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二嫂,唐公子来了。”温月如抬头朝外头看去,“二嫂,这天都没亮,唐公子就来了,还真是很朋友啊。”

    “你们先忙着,我出去看看。”

    宋暖洗手,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从厨房出来。

    院子里,唐乔面前站着温晗,两人没说话,但看得出来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宋暖连忙走过去,“阿乔,你怎么这么早?”

    “今天你家有喜事,我决定酒楼休业一天,我把大厨和小二们都带来了。今天的饭菜让他们去忙。你是主人家,招待客人便可。”

    唐乔侧开身子,掌柜的和四位大厨鱼贯而入,后面的小二各挑着一担东西。大伙进门就招呼,“宋大厨。”

    宋暖点头,“辛苦大家了,进来吧。”

    她拉了下唐乔,抓着她的衣袖没有撒手,一边走一边问:“你这让人挑的都是什么啊?这么一大早的,你都要把我给吓着了。”

    闻言,唐乔笑了。

    “小宋,你这么说,我可真是不相信。你胆儿多肥啊,你还经不住吓?我信你就有鬼了。”

    袖子又被人扯了几下。

    唐乔低头看了一眼,也没提醒宋暖。

    她压低声音问:“那王八糕子怎么一大早就在这里?我来你家找你,他像个主人一样出来迎接?”

    宋暖闻言,低道:“谁知道那大房一家人是不是神经病发,忘记吃药了?从昨天开始,他们就各种反常。”

    唐乔皱眉,“事出反常必有妖!”

    “同感!”

    “没事!我替你多注意着他们,如果他们敢在今天坏你好事,我一定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唐乔眯了眯眼,直觉这温家大房一定有下招。

    宋暖点头,“好!我今天肯定得忙得像个陀螺一样。我也没精力注意他们,这一家四口,我就交给你了。”

    唐乔拍拍胸口,在抬手的同时,不经意的让宋暖的手从她袖角掉出来,“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们交情可不是假的。”

    说完,她转身看向身后的大厨和小二们,“你们都下去忙吧,按我在酒楼的吩咐做事。”

    “是,东家。”

    掌柜上前,“宋大厨,这些都是我们临时带来的锅和盘碟,还有配料什么的。外头已经有人在搭烧烤台了,东西该怎么归置,还请你明示。”

    “阿乔,你还带了锅?”

    “借你乔迁之喜,我顺便宣传一下我酒楼里的美食,这么一举两得的事,我可不会傻着不要。”

    唐乔笑了笑。

    宋暖抿唇笑了,“行!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先去堂屋坐,我先安排一下,等一下再进去陪你喝茶。”

    “好!”

    温晗还站在原地,目光就没从唐乔和宋暖身上移开过。

    他的双目赤红,胸口闷痛,那复杂又陌生的感绪,汹涌而至,击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完全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垂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攥成拳,他恨得险些咬碎银牙。

    宋暖安排一番,又进厨房把四位大厨介绍给众人认识。

    村民把厨房交给大厨们。

    “婶子,嫂子们,你们就在院子里坐一会吧。我立刻烧水沏茶,今天你们都是客人。”

    宋暖招呼大伙坐下。

    “月如,月初,你们帮忙烧些开水,泡茶。我去屋去端些干果瓜子出来给大伙磕磕。”

    “好的,二嫂。”

    宋暖走到王氏面前,“婶子,你帮我招待一下先,我回屋端东西出来。今天真是麻烦大家起早来帮忙了。”

    王氏点头,“这不是还没帮上忙吧?”

    “心意很重要。”宋暖笑笑,回屋去了。

    王氏看向大伙,“大家都坐吧。咱们听阿正媳妇的,坐着喝茶磕瓜子、聊聊天。”

    众人坐下,这才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新屋。

    “哎哟,你们瞧瞧,这里里外外得有几十盏灯笼吧?这么布置着,真是又喜庆,又好看。”

    “是啊,你们看这池子里的石头上,也挂着灯笼呢。”

    “这火光映在水面上,好看!”

    “这黄涨砖屋,虽然比不上青石砖屋,可是如今这么一看,还真是好看啊。它有青石砖民屋没有的感觉。什么感觉呢,我想想啊……”

    “还感觉上了呢?你想了这么久,想出来了没有?”

    “想不出来,也说不上来。”

    王氏打量着院子,笑眯眯的道,“我知道是什么感觉,这是一种温馨,别致,可又让咱们觉得很平实的感觉。因为这黄泥砖,没有贵气,不会有高人一等的感觉,可它又给人一种很好的感觉。”

    众人怔愣了一下。

    然后笑了。

    “嫂子,你不愧是村长的媳妇,这话啊,也是一说一个理。你刚说的,可真是对极了。”

    “哈哈!你就拍马屁吧。”

    “我可没有!”

    “噗……你们别开我的玩笑了,我也是实话实说。这阿正夫妇不容易,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以后啊,大家能帮就尽量帮着点,这同住在一个村里,和气一些,总是好的。”

    “好好好!我们听村长夫人的。”

    “对!听村长夫人的。”

    “……”

    宋暖从屋里提着两大包的东西出来,“婶子,这里是碟子,这里面是一些干果和瓜子。你帮我分放一下,我到外面看看。”

    王氏接过东西,点头,“好!交给你,你去忙吧。有什么忙不过来的,你就叫我们一声。”

    “好咧!”

    宋暖出了院门,一旁的空地上几个小二正在搭烧烤架。他们见宋暖走过来,便齐声唤道:“宋大厨。”

    “辛苦你们了。”

    “不会不会!”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你,你们就来找我。今天是我家办喜事,倒是让你们全忙上了。”

    “宋大厨客气了。”

    “那行!你们忙着,我就回进去了。”

    “好的。”

    宋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一旁的盖紧了大木桶。

    唐乔这是连鱼都腌好,备足了过来的。

    “二弟妹,有什么事要我去做的吗?”温晗站在院门下,堵住了宋暖进去的路。

    宋暖蹙眉,探究的看着他,然后笑了,“有!还有事要让你去做。”

    闻言,温晗双眼骤亮,“什么事?你直说便是。”

    “我想请你回温家去睡你的大头觉去,少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宋暖的语气不佳,面色冰冷。

    温晗嘴角笑僵住了,可随即又弯唇笑了,“二弟妹,今天你这里忙,我们是一家人。如今二弟不在家,我这个做大哥的又怎么能不帮着一点呢?你说的气话,我不会在意。”

    去!脸皮这么厚。

    宋暖剜了他一眼,“我是不是说气话,你应该很清楚。温晗,咱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什么德性,我再清楚不过了。你说这狗能改得了吃屎吗?”

    闻言,温晗的眸底迅速的掠过一丝冷光。

    宋暖全部捕捉在眼中。

    “当然改不了!”温晗拼尽全力的压力怒气,笑眯眯的道:“我和二弟是兄弟啊,我如果是狗,那他是什么?你与二弟是夫妻,如果他是狗,那你又是什么?”

    宋暖笑着点点头,朝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温晗被她的笑容给闪了下神。

    宋暖趁他分神时,用力往他脚背踩去,用力的碾了几下,“你不该不知道阿正不是温家人吧?不过,你的确不是狗,因为狗都是忠诚的。忠诚这东西,你可不会有。所以……”

    她抬头看向温晗。

    温晗怔怔的问了一句,“所以什么?”

    宋暖勾唇笑了,眸光冷若冰霜,“所以,你连狗都不如啊。温大公子,你可是大才子啊,这个显而易见的道理,你都不懂吗?啧啧啧……我真是错了!”

    她挪工脚,手肘用力往他腰间撞去,然后飘然进去。

    “狗也是聪明的,那谁谁还真是连狗都不如!”

    “你?”温晗咬牙。

    宋暖却已经大步离开,直接进了堂屋。

    温晗冷哼一声,“宋暖,你给我等着!”

    进新屋,宋暖不仅请了全村的人,还有工人,更请了杨安、唐乔、还有杨老爷子。

    巳时刚到,杨家人就带着厚礼到了。

    “祖父,我扶你下来。”杨安先跳下马车,这才伸手扶着杨老爷子下来。

    杨老爷子下了马车,抬头就朝门匾上看去,“【正阳居】?好啊!这名字好,字也好!”

    “祖父,这匾是我送的,你觉得好就行。”杨安立刻邀功,他闻着熟悉的烤鱼香味,错愕:“阿乔那小子比我们还早啊。”

    杨老爷子闻言,目光落在杨安脸上。

    杨安被他这么一瞧,摸摸鼻子,问:“祖父,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啊?我脸上是有灰呢,还是开了花?”

    “你知道的。”

    “我知道什么啊?”杨安有些不悦,这些日子只要他一提唐乔,所有人都用刚才那种目光打量着他。

    他真的有些憋屈。

    他明明什么也没做,还配合着选合适的妻子人选。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和诚意,他们怎么就看不出来了?

    杨老爷子张了张嘴,正准备训训他,话还没说出来,耳边已传来熟悉的声音。

    温老太听闻杨老爷子来了,便由儿孙们陪着出来迎客。

    “杨大哥。”

    杨老爷子立刻一扫刚才的严肃,脸上的褶子都笑成了一朵花,他撇下杨安,大步朝温老太走去。

    “阿兰,没想到我今天也过来讨杯酒喝吧?”

    ------题外话------

    今天陪闺女去中学面试,小升初,找学校也是各种麻烦,所以更新迟了。

    大家放心!

    每天的一万字,不管多晚都会送上。

    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