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时,村里又热闹了起来,茶余饭后,话题不断。

    矮麻山下建新屋的人,自然也听到了主人家的事情。惊讶之后,有不少人开始担忧起了工钱。

    “你们说,咱们该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这主人家一个进了牢房,一个又病重,后面还不知道会怎样?我们在这里也干了半个多月了,工钱呢?你就不担心?”

    “莫哥的亲家是这的村长,有他在,莫哥又一直没亏过咱们,你担心这些做什么?好好做事就行。”

    “谁家还没个坎,你想多了。我们也是第一次出门给别人建新屋,这家人都是实在人。他们不会坑咱们的工钱的。”

    “可是?”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也休息了好一会儿了,如果休息好了,便过来干活吧。”莫叔架子上下来。

    “好咧,马上来。”

    莫叔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你们在聊主人家的事?”

    几人点头。

    “莫大哥,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听说了主人家的事,所以就聊了一下。莫大哥,你知不知道,主人家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莫宗:“你们不用担心工钱的事,有我亲家公在,不会少了你们的工钱。再说了,你们也不是第一天跟着我做事,再怎么也不会少你们的工钱。大家都安心做事,争取早点把新屋建起来。”

    “好咧,我们听莫大哥的。”

    有了莫宗打了强心针,一行人这才又打起了精神气。

    后来,张自强父子也过来工地。

    村民三两下就将他们围了起来,争着询问宋暖他们的情况。父子二人也跟莫宗一样,让他们放心做事,工钱方面,一文钱都不会少大家的。

    工地上,照常忙着。

    没人再胡思乱想。

    县城。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停在杨府大门口。

    “东家,到了。”

    “嗯。”唐乔从马车跳下来,听到后面有马车来了,像站着等了一会。只见赖喜来跳下来,他便走了过去。

    “阿来,可是阿正来了?”

    “唐公子,你怎么……”赖喜来惊讶。

    温崇正弯腰从马车走出来,一张脸煞白煞白的。唐乔和赖喜来连忙伸手去扶他下来。

    “阿正,你的身子这样了,你怎么还赶过来?”

    唐乔的语气有些责备。

    温崇正虚弱的扯了扯嘴角,“不来,我心不安!那样我会病得更重,而且,我也没法原谅自己。阿乔,你也听说了?”

    唐乔点点头,松开他,又伸手去扶温老太。

    “叔婆,你也来了?”

    “嗯。”温老太抬头看向杨家门匾,“我来看看故友。”

    “故友?”

    温老太点头,“走吧!既然你也来了,那我们跟着你进去,也不用门房再通报一声了。”

    “好!我们先进去。”

    唐乔看了温崇正一眼,满目担忧。

    那个死杨木头,人呢?找的神医呢?

    为什么上京城一趟,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他是干什么吃的,要他何用?唐乔想到杨安,便有一肚子的怨气。

    那天杨老爷子的话,总是不时的在他耳边响起。

    “阿乔,外面怎么传你和阿安,你不会不知道吧?老头儿我是个思想迂腐的人,接受不了你们之间的那种。我会尽快安排阿安娶妻,你也不小了,也该让你娘帮忙物色物色了。”

    他们之间是哪种?

    唐乔觉得世人都想多了,他和杨安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啊。他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只是,在送他们离开后,他一想到杨安很快就要娶妻了,心堵气闷,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躁感。

    唐乔来杨家就像是进自家门一般,门房问都不问一声,便让他们进去。

    “我要找叔公,你们派人去知报一声,我们就在大厅里等他。”

    “是,唐公子。”

    下人匆匆去找杨老爷子。

    唐乔则带着温崇正他们去大厅。

    “叔婆,阿正,请坐。”

    “嗯,好。”温老太点头,“阿正,你别站着,你坐下。”

    “公子,阿来扶你坐下。”

    “好!”

    温崇正坐下后,唐乔就走到大厅口,站着等杨老爷子。他搓着手,来回踱步,不时的望向老爷子的院子方向。

    一盏茶的工夫,这才看到杨老爷子由阿福陪着过来。

    唐乔快步迎过去,“叔公。”

    厅里,温老太在听到唐乔的声音后,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转身往大厅门口看去。

    二十多年不见了。

    如果不是宋暖出事了,如果这事他们解决不了,她应该不会让以前故友知道他们一家人的下落。

    “阿乔,你怎么来了?”

    熟悉的声音。

    是他!

    “叔公,找你自然是有急事,这事儿怕是只有你才能帮我们了。走吧,进大厅说话。”

    唐乔亲近的挽着他的手。

    杨老爷子闻言,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

    “你是为宋暖的事而来。”

    “叔公知道?”

    “想不知道也难,因为她开的方子是在我的药馆里抓的药,官府的人过来问了,我自然就知道了。”

    杨老爷子一脸严肃。

    唐乔点点头,想想也是,那其中一张药方子是去【君安药馆】抓药用的。可她想不明白,当时是杨安陪着一起的,为什么还有人拿出来质疑?

    “公子,我扶你。”

    赖喜来看着温崇正要站起来,连忙伸手扶他。

    温崇正轻轻颔首,三人齐齐看向大厅口。

    杨老爷子几人进了大厅。

    温老太朝杨老爷子拱拱手,唤道:“杨大哥,好久不见!”

    “你是……”杨老爷子站在原地,目光紧锁在温老太身上。

    其他人则全部看向温老太。

    她说来见故人,可也没谁猜到她认识杨家的老当家,而且听这称呼,似乎二人还不仅仅是认识这重关系。

    杨老爷子张了张嘴,好久才不敢置信的出声询问:“林兰?”

    温老太微笑点头,“正是林兰,一晃二十年不见,杨大哥都认不出林兰了吧?”

    “时光易逝,人易老,眨眼间就是二十年。”杨老爷子有些恍惚,上下打量着她,还是不太敢相信。

    如果这是在街上相遇了,匆匆一个照面的话,他还真的认不出林兰。

    当年英姿飒爽的女子,现在已经是一个华发老人。

    他扭头问一旁的阿福,“阿福。”

    阿福点了点头,“爷,这是温夫人。”说着,他上前朝林兰拱拱手,“温夫人,这么多年了,我家爷还不时的念叨着你们。”

    温老太颔首,“阿福。”

    “叔公,想不你和叔婆还认识?先坐下来说话吧,你总不能让叔婆他们一直站着吧。”

    唐乔轻声提醒。

    杨老爷子这才真正回过神来,“坐!坐!阿福,你去通知厨房,让他们备菜,今晚我有朋友在家里吃饭。还有,你再通知各院的人,让他们今晚全部过来大厅一起吃饭。”

    “是,爷。”

    “快去吧。”

    杨老爷子挥挥手,由唐乔扶着走向主位。

    路过温崇正跟前时,温崇正朝他拱手行礼,“阿正见过杨叔公。”

    “阿正?”杨老爷子停了下来,这才真正意义上的看向温崇正。只一眼,他就惊到瞪大双眼,移目看向温老太,“阿兰,他就是?”

    温老太点头,“他是!他就是!”

    眼泪涌了出来。

    往事也一幕幕的浮现上来。

    温杨两家是旧识,也有过命的深交。当年,温老爷子押镖,杨家的草药,大半是温老爷子带人从北运到南的。

    后来有次他们要送草药给朝廷的军队,可却在路上遇到了凶狠的土匪,如果不是被恩人带来相救,他们温杨两家的主事人都会葬在那里。

    后来,听闻恩人出事。

    温大海和杨峰从他们所在之赶往,杨峰赶到时,恩人已遭难,温家也跟着消失了。

    他找了好些年,一直没有消息。

    后来也就慢慢搁下这事。

    他知道,依着温大海的性子,只要他和林兰还有一口气在,便不会让恩人的孩子有事。

    杨老爷子的眼睛瞬间就红了,颤抖着伸手放在温崇正的肩膀上,轻轻按了几下,“好好好,好啊!”

    “叔公,咱们坐下来吧,阿正的身子不好,不能这么一直站着。”唐乔在一旁提醒。

    闻言,杨老爷子这才注意到温崇正一脸病容。

    他抽回手,“坐吧,坐着说话。”

    “是,叔公。”

    杨老爷子走到主位上坐下来,“阿乔,你也坐吧。”

    “嗯。”

    唐乔走到温崇正身旁坐下。

    杨老爷子看向温老太,问:“阿兰,这么多年了,你们搬哪里去了?我在北方一带找了几年,也没有你们的消息。”

    温老太看了温崇正一眼,应道:“阿正畏冷,我们就举家搬到了南方,找了一处偏远的村子安定了下来。”

    他们远离故里,避世而居。

    全是为了保护温崇正。

    “大海呢?”

    杨老爷子问完,便紧盯着她。

    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心中有数了,不然的话,今天来这里的人应该是温大海了。只是,他还要听听确定的答案。

    闻言,温老太的眼睛更红了,泪水涌上来,但她努力的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海哥,早些年就过世了。”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可仍旧带着颤音,仍旧让旁人听出了她的悲伤。

    杨老爷子垂下脑袋,一脸悲伤。

    寻寻觅觅多年的人,一别就二十年,再听到有关他的消息时,却同时也得知他离世。

    这哪能让人不伤怀呢?

    “叔公,我们先谈正事,以后你和叔婆有许多时间叙旧。”唐乔今天就一直做着打岔,把大伙拉回主题的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