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八.真的是一举一动都引人犯罪
    站在帝宫顶端,凤凕盯着下面那个灰头土脸却健步如飞的人,脸上的冰霜越来越厚,垂在身侧的拳头也不断收紧。

    该死的女人,平时的嚣张呢,这种时候怎么这么听话。

    在心里挫败的叹了一口气,这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一言一行粗鲁的不像个女人,还每天惹他生气。

    他是怎么了,怎么就不想让她走呢。

    凤一站在他身边,见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某人的身影,试探着问了一句,“帝君,要派人跟着吗?”

    虽然他不怎么喜欢这个帝后,可她毕竟一点灵力都没有,万一在外面出事了怎么办。

    他总觉得要是出事了,最后帝君会找他算账。

    “你很担心?”

    冰冷的眼神落在他身上,凤一身体一僵,立刻把嘴闭的无比严实。

    “不用管她。”

    “是。”

    凤一应了一声,赶紧跟上自家帝君的脚步。

    一路回了御书房,看着自家帝君用灵力撑起一道光幕,光幕上正是某人的身影,凤一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帝君,你是认真的吗?

    这就是你说的不管她?

    完了,他家英明神武的帝君,彻底没救了。

    ……

    出了帝宫,慕千泠就发现了不对。

    凤凕把她带来的,难道不应该把她送回去吗?

    人生地不熟的,身上还一分钱都没有,她怎么回北州啊?

    本能的想转身往回走,一想到凤凕让她滚,又忍住了。

    滚就滚!

    就算是一路卖艺要饭,她也不去找他!

    那个贱人,她再也不想看见了!

    不过,提起饭……她好像有点饿了。

    里里外外在身上翻了一圈,除了头上的玉冠和身上的衣服,好像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算了,先找个当铺换点银子,填饱肚子再说吧。

    隔着光幕,凤凕看她苦着一张脸捂着肚子,就知道她是饿了。

    该死的女人,饿了也不知道回来闹,你没长脑子啊。

    饿死你算了。

    心里是这么想,可看着某人捂着肚子可怜兮兮的模样,根本做不到无动于衷。

    “凤一,去……”

    凤一听着自家帝君的吩咐,满脸的不可置信。

    帝君你舍不得她受苦就直接把人带回来不行吗,让我去也行啊,为什么要这么折腾!

    慕千泠正到处找当铺呢,身边突然出现四个蒙面的黑衣人,把她堵在了巷子里。

    “你们……干什么?”

    她不至于这么倒霉吧,刚出来就遇上打劫的。

    凤一藏在面巾下的嘴张了好几次,愣是没敢出声。

    以后万一被她知道了,他会不会被报复啊?

    “说话!”

    耳边是自家帝君的传音,凤一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苍穹的帝后竟然出宫了,正好,杀了你去报复苍穹帝君。”

    慕千泠懵逼了,这不是打劫,这是要命啊!

    “各位大侠,你们可能弄错了,我跟凤凕那个贱人一点都不熟,不仅不熟,他想杀了我,我也想杀了他,其实我跟你们才是一伙的,我能加入你们吗?”

    “……”

    凤一嘴角抽了抽,帝君你确定还要把她骗回去吗?

    躲在暗处的凤凕脸色冷的吓人。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他什么时候想杀她了,哪次不是吓唬一下就算了!

    “继续。”

    得到自家帝君的命令,凤一立刻出声,“说什么都没用,只要你不在帝宫,天涯海角我们都要杀了你!”

    话音刚落,抬手就是一道灵力,打在慕千泠脚下。

    慕千泠本来是想躲的,可看到他明显是打偏了,就放弃了,顺便悄悄送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

    就这水平,确定是混江湖的吗?

    凤一的内心是崩溃的,能不能别愣着了,你倒是跑啊!

    几人全都知道这是未来帝后,谁也不敢动手,凤一打了一下之后也不敢动了,就怕不小心伤了她,回去被自家帝君责罚。

    于是,该跑的不跑,该打的不打,有那么几秒钟,场面一度万分尴尬。

    最后还是慕千泠先反应过来,趁着他们谁都不动手,运起轻功就朝着帝宫飞奔。面子哪有命重要,她以后不找美人了还不行吗。帝宫门口,完成任务的凤一站在自家帝君身后,脸上的表情相当的无语。

    帝君你不觉得站在这里很奇怪吗?明摆着就是故意在等人家啊。

    离得老远,慕千泠就看见了站在宫门口的男人,使劲的在大腿上拧了一把又一把。

    “凤凕……”

    委委屈屈的声音,配上脸上的眼泪,那叫一个可怜。

    “你不是回北州吗,还回来做什么。”

    听着自家帝君冷冰冰还带着几分怒气的声音,凤一嘴角抽搐两下,默默的走开了。该配合你们演出的我,实在接受不了这种刺激。

    慕千泠哪知道自己被套路了,满脑子都是好好认错,保住小命。

    “我不想回北州了,我知道错了。”

    一边说,一边伸出爪子扯住男人的衣袖,又使劲挤出两滴眼泪。

    “放手。”

    看着她那脏兮兮的爪子,凤凕眼中闪过一抹嫌弃。

    慕千泠哪能听他的话,死死的攥着他的衣袖不撒手,“你别赶我走,我……我舍不得你。”

    凤凕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没出声,也没扯出自己的衣袖。

    慕千泠觉得有戏,赶紧再接再厉。

    “凤凕,我之前都是胡说八道的,给你当帝后我可高兴了,一点都不想回北州,没有你我根本就活不下去。”

    虽然知道她是在胡扯,可某个傲娇的帝君就是觉得心里舒服了,连眼中的冷意都消散了几分。

    “以后,不许看别的男人,也不许看女人,更不能靠近,还要听我的话。”

    慕千泠抓着他衣袖的手一顿,这要求,是不是有点苛刻了?

    察觉到她的抗拒,凤凕冷冷的发出一个鼻音,“嗯?”

    “知道了。”

    为了小命,她忍了。

    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身后,慕千泠成功的回到了帝宫。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套路了,甚至有些沾沾自喜。

    御书房里,看着安静看书的男人,慕千泠犹豫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了。

    “凤凕,我饿了……”

    她说的小心翼翼,旁边的凤一高兴坏了。

    可总算喊饿了,帝君让准备的饭菜早就做好了,都快凉了。面对一桌子自己爱吃的菜,慕千泠一顿狼吞虎咽。

    她实在是太惨了,没了美人和美男,只有美食能弥补她心灵的创伤了。

    正吃的各种舒爽,耳边突然传来男人不容抗拒的声音,“喂我。”

    慕千泠手里的鸡腿就这么掉了下去,嘴里叼着一块肉,愣愣的看着对面冷漠脸的男人,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吐出嘴里的肉,满眼诧异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凤凕眉头微皱,她是聋吗?

    “喂我。”

    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语气冷了几分。

    这一次,慕千泠听清了。

    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受到了侮辱,这特么是把她当丫鬟了吗!

    他竟然让她喂!

    这个贱人,是自己没长手吗!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可看着男人越来越冷的脸,慕千泠不得不认怂。

    喂就喂,撑死你!

    拿起羹匙,舀了一匙离自己最近的甜羹,送到男人嘴边,“张嘴。”

    闻着鼻间甜的发腻的味道,凤凕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最不喜欢吃这种甜腻的东西。

    “你到底吃不吃!”

    从来没这么伺候过人,偏偏眼前的男人还拽的跟什么似的,自己举了半天,人家连张嘴的意思都没有,慕千泠觉得自己心里的火气快要压不住了。

    看着她不停颤抖的手,凤凕皱着眉头喝下了甜羹,甜腻的味道立刻在口中化开。

    似乎,没有难吃到无法下咽。

    “继续。”

    尼玛!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他还被喂上瘾了!

    泄愤似的,慕千泠把羹匙狠狠的往碗边一砸,这才又舀了一大匙甜羹。

    看着男人张开嘴,故意偏了一下手腕。

    甜羹洒了一半,尽数落在男人的一身华服上。

    “不好意思,举的时间太久了,手有点抖。”

    再敢让老子喂,下次直接泼你脸上!

    凤凕当然知道她是故意的,却也没和她计较,云淡风轻的看着她眼中的得意,微微舔了一下嘴角不小心沾上的甜羹。

    卧槽!

    慕千泠眼睛都看直了。

    这男人舔嘴角的动作怎么能这么性感,分分钟想压在身下蹂躏一百遍啊!

    心里这么想,身体就跟不受控制似的,缓缓朝着男人靠去,眼睛紧紧的盯着男人的薄唇,完全移不开视线。

    “做什么?”

    这举动,看在凤凕眼里完全是莫名其妙,习惯性的以为她又想胡闹。

    一句话,慕千泠如梦初醒。

    整个人都是震惊的状态,就这么保持着俯身的姿势,一脸懵逼。

    太丢人了好么?

    人家就不经意的舔了一下嘴角,她竟然就被勾引了!

    不对,都怪这个贱人长的太好看了,故意引她犯罪!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好一会儿,慕千泠才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起来还是在继续吃饭,实际上完全食不知味。

    她怎么就能被勾引了呢!

    她一个完美无缺的总攻,前一秒还被奴役着,后一秒竟然就被勾引了,脸都丢尽了!

    就在她恨不得一头撞死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忽然起身,走到屏风后开始换下被她弄脏的衣服。

    虽然看不清楚,但是至少能看见一个剪影。

    看着男人那优雅的动作,再自行脑补一下完美到爆的身材,慕千泠的小心脏又开始躁动了。

    真的是一举一动都在引人犯罪啊!

    美色当前,身体总是比脑子更先反应,悄悄的朝着屏风走了过去,试图找机会偷看一眼。

    刚走了一半,凤凕就换好衣服出来了,看她十分突兀的站在屋子中间,眸中闪过一抹疑惑。

    “那个,我……”

    偷看未遂,要不要这么尴尬。

    为了找个借口,慕千泠大脑飞速运转。

    “我就是想问一下,凤仪宫毁了,我晚上住在哪?”

    太机智了有没有!

    世界上怎么会有像她这么聪明的人,完美化解尴尬!

    自恋到一定程度的人,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兴奋都写在了脸上。

    凤凕今天心情真的很好。

    看出她在瞎掰,也不打算跟她计较,甚至一本正经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住我的寝宫。”

    说完,抬腿就走了出去,留给她一个云淡风轻的背影。

    慕千泠整个人都兴奋了。

    所以,这是在给她机会吗?

    她就想问一句,可以脱衣服一起睡么?

    来到凤凕的寝殿,殿外竟然一个人的没有,连凤一都没在外面守着。

    慕千泠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一阵狂跳,夜深人静,孤男寡男,实在是太适合做点有意义的事了。

    猥琐的搓了搓手,慕千泠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

    脑子里,什么辣手摧花,霸王硬上弓,各种带颜色的词不停的往出蹦。

    然而,走进去她才发现,寝殿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该不会是让她住他的寝宫,他去找玖兰肆一起睡了吧?

    想到这种可能性,慕千泠瞬间不淡定了。

    这不是欺骗她的感情吗!

    她情绪都到位了!

    不得不说,慕千泠猜对了,凤凕真的跟玖兰肆在一起。

    “小凕凕,我要和美人睡觉了,你到底走不走?”

    斜倚在软榻上,玖兰肆对赖着不走的男人表示很无奈。

    “你要是不跟小泠儿睡,那我就去了。”

    说着,起身就往门外走。

    “你敢!”

    整个晚上都没说话的男人终于开口了,一张嘴就是带着杀气的威胁。

    “激动什么,我还没走呢。”

    玖兰肆笑着凑到他的座椅边,“你和那人纠缠这么多年,谁也除不掉谁,现在小泠儿成了关键,你不要她,又不能便宜那人,还不如把她给我,省得我成天找那些女人了。”虽然玉佩绑定的不是他,但是靠和小泠儿双修吸收玉佩里的灵力也不成问题。

    “你早就知道她的存在,所以才和那人联手暗算我落进北州?”

    凤凕阴沉着脸,微微眯起的凤眸透着无尽的危险。

    玖兰肆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后又恢复如常。

    “当初跟那人联手,就是看你每天太过无聊了,至于把你逼进北州,只是想让你去碰碰运气,谁知道你运气这么好,还真就找到了能融合魂契玉佩的人。”

    “那怎么不让我去西州碰运气?”

    “西州多危险啊,我怎么舍得你带着伤去那种地方,你要是死了,可就没有人陪我了。”

    “呵,那我还要谢谢你了。”

    凤凕冷笑一声,躲开那只快要碰到他肩膀的手。

    “不用谢不用谢,你赶紧陪小泠儿睡一觉就行,魂契玉佩在命定之人体内催动,这么罕见的事情,我都快好奇死了。”

    听说还能引来天地异象,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她不会愿意的。”

    虽然那女人成天说要和他……

    但是他看的出,她就只是说说而已,心里还是抗拒的。

    “她不愿意,你会没有办法用强?”

    玖兰肆暧昧的朝他眨眨眼,“这么顾及一个女人的感受,还说你没看上她?”

    他会看上她?

    怎么可能。

    那个女人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不让他嫌弃的。

    他只是……看她太弱,可怜她而已。

    见他陷入了沉思,玖兰肆眼中的兴味更浓了,“小凕凕,她愿不愿意,你不能靠自己想,得去试试,今天晚上就是好机会。”

    冰冷的凤眸闪过一抹幽深。

    要试试吗?

    ……

    从来都是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的人,破天荒的睡到半夜就醒了。

    慕千泠躺在凤凕的床上,脑子放空看着床顶。

    为什么就醒了呢?

    难道是想去茅厕?

    翻身下床,随手扯过外袍披在身上就往出走,路过侧室,突然听到一阵几不可闻的声音。

    似乎,是水声。

    脑子还没怎么清醒的人,顺从自己的好奇心就走了过去。

    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一抬眼,看到不远处水池里的男人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池水堪堪触及胸口,男人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带着些许水汽,看不见眸中的冷酷,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惑人的矜贵。

    美!真的太美了!

    只是那样坐在水中,不用任何动作,就有万千风华,比平时还要好看。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男人没穿衣服,所以她才觉得撩人。

    美男沐浴,而且还没有发现她。

    那么问题来了,她是扑上去呢,还是扑上去呢?要是扑上去,会不会被一巴掌拍死?

    在美色和小命之间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觉得小命重要。

    她还是出去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吧。

    刚想转身离开,脚下一有动作,水中的男人就睁眼了。

    冰冷的眼神直直的射向她,带着说不出的鄙夷,“看见什么了?”

    好吧,她承认偷看他沐浴确实不怎么光彩。

    只是,一定要问的这么尴尬吗?

    “我看见……水中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

    “哗啦啦……”

    话还没说完,直接被一道水柱从头顶浇了下去。

    该死的女人,又把他当女人调戏!

    慕千泠都被浇懵了。

    她夸他夸的那么文艺,怎么一句话不说就动手了呢?

    该不会是没听懂吧?

    “我是夸你长得美呢,美的倾国倾城倾天下……”

    “哗啦啦……”

    又是一道水柱,从里到外浇的相当透彻。

    “老子夸你长得好看!”

    “嗯。”水中的男人发出一个淡淡的鼻音,好看可以用来形容男人。

    尼玛的文盲!

    非得说的这么直白才能听懂!

    慕千泠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波,转身就往出走。

    “等等。”

    刚转身,男人淡漠的声音便在身后响起,“白看了吗?”

    “什么意思?我连关键部位都没看到,你还想要银子?”

    “……”

    这女人为什么每次开口都让他想杀人!

    沉默良久,凤凕才压下心里的怒气,“把我的衣服拿进来。”

    慕千泠:……

    吃饭的时候让她喂,现在还让她拿衣服,这特么是真把她当丫鬟了!

    “要衣服是吧,等着!”

    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声,冲出去随便拿了一件衣服,顺手塞进去两根银针。

    “给你!”

    站在水池边,慕千泠强迫自己尽量不去看男人那诱人的身材。

    凤凕抬眼扫过她刻意回避的视线,薄唇轻启,“给我穿。”

    说完,直接从水中起身。

    慕千泠发誓,她真的没打算看的,但是水声实在太过吸引人注意,她不自觉的就看过去了。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泛着晶莹的水珠,堪称完美的八块腹肌,还有下面那……

    诶?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洗澡穿什么裤子!”

    变态!浪费她的感情!

    鼻血都准备好往出喷了,他竟然穿着裘裤!

    发泄不满似的,手里的衣服直接朝着男人砸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脚下一闪而过的白光。

    “卧槽!”

    脚下一滑,整个人都朝着水池扑去,还顺手扑倒了刚刚从水中站起身的男人。

    ------题外话------

    今天有事耽误了,更的有点晚,以后还是会早上更新的。

    这个月的万更终于坚持下来了,染染的存稿已经耗尽,下个月只能保证每天4000+了,月底有可能会爆更,各位小可爱谅解一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