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十一.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从地上爬起来掸掸身上的灰尘,慕千泠大爷似的往旁边的椅子上一靠,“说吧,怎么修炼。”

    使唤下人的语气,让凤凕微微皱了皱眉,却也没去理会。

    “放空身心,什么都不要想。”

    “你该不会要趁机杀了我吧?”

    刚才还姿态慵懒的人瞬间满眼的防备。

    按照他说的去做,明显是放下所有戒备任人宰割了好吗。

    凤凕黑了脸,他在她心里的印象就是时时刻刻都想杀她吗?

    不打算回答她的话,抬手就毁了她身下的椅子。

    慕千泠一个漂亮的旋身,成功的避免了坐在地上的尴尬。

    “就知道你要来这招,幸亏老子早就有准备。”

    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得意。

    玖兰肆在一旁使劲的憋笑。

    他就知道,她学习修炼灵力肯定会有许多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幸亏他没走。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留在这里还有别的作用。

    “玖兰肆,你听着点他教的对不对,总感觉他想害我。”

    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

    “玖兰肆,你说像我这么高的天赋,是不是晋升的会特别快?”

    “应该会。”

    看着凤凕越来越冷的脸色,玖兰肆嘴角翘的越来越高。

    “玖兰肆,你……”

    “闭嘴!”

    该死的女人,明明是他在教她,有问题就不会问他吗?

    带着怒气的声音来的毫无征兆,把慕千泠给吓了一跳,再看看男人那愤怒中带着嫌弃的眼神,瞬间就炸毛了。

    “喊什么喊!是你要教老子,不是老子让你教的!”

    她那么认真的学,竟然还这种态度,真是够了!

    “老子不学了!”

    “你再说一遍!”

    凤凕又感受到了要杀人的冲动,冰冷的凤眸越发深邃起来。

    “再说一遍怎么了,老子就是不学了!”

    慕千泠起身,冲着满身怒气的男人就是一顿吼。

    “老子娶你当媳妇的时候,让你过什么测试了吗?十里红妆的娶你,整个北州,老子让你挨过谁的欺负!尼玛的白眼狼,亏老子当时对你那么好!”

    翻旧账的话,吼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完全不记得当时虽然没让人家挨别人的欺负,但是天天被自己欺负的事。

    偏偏被吼的男人也像失忆了似的,不仅忘了她当时的恶行,反而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不自然的别开了头,转身离开了。

    她不学也没什么影响,测试一定会过的,帝后的位置,只能由她来坐。

    慕千泠哪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他带着怒气不出声的走了,瞬间就慌了。

    “他该不会被气得狠了,不让我当帝后了吧?”

    看她一脸紧张的表情,玖兰肆忍着笑,严肃的点点头,“有可能,想给他当帝后的人,多的整个帝都都装不下。”

    “卧槽,那得赶紧哄!”

    话音刚落,慕千泠就跑没了影,直奔被她气走的男人追去。

    身后,玖兰肆已经笑到不能自已。

    小泠儿,你怎么就这么有意思呢。

    ……

    “凤凕,凤凕你慢点走。”

    慕千泠无比痛恨男人那双大长腿,走的实在是太快了,她在后面玩命的追,就是追不上。

    早就发现她跟在身后的男人,听到她的声音只是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便继续往前走。

    看上去无比傲娇,实际上,不动声色的放慢了脚步。

    好不容易追上他,慕千泠赶紧伸手抓住他的衣袖。

    “凤凕,你今天好帅。”

    邹媚的语气,再加上脸上那无比刻意的笑,怎么看怎么狗腿。

    “什么事,直接说。”

    额……

    要不要这么直接。

    “那个,我刚才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灵力我会好好修炼的,嘿嘿……”

    “嗯。”

    凤凕应了一声。

    虽然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又想好好修炼了,但是有些灵力总比一点都没有要好。

    这就完了?

    也太好哄了点吧,她还一点技术都没用呢。

    还是说,他已经彻底放弃她了?

    想了想,慕千泠总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抓着男人衣袖的手改成了抱住胳膊。

    “我说的是真的,你别找别人当帝后,我晚上不睡觉了,好好修炼灵力还不行吗?”

    总算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转性的男人没出声,眼中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她是在怕他找别人当帝后,是不是说明,还是有些在乎他的?

    见他没反应,慕千泠心里更没底了,余光看到地上的花草,眼睛一亮。

    “你刚才教的我都好好学了,不信你看。”

    说着,蹲在地上就去拨弄离她最近的一根小草,指尖闪过一丝微弱的绿光。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小草一点变化都没有。

    不是吧,要不要这么尴尬。

    “那个,这是个意外,我再来一次。”

    回头尴尬的笑了一下,慕千泠屏气凝神,对着小草又是一阵摆弄。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卧槽!

    这特么是根假草吧!

    简直是在侮辱她的智商好吗,她明明就已经学会了的。

    凤凕眼看着她伸手把草拔出来,放在脚下一顿猛踩,眼中的无奈和嫌弃都快溢出来了。

    她难道看不见身边的花一直在长高吗?

    ……

    接下来的日子,慕千泠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在修炼灵力,刻苦的程度,整个帝宫无人不知。

    因为……

    帝宫里所有的花草树木都长的异常的好。

    “小泠儿,这么快就灵者二阶了,特级天赋就是不一样。”

    虽然是由衷的夸赞,可玖兰肆眼中除了欣赏,还带着些许遗憾。

    如果不是草木之力,七天就能晋升两次到灵者二阶,这样的天赋和这样的修炼速度,怕是要震惊整个遥风大陆了。

    听到他的话,慕千泠就回了两个字:“呵呵。”

    晋升的再快能怎么样,除了摆弄这些花草,她的灵力根本就一点用都没有好吗。

    用尽全力,连一朵花都打不掉。

    人家的灵力都是各种牛掰,她的灵力完全就是用来搞笑的……

    想想就扎心。

    尤其是每次被凤凕那个贱人武力威胁,她的心啊,都要被扎碎了。

    努力一辈子都不可能翻身的感觉,真的是各种酸爽。

    “小泠儿,这凤仪宫重新建完,比以前大了一倍啊。”

    她吐槽的工夫,玖兰肆里里外外的看了一圈,又回到她身边,“你晚上一个人住不害怕吗,要不要我来陪你?”

    迎着他暧昧的目光,慕千泠狠狠的磨了磨牙,“你要是能把凤凕撵走,你说住哪都行。”

    那个贱人,自己有寝宫不住,天天晚上往她这跑,还特么一言不合就让她睡地下,能不能要点脸!

    在心里无限吐槽的人,明显忘了自己每天早上醒来都是在床上,而且还是在人家怀里。

    玖兰肆倒是没想到凤凕学的这么快,才几天啊,就知道给自己谋福利了。

    “小泠儿,那你们有没有……”

    玖兰肆没往下说,给了她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一提到这个,慕千泠把牙咬的更狠了,“他不让老子碰!”

    长的那么好看,还总往她身边凑,她天天美男在怀,竟然不让她碰,当她是柳下惠啊!

    看她虽然是一脸愤愤的表情,却带着一丝几不可察庆幸,玖兰肆这才相信凤凕的话。

    她心里,确实是在抗拒男女之事。

    看不出来啊,比男人还要豪放的小泠儿,竟然骨子里会抗拒这种事。

    压下眼中的惊讶,玖兰肆慵懒的靠在一旁的座椅上,准备完成凤凕交给他的任务。

    “小泠儿,你知道三天之后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你要精尽人亡了?”

    “……”

    他是夜夜笙歌,可那都是有原因的好吗,怎么可能像她说的那样。

    “小泠儿,我身体好着呢,你不信可以试试。”

    慕千泠把他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十分认真的翻了个白眼,“算了吧,我的时间宝贵着呢,不想在你身上浪费三秒。”

    “……”

    这是在说他只能坚持三秒吗?

    玖兰肆瞬间满脸黑线,要不是她是凤凕看上的人,估计现在就能让她亲自体验一下。

    过了许久才调整好心态,玖兰肆直接开门见山,“三天之后是凤凕的生辰。”

    正在摆弄花草的人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嗯,然后呢?”

    然后……

    “没事了,就是告诉你一声,到时候你得跟我一起出席寿宴,毕竟还没成亲,暂时算作星辕的人。还有……凤凕每次收到的寿礼都特别多。”

    最后一句话,加的相当突兀,玖兰肆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寿礼两个字。

    慕千泠连头都没抬,“知道了。”

    “……”

    玖兰肆彻底无语了。

    沉默一会儿,抽着嘴角走了出去。

    他是把该说的都说了,小泠儿没反应,凤凕要怪也怪不到他。

    三天后。

    慕千泠照常睡到日上三竿,却是难得的睁开眼发现床上只剩下了自己。

    直到她洗漱完毕,准备开始吃饭,凤凕才露面。

    桌上的饭菜,依旧是她喜欢吃的样式,再加几道她不曾吃过的菜肴。

    拿起筷子就是一顿风卷残云,不优雅的速度,加上毫不优雅的吃相。

    只是,吃到一半,慕千泠就有点吃不下去了,某个帝君落在她身上的眼神越来越冷,让她根本没办法忽视下去。

    “怎么了么?”

    慕千泠停下筷子,一脸疑惑的问道。

    她这么一问,男人立刻收回视线,看向一边,再也没看她一眼。

    发什么神经!

    在心里吐槽一声,慕千泠继续和桌子上的美食作斗争。

    然后,那种冷的仿佛能冻死人的目光又回来了。

    慕千泠磨了磨牙,转头看了过去。

    然后,男人又收回了视线。

    如此反复了几次,就在慕千泠快要暴走的时候,耳边传来男人冰冷的嗓音。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

    这一句,慕千泠完全是带着怒气吼出来的。

    什么日子关她什么事,凭什么不让她好好吃饭!

    闻言,凤凕的眸子像是被冰封了一般,一双手也是不断的收紧,口中吐出来的字更是冷如霜雪,寒意逼人。

    “想!”

    没良心的女人,他都特意让玖兰肆去说过了,竟然敢给他忘了。

    见他这么激动,慕千泠以为自己忘了什么大事,哪还有心思生气,赶紧在记忆里地毯式搜索,试图找出准确的答案。

    凤凕始终观察着她的神色,见她突然转头笑意盈盈的看过来,凤凕中染上一抹别样的期待。

    “我真的不知道,要不你提示一下?呵呵……”

    慕千泠笑的相当有诚意,换来的却是男人更加冷冽的眼神,还有那眼神中快要杀人的怒意。

    没良心的女人!

    “砰”的一声,摆满饭菜的桌子碎的彻底,身边的男人大步走了出去,留下慕千泠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他了。

    看着撒了一地的饭菜,再看看自己沾了菜汤的衣角,抬腿将男人坐过的座椅踢的七零八碎。

    又特么发什么神经,脑子有病啊!

    ……

    一国帝君的生辰,不可谓不隆重,前来祝寿的势力众多,整个帝都的气氛都比往日欢快了许多。

    然而,此时的帝宫,举办寿宴的大殿中,几乎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尤其是苍穹的一众大臣,拼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脸上全都是如出一辙的不解。

    他们帝君虽然常年冷着脸,脾气也是十分不好,可是今日,明明是他的生辰,众人也没有触怒他,为什么看上去这么不高兴,甚至带着明显的怒意?

    凤凕冷着脸坐在主位上,目光扫过下方右手边的两个空位,薄唇抿的更紧了。

    不仅忘了,竟然还敢不来,那女人是活腻吗……

    苏落见自家帝君始终一言不发,急的额头上全都是汗珠。

    这种日子,帝君你确定什么都不打算说吗?

    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忍不住站起身,“帝君,按照……”

    到了嘴边的话,被自家帝君冰冷的眼神一扫,不受控制的咽了回去。

    帝君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他,他做什么事惹帝君不悦了吗?

    整个宴会都处在一种极其诡异的氛围中,而造成这种氛围的罪魁祸首,此时正坐在凤仪宫里,任由玖兰肆怎么劝,就是不肯往出走。

    “他那么对老子,连饭都不让老子吃,老子凭什么给他祝寿!”

    其他的还能勉强忍,不让吃饭这种事,慕千泠表示绝对忍不了。

    见自己怎么劝都没用,玖兰肆也没办法,只能任由她作死。

    “不去就算了,我可得去找我的美人。”

    说完,刚走几步,身后就传来某人兴奋的声音,“宴会上有美人?”

    玖兰肆嘴角一抽,“有,有好多美人。”

    话音刚落,之前还打死都不走的人,眨眼间就跑没了影。

    玖兰肆:……

    早知道这招能劝动她,他何必浪费那么多时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