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六十六.竟然摸老子的胸肌!
    “慕千泠,你欺人太甚!”

    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被另外一个男人求亲,对顾清麟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他怒发冲冠,脸色铁青,慕千泠却是笑的一派坦然,“怎么,顾将军为了令妹,不愿意牺牲自己吗?本王是什么人,相必你也了解过了,王府里的美人,不比陛下的嫔妃少,令妹嫁过来,这辈子可就毁了。”

    此话一出,立刻让顾清麟冷静下来,瑶儿若是不死心,寻短见也不是不可能的,可他怎么忍心让瑶儿这辈子都被她给毁了。

    但是,他又怎么能嫁给一个男人……

    见他没有拂袖而走,而是面上一片挣扎之色,慕千泠就知道有戏。

    没看出来啊,战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将军,竟然可以为妹妹做到如此地步。

    只不过,那挣扎的表情持续的时间太长,看他挣扎了半天也没拿定主意,慕千泠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行了行了,别在那假惺惺的考虑了,你要嫁,本王还不想娶呢。”慕千泠一脸的嫌弃,“许给本王一件事,本王保证让令妹死心。”

    顾清麟没想到事情还有转机,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而在他愣神的时候,慕千泠已经走回了凤凕身边,邀功似的看着他。

    有你在,本王怎么会娶别人,摄政王妃的位置,可一直都给你留着呢。

    虽然只是一个眼神,可凤凕也不知道怎么就看懂了她的意思,冷哼一声便起身离开。

    这几日,他已经想清楚了,跟她这样的人生气,完全是在拉低自己的智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那冷哼的意思,被慕千泠自动理解为了害羞。

    这男人还不好意思了,她怎么感觉有那么一点可爱呢?

    “凤公子,王爷去了将军府,说回来以后就带你去游湖。”

    凤凕冷漠的应了一声,门外的浅兮便转身离开。

    她刚走,凤凕身后就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人影。

    “主子,我回来了。”

    凤一毫不意外的又在这里找到了自家主子,出入摄政王府,他早已熟门熟路。

    “他在做什么?”

    “他在……寻找让主子永远消失的方法。”

    “嗯。”

    简单的一个鼻音,便再没有下文。

    主子难道不应该抓紧时间去做正事吗?怎么还站在那里不动了呢?

    凤一等了半天,也不见他有动作,实在忍不住,才试探着开口,“主子,时间紧迫,我们……”

    “你先过去。”

    凤一懵逼了,他一个人过去,好像没什么用吧?

    而且看主子的情况,似乎是不想走,他怎么没看出来这摄政王府有什么特别,竟然能让主子耽误正事。

    此时的慕千泠,还不知道自己还没弄到手的媳妇又要走了,正悠哉悠哉的跟在顾清麟身后,欣赏着将军府的景致。

    一室温香,上好的檀木窗户上雕刻着细致的花纹,菱花铜镜,处处透露着属于女儿家的温婉细腻。

    “瑶儿,摄政王来了。”

    早已等候多时的美人抬眼看去,只见自家兄长身后走出来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年,正是让她魂牵梦萦的摄政王。

    “王爷……”

    娇羞的一声,让慕千泠眼皮直跳,她不过随手过过英雄救美的瘾,没想到这美人还真的芳心暗许了。

    这也……太草率了吧。

    “顾小姐,你哭着喊着非要嫁给本王的事情,顾将军已经说了,但是本王对小姐无意,还请小姐死了这条心吧。”

    一句话,简单粗暴,让两兄妹同时傻了眼。

    顾清麟以为她信誓旦旦的保证,是有什么万无一失的办法,没想到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顾清瑶则是被打击的狠了,她心心念念的人,好不容易来看她了,竟然一进门就拒绝了她,这让她怎么受得了。

    “王爷,是不是哥哥跟你说了什么,他威胁你了对不对,他威胁你离开我……”

    怎么可能呢,明明前两天看她的眼神还那么温柔,肯定是哥哥搞的鬼。

    慕千泠也是服了,这美人怎么比她还能给自己加戏,还说什么离开,她们什么时候在一起过!

    从天而降的黑锅把顾清麟都给砸懵了,不是他威胁摄政王,是摄政王威胁他好不好,他可是被威胁着允了一件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事情。

    想起摄政王无比认真的说不相信他的人品,硬逼着他写下了欠条,又是签字又是画押,最后还盖上他的官印的场景,他就气的想吐血。

    眼看着美人哭的梨花带雨的朝自己扑过来,慕千泠本能的想抱在怀里安慰一番,可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硬生生的把准备抬起的手缩了回去。

    “顾小姐,你再怎么纠缠也没有用,本王早已有了心上人,此生除了她,绝对也不会娶其他人!”

    子虚乌有的话张口就来,一气呵成的说完以后,转身就走,绝对不给美人留一点机会。

    “王爷!王爷……”

    身后是美人带着哭腔的喊声,慕千泠走的更快了,最后直接跑了起来。

    不行啊,她最看不得美人哭,要是不赶紧离开,肯定要心软,那她可就真的要娶女人了。

    在美人和自己的性命之间,她当然是选择保命。

    凭本事捡来的一条命,怎么着也得好好活着。

    一路狂奔出了将军府,好不容易放松下来,身后就传来一个丫鬟的喊声。

    “摄政王,我们将军请您回去,小姐正闹着寻短见呢,您快去看看吧!”

    卧槽!

    慕千泠转身就往回跑,以顾清麟宠妹妹的程度,那美人要是真死了,他还不得跟她玩命!

    想想他手里握着的几十万大军,她就恨不得借两条腿跑快点。

    还是她刚才进去的院子,只不过现在站着满院子的人,全都紧张的看着那站在井边的美人。

    在沙场上叱咤风云、沉着冷静的顾清麟,此时已经手足无措,看到慕千泠回来了,哪里还顾得上两人之间结下过什么梁子,直接拉住了她的胳膊。

    “王爷,你快劝劝瑶儿!”

    说完,也不管慕千泠还在懵逼的状态,直接把她朝着井边推了过去。

    你大爷的顾清麟,这特么容易出人命的!

    好在她平衡力超人,堪堪在井边停住,不然那深不见底的枯井一旦掉下去,她可就玩完了。

    抚着胸口稳住身形,一抬眼,正好看进顾清瑶那眼泪汪汪的眸子里。

    两人隔着一口井对视,最终还是慕千泠先移开了目光。

    “顾小姐,天涯何处无芳草,本王风流成性,睡过的女人能绕着京城站三圈,脾气还不好,动不动就杀这个杀那个,除了脸长的好看点,实在是没什么可取之处了,你看上谁不好,怎么就看上本王这么混蛋的人呢……”

    她在这边绞尽脑汁的抹黑自己,顾清瑶却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痴痴的盯着她的脸看,最后直接走过来深情的拉住了她的手。

    “王爷,瑶儿知道你喜欢瑶儿,只是碍于哥哥的威胁才拒绝的……”

    这美人,怕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吧?

    慕千泠已经无力解释了,她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出了自己喜欢她的!

    “顾小姐,此事跟顾将军无关,真的是因为本王……”

    “好,既然哥哥不同意,那瑶儿就陪着王爷一起殉情,从这里跳下去!”

    陪着她殉情?

    从这里跳下去?

    慕千泠已经彻底懵逼了,自己是来阻止美人跳井的,怎么还变成美人要陪她殉情了呢?

    也不知道顾清瑶的小细胳膊哪来的那么大力气,硬生生的拖着她站上了井口。

    “今生能与王爷死在一起,瑶儿知足了。”

    知你大爷的足,老子可不想跟你一起死!

    眼看美人就要带着她往下跳了,慕千泠用力一扯,直接把美人扯进了怀里。

    “瑶儿,本王舍不得你死……”

    深情的语气,含情脉脉的眼神,让顾清瑶一阵心神荡漾。

    下一秒,后颈处就被一只玉白的手狠狠的砍了一记手刀。

    “愣着干什么,快点接着她啊!”

    慕千泠朝着还在原地不动的顾清麟喊了一句,直接把怀里的美人推给了他。

    尼玛,差点就被一个女人拉着殉情了,吓死她了!

    以后英雄救美的事还是少做,碰到这种自己给自己加戏的,容易有生命危险。

    这一番折腾下来,劝顾清瑶对她死心的事情明显是失败了,为了彻底摆脱美人的纠缠,慕千泠立刻回了王府。

    既然这美人这么奇葩,那就别怪她放大招了。

    “凤凕!”

    远远的看到站在院子里的男人,慕千泠一边招手一边跑了过去。

    “我要……”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

    凤凕才说出两个字,就硬生生的被打断了。

    “凤凕,你报恩的时候到了,本王救了你三次,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听她滔滔不绝的说着,凤凕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

    他这次一走,以后就再也不用看到她了,就当是报答她收留他四次吧。

    春光明媚,繁花似锦,如此美好宁静的景象,全都被一个暴怒的吼声打破。

    “你特么能不能别板着脸,给老子笑一下会死啊!”

    慕千泠面前是一张已经勾勒出男人轮廓的宣纸,此时恨不得用手里的笔捅死两米之外那个冷着脸的男人。

    她好心好意给他画一幅画像,结果这该死的男人全程冷脸,她越让他笑,他的脸色就越冷,还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她。

    真是气死她了!

    她生气,凤凕也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他愿意让她画,已经够纵容她的了,她还非得让他笑,真是欠教训。

    “老子再问你一遍,你到底笑不笑?”

    凤凕已经连眼神都不愿意给她了,起身就朝着房间走去。

    尼玛,这男人真是拽上天了!

    转身离开的男人只听见身后一道破空声传来,微微侧身,躲过了朝他射来的毛笔。

    狭长的凤眸中怒意浮现。

    该死的!她敢对他动手!

    “瞪什么瞪!就打你了能怎么样?不服你就打老子来!”

    这样的挑衅,饶是凤凕一再告诉自己不要搭理她,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于是,同样忍对方很久的两个人,全都阴沉着脸朝对方走去,准备好好教训一下对方。

    “王爷,顾小姐来了!”

    伴随着浅音的通报声,顾清瑶从大门口跑进来,可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忘记了迈步。

    她心心念念的摄政王,此时正握着别人的手在宣纸上作画,那深情款款的眼神,比那日看她时还要真挚。

    然而,她看到的只是表象,两人隐藏在书案下的另外一只手,正暗暗较劲,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到慕千泠头上那因为太过用力而渗出的汗珠。

    不行,再这么下去就要穿帮了。

    慕千泠凑到男人耳边,低声说道:“要打架老子奉陪到底,但是你得先好好跟老子演戏,把这美人弄走,你昨天都答应了,反悔就别说自己是男人!”

    凤凕冷哼一声,算是答应了。

    等那碍事的女人走了,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这一幕看在顾清瑶眼里,就是摄政王轻笑着与别人低语,亲密程度简直不要太扎心。

    “王爷!”

    听到顾清瑶的喊声,慕千泠如同才发现她一般,惊讶的看着她。

    沉吟了一下,终于略带歉意的开口,“顾小姐,上次本王与你说过,本王已经有了心上人,此生非他不娶,这就是本王的那个他。”

    一边说,一边扬起那只握着凤凕的手。

    “可……可他是个男人啊,王爷你一定是在骗我!”

    顾清瑶虽然嫉妒,可理智还在,根本就不相信两个男人会有非卿不娶的感情。

    慕千泠已经无语了,这女人不是脑子不好吗?怎么这时候这么聪明了呢?

    “那你要怎么才能相信?”

    “除非王爷亲自证明给瑶儿看!”

    证明?

    她该怎么证明?

    慕千泠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那上下打量的目光,让凤凕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下意识的想要离她远一点。

    然而,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一根尖细的银针就已经抵上了他的命门,少年如画的眉眼不断在他眼前放大。

    “慕千泠,你找死!”

    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滔天的杀意,换来的却是那银针抵的更紧了。

    “别乱动,又不会真亲上。”

    要是真亲上了,这男人怕是真的会杀了她,她怎么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嘴唇相碰的一瞬间,一根拇指悄无声息的拦在了中间,而在顾清瑶看来,就是两个男人实打实的亲上了。

    “啊!”

    震惊,愤怒,不可置信,种种情绪同时涌上心头,让顾清瑶崩溃的大喊一声,转身朝着大门外跑去。

    然而,就是她这一声,把慕千泠吓了一跳,鬼使神差的放下了两人唇间的手指,就这么无遮无拦的吻了上去。

    几乎零距离的两个人同时一愣,而始作俑者竟然脑子一抽,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四周安静的吓人。

    卧槽!她刚才干了什么!

    慕千泠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因为凤凕身上的杀气快要让她喘不过气了,她一点都不怀疑这男人下一秒就会跟她玩命。

    “慕千泠,你找死!”

    她竟然真的亲了上来,还伸出舌头……

    想起那湿漉漉的触感,凤凕就一阵恶心。

    “你听我说,我不是……”

    解释的话还没说完,凤凕就已经一掌用力将她推出老远。

    然后,两个人都愣住了,一个盯着自己的双手,一个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

    那两只大手,好巧不巧的打在了她胸前那两坨少的不能再少的肉上。

    凤凕脸上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错愕,那柔软的触感……

    一时间,她所有的反常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不愿意娶女人,缠着他要他当王妃,并不是因为她有隐疾。

    而是因为她自己就是一个女人!

    慕千泠的大脑一片空白,反应了半天才愤怒的抬头。

    “你个不要脸的,竟然摸老子的胸肌!”

    气势汹汹的吼声,带着不易察觉的心虚,她这么平,他应该摸不出来的吧?

    凤凕的眼神深邃了几分,呵,胸肌?

    她倒是很会掩饰。

    见他没什么变化,慕千泠悄悄松了一口气,主动朝着满身杀气的男人冲了过去。

    害她吓得要死,不打一架她就不叫慕千泠!

    两人拳脚相加,一来二去,竟然谁也没伤到谁,反而是院子里的书案和座椅遭了殃,一个个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

    浅音浅兮闻声赶来的时候,两人正打的不可开交,慕千泠一连踢坏了好几个房间的门,整个人完全就是暴走的状态。

    “看什么看,过来给老子揍他!”

    她都吩咐了,两个丫鬟自然得上去帮忙,三人将凤凕围在中间,不等慕千泠再次动手,凤凕就飞身而起,轻而易举的冲出了包围。

    “后会无期。”

    冰冷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说话的人已经消失在院子里。

    “你大爷的,有种就别回来!”

    慕千泠在心里冷笑一声,后会无期?

    想得美!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两个丫鬟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怎么王爷还跟她自己天天献殷勤的人打起来了?

    “王爷,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这么一问,慕千泠又激动起来了,一脚把旁边的座椅踢出老远。

    “尼玛,那个死男人竟然摸老子的胸肌!”

    看着自家王爷满身怒气的背影,两个丫鬟一脸的不解,这有什么的,不就是摸了一下……

    等等,胸肌?

    王爷哪来的胸肌?

    那不就是胸吗!

    完了完了,这回可要出大事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慕千泠都被两个丫鬟缠着确定凤凕到底有没有发现她是女人。

    “王爷,你确定他没发现吗?为了以防万一,要不要我们派人……”

    浅音一边说,一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用,老子平成那样,他肯定没发现,”慕千泠高深莫测的一笑,“而且,他还会回来的。”

    然而,两天过后,跟她说后会无期的男人竟然还没有露面,让慕千泠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难道她猜错了,那东西对他一点都不重要?

    正郁闷着,门外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让她瞬间起身。

    看到推门进来的人,心里的郁闷再次卷土重来。

    尼玛,不就是个男人吗,没有你,老子照样能不用娶女人!

    绝殇看她一脸愤愤的表情,立刻退回了门外,将刚刚推开的门带上了。

    浅音浅兮都不在,肯定是生了气还没处撒呢,他不想每次都当炮灰。

    慕千泠一抬眼,正看见他带门的一幕,抓起手边的酒杯就扔了出去,“你就这么不待见老子吗!”

    这么久没见了,他竟然连句话都没说就想走,太特么过分了!

    原本应该砸在门上的酒杯被一只大手接住,绝殇走进来,将手里的酒杯放回桌子上。

    “我以为你在生气。”

    “刚才没生气,现在被你惹生气了,你是不是得负责把老子哄好?”

    看着她张开的双臂,绝殇就知道她又是想抱他,立刻往后退了一步,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扔到她怀里。

    “什么东西?”慕千泠翻了几页,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这么快就查出来了?”

    她以为还得要一个月才能有结果呢,不得不说,绝殇的办事效率可比那两个丫鬟快多了。

    “既然查完了,那就在这住两天吧,我有事让你做。”

    把手上的册子往桌子上一扔,慕千泠满脸笑容的看向蒙着脸的男人。

    这样的笑容,让绝殇不自觉的防备起来,“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让人造了一个画舫,想带你去游湖。”

    本来是想和凤凕一起去,现在和绝殇一起也是一样的,反正就是找个媳妇,绝殇长得也不比凤凕差多少。

    要不是他总不在身边,说不定这六年她早就把他搞定了。

    “我不想去,你找别人吧。”

    他是杀手,本就是见不得光的人,注定不能活在阳光下。

    知道他不会答应,慕千泠早就做好了准备,看他要走就立刻把人拦下。

    “你凭什么拒绝老子,老子邀请的是绝殇,不是第一杀手绝殇。”

    清冷的眼眸中,泛起点点涟漪。

    她从来都是最懂他的,第一杀手绝殇一直把自己当作异类,不愿意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而绝殇,最渴望的就是和普通人一样生活。

    水波荡漾,浮光掠影。

    这种风和日丽的天气,游湖的人自然不会少,一艘艘华丽的画舫争奇斗艳。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艘四面全都用金丝绣成的锦缎包裹的画舫,顶端全都是翡翠做成的珠帘,奢华至极。

    周围所有人都在猜测那画舫的主人,而画舫的主人此刻正在和一个蒙着脸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你见过游湖就待在画舫里不出去的吗?好歹也得看看外面的景色吧?”

    绝殇透过窗子朝外面看了一眼,觉得她说的有道理,“那你去吧。”

    她要是想自己出去,那干嘛要带他一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