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出息了!出息了!出息了他……”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他这是要气死我啊。结果到底怎么样了?”

    “结果……”明掌柜深吸了一口气,“结果大公子被堵在院墙上,下不来了。”

    “下不来?”

    杨老爷子气坏了。

    腿长在他身上,还下不来了?

    “阿福,走!看看那小子去。”

    “是,爷。”杨峰的贴身随从阿福连忙跟了下去,一边走,还一边扭头朝明掌柜示了眼色。

    满满都是责备。

    这些人啊,怎么就不知道劝着一点呢。

    杨老爷子带着下人赶到唐家酒楼,只见过路的人都不时抬头往院墙上看一眼。

    阿福停下来,望向院墙:“大公子,你快下来啊。”

    天啊,还真的坐在院墙上呢。

    福叔公?

    杨安低头一看,然后迅速的寻找老爷子的身影。这时,老爷子已经从门口退了几步,探首朝他看过来。

    “臭小子,你给我下来。”

    “祖父,你怎么来了?”杨安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里面院墙下,唐乔正举着竹竿,随时等他下来。

    只要他敢下来,唐乔就会就地解决他。

    杨安扭头看向唐乔,双手合十,“小阿乔,快让我下去吧,我祖父来了。”

    “哼!谁信你?少拿叔公来吓我,我告诉你,你今天谁来都没用。”唐乔举着竹竿往他身捅了几下。

    不会很疼,装腔作势罢了。

    “真的来了。”

    “我不信!”

    “他老人家进酒楼了,小阿乔,你保重吧,我先走了。”杨安眼看着老爷子进了酒楼,连忙跳下院墙,跑了。

    唐乔皱眉,“跑了?”

    他敢这么就跑了?

    说好在上面呆三天,他就原谅他的。

    他现在就跑了?

    果然,不可信!

    这两天惩罚他,没有原谅他,还真是对了。

    “阿乔。”

    “啊?”哐当一声,唐乔手中的竹竿滑落在地上,他扭头看向拱门下的杨老爷子,尴尬的迎了过来。

    “叔公,你怎么来了?”

    杨老爷子朝院墙上看了一眼,“那小子跑了?”

    唐乔点头,“嗯,应该是看到叔公进来了,他就跑了。”

    “哼!他还能跑出我的手掌心?”杨老爷子冷哼一声,“阿乔,不请叔公喝杯茶?”

    唐乔立刻伸手做了个请势,“叔公,请到厅里坐。”

    “嗯。”杨老爷子四下扫看一圈,“怎么想着到这么一个小镇上开酒楼呢?”

    “这个镇挺不错的,唐家还有别的产业。当时这家酒楼要转让,我就想着试试。”

    唐乔老实的跟在老爷子的身后,他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杨唐两家是世交,杨老爷子在唐家的小辈面前,也很有威望。在唐乔这里,杨老爷子与他祖父一样的存在感。

    又怕又敬。

    一脚刚踏进厅门,身后就传来了杨安气急败坏的声音,“福叔公,你快放开我啊,如果不是怕你老闪了腰,我真动手了。”

    “动啊,你动一个给我瞧瞧!”杨老爷子冲出来,指着杨安就咆哮,“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看我还有一口气在,存心要气死我啊。”

    唐乔低头,咧嘴笑了。

    这么中气寸足的,哪气得坏?

    杨安被老爷子一吼,立刻就老实了。

    他非常狗腿的笑着跑过来,一把将老爷子抱紧了,“祖父,你怎么想着过来看我了?是不是知道我找到了铁皮石斛?还是你联系到神医了?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你是想念阿乔这里好吃的了?上次,你不是想吃石锅鱼吗?今天咱们就尝尝?”

    说起美食,老爷子的火气小了一些。

    他正想说那就尝尝,可一看到杨安朝唐乔挤眉弄眼的,他火气又来了。伸手往他脑袋瓜上拍了一下,“我想吃了你这小子,你说……你都惹出了什么事啊?那些都叫什么事啊?”

    “我有惹什么事?”

    杨安装傻。

    “你们给我进来。”

    “是!”

    唐乔和杨安蔫巴巴的跟在后面,像是两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他面前,“祖父。”

    “叔公。”

    杨老爷子抬头看着他俩,深吸了一口气,问:“你们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吗?”

    杨安扭头问唐乔:“你有吗?”

    唐乔摇头,“没有啊,你有吗?你不是说挺想念杨叔公的吗?前两天,你还说要跟叔公商量什么来的?”

    唐乔把话题抛回去给杨安。

    “你要跟我商量什么啊?”杨老爷子问杨安。

    自家孙儿他要管教,也师出有名,真要责备唐乔,他也说不得重话。

    杨安蹙眉,手指不停的对叉,“孙儿就想问问神医的事,我答应了朋友,而且现在我朋友的病情,也挺重的。哦对了,还有铁皮石斛,我已经找到了。”

    “铁皮石斛?”

    “对!”

    “在哪里呢?”

    “这里,这里。”杨安连忙取出小盒子递过去,“就在这里面。”

    杨老爷子接过,打开盒子。

    “这个……真是不错啊。”杨老爷子一脸惊喜,看着盒子里的东西,“你朋友怎么会懂这些?这比我当年从晋国高价买回来的还要好。”

    “我朋友是一个很好的人,就是那位给你做卤肉吃的。”

    “啊?那她人不就在酒楼的厨房里吗?”

    “不要!”杨安摇摇头,“她家里事多,没来这里了。阿乔本来也就让她教以前的大厨,教会了,她就不用再来了。”

    老爷子默了默道:“你们年轻人的想法,还真的是很不同啊。”他别有深意的看了唐乔一眼。

    二人不接话,沉默。

    过了一会儿,老爷子把小盒子还给了杨安。

    “祖父,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替我送去京城,顺便去一趟北城,把那里的药材运回来。”

    “祖父……”

    “让你去,你便去,哪来那么多的理由?你先出去等我一下,我跟阿乔说一会话就出来。”

    老爷子不悦的打断了他的话。

    杨安见老爷子动了怒,便作罢,看了唐乔一眼,便接过小盒子出了花厅。

    他在外面心神不宁的等着,没过多久便看到唐乔面带微笑的陪着老爷子出来。

    “不阿乔,你没事吧?”

    闻言,老爷子剜他一眼,“我还会欺负阿乔不成?”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眼看着祖孙二人又要吵起来了,唐乔连忙道:“我没事!叔公也只是关心了一下我,你别多想。一路顺风,我就不送你了。”

    杨安疑惑中带着探究的看着他,“真没事?”

    “真没事!”

    “那行!等我回来再找你喝酒。”

    “好!”

    “那我走了?”

    “好!一路平安。”

    ……

    半个月后。

    矮麻山上的新屋墙已经全部砌好,接下来是上梁,搭顶,盖瓦,再是门窗,内院的东西,厨房,净房,茅房。

    工人分了几拨,各忙各的。

    张自强和莫叔两人合计了一下,大概还有半个月便可以全部做好。

    入冬了,再不赶完工,后面天越来越冷,做事就越不利索。

    “公子,夫人,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这天,赖喜来没有先去工地,而是先到温家的。

    温崇正靠坐在床上,喝完药,将空碗递了过去,赖喜来立刻接过,“公子,上回给我假消息,污蔑夫人的人是张屠夫他们。他们想逼着夫人离开村里,这样他们就能回来了。”

    “我倒没猜错,只是你怎么调查了这么久?”

    在这高山村里,有动机要加害宋暖的人,也就那几家人。既然不是老宋家的,也不是温家大房,那就是一直住在娘家不归的伍氏了。

    “他们中间转了几个人,而我……”赖喜来内疚得快要抬不起头了,“我当时也是着急用钱,没有深入核实情况,所以就上了他们的当。”

    “暖暖,人揪出来了,你想怎么处理他们?”

    “让强叔派人通知他们回村,这事必须当着乡亲们的面,让他们给个说法。宋玲的事,本来就没结,他们要是不回,我们直接上衙门。”

    宋暖早没了耐心。

    如果不是为了彻底粉碎,那些谣言,她真不会大费周张。

    直接将人送到衙门,或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才是她一贯的行事作风。

    “好!按你说的办。”

    “那我呢?”赖喜来看着他俩,问:“我做些什么?”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得让他们在娘家住不下去。”

    “好!这个交给我,没有一点问题。”赖喜来拍拍胸膛,一脸保证,“夫人,这是我娘做的,她说多谢夫人赠药。”

    半个月前,他在工地里听村民说起宋暖懂草药一事,便把他娘的症状说了一下,直接求药。

    宋暖不仅赠药,还和他一起回家去确诊。

    十天下来,他娘的咳嗽已经全好了。

    现在,赖喜来更是信服他们夫妇二人。

    宋暖接过他递来的小包袱,“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赖喜来瞥了温崇正一眼,笑道:“夫人晚些时候打开看看就行,我先去工地了。”

    说完走人。

    宋暖嘀咕:“这小子神神秘秘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提着不重,摸着也像是衣服之类的。”

    温崇正笑道:“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也是!”

    宋暖打开包袱,只一眼,二人就神情各异。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