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隔天,宋暖就问了马夫关于木屑和谷壳的事。

    马夫立刻把此事放在心上,回去就四处询问木屑和谷壳一事,他去找了舒松,毕竟他那里是粮店。

    第二天一早,马夫就拉回来了一些。

    “宋大厨,这些木屑和谷壳你先用着,回头我问了哪里有,再送过来。”

    宋暖看着眼前的铁桶和木屑,还有谷壳,连忙道谢:“大叔,真是谢谢你了。”

    马夫摆摆手。

    “宋大厨客气了,这是东家的交待,他说了宋大厨要什么我们都要配合,第一时间去做。”

    “不管如何,多谢。”

    “宋大厨,东西送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的,麻烦大叔了。”

    “不麻烦。”

    宋暖目送马夫离开,然后和温月初他们一起把东西搬到后院。铁桶都备有盖子,不怕着会有火苗什么的,上面还有几个洞。

    “二嫂,一个棚里四个桶就行了。”

    “好!行试试效果。”

    她们在每一个棚里都放四个铁桶,倒入木屑和谷壳的混合物,点燃,放在置好,不让铁壳贴着棚子的茅草。

    宋暖这是怕铁桶温度太高了,茅草会烧起来。

    “温二嫂。”

    “二嫂,好像是张陆生的声音。”

    “我出去看看。”宋暖从菜棚里出来,只见张陆生一脸焦急,“陆生,出什么事了?”

    “温二嫂,山里估计出大事了?”

    “怎么了?”

    “我爹他们一共有十几人,一起入山打猎去了,可这都去了半个月了,人还没有回来。本来是计划十天内一定下山的。”

    张陆生急得不得了。

    宋暖:“你先别着急,也许是他们一起决定晚点下山呢?”

    张陆生摇头,“不会的!他们以前上山,从来都不会超过时间,还不下山。不管是猎得多,还是少,他们都不会耽搁的。”

    这五天都过去了。

    人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怕是真遇上大事了。

    宋暖蹙眉,“你去找过村长了吗?”

    “找了。”

    “那找我是?”

    “我们要上山去找人,想问问温二嫂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上山。如果他们受了伤,起码有个懂医术的人在。”

    张陆生一脸期盼的看着她。

    “可以!”宋暖点头,“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那你先回去,我马上收拾一下,等一下到后山脚下与你们汇合。”

    “好!”

    张陆生离开。

    白氏母女三人从棚里出来,一脸担忧的看着宋暖,“阿正媳妇,你一个女人家跟一群人上山,这会不会不太好?”

    “二伯娘,这人多才不怕别人说。”宋暖看向她们,“二伯娘,我去一趟。祖母和家宝他们问起,你们说我去镇上酒楼了,别让他们担心。”

    三人点头。

    宋暖匆匆回房收拾东西,包扎用的棉布,针线,这些日子她磨的一些外伤药粉,全部包进小包袱里。

    小锄头,弓驽,弓箭,匕首,柴刀,全部备好。

    除了弓驽和匕首,其他的连同小包袱一起放进竹篓里。

    宋暖背着竹篓就离开。

    外面院子时,白氏三人不放心的叮嘱一番,这送她出了院门。幸好今天家宝和宋玲去拢松叶了,温老太去张家窜门了。

    不然,宋暖有可能走不了。

    毕竟这个时候上山会很危险。

    “二嫂,你一定要小心一点。现在山上不安全,而且天都快要黑了。”

    宋暖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会小心的!你们把家里顾好。”

    这一次上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但是宋暖知道,她没办法拒绝

    “家里有我们,二嫂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我走了。”

    “小心一点!”白氏不停的挥手,满目担忧。

    “知道了。”宋暖挥手离开。

    宋暖赶到后山下,那里已经有几十个人,男男女女都有。大伙看到她的到来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毕竟她是村里头一个拖着二百多斤老虎下山,还会些医术的人。

    上山危险多,又是夜里找人,如果有人受伤,同行的有个会医术的人,那会方便许多。

    “强叔。”

    “阿正媳妇,走吧,时候不早了。”

    “好!走吧。”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上山,那些打猎的人不是上了鹰嘴峰,而是对面的落霞山。

    那山虽然没有鹰嘴峰险要,但是也好不到哪儿去。

    村民真正平时去打柴的地方是在村的东面。那一面全是矮山坡,而这一面全是深山野岭。

    上山的人,多半是那些猎户的亲人。

    天黑了,打着火把,翻山穿林的,大家都只有心急如焚,没有半点惧意。

    走到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张自强停了下来,“大家都休息一下吧。带来的干粮取出来,水也拿出来。大伙先吃点喝点,休息了才有力气继续往前走。”

    “好的,村长。”

    张自强看向张陆生他们,“陆生,你们几个找些干柴,起个火堆吧。”

    “好!”张陆生立刻领着几个小伙伴去找柴,不一会儿就起了火堆。众人围在一起,吃着,喝着,聊着。

    “温二嫂,这饼烤热了,你吃吧。”张陆生把烤热的饼递给宋暖,宋暖接过,“好!谢谢!”

    山上风大,寒风猎猎。

    冷水入喉,全身都泛起寒意。

    “啊……”

    突然山谷里传来痛苦的叫声,众人一怔,面色骤变,有人手中的饼掉了下来,有人的水洒了。

    “好像是从山谷里传上来的。”

    宋暖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凝神听了一会,指了指前面,“这是回音,不在这下面的山谷,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有这个山头后面。”

    “这后面?”

    众人的脸色更是不好了。

    夜里,光线不好,宋暖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不过从他们迟疑的举止中,隐隐猜到了一些什么。

    “后面的山怎么了?”她问张陆生。

    张陆生浑身泛冷,垂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攥成拳,“后面也是落霞山脉,不过我们本来要去的地方是从左边小路穿过去,而不是直接翻山下山。这后面的山也叫归西林。”

    已经不用多解释了。

    这归西二字,已经可以解释这些人的反常。

    宋暖看向张自强,“强叔,要去吗?”

    张自强皱眉沉默,不是他狠心,而是下面真的很危险。现在上山的这些人中,连走路都不快,又谈什么到归西林里救人?

    真要领着这些人下去,怕是羊入虎口。

    张陆生着急了。

    “村长不能不朝救呀,我爹他们可都在下面呢。十几条人命啊,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他们在哪里了,怎么能够不去救呢?”

    张自强还在犹豫,不是他狠心,而是这情况真的不是一般的情况。

    张陆生一着急,背起他带来的东西,“行!你们不去,我一个人下去,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把我爹找回来。”

    其他几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子,也得纷纷站了起来。

    “我们也去,我们也要去把我们的爹和大哥找回来。”

    宋暖拉住张陆生的衣袖,“你们几个毛毛躁躁的,听凭一腔热血就能救人了?强叔不是不救,而是在想办法。”

    众人齐齐朝张自强看去。

    “村长,救命啊。”

    “村长,不能不管他们啊。”

    “村长……”

    宋暖看着张志强,没有再说话。

    其他的妇人也看着张自强,满目期盼和惧意。她们既希望这些人能下去,把他们的家人救回来,又害怕这是再一次送去更多的亲人。

    张自强心里难受。

    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救,还是不救?

    保命,还是去送命?

    四周朝他看来的目光,让他觉得压力更大。过了许久,他看向张路生他们。

    “我带着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下去,你们这些妇人就在这里等着吧。”

    “我也去。”宋暖背起竹篓。

    张自强犹豫了,“阿正媳妇,你一个妇道人家,还是别下去了,下面危险。”

    “村长,我会些医术,跟你们下去,多少有些保障。而且,我能保护我自己,不会拖累你们的。”

    张陆生一脸的愧疚。

    “温二嫂,这事怪我,我不该把你叫过来的。那朱大夫,我求了他半天,他都不愿意来。我跑去找你,一说你就来了,你的这份情义,我已经记住了,归西林太危险,你就别跟着一起来了。”

    宋暖面色一正,一脸严肃,“你找我来,就是为了救人,现在你又不让我下去救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看不起我啊?”

    张陆生摆手,“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只是很危险。”

    “怕危险的话,我就不会跟你们上山了。走吧!你们下去,我都不放心。”宋暖扭头看向张自强,“强叔,难道你也不信我的能力?我可是一个人能把二百多斤的老虎拉下山的。”

    张自强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行吧!阿正媳妇也跟着一起来。不过,你走在我们后面,如果出什么事的话,你立刻往上跑。”

    宋暖点头,“好,走吧。”

    “行!我们走,事不宜迟。”

    妇人们留在山坡上,守着火堆。

    看着他们离开,一个个都站起来相送,泪眼婆娑。有人跪了下去,对着西方拜了拜。

    “菩萨,求你保佑他们平安归来吧。”

    “菩萨,求你一定要保佑大家都平安归来。”

    大伙效法,跟着一起跪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