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众人应是,一起从客院退了出去。唐乔考虑到了温崇正在杨府不方便,于是就和他们一起去酒楼,亲自安排妥当,这才匆匆回唐府。

    酒楼客房里,宋暖安抚宋玲睡下,那边宋家宝也睡着了。

    他们住的是唐乔的房间。

    里面一床一榻。

    宋家宝就睡在榻上。

    房间里,炉火烧得正暖,与外面的冰天冻地是两个样。他们的心也是冷的,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这样的场合,也满是算计。

    “暖暖,过来。”

    温崇正沏了茶。

    宋暖走过去,温崇正把茶杯放进她手里,包上茶杯,将暖意从她掌心中开始蔓延,直达心底最柔软的那一角。

    他揽过她。

    “今晚真是危险,险些让你步入危险,对不起!”

    “又不是你算计我,你说什么对不起?再说了,我们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吗?幸亏中叔不小心听到了他们的计谋,不然连阿安和阿乔都会中招。”

    宋暖摇摇头。

    今晚的事有惊无险,幸好全都化险为夷。宋巧已经是自食苦果,接下来的事,足够她苦恼了。

    至于那个下人为什么会变成杨远,这个他们就不知道了。

    这个杨远说得句句字字都真挚,倒不像是演戏,但是他们四人都清楚,这事实不是那样的。

    “幸好你聪明,你弄出动静引我过去,不然,你出事了,我都不知道。”

    闻言,宋暖抬头嗔了他一眼。

    “我可没有那么笨,那宋巧不是好人,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她让人领我去她的院子里,这是什么用意,我多少也能猜出一些。一定是不安好心的。我自然不能傻傻的跟上去。”

    “对!我的暖暖最聪明了。”

    “那是。”

    “暖暖,你有没有想过,不再与杨府做生意,什么药材,什么医馆的。我觉得你自己就行。平时采的草药,咱们存放起来,或是卖给别人也是一样。你如果真心想要做回老本行,想要行医济世,想要种种草药,这些都可以慢慢来。”

    “你先跟着凡叔学他的医术,过些日子参加县试,考到行医木牌。以后,你想行医,或是种草药,这都是行的。”

    温崇正不想与杨府有过多的牵联。

    这杨府瞧着并不安宁。

    宋暖的身世,他虽然有疑问,但一切也得查清楚了再说。

    “好!”宋暖点头。

    她现在也极少给药馆送草药,一来没时间,二来她有别打算。刚才温崇正说的,正是她也考虑了许久的。

    无论是行医,还是种草药,这都不是能急的事。

    她眼下就先种好她的菜,再开山种草药,别的慢慢来。

    急不得!

    现在杨府还有一个何菊,今晚又出现这样的事,她更不想与杨府有过多的来往。

    温崇正揽紧她,宋暖顺势窝进他的怀里。

    房间里,静谧一片。

    “娘,别走!”

    突然传来宋家宝无措又伤心的呼唤声,宋暖二人齐齐扭头看去,发现小家伙一头是汗,双手在半空中乱抓,似乎在做着恶梦。

    温崇正松开宋暖。

    二人骤步过去。

    宋暖抽出手绢,温柔的替他拭汗,还有眼角的泪水。

    “没事!大姐在,大姐不会离开。”

    温崇正一下一下的捋着他的头发,眸底满是心疼。

    这孩子白天那般坚强懂事,其实心里都是伤感的。他心里十万分的舍不得何菊,但又不得不坚持起来。

    因为他不想让宋暖难过。

    宋暖紧握住小家伙的手,一遍一遍的告诉他,她就在他的身边。过了好一会儿,小家伙才安静下来。

    “暖暖,时候不早了,你先上床去休息一下吧。”

    “那你呢?”

    “我就在屋里守着你们,我看一会书,等你们睡着了,我去找一下中叔。看看他事情处理得怎么样?”

    温崇正没有明白说他在外面有什么规划,但有些事,他也没有瞒宋暖。他要上哪,找谁,他都会说清楚。

    宋暖点头,“好!”

    她上床躺在外侧,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温崇正听着屋里平稳的呼息声,半个时辰后,确定他们姐弟三人都睡实了。这才放下手中的书,起身出了房间。

    他来到隔壁屋里。

    顾中清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公子。”

    “中叔,杨府的情况如何?”

    “老爷子和管家亲自在调查,人证已经没有了,那个丫环和侍从已经被家法处置了。我瞧着,杨老爷子应该也猜出一些,但是又不愿相信。不过有青木在,倒也不会有于公子四人不利的消息传出。”

    “关于宋巧的事,让人传到温晗和温家大房耳中,我倒要看看温晗的这顶绿帽子戴得欢不欢快?”

    “是,公子。”

    “宋巧胆敢设法害暖暖,我定不会让她好过。只是杨远横插一脚,怕是杨远另有打算。杨远这个人,你帮我查一下。他绝对没有表面上看着这么温良。”

    “是,公子。”

    温崇正起身,朝顾中叔拱手道谢:“中叔,谢谢你!今晚幸亏有你在,不然这后果我都不敢想。谢谢!”

    顾中清回他一礼,“公子,言重了!”

    “中叔,暖暖对我来说,比我自己更重要。这一声谢,我是一定要说的。谢谢!”

    温崇正摇摇头。

    闻言,顾中清不再多说。

    “明日下午回村,中叔,你该安排的,你都安排下去。”

    “是,公子。”

    ……

    翌日一早,温崇正和唐乔一行人在酒楼吃过早饭,便同行去杨府。大过年的,杨府的客人还很多。

    门房那里热闹极了。

    宋暖一行人被请到杨安院里的花厅。

    杨老爷子已坐在那里。

    今天上午,客厅招待客人的事,杨老爷子交给了杨元爷,其他人都在这里了。

    昨晚的事,今天也要有一个了断了。

    “叔公。”

    “嗯,我等你们一会了。”杨老爷子点点头,指着一旁的凳子,道:“你们都坐下来吧。昨晚的事发生在我府上,又由我府中下人传出那些不入耳的消息,这事是我对不住你们。”

    几人站着,未动。

    “叔公,我们站着就行。”

    杨老爷子点点头,也不勉强。他抬头看向面前几人,“阿正,阿乔,阿正媳妇,昨晚的事,真是抱歉。我已经查清了,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我对我府上的招待不周,对我昨晚的失礼,郑重的向你们道歉。”

    说着,他站了起来,想要鞠躬道歉。

    温崇正上前一步,按住杨老爷子,“叔公,昨晚的事,既是误会,那我们也不追究。只是,这事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事情的经过,我们也有权知道。”

    杨老爷子叹了一声,“经过就是两个卖主为荣的东西做下丢我杨府脸面的事,昨晚他们熬过家法,却怕我今日将他们送官,双双自寻短见。”

    “卖主为荣?”

    “是的。”

    温崇正瞥了宋巧一眼,问:“那就是说这下人要害的是他们的主子,我们只是受了无枉之灾?”

    杨老爷子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的。”

    “可是叔公,这事你不觉得奇怪吗?他们既是卖主求荣,那是不是该有买家啊?这买家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害他们主子,还对外传那房里的是我们四人。叔公,会不会是有人真的要害我们四人,结果却抓错了人?”

    温崇正压根就不信这个说辞。

    什么卖主求荣?

    分明是宋巧诡计多端,最后自食了恶果。

    “叔公,这不管是卖主求荣,还是有人要害我们四人,这背后的人都没有揪出来,是吧?叔公,难道就放心留这么一个人这府上?难道不怕将来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爹,我抓到了一个知内情的丫环。”杨二爷从外面进来,他身后的人还押着一个丫环。

    那丫环赫然是翠浓。

    宋巧惊住了,脸色煞白。

    翠浓和意浓都是知道她要害宋暖的人,昨晚知道意浓人没了,她就连夜让翠浓也离开。

    想不到翠浓竟又回来了。

    宋暖打量着宋巧,见她脸色不好,心中暗暗冷笑。

    杨老爷子看向翠浓,大喝一声,“翠浓,我命人去寻你问话,想不到你已经畏罪潜逃。你说,你和意浓为什么要害巧儿?”

    翠浓扑嗵一声跪下。

    “老爷,翠浓有错,翠浓有罪。这事全怪我和意浓,我们不该眼光浅见识短,不该见利起事。”

    “你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意浓被派来伺候一个半路跳出来的表小姐,平时在府上没少受人非议。我们本就心里不舒服,后来跟小姐回到村里,看着小姐生活在那样的地方,我们心里也不喜小姐。”

    “我们不想再伺候小姐了,正好有人找上来,让我们配合一下,我们心想,若出了那样的事,小姐定是要离开这里了。我和意浓也就能解脱了。”

    宋巧听着,心中尽是疑惑。

    不该是这样的啊?

    翠浓没有一个字是实情,她这是想要把责任都往身上揽的感觉。翠浓为什么要这么做?

    宋巧不明白了。

    但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杨老爷子却是气得不轻,用力一拍桌面,怒指着翠浓,“说!又为什么要害我的客人,为什么要传出那里的人是大公子他们?”

    翠浓抹了抹眼泪,哭着道:“因为只有这样,府上的人才会全部都赶过来。如果老爷知道里面的人是小姐,一定会提前把事情压下去。那样就……”

    砰!

    杨老爷子站了起来,手指颤颤的指着翠浓,“好歹毒的心思。你说,又是谁指使你做这事的?”

    翠意摇头,“我不知道。他没让我们看见他的样子,一直是背对着我们的,而且他还站在帐纱后。”

    “爷,眼下这事的来笼去脉都清楚了。这个下人,我们该怎么处置?”杨二爷问。

    杨老爷子抬手,一脸疲惫。

    “拉下去,家法处置后,发卖了。”

    “小姐。”翠浓唤了一声。

    宋巧低头抹眼泪,并不曾看她一眼。

    翠浓被家丁带了下去。

    杨老爷子看向温崇正他们,“阿正,这事已经清楚了,的的确确是误会一场。不过,我们府上对下人管理不当,让他们有害主之心,又敢拿客人的清誉兴事,这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理好下人。”

    他一脸真挚的道:“我向你们道歉,对不起!”

    “叔公,事情清楚了,这事就揭过去了。”温崇正摆摆手,“我们先告辞。昨晚留宿,再不回去,我祖母该担心了。”

    “吃了中饭,再回吧。”

    “不了!我们还有些事,中午还要见个朋友,下午回村。”温崇正直言拒绝,压根不想再留在杨府。

    杨老爷子揉额,点头,“好吧。既是如此,阿安,你代我送送他们。你跟着去一趟,明天你也去给你温叔婆拜年。”

    杨安点头,“好!”

    唐乔拱手,“叔公,阿乔也还有事,这就一起离开。”

    “好!”杨老爷子点点头,“阿乔,有空常来!”

    “好的。”

    一行人一起离开。

    他们先去酒楼,杨安备了回礼,备了明天拜年的礼,然后去酒楼找他们。

    ……

    杨府后院。

    “小姐,看在翠浓没有说出半个字的份上,求你放我离开吧。我不想被发卖,我……”

    翠浓跪在宋巧面前,哭着求情。

    宋巧为难的看着她,“翠浓,发不发卖,这事我也做不了主。你也知道的,我……”

    “小姐,我可是没说半个于你不利的字啊。你不帮我,我就……”翠意站起来,作势要往外走,“我这就去的老爷。”

    “你敢威胁我?”

    宋巧惊讶的看着翠浓。

    翠浓咬咬牙,目露凶光,“小姐,我也不想这么做,但这都是你逼我的。”

    “有事找我啊。”杨远从外面进来。

    宋巧惊讶的看去。

    翠浓眸子轻转,扯出笑容,“二公子,我回来作证,一切都是按二公子的交待说的。二公子,你说的不知还作不作数?”

    翠浓的说辞是杨远交待的?

    宋巧更是愕然。

    杨远微微一笑,“作数,自然是作数的。”

    翠浓闻言,心中一喜。

    她还以为杨远只是权宜之计,而她也没当真,只当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她欣喜的走到杨远面前,喜滋滋的行礼,“那翠浓就多谢二公子了,以后,翠浓一定会好好的用心的伺候二公子。我会……呃……你……”

    翠浓低头看着没入自己腹部的匕首,捂住鲜血喷出的伤口,“二公子,你……你你……”

    ------题外话------

    把四千字放一章里了。

    最近都在医院中度过,回家后才能慢慢恢复三更一万字。

    希望大家见谅。

    同时,感谢你们的不离不弃。

    爱你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