来给杨安。

    “二嫂,这个还要炒啊。”

    “嗯,要的。”

    铁皮石斛的制作,其实还挺麻烦的。宋暖是打算让温崇正清完余毒后,每日食用新鲜的。

    现在杨安要这个,需要存放,自然就要烘制了。

    高温铁锅中,宋暖放进摘去叶儿的铁皮石斛,不停翻炒,搓掉包衣,直到露出茎干本身的颜色后,再把它缠绕于铁丝之上,反复烘烤八遍,去除了多余水分,这才算是做好了。

    温月如不时探首看上一眼,摇了摇头。

    “二嫂,你这药材真的不容易做好。如果村里的那些人看过你弄这些,谁敢说你上山挖一些野草就能换银子回家?”

    村里那些长舌妇,眼瞧着别人挣钱,她们一个个都红眼了,天天酸个不停。她们哪里知道,这些草药要弄出来是很不容易的。

    “噗……她们是这么说的?”

    “对啊。”温月如不知想到什么,忍不住的笑了几声,“要不,我给你学学,你也听一下。”

    “月如。”

    温老太唤了一声。

    温月如立刻吐吐舌头,噤口,一脸俏皮。

    看着这样的温月如,宋暖又低笑几声。

    她把制好的铁皮石斛摊放着,放凉了,便可以找个小盒子装起来了。铁皮石斛的成品,细实紧密,没有明显毛躁,没有白斑。

    “我来帮忙吧。”

    “不用不用!月如把药泥舂好了,你去帮阿正、阿玲换药吧。”温老太摆摆手,灶前,白氏手里的大铁锅铲霍霍。

    锅里正在用沙子炒花生。

    宋暖点头,“行!我去帮他们换药,让他们歇下,再过来帮忙。”她大概知道,今晚怕是没什么睡觉的时间了。

    明天一早有十桌饭菜。

    许多菜,她们得在晚上备好,明天早上炒炒炒,或是蒸上。把活全留到明天早上,那就只能吃午饭了。

    “二嫂,这边锅里有热水。”

    “好的。”

    宋暖打了热水,从陶盆里找出三根泡好的柳枝条,取了些盐,便一起端回屋了。

    “家宝,你先洗手脸,漱口。”

    “欸,来了。”

    小家伙走到桌前,先洗了手脸,再用柳枝条沾了点盐,像模像样的漱口。

    这些都是他们到了温家才有的。

    以前在老宋家,可不会有谁让他们用柳枝条沾盐漱口,日常菜里有点盐巴味,那都是好的了。

    以前,他们连上桌和大房一起吃饭的机会都没有。

    “阿玲,把脚伸出来,大姐给你换药。”宋暖端着药泥走到床前坐下,宋玲神色恹恹的,似乎有心事。

    “阿玲,你可是不高兴?”

    宋玲摇头,“大姐,陆生哥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