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186章 暖暖,咱们歇着吧
    【正阳居】。

    吃了晚饭后,宋暖就与谷不凡聊起了医术,一老一少,打开话匣子就有一种相识恨晚的感觉。

    就一个症状,他们也能讨论许久。

    白氏母女三人回屋做针线活去了,现在家里完全没有客房了。宋家宝跟顾中清一屋。

    住得满满当当的,不过,人多热闹,围在一起吃饭的感觉就很好。

    白氏本说要搬回温家老院的。

    宋暖第一个就不同意。

    在温月娥成亲前,她都不会让她们搬回去。腊月二十六,离过年也没几天了。宋暖心想,到时干脆再留几天,出年后再回去。

    温老太打了个哈欠,起身,“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屋。”她看向侃侃而谈的谷不凡,“神医,你舟车劳累,要不也早点回屋休息?”

    谷不凡愣了下,随即摇头,“我不累,我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对医术也有研究的人,我聊着正开心呢。不累,不累!”

    顾中清抱起已经在他怀里睡着的宋家宝,“我也回屋。”

    临走前,他瞥了谷不凡一眼。

    这一眼充满了警告。

    他知道,谷不凡童心不泯,故意逗温崇正的。

    谷不凡摸摸鼻子,佯装不知。

    顾中清走了。

    宋暖起身,“前辈,你先稍候,我先送我祖母回屋。”

    “叫师父。”

    “明天早上,等前辈起来,我给前辈磕拜,敬师父茶,然后再改口也不迟。”宋暖有自己的打算。

    在这里,拜师是人生大事。

    礼数不可少。

    谷不凡听着,一脸意外,随即满意的笑了。

    他捋着胡子不停的点头,“好好好!”

    大厅里,只剩下谷不凡和温崇正。谷不凡把杯子推了过去,“小子,倒茶,你怎么一点眼力都没有呢?我的茶杯都空了。”

    温崇正提壶倒茶,淡淡的道:“睡前喝太多茶,我怕凡叔睡不着。”

    谷不凡一怔,看着他悠哉喝茶的样子,“你怎么就喝那么多?”

    “我不怕睡不着。”

    “为什么?”

    “因为我有媳妇儿啊,前辈你就……”

    闻言,谷不凡瞪他,“哼!神气什么?你现在的样子,还能做什么?”

    温崇正眨眨眼,“能做的事不少,凡叔放心!那力气,我不是有的。”说着,他伸手做了请势,“凡叔,请喝茶!”

    谷不凡瞪他,起身走人,“夜深了,我不喝太多的茶。”

    温崇正朝他拱拱手,“凡叔,多谢了。”

    谷不凡咧嘴笑了。

    年轻人,果然气血方刚。

    羡慕哟。

    温老太屋里,温老太拉着宋暖坐下,拍拍她的手背,笑眯眯的看着她。宋暖被她看得心里发毛,“祖母,你有事要与我说?”

    “嗯,有!”

    “祖母交待便是。”

    温老太点头,“暖暖,如今阿正回来了,你们是不是也该找个日子把房圆了?你知道的,祖母就是个直来直往的人,有事说事。你与阿正,如今也算是情投意合,圆房这事更是水到渠成。阿正爹娘不在了,我也希望能抱到恩人的孙儿。”

    果然是这事。

    宋暖羞红了脸,“祖母,这事不着急!”

    “谁说不着急的,祖母都急坏了。如果能看到你为恩人家开枝散叶,我将来也能带着邀功的心情去见你祖父。”

    温老太见她面红耳赤,女儿家姿态十足,丝毫没有平时外强中干的架势,更笃定她对温崇正也非没有情意。

    “暖暖,你也别紧张。祖母只是说一声,并不是让你们今晚就怎样。时候不早了,我先休息,你们也早点歇着。”

    温老太拍拍她的手背。

    “那祖母先歇着。”

    “好!”

    温老太松开她的手。

    宋暖回到厅里,只看见温崇正一人坐着喝茶,她一边进去,一边问:“前辈呢?”

    温崇正搁下茶杯,站了起来,“前辈说累了,回屋歇下了。”他牵过她的手,“暖暖,我们也回屋吧。”

    “我……”

    “你不累?”温崇正盯着她一双乌青的眼眶,指腹压上去,“眼眶都是乌青的,两天一夜没睡了,你说自己不累,我可不信这话。”

    他说起她的眼眶。

    宋暖也看向他的,也是乌青的。

    他一路舟车劳累,一定也早就累坏了。

    听说男人太累了,那事儿就办不来,何况他还是一个病人,他们之间又有约定存在。

    没事的!

    对!一定会没事的。

    宋暖如此一想,整颗心都放了下来,“那……那我们就回屋吧,你先去取衣物,我给你提水去沐浴房。”

    “不用!”

    温崇正拉着直接回屋。

    “你不洗洗?”

    “我洗过了,在你和凡叔聊医术的时候。”温崇正扭头看着她,黑眸中星光点点,璀璨耀眼,“不洗,你不会让我睡上去。”

    他太清楚宋暖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到屋。

    屋里不知谁已经点了灯,温崇正一手拉她进去,一手拉门。砰砰!她的背抵在刚合上的门上。

    他的手撑在她两侧。

    宋暖吓得呼吸一滞,心跳也骤漏一拍。

    这这这……这是壁咚?不!门咚!

    宋暖低头站着不动,心怦怦直跳,而温崇正没有下一步动作,低头静静的看着她。

    “你……”宋暖抬头,目光撞进了他眼中,只见他的目光像是夜空里的星辰一样璀璨,一样闪烁不定。

    两人对视了极短又仿佛极长的瞬间。

    宋暖受不住这种无流的气压,连忙又低头。温崇正及时抬起她的下巴,嘴角忍不住的上扬,眼眸弯弯。

    “暖暖,胆子呢?老虎,你不怕,狼,你不怕,你怕我?”

    说完这话,他脸上的笑容尽失,一脸严肃,像是在等着不听话的学生回答问题。

    宋暖这人最受不了质疑,尤其是在意的人的质疑。

    她拍开他的手,抬头挺胸,又是温崇正熟悉的那副女斗士模样,“谁怕你了?我怕你做什么?”

    她弯腰,从他的腋下钻了出去。

    “我问你啊,晴姨的情况如何?阿来呢,为什么他没有跟你一起回来?还有啊,你不是还没休养好吗?怎么就着急回来了?”

    她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温崇正跟上前,径自去衣柜取了一个小包袱出来,提到了桌上。

    宋暖抬头看着他,问:“这是什么?”

    “给你的。”

    “给我的。”

    “嗯,打开看看。”温崇正点头。

    温崇正撂袍坐下,看着她,道:“睛姨的情况很好,不过,她比我还要休养更长的时间。另外,她跟着来这里话,多有不便,所以,我就让她先住在黑龙山那里。阿来跟着她习武,后面我还有事要他去办,暂时他不能回来。”

    宋暖也不急着打开包袱,紧盯着温崇正,问:“听起来,你是准备干大事啊?”

    “也不是!有些事情不能不做,不过,我做再多的事,也全是为了你。”温崇正拉过小包袱,自己打开。

    “为了我?”

    “嗯,为了你!”温崇正打开包袱,将一堆的瓶瓶罐罐都推到了她面前,“看看喜不喜欢,上面有用法。”

    宋暖低头看去,“你这是做什么啊?”

    “你自己看!”

    宋暖取出一瓶绿色的,看了看外面贴着的纸,上面写清了用法。

    全是护肤品。

    这个朝代还能有护肤品。

    “你弄的。”

    “给媳妇用的,当然要亲力亲为。”温崇正并不否认。

    宋暖把东西挪到了旁,又问:“你好像……”

    温崇正打了个哈欠,“暖暖,我累了!这一路都没有投宿休息。”

    “哦,那我去打水进来,咱们濑口休息吧。”

    “好!有劳娘子了。”

    “……”宋暖不理他,匆匆出去打了盆热水进来,两人沉默洗漱。宋暖的动作不自觉的放慢,温崇正也不催她,自己脱了外袍躺好。

    他侧身朝外躺着,单手支着额头,看着她来来回回,最后坐在梳妆台前发呆。

    宋暖坐着,一下一下的梳着头发。

    温崇正暗叹了一口气,满是无奈又带着宠溺的看着她,然后躺下,盖好被子睡觉。

    宋暖扭头看去,见他已经睡着了。

    这才骤松了一口气,她放下梳子,起身去吹了灯,摸索着上床。

    温崇正睡在外侧,她必须要从他身上翻过去。宋暖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放心大胆的从他身上跨过去。

    突然被人的手在她背上一按,她身不由己的压在他身上。

    “你……装睡?”

    “暖暖,你这是上自己的榻,睡自己的觉,你心虚害怕什么啊?我前面问你的,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温崇正一手扣着她的腰,一手按着她的背。

    她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什么?”

    “你知道的。”

    “我……”

    “说吧,我等着!如果让我满意了,我就放开你,如果我听着不满意,那我就……”他凑到她耳边,暧昧提醒,“我离开前,你说过什么?比试一场,谁赢谁主事,对吧?”

    热气呵进耳中,宋暖浑身酥麻无力。

    脸上热气蒸人。

    “那老虎自己撞石头死的,我就是顺道捡了回来。狼嘛,你自己知道的,我又不是故意招惹它们,我是为了救人和自保。”

    “以后呢?”

    “以后?”宋暖想了下,道:“以后,有你啊。”

    话落,屋子里静悄悄的。

    两人都沉默着。

    片刻,温崇正往她腰上捏了几下,“勉强让我满意了。答对了,那我该给你一点奖赏?”

    “啊……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