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七十七.有本事别打脸!
    第二天,整个京城张灯结彩,锣鼓喧天。

    从摄政王府到凤凕所住的客栈,途经的所有街道上都铺着上好的红毯,慕千泠一身大红色的新郎服,身下骑着平日里拉车的白马,笑的一派风流。

    在她身后,十六人抬的花轿格外引人注目,再往后,就是慕梓安赐的半副皇后仪仗。

    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慕千泠都已经到了客栈门口,身后抬着嫁妆的人还一直排到了摄政王府,几乎封锁了所有的街道。

    十里红妆,不过如此。

    如此大的排场,自然吸引了不少百姓的围观,几乎到了万人空巷的程度。

    于是,万众瞩目之下,慕千泠推开了客栈的门。

    “媳妇,本王接你去拜堂。”

    然而,迎接她的是空无一人的房间,叠的整整齐齐的大红喜服,还有桌子上那张雪白的宣纸,写着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恭喜。

    慕千泠咬牙切齿的撕了手里的宣纸。

    恭喜,恭你大爷的喜!

    凤凕,你给老子等着!

    摄政王成亲,王妃却在成亲当天逃婚了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京城,乃至整个东慕国,而且大有传向其他三国的意思。

    慕千泠成功的沦为了整个京城上至文武百官,下至平民百姓的嘲笑对象。

    一路迎着各种人嘲笑的目光,慕千泠火速进宫求了一道通缉令。

    当天下午,凤凕的画像就贴满了大街小巷,而且不只是京城,整个东慕国都在通缉范围内。

    “王爷,王爷你歇一会儿吧,你这都扎了一天了。”

    “老子不累,老子非得扎死他不可!”

    慕千泠手里拿着一大把的飞镖,双眼冒火的盯着靶子上那张已经被扎的密密麻麻的画像,恨不得把那画像里的男人拉出来生吞活剥了。

    尼玛,好吃好喝的伺候了那么多天,又是献殷勤又是装孙子的,最后竟然逃婚了!

    逃就逃了,还特意留下两个字气她,真是把他厉害坏了!

    “浅音,告诉绝殇,让他往出散布消息,不管谁找到凤凕,老子都有重谢!”

    江湖中有的是只要给银子就办事的人,就算他逃出了东慕,也绝对逃不过那些人的追查。

    让你逃婚,逃到天涯海角老子也不能放过你!

    其实浅音真的很想说,大婚当天新娘逃婚这种事,还是不要弄的人尽皆知比较好,毕竟真的很丢人。

    然而,看着已经处于暴走状态的人,还是默默的闭紧了自己的嘴,去给绝殇送信了。

    “王爷,我们安排在宫里的人说,宫里似乎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慕梓安下令封锁了消息。”

    暴走的人听到浅兮带回来的消息,稍微平静了一些。

    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能让慕梓安不仅不大张旗鼓的找,反而封锁消息?

    “什么时候丢的?”

    “似乎是上午。”

    上午?她准备成亲的时候?

    她记得,凤凕好像一直在看什么东西,每次看见她都会收起来。

    慕千泠有一种直觉,这件事应该凤凕干的。

    “去凤凕住的房间看看,有没有地图之类的东西。”

    浅兮一脸懵逼,她去哪看?

    “王爷,凤凕住的房间,不是已经被你拆了吗?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亲自监督烧了的。”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算了,爱丢什么丢什么吧,老子还丢人了呢!”

    慕千泠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继续把怒气发泄在凤凕的画像上。

    整整两天,在数不清多少人的追查下,凤凕依旧没有任何消息,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慕千泠心里的怒火已经堆积到了可以自燃的程度,要不是两个丫鬟拦着,就要自己亲自出去找人了。

    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两天以来的第一只信鸽。

    “看我干什么?赶紧说,凤凕在哪!”

    眼看着浅音拿到消息光看她不出声,慕千泠直接一脚踢了过去。

    “王爷,这个……不是凤凕的消息,是,是你上次让我们查的,三国为什么突然要和你联姻。”

    浅音抓着纸条的手不停的抖,要是平时就算了,王爷这两天正憋着火呢,要是知道了这上面的消息,还不得闹翻了天。

    看她这样,慕千泠就知道肯定有事,直接伸手把纸条抢了过来。

    几秒钟过后,摄政王府上空响起了一声怒吼。

    “去,买一副棺材,跟老子回无尘谷!”

    她还以为是谁跟她过不去,没想到罪魁祸首就是自己人!

    那不靠谱的老头,平时装神棍就算了,喝多了还敢出去胡说八道!她非一把火烧了他的无尘谷不可!

    不明真相的浅兮被自家王爷那要杀人的气势吓了一跳,捡起地上的纸条看一眼,直接愣住了。

    得慕千泠者得天下。

    这预言,竟然是谷主说出去的!

    除了东慕国,其他三国竟然全都知道了。

    浅音浅兮对视一眼,全都一脸的茫然。

    王爷要回无尘谷找谷主兴师问罪的事,她们要不要提前送个消息回去,让谷主出去避一避?

    “你们两个要是敢通风报信,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自家王爷带着警告的怒吼声传来,两个丫鬟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在心里默默的为远在无尘谷里的沧渊祈祷了一下。

    奢华的马车一路狂奔出京城,同一时间,不少人都收到了消息。

    “王爷,摄政王带着两个丫鬟离京了。”

    “丞相大人,摄政王刚刚离京,身边没带护卫。”

    “太傅大人,摄政王已经出京城了。”

    “将军……”

    一心只想找沧渊算账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一出京城就引起了这么多人的注意。

    直到……

    一条偏僻的小路上,浅音浅兮看着周围不断靠近的黑衣人,立刻提剑迎了上去。

    然而,还没等她们动手,慕千泠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你们两个给老子回来,老子自己上!”

    她正愁没地方发火呢,就有人免费让她打了。

    闻言,浅音浅兮直接退出了好几米远,生怕她伤及无辜。

    一身白衣的少年,脸上带着一抹冷笑,看着面前的黑衣人,手中的折扇潇洒一展。

    “不是要杀老子吗?一起上吧!”

    说完,也不管那些人作何反应,直接主动朝他们冲了过去。

    四周都是蒙着脸的黑衣人,那一袭白衣格外的显眼。

    纯金打造的扇骨,即便撞上锋利的剑刃也丝毫不受影响,时而合起时而展开,在一把把长剑中游刃有余。

    只是,这种游刃有余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在她们身后,又来了一队黑衣人。

    “王爷,你小心点!”

    浅音浅兮叮嘱一声,转身迎上了刚刚赶到的一队人。

    一边是刀光剑影,鲜血飞溅,另一边则是不断有人被折扇打伤,然后继续冲上去。

    眼看着慕千泠并不杀人,而他们的目标本就是她,越来越多的黑衣人朝着她这边涌来。

    尼玛,真特么当老子是好欺负的了!

    灿若星辰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寒光,手中的折扇直接打在了黑衣人的太阳穴上。

    那人还未倒下,一柄长剑便划过了他的脖子,瞬间血流如注。

    手持长剑的男人,一双凤眸中带着深深的不屑,手腕一转,又有人没了气息。

    那凌厉的招式,令人胆寒的速度,让周围的黑衣人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男人明明是来帮忙的,可被他帮的人却收起了手中的折扇,从地上捡了一把剑朝着男人刺了过去。

    “你大爷的,老子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终于让她给找到了,逃婚的事,不是他出手帮忙就能一笔勾销的!

    侧身躲过她手上的剑,凤凕的眉头微微皱起。

    他知道她很生气,却也没想到她会在这种时候找他算账,周围都是要取她性命的人,她竟然一点都不在乎。

    黑衣人本来以为是来了个对手,却没想到是个队友一样的存在。

    眼看着他们要追杀的人追着别人打的火热,他们怎么可能不趁机动手。

    好好的截杀,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一群黑衣人想方设法的要杀一身白衣的少年,而那少年却追着不停击杀黑衣人的男人不放,一边灵活的躲开数柄长剑,一边把手里的长剑朝着男人刺去。

    “自己答应嫁给老子,你特么竟然逃婚!”

    “别以为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就能为所欲为,今天老子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老子就不叫慕千泠!”

    听到她口中那狂傲的话,凤凕本来不想与她计较,却还是控制不住心中那缓缓升腾的怒火。

    冰冷的声音在一片打斗声中响起,“要打架,等解决了这些人再打!”

    到时候,看谁教训谁。

    “老子等不了!”

    她憋了两天的火,好不容易逮到了人,一秒钟都不想等!

    浅音浅兮一边应付周围的黑衣人,一边分神看着自家王爷,眼看着她一次次惊险的躲过黑衣人的攻击,两人握着剑的手都惊出了冷汗。

    “你不要命了!”

    绝殇赶到的时候,正看到这一幕,清冷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不悦,直接落到了她身边。

    “是第一杀手绝殇!”

    已经有黑衣人认出了绝殇的身份,心中虽然惧怕,可一想到杀了慕千泠之后能得到的好处,又壮着胆子围了上去。

    “绝殇,帮老子顶着!”

    有绝殇在,慕千泠根本就不用担心会有人伤到她,立刻全神贯注的投入到了和凤凕的打斗中。

    杀手之所以是杀手,杀人的速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十几分钟之后,周围的黑衣人便全部倒地。

    最后一剑落下,眼看着鲜血朝着那一身白衣的人喷了过去,绝殇脚下一动,用身体替她挡住后,又飞身退开。

    “她这样贸然出京城,是为了这个人?”

    紧紧的盯着打斗中的两人,绝殇开口问向身边的浅兮。

    “不是,是因为谷主喝醉之后惹了祸,王爷是要回无尘谷的。”

    浅兮把大致过程说了一遍,绝殇握着剑的手更紧了几分。

    如此一来,她以后就更加危险了。可他,不知道还能护她多久。

    “凤凕,你个不要脸的!有本事别总攻击老子的脸!”

    这个阴险的男人,肯定是嫉妒她长得好看!

    “到底是谁不要脸!”

    凤凕的脸色黑的不能再黑,明明是她的剑一直徘徊在他的下半身,她还好意思生气!

    “你特么还骂人!”

    慕千泠都要气炸了,直接招呼着两个丫鬟上来帮忙。

    “浅音浅兮,把他给老子捆回去!”

    她奈何不了他,但是她有帮手啊!

    从来都说一不二的男人,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围攻,然后黑着脸被捆的结结实实了。

    只知道眼前那个满脸得意的人,真的十分欠揍。

    把被五花大绑还满脸倨傲的男人推进马车,慕千泠快要气炸了的肺终于好了一点。

    “绝殇,几天没见,你这杀人的速度又快了不少啊。”

    慕千泠扫了一眼满地的尸体,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欣赏。

    前世她也是杀手,但是不得不说,绝殇比她更加出色,或者说,他天生就适合做这一行。

    难得听到她夸人,绝殇藏在面巾下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还回去吗?我送你。”

    虽然这两波人解决了,可不代表这一路不会再有人追来。

    “算了,不回去了,让那老头再潇洒几天。摄政王妃抓回去了的消息,越早放出去越好,免得其他三国再打什么主意。”

    得慕千泠者得天下,这一句话,对那些一心想要统一四国的人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所以,她得看住凤凕。至少,短期之内得让他占着摄政王妃的位置。

    摄政王妃四个字,让绝殇忍不住看向马车的方向。

    “你要留下他。”

    不是疑问,而是不赞同的陈述。

    “你想杀他?”

    慕千泠笑着问了一句,眼神轻挑的朝着绝殇走去,却在看到他身上的血迹时停在了一步之外。

    “他的身份成迷,留在我身边确实不安全。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嫁给我?只要你点头,我马上就休了他,十里红妆娶你进门。”

    猝不及防抛过来的一个媚眼,让绝殇脚下微动,本能的想要往后退一步。

    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却把慕千泠的心扎的不轻,眸中染上了几分幽怨。

    “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到底看不上老子什么?六年了,你早点点头,现在孩子都能满地跑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