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随便吧。”唐乔拒绝的话到了喉间,又改了口。瞧着他似乎也是情绪不高的样子。

    “谈完了?有结果了?”

    “嗯,谈完了。”杨安点头,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她是我小姑姑的女儿,我祖父准备过几天来接她回县里。”

    “证实了?一点问题都没有?你不觉得太巧了吗?”唐乔虽然猜到时这样的结果,也知道杨老爷子会有这样的决定,但她还是有一堆的疑问。

    “你现在想的,担忧的,烦心的,也是我的。”杨安两手一摊,一脸无奈,“可是,事情已经捋得很清了,事实就是这样。”

    唐乔瞪了他一眼,“我才不和你一样,你家的事,于我何关?小宋说的没错!这事我们都是局外人,你们家怎么决定,信与不信,那都是你们的事。”

    “好吧!你们是局外人,这是我的事。”杨安曲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不要再跟我呕气了。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你这样子,我心里难过的。”

    唐乔抚着额头,吡牙咧齿的道:“可以不呕气,但你得让我弹二十下脑门。以前你弹我的,我现在全要讨回来。”

    “二十下?”杨安吃惊的抚着脑门,不由的后退几步,“你弹二十下后,我就已经被你弹傻了。”

    “你现在不傻吗?”唐乔提高声音,一股火又要涌上来,“我还遇见过比你更傻的人。”

    “你?”

    “我怎样?你让不让我弹,不让就滚蛋!以后别说什么别呕气的话,我就呕气,气死你为止。”

    此刻的唐乔像个讨不到糖的孩子。

    生气,委屈。

    “好好好!让你弹,我让你弹还不行吗?”杨安伸手握紧她的肩膀,半躬着身子,凑到她面前,与她近距离的面对面。

    他盯着她呕气的样子,勾唇笑了,满目都是他不知道的宠溺,“这么大的一个人了。你挑得起一个唐家,却还能这么的孩子气,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来吧!你弹!只要你能开心,别说是二十个了,就是一百个,我也没有二话。”

    唐乔蹙眉,深深的看着他,看进他的眼底。

    此刻,他看着她的眼神中满是讨好和宠爱,这是就像是一个大哥对一个小弟弟一般。

    无可奈何的宠爱。

    “你自己说的,等一下我弹多了,你不要说我欺负你。”

    “不会!我杨安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呸!你算什么君子?”唐乔呸他一口,两人开始斗嘴了,这也代表他们回到了从前。

    唐乔曲指弹去。

    “一、二、三……九十五、九十六、九十七、九十八……”

    她一边弹一边数。

    一旁的宋家宝都呆住了,还真弹这么多啊。

    杨安闭上双眼,任她弹。他太了解唐乔了,这就是一个纸老虎,一戳就破。她是弹了很多,但是每一下都不重。

    “九十九!算了,余下的,我以后再跟你算账。”唐乔收回手,拍开他一直握着她肩膀的手。

    “收回你的爪子。”

    “哦!”杨安站直身子,扭扭脖子,“脖子都酸了。小阿乔,你的气消了吧?如果没有的话,回头我送你一件礼物吧?”

    “不要!没消的气,留着下次弹你脑门。”

    闻言,杨安惊恐的抚着脑门,“真狠心啊。”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拱门下,宋暖倚在那里,喊道:“回来吃饭了。”

    “好咧。”宋家宝收拾好东西,又跑到杨安和唐乔面前,一脸困惑的问道:“唐大哥,我问你一件事?”

    “问吧。”

    宋家宝一脸纠结,看着眼前的二人,许久都说不出话。

    杨安接过他手中的弓箭和箭筒,大掌揉揉他的脑袋,“说吧!跟你唐大哥和杨大哥,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算了,没事了!”宋家宝抬步往外走,“我就一个小孩子,大人的事,我不懂。”

    “欸,你看这小子?”

    “走吧!再不走,就要让大伙等我们几个了。”唐乔像以前一样,拍拍他的肩膀。

    杨安点头,“好!我就来。”

    几人一起入席,杨老爷子的目光又在杨安和唐乔身上扫过,有种很无奈的感觉。

    晚上还有三桌酒菜。

    杨老爷子本想叫宋老大夫妇和宋巧一起留下来的,不过,想着这里不是杨府,又看得出他们与宋暖关系不好,也就去了那个想法。

    宋暖不留人,宋老大他们也不敢留下。

    今天才与杨家扯上关系,他们想要维持一个好的形象。他们不知道,杨安早就调查过他们。

    宋家的每一个人,杨安都了如指掌。

    他们怎么装,也只能装给杨老爷子看。

    杨安是个孝顺的。既然确定宋巧是自己的表妹了,他也没跟杨老爷子讲那一家人的种种不好,生怕老爷子会自责。

    酒席上,杨老爷子似乎很喜欢温晗,不时的问他一些学业上的事,还有以后的想法打算。

    或许一来他是温老太的孙儿,二来他与宋巧有婚约吧。

    唐乔只觉碍眼。

    她早早离席,说是有些头痛,回客房找出床底下的那坛酒,一个人坐着喝。

    她也不知此刻的郁闷,到底是因为温晗那虚伪的嘴脸恶心,还是因为李氏明显撮合杨安和温月娥,杨老爷子又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

    她随手顺的酒是一坛烈酒。

    而她又一直猛灌,没多久就半坛酒下了腹,人都晕呼呼的了。

    吃完晚饭后,宋暖和杨安一起进屋去看唐乔。推开门就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鼻而来。

    两人相视一眼,又齐齐看向已趴在桌上的人。

    这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喝醉了?

    “小阿乔?”杨安快步过去,伸手去摇唐乔。

    “别吵!”唐乔挥手打了他一下。

    宋暖见状,“阿安,让她今晚就住我这儿吧,明天酒楼有人来收豆腐,她再一起回去也行。”

    “可他是男的,他在这里住,方便吗?”

    “我有三弟,而且我祖母也跟我一起住,不会有人说闲话的。”宋暖听着杨安的话,莫名想笑。

    真是块木头啊。

    杨安低头看着唐乔,弯腰凑到她耳边,“小阿乔,我送你回镇上吧,你住在这里,小宋不方便。”

    “……”唐乔不理他。

    “小阿乔……”

    “阿安,你在做什么?”杨老爷子站在房门口,看着眼前的一幕,脸沉得可怕。

    杨安扭头看去,连忙站了起来。

    “祖父,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走吧!让阿乔今晚就住这里,你跟我回去。现在找到你表妹了,家里也该安排一下。”

    “可是阿乔住这里不方便啊?”

    “你在,他就方便了?”

    “不是这样的。”

    “阿安,你跟着叔公回去吧,阿乔在这里不会不方便。家里有我祖母在,谁敢说三道四?”

    宋暖眼看着他们要吵起来了,连忙调和。

    杨安叹气,“好吧。”

    “回去吧,她这儿有我在,没事。”

    “嗯。”

    杨老爷子看向宋暖,“阿正媳妇,阿乔就麻烦你了。”

    “叔公说的是哪里的话?我和阿乔是朋友,也是生意上的伙伴。你在这里,我会照顾好的。”

    杨老爷子颔首,“好吧。”

    宋暖跟着一起出去送客,关上房门,不让寒风吹进去。

    “娘,这客人都离开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忙,我们就晚点再回去,大伙先帮着阿正媳妇把事情都收尾了吧?”

    温老太点头。

    温老大立刻拍拍温晗的肩膀,“要晗,你在镇上也帮人做账。你等一下就帮阿正媳妇把今天每家送的礼都登记一下吧。这些村里的人情,以后人家要办喜事时,也是要比照着还的。”

    “爹,我知道了。”温晗含笑看向宋暖。

    温老太也看向宋暖,“暖暖。”

    宋暖抿唇笑了一下,“不用麻烦了,记账这事,我自己来就行。以前,谷前辈教我识字,后来嫁给阿正,他也教我不少。这账该怎么记,我知道的。”

    “如果你们真有心帮忙的话,不如到厨房帮二伯娘她们把剩菜收一下,碗筷洗一下。又或者,把我家的院子收拾一下,扫扫地也是行的。如果嫌累的话,你们就回去吧。”

    “阿正媳妇,你会记账?”

    “会啊!阿正教过我的,他说以后家就让我当,所以不能连个账都不会看,所以就好好的教会我了。”

    宋暖点点头。

    温老大不死心,“可是,这村里的人都大字不识一个,很多人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而且写得歪歪扭扭的,我怕你认不出。”

    宋暖看着他,眨眨眼,无辜的问:“大伯父,你是准备帮我认出是谁家送的,再帮我数出钱额,然后由他记账本上?”

    真是呵呵了!

    这个时候还想趁机捞她的礼金,也是够了。

    温老大点头。

    宋暖笑了,“不必了。我回头慢慢数,有不懂的,我就问祖母。这种事情,以后还会有,我现在先认认也行。”

    “对啊!让暖暖熟悉一下也行。”温老太开口了,温老大也就不好坚持了。

    李氏扯了下温老大,阴阳怪气的道:“当家的,阿正媳妇是不放心我们,咱们就别讨这份差。我们帮着把院子打扫一下,然后就回去休息吧。今天在这里忙了一天,我也是累了。”

    她忙了一天?

    宋暖真的要笑了。

    “累了就回去休息吧,这里要忙的也不多了。”温老太直接让他们走人,“老大,回去吧。”

    “娘,我们扫完院子就回。”

    温老大也不蠢,好不容易关系缓和了一些,他才不会傻傻的又破坏了。他不知道,在宋暖眼里,两房的关系,并没有缓和。

    “行吧!”

    李氏去拿了扫帚过来,“月娥,拿着。当家的,你和阿晗把这些桌椅收到杂物间去。”

    “好!”温老大很满意。

    因为这次李氏没有甩脸子,也没有发飙走人。

    “阿晗,我们忙起来吧,你明天一早,你还要赶回书院呢。”

    “爹,我知道了。”

    温晗眯起眸子看向客房那边。

    唐乔好像还在客房里,好像没有离开。外面已经没有马车了,唐乔这是要留宿在这里?

    他有些心不在焉。

    他很想问问宋暖,可宋暖并没有给他机会,一头就扎进书房里不出来了。

    直到他们一家扫完院子,也不见宋暖出来。

    温晗只好憋着一肚子的气回家。

    ……

    黑龙山,木屋里。

    赖喜来端着刚熬好的药进来,看见温崇正倚在床头四下打量,不由喜出望外,“公子,你终于醒啦!”

    他把药碗搁在桌上,又转身往外跑。

    “神医,阿中前辈,颜前辈,公子醒了,公子醒了……”

    路上就开始昏迷的温崇正终于醒过来了。

    赖喜来喊完,又撒腿跑回屋,站在床前兴奋得手脚都不该怎么放?只是咧着嘴傻傻的笑着。

    “公子,你终于醒了,可担心死我了……阿来,天天都祈祷公子早日醒来。”

    温崇正看着他,淡淡一笑。

    他人刚醒过来,还很虚弱。

    “阿来,这里就是谷前辈住的地方吗?”

    “是的,这里就是黑龙山,这里是一个谷底,四周都是抬头看不到顶的悬崖。公子,我们进来时,谷神医还把我的眼睛用黑龙蒙着,嘿嘿!好神秘的样子。”

    赖喜来兴奋的为他介绍。

    “阿来,你这是抱怨?”谷不凡领着阿中和颜晴进来,他看到温崇正醒来,并没有像其他几人那样的高兴。

    “醒了?感觉如何?”

    他坐在床前,伸手搭上他的手腕,凝神抚脉。

    “全身都没有力气,不过,胸口好像没有那么沉了。”温崇正看向颜晴,“晴姨,你身上的铁钩摘下来了没有?你好些了吗?”

    “我没事!我很好!有谷神医在,我的身子好多了,铁钩取出来了,伤口都要结痂了。”

    颜晴不停的点头,抹了抹眼角,“公子醒了,这真是太好了。”

    “好什么好?”谷不凡抽回手。

    几人一听,心不由的咯噔一下。

    颜晴:“谷神医,你不是说,我家公子能醒过来,就算是闯过生死大关了吗?”

    赖喜来:“对啊。谷神医,你有话好好说,你可别吓我们。我们不经吓啊,这好不容易才盼到我家公子醒来。”

    阿中轻咳一声,瞪了谷不凡一眼,“你别总是吓人,是轻是重,能不能治,你给个准话。你这样吓人干什么啊?这么老了,还总像个孩子一样调皮。”

    谷不凡起身,瞪他,“阿中,你是不是过了?我才是这山谷的主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