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九.哪来那么多凑巧的事!
    对上男人近在咫尺的凤眸,慕千泠是怀疑人生的。

    一定要尴尬的这么凑巧吗?

    她就扔个衣服,根本没怎么用力,竟然能直接摔下来。

    还……好巧不巧的摔进人家怀里。

    这不是逼她兽性大发吗。

    凤凕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趴在自己身上的人,她本就只穿了一件里衣,身上披的外袍早就掉在了一旁,此时落在水中,薄薄的衣料全都贴在了身上,近乎透明。

    虽然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可那身子就是该死的柔软。

    此刻又紧紧的贴在他身上,带起一阵异样的躁动。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计其数,却没有一个能如此牵动他的心绪。

    难道,真如玖兰肆所说,他对她有意?

    每天都在惹他生气,让他处处都嫌弃的女人,他怎么能对她有意……

    冷漠的凤眸变得幽深起来,十分不愿意多想这种可能。

    离的这么近,慕千泠自然能感受到他心情的变化,习惯性的以为他又要发火。

    “估计是地板太滑了,你别激动,我马上就起来。”

    美男在怀,她虽然很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但是还没到不要命的程度。

    急切的为自己澄清了一下,慕千泠赶紧朝旁边挪去,试图帅气的起身。

    但是,帅气起身是需要助力的,至少得有个支撑物。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身下的男人。

    于是,慕千泠伸出了爪子,按在男人身上一个用力。

    “嗯……”

    男人那销魂的闷哼声,来的太突然,听的慕千泠不自觉的红了脸,起身的动作就这么僵住了。

    等等,这触感……

    她按上的是……

    慕千泠懵逼了,连要把手拿开都忘了,大脑一片空白的对上男人闪动着火苗的眸子。

    空气和池水仿佛都在升温,凤凕看着眼前红了脸的女人,猛地翻身,将她抵在浴池边缘。

    “我真不是故意,故意摸上你那个啥的,我……”俊美的人神共愤的脸在眼前放大,让她瞬间红透了耳根。

    看着眼神越来越深邃的男人,慕千泠的内心是崩溃的。

    虽然是她不小心摸上了不该摸的东西,但是这男人不是高冷禁欲的吗?

    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别一副让她负责灭火的模样。

    “凤凕……”

    伸手抵住男人的肩膀,不让他继续靠近,可她刚碰上,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

    “可以试试……”

    耳边传来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腰间的手突然收紧,男人的薄唇就吻了上来。

    “唔……”

    尼玛!这是试什么!

    慕千泠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么吻下去,她容易忍不住睡了他。

    想要挣脱男人的钳制,身体试探着扭动了两下,换来的却是腰间的大手更加的用力。

    在男人不容抗拒的动作下,慕千泠脑子有点不清醒了,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但是,这并不影响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总攻。

    快速的在男人唇上咬了一下,趁着男人微微一愣,动作麻利又霸气的一个翻身,将男人压倒在身下。

    “媳妇,这种事当然是我在上面了。”

    轻挑的语气,玩味的眼神,仿佛是在做一件毫不在乎的事情,就像和美人调笑一般。

    凤凕放在她腰间的手一顿,眼中的欲火缓缓归于平静,恢复平时的淡漠,甚至更冷了几分。

    “慕千泠,你当我是什么人?”

    “大腿,特别粗还能抱的大腿。”

    慕千泠的答案都没经过脑子就脱口而出。

    原来,竟是这样吗……

    不知道为什么,胸口突然闷的有些喘不过气。

    “下去。”

    “什么?”

    “下去!”

    眼看就要抱得美男归了,这美男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呢?

    慕千泠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不情不愿的撑起身子。

    刚想起身,紧闭的房门就被推开了,紧接着,就是极其惊讶的抽气声。

    顷刻间,一切都仿佛静止了。

    凤一手里拿着一身干净的衣袍,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家帝君竟然被扒了衣服,而且还在下面!

    “滚出去!”

    伴随着男人暴怒的声音,慕千泠身上多了一件她刚刚拿过来的衣袍。

    凤一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连手中的衣袍掉落下去都来不及管,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屋内。

    缓过神来的慕千泠,感受着后背上的刺痛,心里无数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特么的哪来这么多凑巧的事!

    前面那些都能算是意外,这次的银针竟然是她自己放进去的!

    尼玛!自己把自己坑了!

    就在她心里的草泥马还在狂奔的时候,身下的男人突然将她推到一边,冷着一张脸,自顾自的起身,全程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早已湿透的裘裤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想到自己之前在水里阴差阳错干的事,慕千泠的鼻血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哗啦啦……”

    一道水柱直接泼在脸上,冲掉了泛滥的鼻血。

    “擦干净。”

    凤凕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的嫌弃和鄙夷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冷冷的说完,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只是,耳尖那微微泛起的红色,不知该作何解释。

    嫌弃你大爷啊!

    强吻老子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嫌弃!

    把身上那带着银针的衣袍摔在地上,慕千泠脸色相当不好的走了出去。

    只见凤凕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书案前捧着一本书看的认真。

    随便扯了一件男人的衣袍换下身上已经湿透的里衣,又找了块毛巾去擦

    不停滴水的头发,在男人眼前走了好几遍,人家愣是连头都没抬一下。

    什么书看的这么认真?

    有意无意的,慕千泠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书。

    这男人这么牛掰吗?

    看书竟然都不用翻开?

    本着不能委屈自己好奇心的原则,慕千泠几步就凑了过去,“你看的什么书?”

    全程注意力都不在书上的男人被她这么一问,下意识的把书翻开了。

    然后,空气就静止了。

    再然后,就是慕千泠憋笑到不能自已的声音。

    “这姿势不错,你看会了可以找玖兰肆试试。”

    脚下虽然淡定的朝着床铺走去,慕千泠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

    大半夜的竟然拿着两个男人在一起的春宫图看,还一副冷着脸的禁欲表情……

    简直太刺激了好么?

    凤凕此时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竟然在他的书案上放这种书!

    玖兰肆,你是不想活了吗?

    ……

    晚上的睡眠时间浪费了太多,慕千泠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刚洗漱完,凤一就带着满脸一言难尽的表情走了进去。

    “饭呢?”

    慕千泠看着他什么都没拿的两只手,表情实在不怎么友好。

    凤一额头流下几滴冷汗,“马上就到。”

    慕千泠点了点头,大大咧咧的坐在凤凕的座椅上,试图寻找一下昨天的那本男男春宫图,完全无视还站在原地的男人。

    凤一为难的看着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帝君的意思是,把御书房里有美人的事不露痕迹的透露给她,一定不要刻意。

    这么高难度的任务,他该怎么完成?

    他站在这里不走就已经很刻意了吧?半晌过后,把整个书案全都翻了一遍也没找到凤凕看的那本春宫图,慕千泠这才注意到脸色如同便秘的凤一。

    “干什么,凤凕让你监视我?”

    满脸的不友好,仿佛凤一敢点头就要杀人。

    凤一嘴角一抽,“帝后,玖兰肆给帝君送了几个美人,都在御书房呢。”

    说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想要把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记下,好回去跟自家帝君汇报。

    玖兰肆说,要是吃醋就一定会生气的,看这情况,帝后应该是吃醋了。

    为了维护自家帝君的光辉形象,凤一赶紧开口,“帝后放心,帝君看不上她们,一个都没收,这会儿估计已经送走了。”

    话音刚落,身前的书案就被一脚踢翻,某人的磨牙声十分清晰。

    这,就算吃醋生气也别毁东西啊。

    凤一心疼到无以复加。

    帝君生气毁东西,帝后也毁,以后这帝宫还能有一天安生了吗?

    “是不是凤凕故意让你来告诉老子的!”

    慕千泠死死的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被她看出来了,怎么办?

    凤一吓出了一身冷汗,“不,不是,不是帝君吩咐的。”

    “砰!”

    原本坐在座椅上的人怒气冲冲的起身,一脚把那座椅提出老远。

    “肯定是他!这个贱人,不让老子看美人就算了,竟然还故意让你来炫耀!”

    慕千泠心里那个气啊。

    “还有玖兰肆,给凤凕送美人为什么不给老子送!尼玛的,没有一个是好人!”

    她已经忍了很久了,把她当丫鬟使唤就算了,竟然还派人来跟她炫耀玖兰肆给他送美人!

    那个贱人!怎么能这么无耻!

    简直没法忍!

    凤一彻底懵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暴走的人。

    “帝……帝后,你可能是误会了,不是你想的……”

    “给老子滚!看见你就想起凤凕那个贱人!”

    凤一:“……”

    玖兰肆还跟帝君说她会吃醋,这跟他说的完全不一样好吗?

    还有,这种情况,他到底该借几个胆子才敢回去跟帝君汇报?

    凤一幽怨的看了她一眼又一眼,这才生无可恋的走了。

    怎么办,他觉得帝君肯定要发火的。

    ……

    见他慢吞吞的走进御书房,凤凕立刻朝他看去,眼中带着一抹特别的期待。

    想出这个方法的玖兰肆更是一脸的好奇,“怎么样,小泠儿什么反应,说什么了?”

    “帝后说,说帝君这是在故意跟她炫耀。”

    凤一偷偷看了一眼正前方的男人,果不其然看到了越来越冷的脸色。

    “还说什么了?”

    “还说玖兰肆为什么不给她送美人……”

    “砰!”

    凤凕一掌拍在桌子上,整个桌子瞬间从头碎到了尾。

    玖兰肆身边的美人吓得直哆嗦,齐齐往他身边靠去。

    “别怕,没事的。”

    把美人们揽在怀里,玖兰肆的声音温柔的不像话,美人们瞬间满脸的痴迷。

    “小凕凕,你总这么暴力,小泠儿是不会喜欢你的。”

    玖兰肆脸上全都是幸灾乐祸的笑。

    小泠儿,你可真是与众不同,难怪能把凤凕这块木头都吸引了。

    “过来。”

    凤凕面无表情的看向玖兰肆身边的一个美人,口中的话不容抗拒。

    美人怯怯的看了玖兰肆一眼,见他点头,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屋内安静的吓人,凤一惊讶的看向自家帝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玖兰肆微微挑了挑眉,饶有兴味的看着从来不近女色的男人把美人拽进了怀里。

    美人在怀,凤凕抬手就震碎了美人身上那本就没有多少的布料。

    “啊……”

    身上只剩下肚兜和裘裤,美人惊的花容失色,却也不敢动弹分毫,任由男人揽着她的腰。

    凤凕面色冷凝的看着怀里的美人,脑海中闪过的却是某人那张带着无赖笑容的脸。

    就算是看上她了又怎么样,她既然无意,女人这么多,又何必非她不可。

    怀里的这个女人,既不会嚣张放肆,又不会行为粗鲁,更加不会惹他生气,比她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修长的手指划过雪白的脖颈,再往下,锁骨也是精致的无可挑剔。

    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只是……

    他提不起任何兴趣,甚至连触碰一下都觉得不舒服,只是一下,就想杀了她。

    该死的!那女人到底有什么好!

    时刻关注他动作的玖兰肆,看到他眼中越来越浓的怒意,赶紧闪身将美人从他怀里拉了出来。

    “轰……”

    本该打在美人身上的灵力,落在地板上,地面瞬间开裂。

    “你生气就生气,有本事找小泠儿发火去,别动不动就杀我的美人,这个我还没碰过呢。”

    玖兰肆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脱下自己的衣服给美人披上,搂在怀里好一番安慰。

    找她发火……

    凤凕眼中闪过深深的无奈,难道就要栽在那个每天都惹他生气的女人身上了吗?

    这让他怎么能甘心……

    沉默良久,在心里挫败的叹了一口气,看向忙着安慰美人的玖兰肆,“怎么做?”

    “什么?”

    玖兰肆被问的一愣,随即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想要抱得美人归?”

    冷着脸的男人没出声,片刻后,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回给他一个简单的鼻音,“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