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十四.你技术不行!
    临近中午,凤凕一进门凤仪宫就闻到了满院子的香味。

    凉亭中,慕千泠翘着二郎腿躺在软塌上,手中拿着烤鸡腿吃的正香,整个嘴唇连带着下巴都是油乎乎的一片。

    某个帝君自然又给了她一个嫌弃的眼神,顺便坐的离她远了一些。

    看他过来,慕千泠扬起一抹笑,毫不避讳的把吃了一半的烤鸡腿递了过去。

    “吃吗,特别好吃。”

    凤凕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

    哪次遇到好吃的都护的严严实实,生怕他去抢,这次怎么这么反常?

    他没反应,慕千泠还以为是嫌弃她咬了一半,伸手把旁边还没吃的半只烤鸡推了过去。

    “呐,这半我没碰。”

    凤凕微微皱了皱眉,俯身凑到她嘴边,在她快要送到嘴里的半只鸡腿上咬了一口。

    诶?

    这男人不嫌弃她?

    慕千泠愣了一下,随后就想明白了。

    他肯定是知道她喜欢吃鸡腿,所以故意跟她抢。

    算了,今天心情好,不跟他计较。

    “好吃吗?我亲自烤的。”

    本来没打算理会她,听说是她亲自烤的,凤凕淡淡的“嗯”了一声。

    慕千泠笑的更开心了,快速把鸡腿消灭完,伸手在那半只烤鸡上扯下鸡翅,把剩下的烤鸡都送到了男人跟前。

    “好吃就多吃点,都给你了。”

    说完,自顾自的去啃她的鸡翅了,嘴角的笑,连吃东西的时候都没停过。

    凤凕眼中的疑惑更甚。

    她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

    “干什么!”

    刚啃了一半的鸡翅又被男人咬了一口,慕千泠瞬间就炸了毛。

    这个贱人,真的是一秒钟都不想让她痛快!

    让你抢,这一半也不给你了!

    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拿回刚送给男人的烤鸡就是一顿猛啃。

    本该嫌弃她粗鲁吃相的男人,一言不发的坐在她身边,时不时的在她正啃着的烤鸡上咬一口。

    明明不喜欢吃这种东西,竟然觉得出奇的好吃。

    整只烤鸡都吃完,慕千泠心里这个气啊。

    白给他不要,非要跟她抢!

    懒洋洋的躺在软塌上,完全无视跟她抢吃的的男人。

    凤凕也不在意,目光扫过她油乎乎的爪子和脸,凭空变出一块手帕递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手帕,慕千泠邪气的勾了勾嘴角,再转头就已经变成了感激脸。

    “凤凕,你可真是好人,还给我手帕让我擦手,感动死我了。”

    一边说,一边抓着男人的衣袖一顿狂抹。

    凤凕低头看着衣袖上那一大块相当明显的油污,脸色不可控制的黑了。

    起身就朝着屋内走去,准备换一身衣服。

    身后,慕千泠开心加愉快的擦着嘴,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换完衣服,见她还躺在软塌上,凤凕顺手就想去拿昨天的琴继续弹给她听。

    然而,找遍了整个凤仪宫,也没找到琴的影子。

    慕千泠全程看着他找琴,嘴角的弧度越扩越大,“找什么呢,我帮你找啊?”

    悠哉悠哉的语气,生怕男人不知道是她动的手脚。

    “琴呢?”

    凤凕眼中闪过一抹紧张。

    慕千泠挑了挑眉,“吃了?”

    吃了?

    她能吃琴?

    凤凕明显不相信她的话,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琴呢?”

    “真的吃了,你刚才吃的就是。”

    慕千泠整个人就透着两个字:得意。

    “听说过焚琴煮鹤吗?我不会煮,也没找到鹤,只能烤鸡,就是你刚才吃的那只,还挺好吃的。”

    杀气,到处都弥漫着杀气。

    凤凕的脸色一黑再黑,已经黑出了新高度,一双手死死的攥着拳头,就怕自己忍不住把她也给烤了。

    她越生气,慕千泠那边就笑的越灿烂。

    让他总弹那个破琴让她不舒服。

    半晌过后,凤凕总算控制住了自己的怒气,让自己不去对她动手。

    该死的女人,她知道那把琴对她有多重要吗?

    “那琴能控制你体内的绝情蛊。”

    言简意赅的说完,再也没去看她一眼。

    能控制绝情蛊?

    慕千泠整个人都懵逼了。

    “凤凕,你开玩笑的吧,我昨天那么问你你都没说。”

    凤凕没出声,心里也在跟自己生着气。

    明知道她的性子,昨天就该跟她说清楚的,竟然因为看她那愤愤的表情有意思就没说……

    他这一沉默,慕千泠只觉得头顶一阵天雷滚滚。

    她做了什么?

    这特么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作死!

    在心里泪奔了许久,这才从悲痛中缓过来,小心翼翼的凑到男人身边,讨好的扯了扯他的衣袖。

    “凤凕,我错了。”

    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扯出衣袖向前走了一步。

    “媳妇,你别生气了。”

    这一次,直接抱住了男人的胳膊。

    凤凕冷哼一声,却也没把胳膊抽出来。

    慕千泠一看,抱的更紧了,“媳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要是知道那琴有用,怎么可能用来烤鸡,虽然挺好吃的。”

    本来凤凕就没打算把她怎么样,再加上她委委屈屈的过来认错,已经准备就这么算了。

    结果听到她最后一句话,怒气瞬间就上来了。

    “好吃吗?”

    微微眯起的凤眸,带着说不出的危险。

    慕千泠身体一僵,立刻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好吃不好吃,一点都不好吃。”

    过了许久,也没听到男人再说什么,慕千泠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

    “那个琴,你应该还能再抢来一个吧?”

    再抢一个?

    她以为那琴是什么东西?

    “只有一把。”

    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会用抢的。

    “哦。”

    慕千泠瘪了瘪嘴,放开他的胳膊。

    “没有就算了,谢谢你帮我抢琴。”

    一句道谢,引来男人充满疑惑的目光,甚至还伸手在她额头上试了一下温度。

    “你怎么了?”

    “……”

    她是真心实意的道谢,为什么要这种反应!

    绝情蛊毒关系到她的小命,只是她的事而已,跟他没什么关系。

    这种事,帮了是人情,不帮也再正常不过,她道个谢是应该的好吗?

    “我……反正就是道个谢。”

    算了,跟他这种霸道的贱人,说了也是白说。

    看着她走进屋内,凤凕盯着她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神。

    这是她第一次跟他道谢,却让他很不舒服。

    总有一种她在跟他撇清关系的感觉。

    收回目光,凤凕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那琴也只是能压制她的蛊毒而已,虽然比他的灵力效果要好,却还是无法解毒。

    无论如何,绝情蛊毒他都要帮她解除。

    让她……可以毫无顾忌的对他动情。

    一连两天,凤凕都没再进过凤仪宫。

    慕千泠觉得,他应该是生气了。

    只是,玖兰肆也两天没有出现,这就有点奇怪了。

    难道是去过二人世界了?

    “凤凕在忙什么?”

    “帝君在……”

    负责送饭的凤一没想到她会主动问自家帝君的行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帝君说了,他和玖兰肆去寻找解绝情蛊毒方法的事,绝对不能让她知道。

    只是,这谎话该怎么编?

    “帝君他和玖兰肆在一起,具体做什么,并没有说。”

    果然是去过二人世界了。

    凤凕那样的人,竟然能陪玖兰肆过二人世界,绝对是真爱啊。

    “帝……帝后,你还有吩咐吗?”

    凤一看着她越来越亮的眼睛,心里一阵发毛。

    “没事了,你走吧,帮我祝他们幸福。”

    已经转身的凤一嘴角一抽。

    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有心解释一下,又怕自己再说错话,最后只能带着忐忑的心情走了。

    看着桌上的饭菜,慕千泠兴致缺缺的拿起了筷子。

    为什么有点吃不下去呢?

    难道是因为一个人吃饭太无聊?

    要是能来个美人陪她一起吃就好了。

    正想着,门口就走进来一个婀娜多姿的美人。

    “慕公子,帝君让我给你送些葡萄。”

    “凤凕?”

    他身边不是只有男人的吗?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勾人的美人?

    美人朝着她盈盈一拜,“是星辕帝君。”

    听美人这么说,慕千泠又仔细的看了她几眼。

    好像是在玖兰肆身边见过,似乎挺受宠的。

    既然门口的侍卫能放她进来,应该没问题。

    “给我吧。”

    伸手将美人手中的葡萄接下,慕千泠笑的一派风流。

    凤凕都已经和玖兰肆去过二人世界了,她撩撩美人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正在心里想着怎么个撩法,美人竟然满面娇羞的走了过来,“公子,奴家喂你。”

    这么主动的吗?

    慕千泠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就淡定了。

    玖兰肆就喜欢这样的美人,她又不是第一次见。

    迎着美人含羞带怯的目光,张嘴将她喂过来的葡萄吃了下去。

    “好吃。”

    不知道是不是有美人喂的原因,慕千泠觉得口中的葡萄异常的甜,恰巧,她就喜欢吃甜的。

    “那公子再吃一个。”

    美人一边说,一边往她怀里靠,水汪汪的眼睛说不出的勾人。

    被美人投怀送抱,对她来说是经常的事,慕千泠习惯性的搂上了美人不盈一握的腰身。

    盘中的葡萄一颗一颗的被美人喂进嘴里,刚开始她还没怎么在意,时不时的和美人调笑几声。

    可越往后越觉得不对劲。

    似乎,有些热,十分诡异的热。

    眼看着怀里的美人满目含春,衣衫半褪,慕千泠眼神一凛。

    这是奉了谁的命令来勾引她的?连春药都用上了。

    白皙的手指悄无声息的抚上美人的脖子,缓缓收紧。

    “美人,玖兰肆对你不好吗,竟然还帮别人做事?”

    “公子说什么呢,就是帝君派我来的。”

    美人倒是不在意脖子上的手,眼中的娇羞缓缓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笑意。

    慕千泠嗤笑一声,对这种级别的栽赃嫁祸表示很无语。

    玖兰肆知道她是女人,就算想算计她,也不可能派一个女人来。

    更何况,派的还是他自己身边的女人。

    “走吧,我不杀美人。”

    放开怀里的美人,慕千泠起身朝着浴池走去。

    常年拿毒药续命,一般的春药,对她的效果都不大,泡个冷水澡应该就没问题了。

    “公子~”

    伴随着媚到了骨子里的声音,身后贴上一具柔软的身躯,带起一片燥热。

    慕千泠身子一僵,整个人都懵逼了。

    她竟然……对女人有感觉。

    不不不,不可能的,应该是那春药的问题。

    她出神的工夫,身后的美人已经在她耳边呵气如兰。

    “公子,吃了那么多的千夜果,你就不想……”

    慕千泠已经没时间去想千夜果是什么东西了,抓住美人朝她下身移动的手,一个旋身,直接把美人推到在地。

    “滚!”

    冷冽的声音,寒意逼人的眼神,却掩饰不了身体里那快要燃烧的灼热。

    这里不是北州,那个什么千夜果也不在她的认知范围内。

    是她太自信,也太相信凤凕放在门口的侍卫。

    热,五脏六腑快要燃烧的热,热的她又想起自己成为杀手的那个晚上,还有,那些妄图染指她的男人。

    妖冶的眸子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看着地上还在不遗余力勾引她的女人,慕千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白皙的手指,缓缓握上从不离身的折扇。

    ……

    “小泠儿,有没有想我?”

    好不容易陪着凤凕一起折腾完,玖兰肆直奔凤仪宫,刚进院子就喊了一声,却发现每天这个时间都在凉亭里的人今天并不在。

    “小泠儿,你今天……”

    推开房门,满地的血腥把他吓了一跳,再看到缩在墙角里的人,眼中的震惊更甚。

    即便脸上布满黑色的血丝,也掩饰不了那不正常的潮红。

    这是……被下药了?

    凤凕说她不能见血腥,竟然是因为绝情蛊,难怪这么着急的想要找解绝情蛊毒的方法。

    想起刚刚找到的方法,微挑的桃花眼中兴味更浓。

    有意思,他倒是很期待凤凕的选择。

    “小泠儿,我带你去找凤凕。”

    越过地上的血迹,玖兰肆大步朝着缩在墙角的人走去

    不等他伸出手,一把软剑便直奔胸口袭来。

    “滚!”

    感觉到有人靠近,慕千泠本能的出手攻击,眸中杀意弥漫。

    “小泠儿,是我,我带你去找凤凕。”

    侧身躲过她的剑,怕刺激到她,玖兰肆也不敢上前,只能站在一米之外。

    “凤凕……”

    满是杀意的眸子里缓缓出现一丝清明。

    “对,凤凕,我带你去找凤凕。”

    见她似乎冷静了一些,玖兰肆试探着伸出手,瞬间就成为了她手中软剑的攻击对象。

    “滚!别碰我!”

    声嘶力竭的吼声,把门口的侍卫都惊动了。

    “帝后?”

    没有人敢直接闯进来,只是在外面询问。

    “在外面守着,谁都不要进来,我去找凤凕。”

    玖兰肆抹掉指尖的血迹,看了一眼已经明显神志不清的人,身影迅速消失在原地。

    慕千泠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改变她人生的夜晚。

    被人下药带进无人的小巷,身边全都是陌生的男人,不断的靠近。

    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救你,从今以后,你就是千泠,一辈子为我杀人的杀手。”

    ……

    凤凕这辈子都没像现在这样慌乱过,视线触及到拿着剑缩在角落里的人,身上杀意滔天。

    他不过离开了两天,竟然有人敢给她下药!

    “别直接过去,她吃了千夜果,不许别人碰她。”

    玖兰肆出声提醒了一下,便退到一边。

    “救我,我帮你杀人……”

    “泽,救我……”

    凤凕小心的靠近,听不清她在呢喃着什么,只能听到那一声声的“泽”。

    风眸中划过一抹暗茫,她口中喊的那个人是谁?

    不等他靠近,锋利的软剑就已经直指他的胸口。

    持剑的人红着眼,即便神志不清,依旧不许任何人靠近,本能的保护着自己。

    “慕千泠……”

    男人带着心疼的声音传来,手中的软剑微微顿了一下。

    这声音……是凤凕。

    眼前的场景从那晚的小巷变回现实,慕千泠看清眼前的男人,松开手中的软剑便扑了上去。

    门口的玖兰肆看着已经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十分知趣的退了出去。

    源源不断的灵力被凤凕输入体内,慕千泠只觉得蛊毒发作的痛苦缓缓被体内的燥热压下,整个人都要自燃了。

    盯着男人诱人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看这情况,不解春药肯定是不行了,倒不如趁机睡了美男,好歹能给自己减少点损失。

    蛊毒发作的事就听天由命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不由分说的把男人推上床,慕千泠直接压了上去。

    滚烫的吻从嘴唇到下巴,再到锁骨。

    罪恶的小手缓缓解开男人的外袍和里衣。

    慕千泠彻底放飞自我,在药效的驱使下,一心只想睡了身下这个自己觊觎已久的男人。

    自己喜欢的女人在身上到处点火,凤凕早就有了反应,却迟迟没有动作。

    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响着她的呢喃声,直觉告诉他,她口中的“泽”是一个对她很重要的男人,重要到性命垂危的时候还在喊那个男人的名字。

    而她现在在他身上为所欲为,心里是把他当成了那个男人吗?

    身上的女人脱了外袍,似乎还觉得热,抬手又去扯里衣。

    精致的锁骨,雪白的香肩,一点一点的冲击着他的视觉,让他忍的额头上已经有青筋浮现。

    偏偏某人注意到他的视线,冲着他勾唇一笑。

    “别怕,我会温柔的。”

    下一秒,男人直接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冰冷的风眸中带着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小心翼翼。

    “慕千泠,我是谁?”

    总攻的地位不保,慕千泠表示很生气,“你有病啊,不就是凤凕那个贱人,还能是谁!”

    男人眼中闪过一抹狂喜,她知道他是凤凕,不是别人。

    “卧槽!”

    刚才还任由她为所欲为的男人突然震碎了她的衣服,连裹胸都没放过,把慕千泠吓了一跳。

    正要发火,嘴唇就被霸道的稳住,不容许她有一丝一毫的抗拒。

    屋内的空气持续升温,暧昧的气氛缓缓弥漫。

    “嗯……你特么春宫图都白看了,起来,老子要在上面!”

    这种时候凤凕哪能让她动,死死的压住她,继续在她身上撩拨。

    “你大爷的,凭什么就震碎老子的衣服,你怎么不脱裤子!”

    说着,直接伸手把男人的裘裤扯碎。

    一心想着怎么夺回总攻地位的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右手的掌心,伤口不断扩大,黑色的血液缓缓滴落。

    这一幕,落在凤凕眼中,手上的动作都顿住了。

    他压制了她的蛊毒,就算是起了色心见了血腥也不会发作。

    现在那手上蛊毒发作的象征越来越明显,也就是说。

    她……也是喜欢他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慕千泠在男人一向冰冷的风眸中,见到了满目柔光,快要溺死人的温柔。

    “慕千泠,我是谁?”

    同样的问题问了第二遍,她本该不耐烦的。

    许是男人的目光太过温柔,竟然让她一点火气都没有,下意识的说出了他的名字。

    “凤凕……”

    得到了回应的男人将手覆在她右掌的伤口上,十指相扣,闪烁着淡淡的白光,与她胸口处那玉佩形状的光影交相辉映。

    “卧槽!你特么偷袭老子!”

    身体仿佛被撕裂的痛,疼的慕千泠瞬间就不可控制的掉下了眼泪。

    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滴落,被男人温柔的吻入口中。

    浪漫的动作,却遇上了不浪漫的人。

    “舔你大爷!就不能轻点,老子要疼死了!”

    一巴掌拍在男人头上,慕千泠挣扎着就要起身。

    “你技术不行,让老子在上面!”

    又是打又是骂的,甚至还被挑衅了男人的尊严,凤凕却是一点的不生气,反而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

    这一抹淡淡的笑,仿佛遗世独立的雪莲缓缓绽放,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慕千泠瞬间就消停了,愣愣的看着男人嘴角的笑,有些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直到……身下的床铺开始晃动。

    “你特么的用美男计!”

    “……”

    屋内,某人断断续续的吼声,夹杂着暧昧的喘息声还在继续。

    屋外,玖兰肆看着天边的七彩光芒刚刚出现便迅速散去,笑着摇了摇头。

    不趁机催动魂契玉佩提升灵力,反而用魂契玉佩跟一个草木系的人缔结灵魂契约,就为了把绝情蛊渡到自己身上。

    凤凕这样的人遇到美人关,竟然也会过不去。

    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玖兰肆抬腿朝着宫门口走去。

    这遥风大陆,估计又要到处都是是非了

    自己以后的日子,再也不会无聊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