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两套小孩的衣物,衣服,鞋子,帽子,袜子,全都有。这个……呃……送的东西真的适合一般的新婚夫妇。

    送给他们?

    倒真的不合适。

    宋暖望着那虎头帽,有些哭笑不得。

    温崇正将包袱重新扎了起来,“收进衣柜里吧,这是赖婶的心意,我们收下便是。”

    “可是……我们……用不上啊。”

    “收下,与用不用得上,这是两码事。”

    宋暖犹豫了一下,点头,“哦,好吧。”

    “咳咳咳……”喉咙发痒,温崇正忍不住的咳嗽起来,他低头用帕子捂着嘴。“咳咳咳……”

    宋暖把包袱丢进衣柜里,急急回来替他顺气。

    她忧心忡忡的道:“阿正,是不是被子太薄,你受凉了?明天让阿来从镇上带几床被子回来。”

    气血不足,温崇正的手脚冰冷。

    晚上,她替他捂到天亮,脚板还是冰凉冰凉的。

    这个杨安,真的办事不牢。

    这么久过去了,他联系的神医还不见人影。

    如果不是他人不在,宋暖真要去骂他的了。

    “可能是。”温崇正收起帕子,抬头看着她,微微而笑,“暖暖,我这一病就快一个月了。辛苦你了。”

    “说什么两家话?”宋暖皱眉。

    温崇正笑了下,躺下钻进被子里,“我有些困了,你去忙自己的吧,我睡一会。”

    又困了?

    宋暖微不可几的皱了皱眉头。

    现在才吃过早饭不久,他怎么又困了?

    最近,温崇正不仅咳嗽得厉害,也变得嗜睡。

    “好!你睡一会吧。”宋暖弯腰替他掖好被子,又在床前站了一会,然后才出了房门。

    温崇正睁开眼,从被子里伸出手来,颤抖着手打开帕子。只见白色的帕子上已染了一条妖艳的红花。

    他苦笑了下,将帕子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暖暖,我还能陪你多久呢?

    这一次,怕是不能守约的人是我了。

    当天,张自强就让人去镇上通知张屠户,让他们夫妇回村里一趟。如果不回来,他就要做主让他们永远都不用回来了。

    直接从村里除名。

    张屠户知道后,连肉都没心思卖了,直接拉着回伍家。

    伍氏正在与左邻右舍的妇人打吊牌,今天她手气好,见他早早收摊回来,更是高兴。

    “当家的,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那些肉全都送酒楼去了?”

    其她妇人一听,心里羡慕不已。

    心里感慨,这做什么事,还是需要人脉啊。

    伍大山在酒楼里当大厨,这妹夫的猪肉天天往里送,那些买不出去的,还有猪下水,全都送过去。

    他们每天都买光光,如果不先留下一点,连家里吃的一块肉都不会有。

    当然,这些是她们听伍氏说的。

    张屠夫走近一些,低声道:“我有事要与你商量,你能不能先不打了?”

    闻言,伍氏面上一僵。

    其她人都输了钱,比伍氏更不乐意。

    “这样可不行啊,今天她的手气好,我们三家输一家,可是输了不少的。我们还想着翻本呢。”

    “对啊,可没有赢了钱就早早收场的道理。”

    “没错,怎么也得打到傍晚。”

    “就是,就是。”

    伍氏本来就不想回去,她还想多赢一点呢。现在听她们这么一说,更是顺着她们的话,理直气壮。

    “当家的,你也听到了,我现在还不方便回去。”

    张屠夫皱眉,但当着那么多的人,他又方便直接冲着伍氏生气。

    “随便你!”

    他很生硬的丢下话就走了。

    伍氏面上一僵,有些不高兴了。

    夫妻多年,她当然看得出张屠夫是生气了。

    “这是生气了?”

    “他是不高兴了?要不你先回去,我们这回就算了。”

    “妹子,我告诉你,男人就惯不得,一次两次你退让了,以后他们就再不将你放在眼里了。”

    “对!这立威不容易,不能随随便便又让男人夺了回去。我瞧着他也没有真生气,要真生气的话,早就直接骂人了。哪个男人有气,还愿意留着,自己一个人那样回去的?”

    几人劝着伍氏。

    “晚上给点甜头,保证他立刻什么气都没有了。”

    “噗……你这个小蹄子,你就是这么哄男的人吧?”

    “你可别说,你没用过这个办法?”

    几人嘴里说着,手里没停。

    伍氏又连赢了几把,这会儿更不想离开了,早把张屠户的不悦全抛在脑后。

    一直到傍晚,妇人们要回家做饭了,这才散了牌局。

    伍氏前面赢了不愿走,后面是输了不愿回。她不仅把前面赢来的钱输了,还把带去的一两银子也输了。

    心情简直是郁闷极了。

    “娘,大嫂,二嫂,三嫂,我回来了。”

    四人正在布筷,准备吃晚饭,见她回来,除了伍老太,谁也没个好脸色。谁家嫁出去的姑娘长住在娘家的?

    住也就罢了,她还把嫂嫂们全当下人了,一天到晚不着家,吃了就跑去打吊牌。

    简直了!

    奈何伍老太偏心疼这个幺女,所以根本不把儿媳们的不悦放在眼里。

    “回来啦!快去洗手,顺便叫上女婿,让他一起过来吃饭。你哥哥们都回来了。”

    “大哥也回来了?”伍氏本已转身,听到这事后,她又转身看向伍老太。

    伍老太点头,“是,回来了。”

    “哦。”伍氏心里疑惑,哦了一声就回自己出嫁前的屋里。开门,张屠户正躺在床上,两眼望着屋顶发呆。

    伍氏走过去,直接覆在他身上。

    “当家的,你……”

    砰!

    张屠户伸手一推,直接将她推倒在一旁,脑袋在床板上磕了一下。伍氏气结,坐起来指着张屠户,骂道:“张铁牛,你干什么呢?”

    张屠户也坐了起来,径自起身,直接往外走。

    伍氏坐在床上,气得半死。

    真生气了!

    饭桌上,气氛不同往日,无声的透着古怪。

    伍老太问:“老大,你今天怎么回家吃晚饭了?以前不都在酒楼忙完才回吗?”

    伍大山看了闷头猛吃的伍氏一眼,搁下筷子,“娘,孩儿的这份工怕是保不住了。”

    “保……保不住了?”伍老太吓了一跳,“为什么?不是说签了那个什么上工协议,你除了月俸涨了之外,你还每年有点银子奖励吗?”

    “是这样没错,可眼下是保不住了。”

    张屠户也放下碗筷,“娘,我等一下也回去了。如果伍梅不愿跟我回去的话,那以后也别回了。”

    话落,他站了起来。

    什么?

    众人齐齐朝张屠户看去。

    只有伍大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伍梅不回去,他的工作也没了。什么大厨,什么高工钱,全都没了。甚至有可能他都找不到厨子的工作了。

    伍氏一口饭菜哽在喉咙里,她抬头看向脸沉得可怕的张屠户,“咳咳咳……”

    伍老太眯起眼,厉光扫去,“你什么意思?”

    “娘,我的意思很明白了。这些日子如果不是为了迁就她,我也不会一直住在这里。试问有谁家出嫁的姑娘长住娘家的?她不仅不回家,不管家里的孩子,她还天天跟那些人打吊牌。我这一天天挣的,还不够她输呢。”

    张屠户强迫自己的强势起来。

    “因为她,大哥的工作快没了,我也在镇上卖不成猪肉了。而她呢?她做了什么?除了偷懒,躲,赌,她还会什么?我张家是本分人家,我想,我家要不起这样的千金大小姐。”

    “你……”伍梅用力拍下碗筷,指着张屠户,“你说什么浑话?”

    “是不是浑话,大哥比我都清楚。”

    伍老太看向伍大山,“老大,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伍大山便把今天的事,还有伍梅在村里险些闹出人命的事,全都说了出来。

    众人一听,惊讶不已。

    他们并不知伍氏长住娘家的真正原因,以为她就是纯粹的犯懒。

    “娘,你要再纵容小妹,那我也带着孩子回娘家了。大山要是丢了酒楼的工,那我们全家可是没了饭碗啊。”

    伍大山媳妇第一个发火。

    其他两房的人,也小心附合着。

    目前,他们伍家的确靠伍老大撑着,老二和老三还准备靠他的关系,回头在酒楼找份工呢。

    伍老太移目看向伍梅。

    “阿梅。”

    “娘,我不要回去。那个宋暖是不会放过我的。娘,你不知道,她是个妖啊,我回头了,那就是把自己送到妖怪的嘴旁。她张张嘴,便把我给吃了。”

    伍氏立刻哭了。

    她不愿回高山村,她甚至还在想着,等她多赢一点钱,她就在镇上置办屋子,把孩子接出来。

    张屠户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外走。

    “我回屋收拾东西,她不回的话,我也没办法。明天我就送和离书过来,咱们以后各走各路吧。”

    他今天去叫伍氏回家,最后一个人回来后,他在房间里想了许多。他家里还有兄弟,还有老母亲,还有孩子,他不能一直由着伍氏。

    “你……”

    张屠户不理她,径自走了。

    伍大山看过去,“四妹,你还是跟他回去吧。如今,你不回去,我们一家人都会落入困境。今天我东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为了宋大厨和温崇正这两个朋友,他可以不计代价的为他们讨公道。”

    “听说,你们村里也来人了,找了四妹夫。如果你们不回去解释清楚,你们一家就要被逐出高山村。”

    “我……”伍氏看向伍老太,“娘,你帮帮我。”

    “娘,这事你得看大局,唐家我们得罪不起,何况还有一个杨家呢。他们四人的交情,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伍大山直白的提醒。

    伍老太为难极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叹了一口气,“阿梅,你回去吧。”

    这一大家子的人,不能没了生计。

    大大小小算在一起,她这个家有十三个人呢。

    “娘……”

    “回去吧。”

    “娘……”

    “几位儿媳,你们去帮阿梅收拾东西。老大,你等一下就到镇上雇辆马车。你们三位哥哥送他们回去吧。亲家那边,你们多说说好,也劝劝女婿。”

    伍老太迅速的下了决定。

    怕被伍氏一直求,怕自己又心软。

    她起身回屋去了。

    伍氏望着她的背影,欲哭无泪,她就这么被家里人给抛弃了。这是她从未想过的事情。

    “走吧,我们送送你。”

    伍氏几乎是被家里的哥哥嫂嫂押上马车,再押回高山村的。

    村里静悄悄的,伍氏站在自家屋门口,等着张屠夫开门,心里五味杂全。伍家兄弟没逗留,叮嘱几句就又坐着马车离开。

    翌日一早。

    张屠夫拉着伍氏去找张自强。

    过往村民看到他们夫妇,全都愣住了,见他们直门直路的去找村长,一个个撒腿往村长家跑去。

    被搁下这么久的好戏,又开始了。

    最近村里太平静了,他们少了许多八卦,这都有些不习惯了。

    “你们干什么去?”

    “张屠户夫妇回来了,他们去找村长了,走!看看去。”

    “哎哟,这事得去瞧瞧。”

    “你们先去,我去一趟温家,告诉他们一声。”

    “那我就去一趟老宋家,也告诉他们一声。”

    一进,村民热心极了,全都在等着今天的大戏。二十多天了,伍氏终于敢回来了。

    一刻钟后,大榕树下围满了村民。

    为了让大伙看得清伍氏他们,张自强特意让他们站在树下的阶梯上,高人一等的享受着众人投来的目光。

    宋暖和温老太扶着温崇正过来。

    温月如左手牵着宋玲,右手牵宋家宝,白氏和温月初也跟在后面。

    众人见他们过来,纷纷让开一条道。

    最后,老宋家的人也来了。

    几家人浩浩荡荡的,一个个脸色都很不好看。

    伍氏不敢直视宋暖的目光,暗暗咽了咽口水,她打了一晚上的腹稿,这一会儿又全都乱了。

    完全没有头绪。

    “说吧,今天把前面的事都处理了,不然大伙心里都有事。”今天主事的人是张老爷子。

    张屠户扯了下伍氏。

    伍氏不为所动,低头咬唇,开不了口。

    张屠户又扯了她一下,见她还是不动,便低声威胁,“你昨晚可是说得好好的,要是做不到的话,我们今天就当众和离了吧。”

    伍氏立刻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你……你是认真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