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暖端着东西回到客房,唐乔已经上床躺下了。咦?睡着了?宋暖把东西放下,走到床前探首看向紧闭双眼的人儿。

    真的睡着了。

    她摇摇头,拉起被子帮她盖好。

    “睡吧!好好睡一觉,其实并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时间久了,我们再回头看,那里会发现其实都是小事而已。只要不留下遗憾就好,其他咱们不能切身感受的,说到底与咱们无关。”

    人生啊,哪有多的时间去计较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只要他们不来招惹自己,她就当那些人与事都是天上的浮云。

    此刻,好想你啊,温崇正!

    宋暖把酒坛封好,收拾一番,关门离开。

    翌日一早,唐乔宿酒头疼,宋暖看着于心不忍,便让马夫下午再来接唐乔,她上山采了几味药,煎好端给唐乔。

    “喝了吧!”

    “这是什么啊?黑呼呼的?”

    “再黑也得喝,可以缓你宿酒头疼。喝完药,等一下再起来喝粥。我给你做了清淡的菜粥。”

    宋暖把药碗塞进她手里。

    “做生意的人,不能酒量很好吗?”

    “我还以为你酒量好呢,结果你不也一杯倒吗?”唐乔呛她。

    宋暖眯了眯眼,“你要是不喝,那我就端走了,我才懒得管你呢。爱喝不喝,反正头疼的又不是我。”

    说着,她作势就要端着药碗离开。

    “等一下。”唐乔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我错了,还不行吗?”

    “噗……”宋暖噗嗤一声笑了,上前把药碗给她,然后手抬起她的下巴,“这会儿倒有点姑娘家的味道了,嗯,不错。”

    她的语气有点调儿郎当的。

    唐乔也忍不住笑了,拍开她的手,“小爷上花楼跟姑娘们搂搂抱抱时,你还在村里玩泥巴呢。你也敢调戏小爷?”

    “爷,你可真敢叫啊。”宋暖白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的胸口,“我就问问你啊,你天天这么束着,还有胸么?”

    唐乔一听,火冒三丈,尤其是看到她胸前胀鼓鼓的。

    她沉默的一口喝完药,苦得嘴巴都张不开,这邪火更大了。

    “拿去吧。”

    宋暖接过空碗。

    唐乔眸中闪过一抹狡黠,反手将她扯到床上,两只狼爪就往宋暖胸口按去。

    入手的丰盈,她愕然后,心里羡慕极了。

    她勾唇邪笑,玩兴大发,“小娘子,你自己送上来的,可别怪小爷。小爷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宋暖瞪她,手勾着她的脖子,趁她不备,一按,一压,一翻身,她已跨住在唐乔身上。

    宋暖虎视眈眈的看着她的胸口,“小阿乔,要玩是吧?想玩大的是吧?行啊!姐姐满足你。”

    说完,她咧开嘴,那嘴角的笑容让唐乔暗道一声,不好!这是摸到老虎P股了。

    宋暖抓住她的手,反剪按在她的头顶,一手扯开她的衣服,露出一抹雪白的束胸布。

    她轻佻的啧啧出声,“啧啧啧……这么平啊,可能真没胸了。姐姐有几个方子可以长长胸的,要不把方子给你,你回头试试?”

    “呸!谁说我没有?”

    “有?”

    “哼!你以为就你有?”

    “行啊!我检查一下。”宋暖作势要去解开她的束胸布,吓得唐乔哇哇大叫中,“啊……别……”

    砰!房门被人撞开。

    温月如看到眼前的一幕,“啊……”的一声,随即又砰的一声关上门,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这这……

    二嫂和唐公子?

    这怎么可能?二嫂明明就与二哥情投意合。

    唐乔幸灾乐祸的看向宋暖,“小宋,阿正不在家,你这么饥不择食,现在被月如撞见了,你该怎么解释?”

    “解释?”宋暖眨眨眼,笑道:“饥不择食是真的。”

    “你?”唐乔这才发现自己用错字了。

    “月如,你相信我是那种人吗?”

    温月如立刻摇头,“不信!”

    宋暖笑了,“那你过来,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温月如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唐乔从宋暖的笑容里猜到了她接下来要做的事,吓得花容失色,“小宋,暖暖,求你了,别!”

    “害羞?”

    “不是!”

    “那你还慌什么啊。”宋暖扭头看向温月如,“月如,你一直是个守口如瓶的姑娘,对不对?如果二嫂让你帮忙保密,你会说吗?”

    “不会!”

    “如果别人逼你呢?”

    “打死我也不说。”

    “那行!”宋暖手握着束胸带,轻轻一拉,唐乔哇哇大叫,“小宋,你这样会失去我这个朋友的。你直接告诉月如就行了,别拉别拉!”

    这丫头还真敢啊。

    他真不该胆大包天的想吃她的豆腐。

    结果反让她给收拾了。

    这时,温月如已经走到床前了,她往唐乔的胸口看去,那抹白,那布条,瞬间让她错愕不已。

    “唐公子,你你你……”

    “公子?”宋暖又要拉束胸布了。

    唐乔苦着脸,“别别别!女侠饶命!”她看向温月如,“这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能往外说啊。”

    “嗯,不说。”

    “我自小就被我娘当成儿子来养,因为她前面生了几个女儿,如果再生不出儿子便地位不保。后来,我爹去世了,我就更不能让人知道女儿身了,因为我要保住我爹的心血,不能让我二叔夺走我们大房的一切。月如,你记住了,这事谁都不能说。”

    “好!我不说,打死我都不会说。”一时,温月如有一种与唐乔惺惺相惜的感觉。

    她娘也是生不出儿子,所以一直被李氏欺负。

    她太能了解这种感觉了。

    “唐公……唐姐……哦不,唐公子,你该起床梳洗了。”温月如很聪明,也很上道。

    唐乔见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小宋,月如真是个好姑娘,怪不得你那么喜欢她。”

    “当然!我们家的月如可不比男儿差。”宋暖从唐乔身上下来,坐在床沿上,一手握着唐乔的手,一手牵过温月如的手,“我一定认为,咱们女的一点都不比男的差。只要我们愿意,我们有什么事是做不成?所以,我们都是自强起来。”

    温月如的眼眶湿润,“嗯,我们要自强。”

    唐乔重重的点头,“女儿当自强!”

    “你收拾一下吧,我们先出去。”宋暖松开她们的手,拿着空碗和温月如一起出去了。

    厨房门口,白氏问:“月如,你刚才叫什么呢?”

    “娘,没事!我眼花看到一根绳,一下子还以为大冬天的看到蛇了呢。”温月如说着,俏皮的吐吐舌头。

    闻言,白氏嗔了她一眼,“你啊你啊,也不小了。”

    “娘,这跟年纪可没关系。”

    “怎么就没了?”

    “许多老人都怕蛇呢。”温月如凑近,看着她盛出来的一碗一碗的菜,问:“娘,这是?”

    “你二嫂说了,这么多菜,咱们也吃不完。放久了会坏,所以让我们吃了早饭后给那些在厨房帮忙的人,建新屋帮过忙的人家送去。虽然只是一碗肉菜,但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白氏一边盛,一边道:“月如啊,跟着你二嫂学着点,做人啊要知感恩。尤其是在这村里。别人给咱们一小把葱,我们如有蒜,那就给人家一点蒜。这农村里啊,与人交往,一向是你来我往。”

    温月如听着,不时的点头,高兴看着白氏。

    她娘也变了不少。

    这些道理她懂,可是以前她娘不会说的。

    一家人等唐乔出来,便一起吃了早饭。吃过早饭,白氏和温月如去送菜,宋暖在书房画草图,唐乔被宋家宝拉到后院,继续教射箭。

    吃过午饭。

    宋暖和唐乔一起进了书房,两人商量了火锅的事。

    唐乔拿着草图,等到马夫回来接她,她就回镇上了。

    ……

    夜里,温月初突然肚子疼,连忙从床上下来,披着衣服匆匆往外面跑。

    “姐,你要去哪里?”

    “我肚子疼,我去一下茅厕。”

    “那我陪你去吧。”温月如连忙掀被下床,温月初摆手,“别别别!你快躺回被子里去,外头冷。我上自家茅厕,你还怕我迷路了不成?上去上去,我很快回来。”

    说完,她就出去了。

    温月如想想也是啊,她姐上自家茅厕,的确不会迷路。以前,她姐夜里常出门,天朦朦亮才回来。

    最近改了,晚上不出门,白天也不睡觉,跟她们一起去地里干活了。

    刚从被子里出来,没披衣服,突然感觉一阵冷意,她轻颤了一下,连忙缩回被子里。

    温月初一口气跑到自家茅厕,解决急意的,一身舒畅的出来。

    夜风吹来,冷得她抖了下,连忙拢紧衣服。

    “月初。”

    旁边树下走出来一个人。

    温月初看见那人,先是错愕,再是急步往回走。

    沈宁枫冲上去,拦下她,“月初,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来,你为什么要走?”

    “沈宁枫,你来这里做什么?”温月初冷着脸。

    “我来找你,你不知道我找你吗?你一直躲着我做什么?多少次我远远的看见你,你却对避如蛇蝎。”

    沈宁枫说着,情绪不禁激动起来。

    他的双手紧握住温月初的肩膀,用力的摇晃,“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要与村里的男人纠缠不清?”

    闻言,温月初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她用力拉下他的手。

    “沈宁枫,你不要忘记了,我是你爹的小妾,就算我被赶出家门了,你真的论真格的话,那也该唤我一声温姨娘。”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