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暖暖,谢谢!”他俯首往她唇上轻啄了一下,“谢谢你来到我身边,谢谢你以后会一直陪着我。”

    笃笃笃……

    外面有人敲门,“小子,你开一下门。”

    是谷不凡。

    温崇正起身去开门,“凡叔。”

    谷不凡将两个油纸包塞给他,“这是我和你中叔给你们夫妇二人的过年礼,红包也在里面了。那丫头醉了,你就在房里陪她吧。”

    温崇正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油纸包,“凡叔,这是?”

    “你等一下打开看看就知道了。”谷不凡笑得高深莫测,“等那丫头醒了,你们一起看。千万别一个人偷偷的看。”

    温崇正皱眉,看着谷不凡那个笑容,便觉得这油纸包里的东西,一定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

    搞不好就是在整蛊他们夫妻二人。

    “凡叔,你确定这里面全是好东西?”

    谷不凡伸手打了他一下,“这小子,真是有出息了。我刚把你的小命给救回来,你现在却觉得我给你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了?我还能害你不成?就算我害你,你中叔舍得害你吗?”

    谷不凡想想,还是觉得有些生气,又打了他一下,“你中叔可把你当成命,舍得害你?你这话,他听得伤心了。”

    温崇正听着,不禁满脑黑线。

    他只是问了一下,要不要这么激动?

    现在这个样子,倒真像是有问题了。

    “凡叔,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你故意的吧?”

    “你说不是好东西,既然不是好东西,那还能是什么?我还能误解什么?”

    谷不凡把他推了进去,“去吧去吧,去照顾你的媳妇儿。”

    温崇正把东西放到桌上,又到床前看了一会宋暖。

    确定她一时半会不会醒了,这才起身来到院子里,跟他们一起坐着喝茶,聊天,守岁。

    “阿正,暖暖一个人在屋里没事?”

    温老太问。

    温崇正摇摇头,笑了下,道:“暖暖,她喝醉酒之后,一直都是一觉睡到天亮,不会有什么事儿。难得今天大家在一起,我就陪几位坐着喝喝茶,聊聊天,一起守岁。”

    谷不凡嗯了一声。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凡叔,你似乎对我有所误解啊?”

    “没有!我眼明心亮,你瞒不过我,我不用误解你。”谷不凡摇头,端茶抿了一口,“今天心情好,茶都特别好喝。”

    几人笑了。

    “祖母。”

    院门外,温老大一家三口提着灯笼和食盒。

    谷不凡与顾中清相视一眼。

    温崇正起身,前去开门,“大伯父,大伯娘,大哥,你们来啦!进来坐吧。”

    他侧开身子,大方的迎他们进去。

    倒是真心欢迎他们,而是不想温老太难过。

    温崇正理解温老太,知道她那没表露出来的难过和失落。

    “阿正。”三人意外的看着温崇正一脸和气,“吃过饭了吗?”

    温崇正点了点头,“吃过了!过去喝茶吧。”

    温老大一脸欣喜,领着媳妇和儿子过去给温老太问安:“娘,我们过来给您拜个早年,陪您守岁。”

    “嗯,有心了,坐吧。”温老太点头。

    温晗连忙行礼,“祖母,祝您身体健康,事事遂心如意。”

    “好!你也坐下吧。”

    “是,祖母。”

    温崇正提壶给他们三人倒了茶,面色淡然,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不像高兴,也不像生气。

    “喝茶!”

    “好好好!多谢阿正。”温老大很是高兴。

    温崇正点头,撂被坐了下来。

    温晗四下扫看一圈,然后才坐下来。他觉得奇怪,为什么没有看到宋暖?

    温崇正瞥了他一眼,心中很是不悦。

    宋玲屋里。

    温月如走到门口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返回桌前,问:“娘,姐,我大伯父他们来了,我们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

    “不去!”温月初想也没想,“我又不巴着他们过日子,不去!”

    白氏放下手中的针线,“你们姐妹不去就不去,别不高兴。我去一下吧。这毕竟是亲戚,大过年的,打声招呼还是要的。你们也看见了,你二哥不也让他们进屋吗?”

    “那我陪娘去。”温月如也起身。

    想一想,的确应该像二哥二嫂那样大气一些。

    温月初抬头看着她们,叹气。

    “姐,你不用去!反正,你向来也没给他们好脸色看,不用改。我和娘去就行了。”

    温月如立刻体贴的道。

    白氏也附合,“对!月如说的没错,你不用改变。”

    温月初听着,心里乐开了花,“行啊,那我就不去了。娘,你们也去打声招呼就行,不用像以前一样怕他们。”

    “好!我们知道的。”

    白氏母女二人出去了。

    温月初乐得轻松,一旁宋家宝在练字,抬头看了温月初一眼,“月初姐,我很喜欢你!”

    闻言,温月初乐了,朝他挑挑眉。

    “小家宝,你喜欢我?”

    “喜欢啊,比起那些假惺惺的人,月初姐好太多了。月初姐这样多好啊,高兴就见你,不高兴就不理你。”

    宋家宝点头,补充,“不过,我大姐最好,我最喜欢我大姐,还有我二姐。两个姐姐都是我最喜欢的人。”

    “真那么喜欢?”

    温月初问。

    宋家宝重重的点头。

    温月如又问:“那你为什么哭着喊着要去找你娘?”

    “我……我哪有哭着喊着?月初姐,你瞎胡说!”宋家宝的脸都红了,“我没有!”

    “阿宝,哭!”正在床上玩的宋玲,突然补充了一句。

    闻言,温月初哈哈大笑。

    宋家宝跺脚,“二姐,你?”

    “阿宝,不气!”

    “噗……”宋家宝看着宋玲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

    院子里。

    白氏母女去库房多装了两盘瓜子,从厨房提了一壶开水,这才一起过去,让一切都自然一些。

    “大哥,大嫂。”

    “大伯父,大伯娘,大哥。”

    温晗也忙站起来,“二婶。”

    温老太抬头看着他们,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大家都坐下来吧。”

    “是,娘。”

    “是,祖母。”

    大伙坐在一起,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早没有刚开始的那种的惬意自在。

    谷不凡直来直往惯了。

    看不惯温家大房的三人,便看向温崇正,道:“小子,你是不是该回屋去看看你媳妇儿?她喝醉了,还不知会不会醒来口渴。”

    他说着,眨眨眼。

    温崇正会意,“好!我这就去看看。”说完,他起身,朝温老大点头致意,便回屋了。

    温晗的目光紧跟而去。

    谷不凡瞧见不悦,又故作无意的道:“这小子瞧着老实木呐,其实啊,他最疼媳妇了。早前在我那儿养病,他隔几天就写信,能下床后就亲自去采花做香胰送那丫头。还差点把我谷里的东西搬空了,什么菜种子,什么药苗,他能挖的,全给那丫头整回来了。”

    温崇正会做香胰?

    温晗惊讶极了。

    顾中清听后,轻笑一声,“哪止这些啊?他还亲自做了两支银钗呢,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树枝形的,还有红玉。那小子把你送他的红玉都用上了。他说那钗是什么意思?”

    顾中清歪着脑袋看向谷不凡,一副我现在想不起来的样子。

    谷不凡白了他一眼,“瞧你这记性,真是不中用。他说那是红豆,也叫相思豆,什么此物最相思。”

    “对对对!就是这个。”

    两人一唱一合,温月如听得滋滋有味。

    温晗却听着心火丛生。

    谷不凡存心膈应他,干脆就与顾中清添油加醋的说起了谷中的事,几乎都是温崇正怎么妻奴?

    听得温月如两眼放光。

    哇!这样的二哥真是太好了。

    温崇正回屋后,便没有再出来,干脆吹了油灯。外面,温晗看见黑漆漆的屋子,坐都坐不住了。

    还没到子时,他们一家三口就回老宅了。

    温老太年纪大了,精神却还很好。

    谷不凡回屋取了支野山参送给温老太。

    翌日一早,天还没亮,外面就鞭炮声四起。宋暖被吵醒,动了下身子,又被人按回怀里。

    她整个人都被温崇正搂在怀里,微弓着身子,像是完整的镶在他怀里一样。

    “醒了?再睡一会,你不用出去拜年,不用着急。”头顶传来温崇正的声音,他的手贴在她的腹部,问:“肚子会不会疼?昨晚喝醉了,头疼吗?”

    闻言,宋暖扑哧一声笑了。

    “你会不会太紧张了?这只是亲戚来了,又不是十月怀胎。你不时的问肚子疼不疼?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个很重要!”

    “多重要?”

    宋暖从他怀里挣开,侧身看着他。

    “很重要!”温崇正低头看着她,将她按回怀里,“再睡一会。”

    “你还没……”

    “暖暖,你别再动来动去。你是大夫,你该知道早晨的男人是不能调拨的,后果很严重。”

    温崇正按住她的背,不让她动来动去。

    呃~

    宋暖安静了一秒,又动了起来。

    “我就动了,你能拿我怎样?我现在有亲戚护体,你想干嘛都不能的,我……”

    大掌从她衣襟里钻了进去,连那块小布料一起握住。

    “原来是这般用处。”

    宋暖全身僵直,这下不敢淘气了。

    温崇正揉捏着,声音沙哑的道:“我能这么做,你还调不调皮,淘不淘气?”他紧闭着双眼,眉头紧皱。

    宋暖瞧着,有些心疼了。

    玩过火了。

    “对不起!”

    “没……事!”他睁开眼,眸光迷离,“赏点甜头,我就原谅你!”他挪了下身子,脸埋在她胸口。

    这种事,两人都没有经验。

    在温崇正的摸索下,宋暖成功的被煮熟了。

    大冷天的,她硬是被热出一身汗。

    ……

    温崇正虽然没办法做到最后,但今天得到的甜头,已让他满足。他一身轻爽的起床,梳洗后又叮嘱宋暖再睡一会。

    宋暖早没了睡意。

    他刚出去,她就起床。

    呼呼呼……一边呼了几口气。

    心还跳得很快。

    全身发软。

    那感觉好陌生,可是……很抓人心,她竟挺喜欢的。脑海里浮现刚才的事,她羞得满脸通红。

    宋暖换了身粉红色的冬裙,绾了跟那天温崇正给她绾的一样的发髻。这个发髻,她私下练习了很多次,总算是可以独立完成了。

    还是那支红豆银钗。

    她还是最喜欢这支钗。

    等到她从房里出来后,温崇正和宋家宝已经出去挨家挨户拜年了。她去厨房喝了碗豆浆,吃了几块玉米饼。

    大年初一,不做饭。

    不动刀,不洗菜。

    意喻着新的一年没有刀光之灾,年年有余,不把水(财)往外泼,反正就是各种说法。

    宋暖入乡随俗。

    她刚搁下碗,就听到院子里热闹了起来。

    “温婶,我们爷仨过来给您拜年。”院子里传来张自强的声音。

    白氏听到声音,连忙迎了出来,“村长,阿健,阿康,快到厅里喝茶。我娘在厅里等着呢。”

    张自强点头,父子三人满脸笑容的进去,“恭贺新春,祝温婶身体健康,合家幸福。”

    张自强领着两个儿子一起双手作揖,向温老太拜年,说着祝福话。

    “一样一样,也祝你们日子越过越红火。”温老太浅笑着。

    白氏举止端庄的朝他们回了一礼,从桌上的盘子里拿了几包意喻着吉祥如意的干果包,递到他们手里,“来,吃些干果。”

    每家都会准备意喻吉祥如意的干果包,这是送给来家里拜年的人,人手一份,算是主人家对客人的祝福,也是一种意喻来年五谷丰登,生活甜蜜。

    “谢谢大妹子。温婶,我们先去别家拜年,晚一点我们再过来。”张自强道了声谢。

    “阿健(阿康)祝叔婆、婶子身体健康!”

    “谢谢你们,来,吃干果。”

    送走了张自强父子三人,陆续的来家里拜年的人,一直都没有停过,累得白氏口干舌燥,脸都笑僵了。

    一连到了巳时末才结束。

    大年初三。

    宋暖他们备了马车,前往杨府拜年。年前收到唐乔的信,说她除夕才能赶回唐家,大概初十才有空过来找她。

    算算日子,他们四个好朋友,已经很久没见了。

    宋暖备了两份礼,准备杨家唐家都去一趟。

    马车里,宋家宝和宋玲一路兴奋的说着话。宋暖知道,他们兴奋是因为要见到何菊了。

    她心里有些难过,便弯腰出去,与温崇正一起坐在外面。

    此行,只有他们四人和顾中清。

    晚辈给长辈拜年,所以温老太就没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