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四十一.媳妇,你可真是贤妻良母
    准备工作全都做好了,到在凤凕手上划出一道伤口的时候,慕千泠手里拿着软剑,半天没有动作。

    媳妇美的跟朵花似的,她真的下不去手啊。

    “你来。”

    拉过旁边看热闹的玖兰肆,慕千泠不由分说的把软剑塞进他手里。

    玖兰肆莫名其妙的看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干脆利落的一剑下去,凤凕右手掌心瞬间涌出鲜血。

    刚想把软剑还回去,腿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

    “下手那么狠干什么,你不会轻点啊!”

    那么深的伤口,她看着都疼。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疼,我帮你止疼。”

    看着某人一副“我媳妇弱不禁风,惹人心疼”的表情,玖兰肆的嘴角抽搐到停不下来。

    凤凕更是被她这过分的关心给惊到了,愣愣的任由她对着他的伤口哄孩子似的吹了半天,这才不忍直视的把手收回来。

    “开始吧。”

    说完,直接把手伸到小杀跟前。

    小杀爬到他手上,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小,最后变成一个黑点,没入伤口之中。

    几乎是瞬间,凤凕额头上的汗珠就下来了。

    却还是紧紧的咬着牙,没有出声。

    “媳妇,你感觉怎么……”

    凤凕本能的抬头朝她看去,下一秒,后颈就挨了一记手刀。

    昏过去的前一秒,凤眸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茫然。

    玖兰肆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小泠儿,你打晕他干什么?”

    “我怕他太疼了,晕过去就好了,省的疼。”

    慕千泠一边说,一边伸手把晕过去的男人放到床上躺好。

    玖兰肆都被惊呆了,为了不让凤凕疼,所以直接打晕?

    小泠儿,你可真是……太聪明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凤凕在昏迷中还是紧紧的皱着眉头,慕千泠有些坐不住了。

    那个傻白甜的小杀该不会是没吃掉绝情蛊,反而把自己的蛊毒种在凤凕体内了吧。

    “小泠儿,你试试用心念跟小杀交流一下。”

    玖兰肆也觉得不对劲,这都快一个时辰了,早该有动静了才对。

    “还用你说,我早就试了,没有用。”

    说好的融合灵兽只要在身边就可以随时用心念交流,可自从小杀进到凤凕体内,就像断了联系似的,怎么感应都没有用。

    “嗯……”

    昏迷中的凤凕突然闷哼一声,整只右手瞬间被腐蚀掉血肉,而且还在快速向手臂蔓延。

    慕千泠来不及多想,浅绿色的草木之力赶紧对着血肉模糊的大手输送。

    “杀马特你特么在干什么!”

    明明是去吃绝情蛊的,怎么还引起蛊毒发作了!

    眼看着她疗伤的速度没有腐蚀的快,玖兰肆赶紧上前帮忙。

    红色的火之力将整个伤口笼罩,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什么情况?”

    “好像,只有你的灵力对绝情蛊毒腐蚀的伤口有用了。”

    玖兰肆收回灵力,脸色有些凝重。

    “不是吧,我一个人根本应付不……噗!”

    “小泠儿!”

    突然喷出的一口鲜血,尽数落在凤凕身上。

    玖兰肆赶紧伸手扶住她,却被那滚烫的体温吓了一跳。

    “没事儿,小杀,成功……”

    慕千泠后面的话来不及说,嘴角微微勾了一下,便昏倒在玖兰肆怀里。

    慕千泠仿佛又回到了用毒药续命的时候,那种蚀骨灼心的疼,还有快要自燃的热,在体内不断加剧。

    “痛苦吗?”

    脑海中响起一个熟悉的男声,“只要你跟我走,我保证你不会再经历任何的痛苦,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慕千泠全身的血液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这个声音是……

    不可能,她现在在遥风大陆,不是现代。

    “你是什么人?”

    “许久不见,连我的声音都忘了吗?”

    男人轻笑一声,“没关系,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吧,千泠。”

    千泠,她的名字……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对,他早就死了,她亲手开的枪,不会有错的。

    “千泠,千泠……”

    “小泠儿……”

    看着床上在睡梦中明显透着不安和恐惧的人,凤凕和玖兰肆一遍一遍的喊着她的名字,试图把她叫醒。

    “体温已经降下去了,小杀吞掉绝情蛊给她带来的影响应该消失了才对,怎么还是不醒。”

    两天了,玖兰肆心烦意乱的来回踱步,实在想不通她到现在还是没有醒过来的原因。

    凤凕坐在床边,皱眉给她擦掉脸上不停往下流的汗。

    他检查过了,身体没有任何异常,似乎只是陷进了梦中。

    到底是什么梦,会让她这么害怕不安,却迟迟不愿醒过来?

    “千泠……”

    凤凕低低的唤了一声,握住她始终在颤抖的手。

    “不是,我不是!”

    一声大吼过后,刚刚握住的手突然挣脱,凤凕惊讶的看着昏睡了两天的人猛然起身,朝着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玖兰肆欣喜的跑过来,“小泠儿!你终于醒了!”

    小泠儿?

    迷离的眼神缓缓有了焦距,“凤凕。”

    看到眼前的人,慕千泠缓缓放下摆出握枪姿势的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怎么了?”

    她的行为太过奇怪,凤凕担心的问了一声。

    “做了个梦,太逼真了,差点吓死。”

    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慕千泠突然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的事,一把拉起凤凕的右手。

    “怎么样,是不是成功了?”

    “成功了。”

    “那就好那就好,这回小杀可立了大功,一会儿多给它种点吃的。”

    在玉冠里修养的小杀听到这句话,笑的像个傻子,“泠泠你真好。”

    屋内的气氛相当融洽。

    “小泠儿,你能不能看我一眼,这次我也没少出力啊。”

    全程被忽略的彻底,玖兰肆的语气不是一般的委屈。

    慕千泠转头看过去,朝他挑了挑眉,“你出什么力了?你也吃绝情蛊了?”

    “我……”

    他又不是虫子,怎么吃绝情蛊。

    “你们都昏倒,后来一直是我照看的,我都好几天没见美人了,多不容易。”

    “那是挺不容易的。”

    慕千泠赞同的点点头,“一会儿也给你种点吃的,你是吃花还是吃草?”

    玖兰肆刚刚露出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看看一脸玩味的慕千泠,再看看明显嫌他碍事的凤凕,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默默的走了出去。

    玖兰肆一走,凤凕立刻叫来凤一,把早就准备好的饭菜送了进来。

    睡了两天,她肯定会饿。

    一看见好吃的,慕千泠的肚子十分配合的叫了两声。

    “不行了,要饿死了。”

    一边说,一边伸手扯下离她最近的鸡腿,张嘴就是一大口。

    别说把肉咬下来了,还没尝出来是什么味,手上的鸡腿就被一双筷子夹走了。

    然后,嘴边送过来一勺清淡到不能再清淡的粥。

    “先喝这个。”

    慕千泠瞬间就不乐意了。

    “我要吃肉!”

    摆过来那么多好吃的不让她吃,就给她喝粥,是打算馋死她吗?

    “张嘴。”

    那勺粥又往嘴边送了送。

    “老子要吃肉!”

    别的就算了,不让她吃肉,绝对不能忍。

    一副要拼命的架势,成功获得了凤凕一个看傻子的眼神。

    “喝完粥就喂你。”

    什么情况,不是不给肉吃啊?

    慕千泠尴尬的笑了笑,张嘴十分配合的把粥喝了下去。

    一勺接着一勺,整碗粥很快就见了底。

    眼看着凤凕放下碗去给她夹肉,优雅的动作,看的慕千泠眼里全都是小星星。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喂饭都喂的这么赏心悦目。

    “媳妇,你可真是倾国倾城……”

    凤凕拿筷子的手一顿。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冷冷的眼刀落在她身上,慕千泠依旧没有闭嘴的意思,绞尽脑汁的想赞美的词。

    “对对对,还有这个,贤妻良……唔。”

    刚才被拿走的鸡腿,不偏不倚的堵住她的嘴。

    “再把我当女人,我不介意现在就证明一下。”

    耳边传来充满暗示的话,再加上危险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慕千泠叼着鸡腿,疯狂摇头。

    心里已经泪流满面。

    以前最多就是武力威胁,现在竟然升级到了体力威胁,她这辈子还有翻身的机会了吗?

    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还愣是被看着在床上躺了一天,慕千泠觉得自己都快要发霉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二天,天一亮就冲出了房门。

    “来来来,小杀,吃饭了。”

    看小杀也修养的差不多了,慕千泠立刻种了一大院子的草给它吃。

    “嗯嗯,好吃……”

    小杀用最快的速度飞进草丛里,吃的相当满足。

    慕千泠站在院子里看着它吃,不知道是不是以前没仔细看的原因,总觉得那五彩斑斓的翅膀上,黑色更加显眼了一些。

    “嗯。”

    凤凕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黑色的部分确实有了变化。

    “你说,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对小杀的来历,慕千泠一直很好奇。

    说它是蛊虫,它可以跟她融合,那是灵兽才有的能力。

    可说它是灵兽,又能变成和蛊虫一样的形态进入身体里。

    她也问过,可惜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

    凤凕眼中带着些许困惑。

    关于这个问题,他和玖兰肆都考虑过,还问过巫族的云笙。

    但是,巫族从未有过任何关于小杀的记载。

    甚至,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不知道就算了,反正都融合了,是什么都一样得养着。”

    对于想不明白的问题,慕千泠一向不会去耗费脑力。

    “帝君,隐……有客来访。”

    凤一匆匆忙忙的赶过来,口中的话在看到慕千泠时转了个弯。

    “遮掩什么,你想说老子还不想听呢。”

    慕千泠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往屋子里走。

    凤凕不悦的看了凤一一眼,凤一立刻低头。

    事出紧急,他根本没想到帝后会在这里。

    “有什么要带的就吩咐凤一去准备,等我回来就带你去无极宫。”

    “今天就去?不是说后天吗。”

    突然提前两天,慕千泠有点惊讶,他可不像会无缘无故临时改变主意的人。

    “师傅说,想早点见你。”

    “哦,你去忙吧,我先换身衣服。”

    慕千泠说完,赶紧去准备了。

    凤凕没有父母,去见他师傅就相当于见家长了。

    虽然,她相信她这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肯定会过了见家长这一关,可该重视还是得重视的,总不能给凤凕丢人。

    见她走进去,凤凕才收回目光,嘱咐凤一看好她之后马上离开了。

    她的衣服都是白衣,也没什么可挑的,慕千泠随便拿了一件没穿过的换上,就算准备完了。

    “去见凤凕的师傅,是不是该带点礼物?”

    “帝君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帝后只带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就可以。”

    “那就把凤仪宫带上吧。”

    凤一一脸懵逼的抬头,“帝后你说什么?”

    “呦,终于抬头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呢。”

    她早就发现了,凤凕的这个贴身侍卫,自从她来到这里,就没抬头看过她。

    她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凤一真是有苦说不出,不是他想低着头,关键是帝君太吓人了啊。

    “泠泠,外面好奇怪啊。”

    吃完草的小杀飞进来,示意她去外面看看。

    “哪奇怪了?”

    好奇心爆棚的人自然不会放过任何看热闹的机会,立刻走了出去。

    凤脸色一变,赶紧寸步不离的跟着。

    帝都城门的方向,天色阴的吓人。

    “你刚才说有客来访,是什么客?”

    她要是没猜错,造成这种异象的,应该就是那些客了。

    “帝君就要大婚,各方势力前来祝贺。”

    凤一低着头,语气很是平静。

    “正好我闲着没事,我也去凑个热闹。”

    在床上躺了那么久,慕千泠迫切的想要出去放放风。

    “帝后……”

    “没事,我不乱走,你跟着就行了。”

    知道自己太弱,容易被人盯上,慕千泠十分自觉的让凤一跟着。

    见她大步往出走,凤一彻底慌了。

    这要是让她去了城门口,帝君还不得杀了他。

    “帝后,帝君说让你等他回来,你这么出去了,我不好交代啊。”

    闻言,慕千泠停下脚步,面带怀疑的看着他。

    “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凤凕早就说过她可以随意走动,只要身边跟着人保护就可以。

    现在这么拦着她,太不正常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