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八十一.王爷,你清醒点啊
    “别哭了。”

    冰冷的语气,透着不易察觉的别扭。

    平时比谁都嚣张,怎么哭起来就没完没了,他真的没怎么用力,有那么疼吗?

    向来杀伐果决的人,平生第一次因为自己打了人而过意不去。

    然而,那让他过意不去的人,根本没觉得自己有多荣幸,抬头就是一顿吼。

    “老子靠脸吃饭的,你竟然打脸!这还怎么出去泡妞!”

    摸着自己右边的脸颊,慕千泠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么疼,不用看都知道,不是青了就是紫了。

    这个贱人,肯定是嫉妒她长的好看!

    原本还在担心自己出手太重的凤凕,听到她这句话,刚刚缓和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她竟然是因为这个在哭!

    “出去。”

    语气中的嫌弃,简直要溢出来了。

    “出你大爷!老子疼,走不动!嘶……”

    吼的太用力,带动了脸上的伤,慕千泠疼的呲牙咧嘴,还不忘使劲瞪着眼前的男人。

    “出去。”

    凤凕的语气冷了几分。

    疼的走不动还有心情担心脸上的伤,真当他是好骗的吗。

    “老子……我走。”

    看到凤凕缓缓抬起的拳头,慕千泠赶紧捂住自己的脸,在他冰冷的目光下,身体从床上一点一点的往地下蹭。

    双脚终于落在地面上,刚一用力,就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朝旁边倒去。

    凤凕没来得及多想,条件反射似的就把人给扶住了。

    “尼玛,让你打脸!”

    被扶住的人抬手朝着他脸上就是一拳,然后撒腿就跑。

    “慕!千!泠!”

    凤凕盯着她的背影,狠狠咬牙。

    该死的!他刚才到底在想什么,倒就倒了,为什么要扶她!

    第二天,浅音浅兮看着坐在桌子旁边的两人,一人脸上带着一块淤青,一个在左脸一个在右脸,默默的把嘴闭严了,谁也没敢说话。

    纳兰璃月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人分别看向两边,两个丫鬟站在一米之外小心翼翼的画面。

    “你的脸怎么了?”

    慕千泠的皮肤本就白皙,那一块淤青在她脸上格外显眼。

    他这么一问,慕千泠狠狠的瞪向冷着脸的凤凕,咬牙切齿的说道:“被一个嫉妒老子美貌的小人打的。”

    此话一出,毫不意外的引来了凤凕的一记冷眼。

    两人视线一交汇,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火药味。

    “咳咳。”

    纳兰璃月干咳两声,试图缓解一下诡异的气氛。

    “咳嗽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没空跟你浪费时间!”

    身边的两个男人,昨天一天全都惹过她,慕千泠现在就想一拳一个,把这两人都打趴下。

    可偏偏两个都是不能打的。

    纳兰璃月那小身板,估计一下就得打死了,凤凕……

    想了想脸颊上的伤,慕千泠只能继续生闷气。

    纳兰璃月好看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似乎是没想到她会粗鲁成这样。

    可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又迅速舒展开来。

    “你这次回京,是不是来争夺那个位置的?”

    他想了很久,她昨晚对传位遗诏被烧毁的事情那么生气,似乎只有这一种可能可以解释。

    闻言,慕千泠挑眉,瞥了一眼面色凝重的纳兰璃月,“什么意思?”

    “那个位置不适合你,你还是收了不该有的心思吧。”

    纳兰璃月淡雅如雾的眸子中,带着毫不保留的真挚。

    他会这么劝她,倒是慕千泠没有想到的,微微愣了一下以后,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我要是不呢?”

    “那我会一直劝下去,直到你放弃为止。”

    朝堂上暗潮汹涌,两个王爷更是全都觊觎着皇位,这样的形势下,他不能看着她走上绝路。

    更不能看着东慕国落入她这样的人手里。

    那眼里的执着和语气中的大义凛然,让慕千泠轻笑出声。

    “怎么,清高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国师大人,准备拯救人人得而诛之的摄政王?”

    这根正苗红的纯情少年,怎么天真的跟三岁小孩似的。

    她父皇是被毒死的,她被迫发配郢州,一路被追杀,更何况,慕梓安也不是什么明君。

    这种情况下,让她放弃把慕梓安从皇位上拉下来,他不觉得好笑吗?

    这条命是捡来的,她本来不该多管闲事,但是她确确实实的遭罪了,这亏她可不能白吃。

    看到她眼中的讽刺,纳兰璃月眸中染上几分痛色。

    当年他若是来得及帮她……

    慕千泠眼中的冷光一闪而过。

    就是这种眼神,每次他一这样,都会牵动原主的感情。

    “纳兰璃月。”

    慕千泠轻轻的唤了一声,起身走到他身前,动作轻挑的勾起了他的下巴。

    “既然你这么忠君爱国,嫁给本王怎么样?本王娶你作侧妃的话,还可以考虑一下你的劝告。”

    纳兰璃月愣住了,猛地望进她那双妖冶的眸子中,除了玩味,再看不出其他东西。

    胸口真的好疼,慕千泠知道,那是原主的感情。

    然而,越是疼,她嘴角的弧度扩的越大。

    现在她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妄图左右她的感情?有这个想法都是错的。

    “咔嚓!”

    茶杯碎裂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僵持。

    慕千泠循声望去,只见凤凕手里的茶杯已经变成了一堆碎片,七零八碎的躺在桌子上。

    几乎是瞬间,胸口的疼痛就消失了。

    “不是吧?徒手捏碎的?”

    慕千泠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转身就朝着凤凕走去,正准备拉起他的手看看,却被冷冷的挥开了。

    “有病啊!”

    眼看着他转身就走,慕千泠差点没气死。

    这男人最近发脾气的频率越来越高了,还一点征兆都没有,太特么欠揍了!

    她生气,凤凕比她还气。

    当着他的面要娶别的男人当侧妃,还想拿碰过别的男人下巴的手碰他,真是活腻了。

    气到捏碎了茶杯的某人,根本没发现自己生气的理由有多么诡异。

    “还不走?”

    转头看到纳兰璃月还在原地,慕千泠干脆把手勾在了他的腰带上,轻轻挑开了。

    “再不走,本王不介意现在就睡了你。”

    纳兰璃月瞬间红了耳根,被她这大胆的动作吓得不轻,捡起腰带就往出走。

    看着他脚步不稳的背影,慕千泠烦躁的扯了两下头发。

    她态度都这么恶劣了,这男人为什么还总在她面前晃悠,心里有别人感情的感觉,真的让她很不爽。

    然而,让她更不爽的事情还在后面。

    因为第二天,纳兰璃月又来了。

    慕千泠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人,差点没上去就是一脚。

    “纳兰璃月你脑子坏了吧!不去研究你的国家大事,总往老子这跑什么!”

    似乎习惯了她有事没事就怒吼,纳兰璃月依旧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我说了,劝到你放弃为止。”

    “呵呵。”

    慕千泠砰的一声关上门,几分钟过后,笑着走了出去。

    洗漱完毕,看了一眼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慕千泠眉头轻挑,“浅音,给国师大人添一副碗筷。”

    刚刚跟着她走进来的纳兰璃月愣住了,随后勾了勾唇,她还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嘛。

    早已坐在椅子上的凤凕嘴角抿了抿,脸色阴沉了几分。

    温暖的阳光林林洒洒的照进屋内,慕千泠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的吃着饭,时不时的看几眼吃相优雅的纳兰璃月。

    见他吃的差不多了,这才拿起手边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朝着他轻轻摇了几下。

    “陪我喝几杯?”

    慵懒肆意的声音,笑意盈盈的脸,还有那双带着期待的眸子,让纳兰璃月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抬手拿起浅音倒好酒的酒杯,一饮而尽。

    “好喝吗?”

    阳光照耀在那张美的雌雄莫辨的脸上,再加上她那嗓音中带着些许难得的温柔,让纳兰璃月有一种喝醉了的感觉,整个人都恍惚了一下。

    移开目光微微低了低头,这才淡淡的“嗯”了一声。

    全程被忽略的彻底的凤凕,就这么看着两人有说有笑,一双凤眸暗了又暗。

    慕千泠可没心思去看他的表情,听到纳兰璃月的声音,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直接起身搬着椅子坐到了他身边。

    “好喝就多喝几杯。”

    说着,亲手给他斟满了酒,还和他碰了碰杯。

    看她洒脱的仰头一饮而尽,纳兰璃月俊秀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红色,没有丝毫犹豫的跟着喝了下去。

    “再来一杯。”

    慕千泠前所未有的热情,一次又一次的亲手倒酒,碰杯之后仰头就喝。

    浅音浅兮脸上带着丝丝同情,虽然她们不知道自家王爷是怎么回事,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她们,国师大人要倒霉了。

    凤凕整张脸彻底的黑了下来,手中的筷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折断了,却还是紧紧的握在手里。

    一壶酒见了底,不知道是不是酒太醉人,纳兰璃月还沉浸在某个灿烂的笑容中,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腹部一阵绞痛。

    纳兰璃月一脸震惊的看着已经坐回原位的人,下一秒就转身冲了出去,哪里还有平日里那淡然自若的模样。

    “真是不好意思,本王一不小心,在你的杯子里掉了些泻药,国师大人,小心腿麻啊。”

    浅兮看着纳兰璃月那明显踉跄了两下的背影,默默的同情了他两秒钟,王爷手里的泻药,药效可不是一般的惊人。

    另一边,凤凕原本乌云密布的脸色瞬间转晴,换了一双新筷子,比平时多吃了几口饭。

    三个时辰过后,纳兰璃月颤抖着腿出现在慕千泠面前,心中的愤怒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慕千泠,竟然连下药这种事都做的出来,你真是,真是……”

    停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多年的涵养让他说不出那些粗鄙的词语,只能用一双充满愤怒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

    “知道你要说什么,本王知道自己有多善良,不用你夸。”

    这下纳兰璃月彻底绷不住了,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无耻!”

    “啧啧啧,国师大人,你说话可是要讲道理的,你占了本王的茅厕整整三个时辰,本王差点没憋死,你还好意思说本王无耻?”

    纳兰璃月脸色爆红,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的,一双腿抖的更厉害了。

    慕千泠瞟了一眼,嘴角的弧度扩大了几分,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纸包,放到他面前。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春药,别怪本王没提醒你,你要是再敢来劝本王,本王就把你灌了春药扔进青楼,让你们纳兰一族的清白毁在你的身上。”

    纳兰璃月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看着她要把药包往他怀里扔,也顾不得腿还麻着,赶紧转身,脚步踉跄的往大门口走。

    被慕千泠这么一威胁,纳兰璃月果然再也没敢在摄政王府出现过。

    他没来,倒是来了一个让慕千泠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人。

    来人一身绛紫色的衣袍,衬的整个人更加贵气逼人,再加上那俊朗的面容,绝对称的上美男二字。

    但是,慕千泠对他丝毫不感兴趣。

    她做人虽然没什么底线,但是调戏自己侄子这种事,还是不会做的。

    “大侄子,来皇叔的王府,就这么空着手,不太好吧?”

    “当然不会空着手,我今日,就是来给皇叔送礼的。”

    她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慕梓辰还真的带了礼物。

    “啪啪!”

    伴随着男人的击掌声,门外缓缓走进来十个人。

    慕千泠抬眼一看,顿时双眼放光。

    那十个男人,无一不是身形挺拔,容貌出众。

    高冷的,温柔的,可爱的……

    各种类型,相当的齐全。

    “浅音浅兮,把人带下去,好好安排一下房间。”

    府里的美人都遣散了,这回来了一批美男,可比美人好多了,想想都激动,今晚她该去调戏哪个?

    浅音浅兮看着自家王爷那兴奋中带着猥琐的眼神,赶紧伸手拦住了她朝美男靠近的脚步。

    “王爷,这礼可不是白收的,你清醒点啊!”

    听她们这么一说,慕千泠才想起来这些美男是慕梓辰送来的,抬眼看看似笑非笑的男人,态度相当的热情。

    “站着干什么,过来坐。浅音,倒茶。”

    慕梓辰看着她脸上那过分灿烂的笑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果然是真的喜欢男人。

    “这些美男,本王收下了,想让本王帮什么,直接说就行。”

    慕梓辰喝茶的动作顿住了,根本没想到她会答应的如此爽快,甚至连事情都没问。

    浅音浅兮更是一脸的惊恐,“王爷,你不能……”

    “嗯?”

    慕千泠一个上挑的尾音,再加上那危险的眼神,让两人十分不甘心的闭了嘴。

    送走了慕梓辰,慕千泠整个人都处在亢奋的状态,直奔安排美男的院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