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暖在新屋忙了一天,傍晚才回到家里,没人告诉她白天发生的事。吃了晚饭,她和温月如又一起去张家打豆腐。

    后天就进新屋了。

    这两天,她忙的事情很多。

    “阿正媳妇啊,后天进新屋,今晚就多打一些吧。这天气凉了,豆腐一天两天也不会坏。”

    王氏心疼她太累了。

    “婶子,这个不行,我们做生意的,一定要把最新鲜的货送过去。”宋暖飞快的划着板上已成型的豆腐。

    温月如在一旁的大锅里炸油豆腐。

    厨房里还卤着豆干,张家里里外外都香气扑鼻。

    王氏点了点头,“我投机取巧了,我这也是心疼你最近太累了。你一个人里里外外的,太累了。”

    “我不是一个人,这不天天都有婶子和月如帮忙吗?家里也有我祖母和二伯娘帮衬着,新屋那边有强叔和健哥他们父子三人。我真的不累!想想快要住进新屋,一切都是新的开始,我心里就高兴。”

    宋暖咧嘴笑了。

    以后,她就能带着弟弟妹妹,一起过上新生活了。

    这个时候,如果温崇正在就好了,他一定会很高兴,一定会一本正经的说一些完全不正经的话。

    唉,温崇正,我最近总是不经意就想起你。

    你到底怎么样了?

    “他们也没帮什么忙,你别总说他们帮了忙。这不,你还给他们算了工钱呢,这不算帮忙吧?”

    王氏想起了晚饭时,张自强说的事,又道:“阿正媳妇啊,真要说起来,我们还得谢你。唐公子让阿健兄弟上他那做事,说到底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婶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阿乔可不是看人情办事的,她是看中了阿健哥他们的能力。”

    宋暖摇头。

    “你说不是,便不是。我们一家人心里清楚就行。阿正媳妇啊,今天家具都到场了,明天我就找几个人上你那打扫去。这后天子时就要进新屋,明天白天一定要收拾妥当的。”

    “行!这事我不推辞,回头我请几个婶子吃饭。”

    宋暖大方的应下。

    算起来,明天晚上下半夜,她们就要住进新家了。

    时间上还真是紧。

    翌日一早,宋暖挑着两大箩筐的东西去新屋,这是白氏昨晚才全部赶工出来的窗帘,床帐,床单,被套这些。

    新家新气象。

    宋暖几乎都用新东西。

    分家所得东西,她准备就放在原屋里,留给温月如。

    嘎吱……

    推开院门,趴在院子里桌上睡觉的张康,立刻坐直了身子,睡眼惺松的进院门口看来。

    “阿正媳妇,你们来啦!”

    宋暖挑着东西进去,问:“阿康哥,你怎么在这里睡啊?”

    “你家昨天进了那么多新家具,家里没人守着,我不放心!所以就从院墙那爬进来守夜。阿正媳妇,你别生气。我知道,我这么做不太好,可我也是担心东西被人偷了。你这可全是新的好东西啊。”

    张康一边说,一边挠着脑袋,挺尴尬的。

    他昨晚睡到一半,突然就想起这事,不放心便就过来了。

    “不会!阿康哥细心,又一心为我们着想,我当然不会生气。”宋暖把东西挑进屋,出来又扭头看向与普通院墙一般高的院墙。

    心想,这似乎不太安全啊。

    以后,家里全是老小,没个男人在,万一有人爬进来,这多不安全啊。

    “阿康哥,你昨晚是从哪儿爬进来的?”

    “啊?”张康一脸尴尬,满脸涨红,“阿正媳妇,我真的,真的不是……”

    “走!阿康哥,你给我指指地方,我们到外面看看去。”宋暖蹙眉沉思,想着该怎么解决这事。

    张康打量着她,一颗心不停的往下沉。

    完蛋了!

    他鲁莽办坏事了。

    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那他可是坏人清誉啊。

    他回过神来,连忙跟着宋暖出去。

    外面,王氏正领着几个妇人一起过来,看见他们从院子里出来,先是一怔,再问:“阿康,你怎么在这里?吃早饭都没找着你。”

    “娘,我……”

    “婶子,刚才我在路上遇到阿康哥,他见我挑着一大担东西,说什么也要帮我挑过来。”

    宋暖打断了张康的话,笑眯眯的样子,一脸坦然。

    张康偏过头看了她一眼。

    “原来是这样。”

    “今天要麻烦几位婶子了,等忙过了这一阵,我再答谢几位婶子。”宋暖侧开身子,“婶,你带几位婶子进去吧,我让阿康哥帮我检查一下院墙。”

    王氏点头,“行!你们忙去吧。”

    宋暖瞥了张康一眼,他立刻会意,大跨几步走在前头。他指着西厢房后的院墙,道:“就这里了。”

    宋暖走近,细细看了看上面有脚蹭过的地方。

    再看了看院墙的高度。

    这会儿真有些担忧了。

    这外面的地是斜坡式的,从这里爬上去是容易许多。

    她要把这里清开,锄平了,但难保有心人会带把梯子什么的,一样还是轻易就能进屋。

    不行!真的不行!

    宋暖四下看了看,十米外是以前挖黄泥打砖的地方,再看向南面,那里有一片竹林。

    她突然脑前一亮,有了!

    “阿康哥,那片竹林是谁家的?”

    “你家的啊,从那里到那里,这都是矮麻山,这山头是你的,竹林也肯定是你的啊。”

    “啊?”宋暖惊讶,“这矮麻山这么大啊。”

    “嗯,你也看到了不是竹林,就是黄泥沙石地,尽长一些刺藤什么的。这山啊,再大也没用。也就你和阿正老实,分个家偏选了这么一个地方。”

    张康是真的为他们抱打不平。

    “阿康哥,你不用为我们抱打不平,我们有我们的想法。再说了,现在看起来这矮麻山比我想的还要好。”

    宋暖咧嘴笑了。

    真正的高兴。

    张康扭头看着她,一脸懵。

    这么一个破山头,还好了?

    这是什么眼神啊?

    “阿康哥,今天要麻烦你一件事,你帮我找几个人。砍一些竹子回来,再挖些黄泥踩成泥桨,就……就像当时抹外墙的那种稠度。”

    “阿正媳妇,你想要做什么?”

    “阿康,你今天是提醒到我了。要不然,以后我们住进来,还不知会摊上什么事。”

    宋暖拍拍院墙,“这院墙没什么不对,但是,我家的情况特殊,所以这就不太安全了。我是想和一些黄泥,在上面抹厚厚一层,再砍些竹子,削尖,再尖的那一头朝上,一排排的竖在院墙上。”

    张康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阿正媳妇,你可真是聪明,这办法好。我昨晚从这里上去时,的确没多难就上去了。”

    张康说着,很是不好意思。

    “这事是我鲁莽了,你别介意啊。”

    “不不不!我要多谢阿康哥呢,你这是提醒了我,正好,今天还有时间,我们可以完善一下。”

    宋暖想着自家院墙不少,又问:“今天白天的时间够吗?”

    “够够够,这事包在我身上,我这就回去找爹和大哥,让他们找些人,我们分几批人来做,太阳落山前,一定能弄好。”

    张康是个急性子,说完就往回跑了,“我先回去了,你进屋去忙吧。等一下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们再叫你一起来商量。”

    “好咧,谢谢阿康哥。”

    “不用谢!”

    人在远处挥手,已经跑远了。

    “噗……还是急性子呢。”宋暖回到家里,王氏带着人已经忙了起来,见她进来就招手,“阿正媳妇,你过来一下,你跟我们说说,这些都怎么分的,哪个是哪一间房的?”

    每一间屋子的窗帘,床单,被单,床帐,所有要用的布匹,宋暖在家里就让白氏分好了。

    每一间屋的都放在一个小包袱里。

    “我来分,我放在每一间屋子的桌上。”

    宋暖挑起箩筐,一屋一屋的分放,没一会儿就把空箩筐放在院子里。

    “婶子,我分好了。每个包袱里放的都是那间屋要用的,直接挂上去就行。”

    “好!还是你有办法,这样做事容易许多。”

    “嗯,那这里就交给婶子了,我回去挑其他东西过来。”

    “好!去吧。”

    趁着人多,归置东西也快。

    宋暖回到温家,大大小小的东西,温老太她们都收拾好,八大箩筐。宋暖、白氏、温月如姐妹,四人各一担,一次性就挑到了新屋。

    温老太左手牵宋玲,右手牵宋家宝,跟在后面。

    “暖暖,这是?”

    “祖母,我觉得这院墙不太安全,咱们这又离村里远,所以,我就在上面加点东西。”

    “哦,你想得周到。”

    “大姐,我睡哪间屋?”宋家宝问。

    这个新家,他很喜欢,又大又明亮,还全是新的。

    “左边靠院墙的那间,你旁边的那间是你二姐的。刚才已经收拾好了,你们先进去看看吧。”

    “好!”宋家宝满心雀跃,拉着宋玲的手,“二姐,我们进房里看看。”

    “嗯。”

    姐弟二人一起进屋,刚进去就听到惊呼一声,然后宋家宝一脸兴奋的跑出来,“大……大姐……那真是我的房间?”

    宋暖点头。

    “哦也……”宋家宝高兴得跳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我好喜欢!”

    说完,他又跑了进去。

    砰!

    他扑进床上松软的被子里,双脚不停的摇摆,“好香,好软,好干净,好高兴。”

    宋玲见他高兴,她也学着扑上去。

    “嗯,好香,好软。”

    她笑得眉眼弯弯的,黑溜溜的大眼睛闪烁着点点碎光,清澈可见底。她是真的高兴,没有一丝杂质。

    “二姐……”宋家宝偏过头,伸手揉着宋玲的脑袋,眼眶泛红。

    ------题外话------

    风雨无阻的三更一万字,大家着急哈,下午一定撸完。

    偷偷告诉你们,我两天熬夜看【为了你我愿意热爱全世界】,所以,早上起不来!

    看完剧,大妞妞一定调整作息,好好更新,准时更新。

    么么哒。

    大宝贝们,有看这剧的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