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六十一.简直就是小祖宗
    该问的都问过了,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慕千泠一秒都等不了,拉着玖兰肆就往出走。

    “凤凕在哪,带我去找他。”

    竟然瞒着她这么多事,找到他一定要狠狠的修理一顿!

    “哎哎哎,你轻点。”

    玖兰肆被她拉的衣服都要开了,赶紧护住自己的外袍,“我怎么知道凤凕在哪,上哪去给你找他。”

    “你不知道?”

    他跟凤凕是几百年的好基友,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看她满脸的写着不相信,玖兰肆也是很无奈。

    “凤凕之前都没跟我说过这些事,我能确定的只有重幽消失了,凤凕还在,具体在哪,以什么形态出现,我也不知道。”

    “什么意思?什么叫以什么形态出现?”

    “那得看他伤成什么样了。”

    玖兰肆把自己的衣服从她手里扯出来,找了把椅子靠了上去。

    “最严重的情况,应该是一团白色的光球,其他的情况就比较多了,缺胳膊少腿,聋了瞎了毁容了,都有可能,能确定的是,肯定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听他这么一说,慕千泠整个人都不好了。

    凤凕变成什么样她都不会嫌弃,但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这个是硬伤啊。

    把她都给忘了,难不成她还得重新追一遍媳妇?

    这要是追不到手,凤凕看上别人了就尴尬了。

    不行,她得先下手为强,尽快找到他。

    媳妇看上别人,她怕是要杀人。

    这么想着,慕千泠拉着正要喝水的玖兰肆就走。

    “哎哎哎,小泠儿你又要去哪?”

    洒了一身的水,玖兰肆都来不及理会。

    “去找凤凕。”

    慕千泠使劲的拉了他一下,发现没拉动,回头正看到他死死的抱着门框不撒手。

    “你赶紧放开,去晚了就不一定是谁媳妇了。”

    “这么大的遥风大陆,你去哪找啊。”

    玖兰肆抱着门框的手又紧了几分,“小泠儿你听我说,你根本就不用去找,凤凕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脾气肯定是不会变的,你就等着听哪里有人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然后再找过去就行了。”

    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找,还不得把腿跑折了。

    虽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是慕千泠并不打算听他的,回身把他抱着门框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

    “那也不行,我得越早去献殷勤越好,好不容易到手的媳妇,被别的狐狸精勾走就糟了。”

    “那你自己去吧,我又不用献殷勤。”

    玖兰肆躲开她的手,一路跑回之前坐着的椅子上。

    “那可是你几百年的好基友,你怎么就一点都不关心呢!”

    一脚踢翻他面前的桌子,慕千泠都快气冒烟了。

    “谁不关心了,我手下的人都已经去找了。”

    玖兰肆表示自己对好基友还是十分上心的。

    “那你呢?”

    “我留在这里吃喝玩乐等消息啊。”

    “等你大爷!”

    还吃喝玩乐的等,他怎么不上天呢!

    慕千泠忍无可忍的爆了粗口。

    “你特么的到底去不去!”

    “不去。”

    玖兰肆悠哉悠哉的靠在椅背上,“反正凤凕也不在,我也不怕你威胁。”

    “是吗?”

    慕千泠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看的玖兰肆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一下,“是,是啊。”

    慕千泠没出声,嘴角带着笑,大步走了出去。

    半个时辰过后,整个帝宫都乱了套。

    “帝君,后宫到处都是一人高的花草,连路都没有了!”

    “帝君,议政殿里长了一棵参天大树,把屋顶都掀翻了!”

    “帝君,整个帝宫都被花草树木包围了,外面天都是绿色的了!”

    “帝君……”

    玖兰肆听着下面人的汇报,嘴角抽到停不下来。

    草木之力,还能这么用的么……

    好不容易派人把那些花草树木都解决掉,已经到了晚上了。

    玖兰肆选了几个美人,刚揽着美人们走进寝殿,往里面一看,慕千泠坐在椅子上,看情况是等候多时了。

    “呦,帝君还找美人呢,下午的时候还举不起来呢,你可得注意身体啊。”

    举,举不起来……

    身为一个男人,听到这句话,玖兰肆脸都绿了。

    还没来得及开口,慕千泠又出声了。

    “我说几位美人,你们帝君这几天在半兽人族,那可是天天下不来床,今天回来的时候还是我搀着的呢,虚的呀,走路都晃。你们现在不走,一会儿他心有余而力不足,肯定要拿你们出气。”

    几个美人一听,互相看了几眼,齐刷刷的朝着玖兰肆行礼。

    “帝君,我今日身体不适,怕是伺候不好帝君了。”

    “帝君我也是,我葵水来了。”

    “帝君我昨日扭了腰……”

    玖兰肆听着她们一个个都要走,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看着慕千泠咬了半天的牙,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出去。”

    “是。”

    美人们一听,赶紧你推我搡的跑了,生怕跑得慢别人一步。

    “哎呦,今晚的月亮可真圆啊,特别适合跟美人共度良宵,你好好度着,我出去赏赏月。”

    慕千泠从椅子上起身,慢慢悠悠的往出走,路过玖兰肆身边的时候,拿出一把伞举过头顶。

    “月光也够晒人的,幸亏我能举起来伞,要是举不起来,可真是够悲催的。”

    玖兰肆牙都快咬碎了,一把抢过她手里的伞,顺便把人也拉了回来。

    “干什么,你想打我?”

    慕千泠往前上了一步,抓起他的手腕,“来呀,你打吧,反正凤凕也不在,我也打不过你。”

    “你……”

    玖兰肆看着她那有恃无恐的模样,无可奈何的把手腕从她手里抽出来。

    “小泠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凤凕是不在,那他也不敢打她啊,除非他以后不想活了。

    “带我去找凤凕。”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

    “不知道是吧?”

    慕千泠又拿出一把伞,转身就朝着门口走,“美人们,你们家帝君举不起来可怎么……”

    “我去!”

    玖兰肆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带你去还不行吗,你别喊了。”

    这哪是什么小泠儿,简直就是小祖宗。

    能磨死人的小祖宗。

    目的达到了,慕千泠立刻笑的合不拢嘴。

    “走吧。”

    说完,拉着一脸生无可恋的男人就往出走。

    “怎么现在就走,现在可是晚上,你好歹等到天亮啊!”

    “等不了了,一天看不到媳妇我就浑身难受。”

    三天后。

    星辕境内的一家客栈里,慕千泠第数不清多少次踢飞了桌子。

    “人呢,说好的带我找凤凕呢!”

    玖兰肆靠在椅子上,连大气都不敢出。

    上上次这种时候他说话,直接一把椅子飞了过来。

    上次这种时候他说话,上来就是一剑。

    这次他要是再出声,估计就得弄死他了。

    找不到凤凕的小泠儿,简直暴躁的吓人。

    真的是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可惜,他不出声也躲不过慕千泠的怒火。

    “你怎么不说话?”

    “我……”

    “连凤凕在哪都不知道,你还说什么说!”

    玖兰肆:……

    是你让我说话的好吗?

    屋内寂静了许久,门外突然响起客栈小厮的声音。

    “二位客官,外面有位姑娘找一位红衣的公子。”

    玖兰肆一听,眼睛瞬间就亮了,“让她……咳咳。”

    某人一个眼神扫过来,后面的话立刻变成两声轻咳。

    慕千泠收回目光,起身打开门,“让她进来吧。”

    话音刚落,门口就走进来一个一身翠绿色衣裙的美人。

    明眸皓齿,亭亭玉立,一看就是个温婉型的美人。

    看见慕千泠站在门口,立刻盈盈一拜,“这位公子好,我找兰公子。”

    兰公子?玖兰肆?

    慕千泠回头看向玖兰肆,美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立刻聘聘婷婷的走了过去。

    “兰公子,昨日公子走的太急,没来的及取银两还给公子,这才登门叨扰,还请公子不要见怪。”

    美人的声音清脆悦耳,一双似水的明眸时不时的偷偷看一眼玖兰肆,一看就是芳心暗许了。

    慕千泠看着玖兰肆脸上那勾人的笑,狠狠的磨了磨一口白牙。

    说好的找凤凕,他竟然还有时间撩妹!

    到底有没有把好基友放在心上!

    美人在侧,玖兰肆还哪有心思去看她的表情,一心一意的进行自己的撩妹大业。

    “姑娘不必客气,相逢即是有缘,若是姑娘不嫌弃,可否赏脸……”

    “玖兰肆你个负心汉!”

    话还没说完,门口的方向就传来一声怒吼。

    慕千泠冲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我妹妹刚嫁给你一年,现在还怀着孩子呢,你就到处沾花惹草,娶了十九房小妾,现在竟然还当着我的面偷腥,你就是个渣男!”

    玖兰肆都被吼懵了,连什么时候被她放开的都不知道。

    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拉着美人抹着眼泪开始哭诉了。

    “这位姑娘,你可千万不能被她骗了,他就是个没有真心的渣男,不光不管我怀孕的妹妹,娶了十九房小妾,他还,还……”

    似乎是说到伤心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他还喜欢男人,我就是被他抢来的,他简直就是禽兽啊……”

    美人被吓的脸色煞白,连看都不敢再看玖兰肆一眼,慌忙的跑了。

    她一跑,慕千泠的眼泪瞬间止住,拎起美人坐过的椅子就朝玖兰肆砸了过去。

    “不好好找凤凕,你还有时间跟美人调情!”

    “我媳妇还没有下落呢,你们在旁边谈情说爱刺激我!”

    玖兰肆也不敢还手,被她打的上蹿下跳。

    最后实在扛不住,只能按住她拿椅子的手。

    “我错了,小泠儿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现在就出去找凤凕,现在就去。”

    凤凕啊,你到底在哪啊。

    小泠儿这么折腾我,简直是要了命了。

    见她终于停了手,玖兰肆长舒一口气,转身就朝着门外走。

    一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直接愣住了。

    “小泠儿,他……”

    “谁啊!”

    慕千泠不耐烦的吼了一声,走过来也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冷下脸。

    “让他走。”

    玖兰肆看看门口的男人,没出声,默默的走了出去,还顺手带上门。

    “千泠。”

    不被待见,绝殇丝毫不介意,叫了一声她的名字,走到她面前站定。

    “他已经不在了,我带你离开。”

    “谁告诉你凤凕不在了,我很快就找到他了。”

    慕千泠冷着脸往后退了两步,和他保持距离。

    “他还活着?”

    绝殇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随即被寒光取代,“那我就杀了他。”

    “你敢!”

    慕千泠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好几倍。

    “千泠,他修炼的是光之力,早晚有一天会伤了你,我帮你杀了他就不会伤到你了。”

    绝殇的声音带着绝对的杀意,若是凤凕此时在眼前,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动手杀了凤凕。

    知道他是为了她好,可这种方式,慕千泠接受不了。

    “绝殇,我上次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这辈子就认定了凤凕,你别再纠缠了。”

    “那你为什么还救我?”

    “我没有。”

    “你让玖兰肆去救我的,我知道。”

    玖兰肆这个不靠谱的!

    慕千泠已经在心里骂了他几百遍,恨不得一脚踢死他。

    “你在北州救过我,我还你的。”

    “我杀了他也是在救你。”

    对杀凤凕这件事,绝殇十分执着。

    “我不用你救,凤凕是我的,谁都不能动,你要是杀他,我一定会杀了你。”

    什么事她都有可能不计较,唯独这件事。

    不管是谁,都不能动凤凕,这是她最后的底线。

    看着她眼里的坚定,绝殇身上的杀气更甚。

    “我一定要杀了他。”

    话音刚落,闪着寒光的软剑就已经到了眼前。

    慕千泠眼中是他从未见过的冰冷,“那我会先杀了你。”

    “千泠,你要杀我?”

    她会对他拔剑,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

    绝殇眸中染上些许绝望的疯狂,朝着她的剑尖迈了一步,“那好,你杀啊。”

    慕千泠本能的想要往后退,却强迫自己没有动。

    “你以为我不敢吗?”

    “你敢,但是你不会。”

    “我会。”

    锋利的剑尖刺入胸口,鲜血涌出的瞬间,慕千泠整个人都在颤抖,拿着剑的手,再没敢动一下。

    他竟然不躲……

    绝殇低头看着刺入胸口的剑,伸手握住剑刃。

    “千泠,你刺偏了。”

    握着剑刃的手微微用力,仿佛感受不到疼一般,直接把剑尖拔了出来,挪到正对着心脏的地方。

    “这里才对。”

    说着,往前迈了一步,竟是要自己把剑刺进去。

    “你疯了!”

    慕千泠松开手中的软剑,往后退去。

    “千泠,你下不去手。”

    绝殇嘴角勾起一抹笑,眼中又升起了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

    “是我先遇到你的,我比他早了六年,他能给你的,我全部都能给,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证明我比他更好的。”

    想伸手去抱她,却被慕千泠躲开了。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但是我告诉你,凤凕就是我的命,他要是死了,我一定跟着他。”

    没有之前的刻意冷着脸,也没有假装的愤怒,慕千泠说的很平静,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绝殇跟北州的时候不一样了,现在的绝殇,偏执到近乎疯狂,跟他说什么道理都没有用了。

    “他是你的命……”

    “对,我的命,你要杀他,就是要杀我。”

    用自己的命去作威胁,除了对凤凕,对其他人,这是她最鄙视的方式。

    但是,她现在没有能力护住凤凕,也不知道凤凕是什么情况。

    只有用这种方式,才有可能阻止绝殇去杀凤凕。

    绝殇不可置信的看了她许久,最后扯出一抹笑,“千泠,你骗我的对不对?怎么可能是你的命,你们不过才认识几个月,怎么可能……”

    “你走吧。”

    慕千泠转过身,不忍心再去看他脸上那带着悲凉的笑。

    身后寂静了许久,绝殇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千泠,你今天心情不好,我不在这里烦你,改天再来看你。”

    话音未落,屋内便只剩下慕千泠一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