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三十九.喜服,可以穿男装吗
    “泠泠,我饿了。”

    “滚出去吃草!”

    自从决定留下某只变成蝴蝶失败的虫子,慕千泠每天都在踩死它和拍死它之间徘徊。

    整整三天了,一个时辰喊一次饿,它就不怕撑死!

    “外面的草吃没……”

    在某人要杀人的眼神注视下,好好的一句话说到最后愣是没敢再出声。

    “怎么了,小杀又饿了?”

    玖兰肆从外面走进来,看屋内的气氛,马上就猜出发生了什么。

    “饿死它算了。”

    慕千泠没好气的说着,却还是认命的催动草木之力在院子里种草。

    心里的不平衡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人家的融合灵兽都能帮忙修炼晋升,它倒好,什么都帮不上就算了,还只吃她用灵力种出来的植物才能吃饱。

    这简直就是间接对她的嘲笑好吗?

    她的草木之力是没什么攻击力,但是也不至于沦落到用来喂虫子吧!

    真是够了!

    “吃吃吃,撑死你!”

    隔空把小杀抓过来扔进刚种出来的草丛里,慕千泠走进屋内,“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再看它几分钟就把所有的草吃完,她真的容易忍不住直接踩死它。

    “小泠儿……”

    “滚,一身的脂粉味,离老子远点!”

    成天醉卧美人膝,就没见他干过什么正经事。

    知道她这是又拿他当炮灰,玖兰肆摸摸鼻子,默默的坐回了座位上。

    只是,这么努力降低存在感,依旧阻挡不了某人看他不顺眼。

    “你一个星辕帝君,天天待在苍穹混吃混喝就算了,总往老子这跑什么,看你笑就想揍你。”

    “小泠儿,我舍下那么多美人来看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好伤心啊。”

    尼玛!又开始演了!

    虽然知道是凤凕有意让他来保护她,可慕千泠真的是分分钟想揍他几百次。

    事实上,不只是想,而是直接拿起手边的杯子就砸了过去。

    “小泠儿你可真厉害,一眼就看出我渴了。”

    保持着嘴角那欠揍的笑,玖兰肆接下杯子,优雅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慢悠悠的喝着。顾盼生辉的桃花眼,时不时的瞄一下快要暴走的人。

    “泠泠,快来救我,我下不来了!”

    在她暴走之前,门外传来小杀惊慌的求救声。

    慕千泠烦躁的扯了扯头发,她到底为什么要把它留下,真是烦死了。

    一脚踢开门,看到空中那只被鸟叼住的虫子,慕千泠彻底怒了。

    她的虫子也敢动,当她不存在啊!

    心念一动,软剑立刻出现在手中,腾空对着不知死活的鸟就刺了过去。

    一击即中,慕千泠发泄似的,也不管那鸟死没死,愣是一剑接着一剑把鸟毛都砍光才收手。

    小杀早就被吃痛的鸟摔在了地上,正准备朝着慕千泠爬,突然又升到了空中。

    “天啊,泠泠救我啊!”

    “救你大爷!你自己飞起来还让老子……”

    等等。

    慕千泠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它之前不是飞不高吗?

    仔细的朝着空中看了一眼,慕千泠整个人都兴奋了。

    身体越来越小,翅膀越来越大,哪里还是虫子,这不就是变成了蝴蝶吗!

    虽然一只五彩斑斓的花蝴蝶也不怎么好看,但是可比虫子强多了。

    小杀也刚刚发现自己的变化,高兴的使劲扑腾翅膀,“泠泠我变成蝴蝶了,我会飞了!”

    它这一高兴不要紧,上升的速度又快了不少,慕千泠都要看不见它的身影了。

    “知道你会飞了,赶紧下来,一会儿又被鸟盯上了。”

    “我马上就下来。哎?怎么下不去?”

    小杀不止一次的尝试想要降落,却只是飞的越来越高。

    到最后,慕千泠只能听到它的尖叫声。

    “泠泠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下去!太高了,我害怕啊!”

    慕千泠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一只蝴蝶,只会往高飞不会降落?

    还恐高?

    还敢不敢再笨点!

    “看什么,赶紧把它弄下来啊。”

    嫌弃到不想亲自动手,索性把站在旁边看热闹的玖兰肆推了出去。

    刚当完炮灰又被当苦力,玖兰肆抽了抽嘴角,还是认命的去抓蝴蝶了。

    “干什么,你别过来,别烧我……”

    小杀还记得差点被玖兰肆的火之力烧死的事,看见他靠近,呼扇着翅膀越飞越高。

    “躲什么!他不救你你怎么下来!”

    慕千泠都快被它给蠢哭了。

    融合个灵兽,就跟养个智障儿子似的,也是没谁了。

    “抓回来了。”

    玖兰肆拎着小杀的翅膀,递到慕千泠眼前。

    “你留着吧。”

    把玖兰肆的手往会一推,慕千泠转身就走回屋内,赤裸裸的嫌弃。

    “完了,小泠儿不要你了,你接着飞吧。”

    玖兰肆勾起一抹恶趣味的笑,把手举过头顶,缓缓松开了它。

    “啊啊啊……”

    尖叫着坠落,翅膀本能的开始动作,还没掌握怎么飞的新晋蝴蝶,歪歪斜斜的朝着旁边飞去。

    玖兰肆看了一眼宫门口刚刚走进来的人,手中灵力一闪,直接把它送了过去。

    “小泠儿让你教它飞。”

    冲着凤凕抛了个媚眼,玖兰肆也走进屋内。

    凤凕皱眉看着快要碰到他的小杀,眸中闪过一抹不悦,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抬手一道灵力把它打了过去。

    被嫌弃了一圈,掉落在慕千泠脚边的时候,小杀只觉得头顶全都是金星,晃晃悠悠的想要起身,又摔了回去。

    “泠泠……”

    委委屈屈的声音,再加上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可怜样,慕千泠看的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把它捡起来放在了桌子上。

    “泠泠你真好。”

    慕千泠:……

    她这么聪明绝顶的人,为毛融合的灵兽是个标准的傻白甜?

    凤凕走进来先冷冷的看了玖兰肆一眼,这才走到慕千泠身边坐下。

    “可以装活物。”

    修长的手指握着纯白色的玉冠送到她眼前,慕千泠还没出声,玖兰肆玩味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要是你啊,我就亲自给小泠儿戴上。”

    闻言,凤凕又是一记冷眼。

    “瞪我干什么,我就是说句公道话,小泠儿自己戴上多不方便。”

    玖兰肆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一边说,一边朝着慕千泠眨了眨眼。

    “确实挺不方便的。”

    慕千泠接过玉冠,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正对上那双看不出情绪的凤眸。

    “呵呵……”

    尴尬的笑了两声,慕千泠果断选择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平时穿个衣服洗个澡什么的都是只有他们两个,现在玖兰肆在,亲手给她戴玉冠确实有损形象,她还是老实点吧。

    假装看不见玖兰肆戏谑的目光,慕千泠起身朝着铜镜走去。

    路过凤凕身边的时候,特意加快了步伐。

    “过来。”

    “啊?”

    看着她那惊讶的表情,凤凕直接伸手把她拉了过来,拿过她手上的玉冠动作熟练的换下她现在戴着的发冠。

    慕千泠全程一脸懵逼。

    他……不觉得丢人吗?

    玖兰肆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转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一度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他就是随口一说,还真亲手给戴了。

    被凤凕放开的时候,慕千泠整个人都飘了。

    走到玖兰肆面前,脸上的表情简直不能再得意,“怎么样,这回信了吧,老子才是总攻。”

    玖兰肆朝她后面看了一眼,憋着笑起身,“信了,小泠儿你可真厉害。我突然想起秦风找我有事,我去看看。”

    说完,一秒钟都不多做停留,赶紧走了。

    “还敢质疑我,真是……”

    慕千泠正看着他的背影继续嘚瑟呢,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有点冷。

    一回头,某个帝君冷着脸站在她身后,眼神说不出的危险。

    卧槽!她怎么忘了他还在这呢!

    求生欲让她迅速往后退了一大步,“那个,媳妇,我……”

    “嗯?”

    带着微微上挑的尾音,凤凕往前迈了一步,把两人的距离拉到最近。

    慕千泠身体一僵,“我是说,凤凕,凤凕,呵呵呵……”

    这种时候还叫媳妇,她是不是脑子有病,嫌自己死的慢啊!

    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的智商,慕千泠扬起一抹邹媚的笑,“我刚才就是跟玖兰肆装个币,胡说八道的,你别介意啊。”

    凤凕没出声,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看,看的慕千泠直冒冷汗。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慕千泠想要进一步认怂的时候,凤凕终于开口了。

    “明天试喜服。”

    “什么?”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听得慕千泠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没听错吧,试喜服?

    是要成亲了吗?

    “你同意嫁给我了吗?”

    没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下一秒,凤凕的脸色不可控制的黑了。

    “你再说一遍?”

    竟然还想着当男人娶他,真是欠教训了。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慕千泠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怎么想什么都往出说!

    “我是说,说……成亲之前,没有求婚这个环节么?”

    她只是为了缓解气氛的随口一说,凤凕却是认真了。

    想到在北州他想娶她的时候折腾的那么多花样,眸中闪过一抹了然,“有。”

    有?他明白求婚是什么意思吗?

    慕千泠表示十分怀疑,却也没往出问,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想问。

    “喜服,我能穿男装吗?”

    只能嫁不能娶,穿男装是她最后的倔强。

    “不能。”

    她的喜服,他已经让人做成了什么都不露的样式,跟那些女装不一样。

    “我要是穿女装,肯定得自己把自己绊倒。”

    “我扶着你。”

    “我不会穿女装,上次都没穿好。”

    “我会。”

    “你什么时候会的?”

    上次还连顺序都弄不明白,怎么突然就会了?

    凤凕没出声,并不打算告诉她自己为了亲手给她穿喜服,特意研究了怎么穿女装。

    不说就算了,反正重点也不在这里。

    慕千泠酝酿了一下情绪,几秒后,伸手搂住他的胳膊。

    “凤哥哥,我想穿男装~”

    一边用快要把自己恶心死的声音说,一边使劲的摇手里抓着的胳膊。

    这突变的画风,凤凕瞬间就僵住了。

    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不行。”

    “凤宝贝儿~”

    “不,不行。”

    饶是凤凕再淡定,也被她的撒娇弄的不自觉的结巴了一下。

    “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亲的时候能穿男装,实现不了梦想,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嘴里胡说八道,演技上慕千泠可是认真的,话还没说完就湿了眼眶,马上就能挤出眼泪来。

    看她真的要哭,凤凕皱了皱眉,“别哭。”

    这就是有戏啊!

    慕千泠整个人都兴奋了,“你这是答应了吗?”

    “没有,穿女装。”

    “……”

    尼玛!她白浪费这么多感情!

    松开男人的胳膊,慕千泠的气势瞬间就变了。

    “再问你一遍,让不让老子穿男装!”

    “不行。”

    凤凕说的相当坚定。

    别以为他不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平时让她喊两声媳妇就算了,这件事,想都不要想。

    慕千泠咬了咬牙,决定放大招了。

    “你要是答应了,老子今天晚上让你七次!”

    为了保住总攻的形象,色诱就色诱,她不要脸了!

    凤凕已经准备好的拒绝卡在了嘴边,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把人打横抱起,朝着内室走去。

    看看,这就是色狼的本性!

    慕千泠无比鄙夷的翻了个白眼,顺手把看了半天热闹的小杀收进玉冠中。

    不知道被折腾了多久,反正到了最后,慕千泠觉得自己就快要死在床上了。

    “你答应的,别忘了。”

    有气无力的说完,直接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不行了,要累死了。

    “答应什么了?”

    耳边传来男人无比认真的声音,慕千泠瞬间睁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张一本正经的脸。

    “你特么骗老子!”

    “我什么都没答应过。”

    还是冰冷的眼神,可慕千泠却在那里面看出了丝丝笑意。

    分明就是对她智商的嘲笑。

    当时,他确实什么都没说……

    这个腹黑的贱人!

    慕千泠这个气啊,她聪明一世,竟然在这件事上栽了!

    无视她要把眼珠子瞪出来的表情,凤凕伸手把她搂在怀里,“睡吧,明天试喜服。”

    在她看不到的头顶处,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慕千泠恨不得咬死他,可实在是又困又累,连粗口都没力气爆就睡了过去。

    三更时分,成功把枕头睡到了地上的人不情不愿的睁开眼,捡起枕头继续睡。

    刚闭上眼又立刻睁开,看着身边的空位,使劲的揉了揉眼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