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来你是不想说,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听。”宋暖从她身旁绕了过去,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

    “你站住!”宋巧大喝一声。

    宋暖不理她,反而越走越开。呵呵!她以为她是谁呢?

    宋巧小跑过来,伸手拦下她。

    “宋暖,我叫你停下来。”

    “如果我不停呢?”宋暖一边走,一边与她对着呛。这个宋巧有意思,她以为她成了杨家表小姐,全世界的人都要像菩萨一样供着她了吗?

    德行!

    宋巧扯住她的手,“你不想知道,你娘在哪里了吗?”

    “不想!如果你是来说这个的,那就不用说了。”

    宋巧转念一想,惊讶的道:“原来你知道。你知道她就在杨府,你知道她做了人家的小妾。”

    只是做人儿女的,又怎么会不想知道自己娘亲的下落呢?

    “那又与我何关?从她抛下我们姐弟三人开始,她就与我们没关系了。你现在跟我说这些,你以为能刺激到我吗?别逗了,我根本就不在意。”

    宋暖一脸风轻云淡。

    神色不变。

    “我不信!你怎么可能不在意呢?她是你娘啊。”宋巧一点都不相信。

    宋暖拉开她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衣袖,仿佛那里已经很脏了一样。

    宋巧瞧着,气得嘴都歪了。

    “宋暖,你不要忘记了,你的草药还得往杨家的药馆里送。”

    “然后呢?你是想说你跟杨叔公说了,以后都不收我的草药了吗?如果杨叔公真这么说的话,那我也没办法。这天下那么多药馆,又不是只有杨氏一家,我有好草药,还怕卖不出去?”

    宋暖可不相信,杨峰是那种人。

    宋巧不过就是在这里,狐假虎威罢了。

    她以为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傻宋暖吗?

    太天真了。

    “外祖父就算不说,那也是看在叔婆的面子上。你觉得就凭你这本事,收你的草药没什么风险吗?”

    宋巧自我挣扎,说了这么多,没一句能影响到宋暖。

    倒是她自己像个跳梁小丑。

    “呵呵!”宋暖呵她两声,然后,勾唇笑了笑道:“你以为就凭你现在这副嘴脸,我能相信你的话?”

    小人得志的样子,这么丑,她自己都不照镜子的吗?

    “你?”宋巧怒指着她,忽的又笑了。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华衣,伸手摸摸头上的金钗,洋洋得意的道:“你是在妒忌我,妒忌我过得比你好,将来也会嫁得比你好。你心心念念的男人,现在已经是我的裙下臣。”

    “噗……”

    宋暖笑了。

    “你笑什么?”

    “笑你啊。”宋暖一脸讥笑的看着她,“宋巧,你人傻脑子笨,这我不怪你,可你能不能有点儿记性?在别人的院子里就干些见不得人的事,那是你宋巧,什么裙下臣,不是你坐在台上贴上去的吗?还有……”

    宋暖顿了顿,又道:“我似乎在后山祝福过你们的,婊、子、配、狗,天长地久。你不记得了,我现在提醒你一下。”

    “奉劝你一句,以后别找我聊天了。我这人不太会聊天,容易得罪人,还喜欢痛打恶狗。”

    “宋暖!”

    宋巧气得要哭,跺脚,怒吼。

    可没谁理她。

    温月如跟着宋暖一起走了。走出很远,温月如才问:“二嫂,你真的知道宋二婶在杨府,她真的……”

    “知道,祖母也知道,上次暂住在杨府时知道的。”

    “那你们?”

    “还和以前一样,她是她,我们是我们。”宋暖干脆一口气说完这事,“月如,这事我不想让阿玲他们知道。她也不想认我们,她想安安稳稳的过她的好生活。而我,也没有半点要与她相认的意思。”

    闻言,温月如脸色变了变,“二嫂嫌弃她?”

    她不由的想到温月初。

    “不是!子不嫌母丑,如果她没有离开我们,没有不认我们。如果她为了把我们姐弟三人养大,她就是在勾栏里讨生计,我也不会嫌弃她。”

    “她不想认你们?”

    “嗯,或许是怕我们会让她没了这份安稳的生活吧?”

    “那样的话,二嫂千万别认她。”温月如听明白了。

    也生气了。

    “走吧,不说这事。”

    “好!”

    宋巧气呼呼的回到家里,一没注意踩到鸡屎,她立刻哇哇大叫,“啊啊啊……”

    家里人都被她吓出来了。

    吕氏焦急的问:“巧儿,你这是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

    宋巧拉起裙摆,一脸嫌弃的道:“地上为什么会有鸡屎呢?我一脚踩上去,恶心死了。”

    踩鸡屎了?

    吕氏忙安抚,“巧儿,你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这里是乡下,踩鸡屎不是很正常吗?”

    她自小在这家里长大,又不是没踩过鸡屎。

    这是闹什么呢?

    真是个小孩子。

    “不正常!不正常!”宋巧不依,气呼呼的喊道:“翠意,翠浓,你们把给我取一双新鞋过来。”

    “是,小姐。”

    二人忙放下针线活,取了一双新鞋子,急急的从屋里出来。

    她们也不喜欢这乡下,屋子还没有她们的下人房好呢。晚上抹澡更是麻烦,一小盆的水端进屋,拧了帕子擦一擦就了事。

    各种不方便。

    “小姐,这双鞋子还要吗?”

    意浓指了指底下有鸡屎的鞋子,这双鞋还是新的。其实,现在宋巧的东西,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全是新的。

    以前的那些,自到了杨家便全丢了。

    “要要要,当然要!”吕丽冲上去,提起那双鞋子,笑眯眯的看着宋巧,道:“巧儿,咱们的脚差不多大,这双鞋子,你不要的话,那大嫂就要了。我拿去洗干净。”

    这还是新鞋子,吕丽早就眼馋上了。

    宋巧点了点头,“行!那就给大嫂了。”

    “巧儿,你可真是疼大嫂。”

    吕丽屁颠屁颠的去洗鞋子了,一刻都不停顿。

    宋巧郁闷的心,终于松了一些。

    她喜欢住在这里,并不是因为这里有多好,而是在这里她才有优势感。家里所有的人都围着她,都以她为重点,这在杨家是没有的。

    宋巧是一个极虚荣的人。

    在这里,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我们回来了,你们在聊什么呢?”宋老大父子扛着锄头从外面回来。

    他们去新屋那里忙了。

    宋家的新屋已经开工几天了,地方就选在有山有水的东边,靠着村口那边。

    这地方是吕氏选的,地方是温老大家的。

    因着两家的关系,直接换了田地和山头。吕氏说补些银子,李氏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吕氏贪便宜,也就算了。

    吕氏总听村里人说宋暖家有山有水多方便,她想与宋暖较劲。

    一个泥砖屋,有什么可得意的?

    她家要建一个更大的青石砖屋。

    “没什么。”吕氏见做事的男人都回来了,更往外面看了一眼,问:“爹呢,他怎么还没回来?”

    宋老大笑道:“在榕树下看人下棋呢。”

    “爹还会下棋?”

    “他就凑个热闹,没下,就是看看。”宋老大放下锄头,“早点做饭吃吧。又累又饿的,我先个手脸,回屋躺一会。”

    “行!”

    吕氏点头,让意浓和翠浓一起去厨房帮忙做饭。

    夜里,两个丫头提着热水去宋巧房里,二人一边走一边道:“小姐人好,特意让我们到她屋里沐浴,我们以后可要好好的照顾小姐。”

    “嗯,你说的没错。”

    两人来回各提了三桶,这才进屋不再出来。

    房间里,灯光摇曳。

    水声哗啦啦的响。

    宋巧坐在浴桶里,热水浸泡着身子,全身舒爽。她闭上眼睛,一脸享受。意浓和翠浓立在两旁,从外面看去,倒像是她们二人站在浴桶里。

    两人不时的瞄向窗户处,偶尔交换眼神。

    大冬天的,水凉得很快。

    宋巧站了起来,拉过薄纱披在身上,窗户处响起一声闷哼。宋巧扭头看去,正对上一双浑浊的眼睛。

    “啊……有人……有人在外面。”

    她惊叫一声。

    意浓和翠浓冲出去,举起扫帚就往那人身上砸下去,“打死你,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你敢偷看我家小姐沐浴?非挖了你的双眼不可,打死你……”

    大动静立刻把宋老大夫妇,宋文成夫妇引了出来。

    他们听到有人偷看宋巧沐浴,也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抄了家伙就往那人身上招呼过去。

    “哎哟喂……”

    宋老头被打得抱头乱窜。

    “等一下!”

    宋老大听出了他的声音,连忙喝停。他推开房门,里面的光洒出来,立刻看清了那个哟哟乱叫的人。

    “爹?”

    吕氏一看是宋老太,险些两眼翻白,气晕了过去。

    “爹,你怎么……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里面的人可是你的孙女,你怎么能……”吕氏都说不下去了。

    气得想要拿刀砍死宋老头。

    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他居然偷看自己的孙女沐浴,这……这是多不要脸啊。

    意浓和翠浓尖叫一声,瞬间就跑进屋里,“小姐,小姐……”

    “是谁?到底是谁?”宋巧气得面目狰狞。

    意浓不安的绞着手指,“是……是宋老爷子。”

    “小姐,老爷子一定不是故意的,他一定……”

    “呸!”宋巧胡乱的穿好衣服,四下看了看,从针线篮里找了把剪刀。她扭头看向那被戳了两个洞的窗户纸,气得浑身颤抖。

    太过分!

    太可气了!

    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她还怎么嫁给温晗?

    宋巧握紧剪刀,气呼呼的跑出去。

    外面的人,早已因为那偷窥的人是宋老头而惊呆了。吕氏见宋巧举着剪刀出来,生握她做傻事,连忙拦她,“巧儿,你别这样!别这样啊!他他他……你祖父是有错,可你伤了人的话,那是……”

    “呸!”宋巧恨恨的呸了一口,指着痛得哟哟直叫的宋老头,骂:“你还敢叫?你也配做人的祖父吗?你个老畜生,你居然能做出这种事出来。你这么不要脸怎么不去死啊?”

    “巧儿,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宋老大斥责。

    宋巧指着宋老头,再骂:“他敢做,我还不能骂了?爹,他做出这样的事,你怎么还能忍?我是你闺女啊。”

    “他还是我爹。”宋老大很是无奈。

    “爹,他……他哪配啊?你不知道,他做这种事都不是第一回了。”宋巧丢下剪刀,抹了抹眼泪,道:“你问问他,他有没有偷看我娘,有没偷听过我大嫂,有没有偷看你们夜里那个?”

    宋巧气糊了,这会儿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众人一听,如被五雷轰顶。

    天雷滚滚。

    竟还有这种事情?

    这时,没谁都再忍下去了。

    宋老大看向宋老头,仍旧不敢相信的问:“爹,你真的这么做过?你……你真的?”

    宋老头不说话。

    宋老大瞧着,心知宋巧没有说慌了。

    “爹,你太过分了!”

    吕氏简直是吓哭了,“爹,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你你你……你还是人吗?”

    吕丽紧抓着宋文成的手臂,“我我我……我明天要回娘家,我不要再住在这里,我不要……”

    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宋巧说出来,他们谁敢想这种事情?

    “啊啊啊……”吕氏拾起剪刀,嗷嗷叫着冲上去,箭刀划伤了宋老头的手臂。他吃痛,条件反射性的抓住吕氏的头发,扯着她往墙上撞去。

    “臭娘们,老子你也敢伤,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公爹?”

    “啊啊啊……”

    吕氏痛得嗷嗷叫。

    意浓和翠浓吓得相互抱紧彼此,这一家人真是太可怕了。

    她们这几晚发现抹澡时被人偷看,但又不敢出声,便有了今晚提水时故意说宋巧好心的话。

    她们就是想引那人去偷看宋巧,然后可以正大光明的收拾那人。

    她们也没有想到竟会是宋老头。

    太可怕了!

    “啊……”宋巧见吕氏的额头都流血了,她气得双眼充血。她一把夺过宋老手中的扁担,抡起狠狠的朝宋老头脑袋上砸去。

    砰!

    砰!

    血从宋老头的额头流下来,他的身子轻晃了几下,然后两眼一闭,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宋巧丢下扁担。

    “他该死!他该死!他要是不死,我们一家人都要被他毁了。他该死……他该死……”

    宋巧两眼一闭,也软软的倒了下去。

    “巧儿……”

    这天晚上,宋家人心惶惶。出了这样的事,不能外传,更不敢请大夫。意浓和翠浓直接吓哭了,她们一是担心宋巧,二是担心她们的未来。

    她们哪曾想,宋巧是这么狠的一个人?

    ------题外话------

    恶心的宋老头,成功的把我写吐了。

    我说了,恶人自有恶人磨。

    所以,你们都不着急渣渣还好的事,他们迟早有报应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