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六十五.来,给爷笑一个
    余光扫到已经没有生命危险的凤凕,玖兰肆眼睛一亮,赶紧把他抱了过来。

    “小泠儿,你看一眼,凤凕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已经抬起的软剑停在空中,慕千泠看了他怀里的凤凕许久,微微动了动嘴唇。

    “凤凕,没事……”

    “对,凤凕没事,你看看,这不是好好的吗?”

    就知道这招会有用,玖兰肆又把凤凕朝她靠近了一些。

    “没事了,好好的……”

    又是一句无意识的呢喃,慕千泠手中的软剑猛地落地,整个人朝着右侧倒去。

    玖兰肆赶紧腾出一只手接住她。

    一手凤凕,一手慕千泠,两个还全都不省人事。

    玖兰肆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苦笑,默默的心疼了自己几秒。

    剩下的烂摊子,还得他一个人收拾。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墨黑色的瓷砖,纯黑色的办公桌……

    慕千泠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顾不上多想,转身便朝着屋外跑去。

    “呵……”

    一声轻笑从身后传来,慕千泠的脚步不受控制的停下,却始终没有勇气转身。

    “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伴随着低沉醉人的声音,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缓步从身后走到她面前。

    黑曜石般的眸子,深邃的让人看不清情绪,宛若雕刻般的轮廓,似笑非笑的嘴角……

    慕千泠看着这张无比熟悉的脸,不自觉的往后退去。

    双手习惯性的摸向腰间,在摸到熟悉的手枪时,毫不犹豫的朝着面前男人的眉心开了两枪。

    男人漫不经心的侧身,躲过她的子弹,嘴角勾起一个惑人的弧度。

    “怎么,还想再杀我一次?”

    慕千泠没出声,只握紧了手中的枪,却在再次上膛的时候,发现已经没了子弹。

    男人看着她的动作,迈着优雅的步子靠近,在距离她一步远的时候停下,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办公桌上。

    “要子弹吗?自己去拿,还记得在哪里吗?”

    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着。

    她怎么会不记得,这个别墅,困了她十二年,她在这里,过了十二年暗无天日的生活。

    “在想什么?”

    男人走到她身后,握住她拿着枪的手,缓缓抬起,瞄准门口的方向。

    “当初教你用枪,练了许久才学会一枪正中眉心,杀我的时候,想起过我教你用枪的情景吗?”

    杀他的时候……

    慕千泠回想着那决绝的一枪,还有她亲手用来毁掉整个别墅的那把火,眼中缓缓染上寒意,挣脱男人的手。

    “你死了。”

    转身正对着男人,慕千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是梦。”

    “既然知道这是梦,你还在怕什么?”

    男人俯身附在她耳边,低沉的声音中带着醉人的笑意,“千泠,你在怕我什么?”

    怕他什么……

    脑海中闪过那些尸横遍野的场面,还有那些令人作呕的血腥,慕千泠侧身躲开他呼出的温热气息,将手中的枪扔在他脚下。

    “一个死人,我有必要怕吗?”

    “我是不是死人,你心里是清楚的吧?”

    男人俯身捡起她的枪,拿在手中打量了几眼,又递给她。

    “我若是死了,又是谁带你到遥风大陆的?这些,你都是想过的吧?”

    他的话,让慕千泠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

    她确实想过这种情况,她的穿越,跟他有关。

    手上的人命多的数不清,老天怎么可能再给她这种人重活一世的机会。

    只是,她没想到,她的猜测会被他亲口说出来。

    也就是说,她猜的都是对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做什么?”

    “问了这么多,我该先回答哪一个?”

    男人从她身边退开,怀中突然出现一个五六岁的男孩,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放在男孩的脖子上。

    凤凕……

    慕千泠心底一沉,身上的杀气再也控制不住。

    “你别动他。”

    “这么心疼吗?”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指猛地收紧,“千泠,好久没听过你叫我的名字了。”

    眼看着凤凕的小脸因为窒息而变得通红,慕千泠再也做不到什么故作镇定,语气不可控制的焦急起来。

    “千泽,你别动他!”

    男人的手指依旧没有放松的意思,古井般深邃的眸子看着她,“千泽?你以前,似乎一直叫的都是泽。”

    凤凕的脸已经涨红到了极限,仿佛随时都会窒息而死。

    “泽,是泽。”

    慕千泠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着,“泽,你放开他。”

    千泽看着她那心疼的眼神,轻笑出声,“这只是梦,不用那么紧张,等我们真的见面,才是你该紧张的时候。”

    “你放开他,放开他!”

    “凤凕,凤凕……”

    “别动他,别动他!”

    玖兰肆看着床上一直翻来覆去喊着这几句话的人,叹息着帮她擦掉额头的汗珠。

    再看看她身边同样还没醒过来的凤凕,又叹了一口气。

    两天了,就这么谁都不醒。

    身上还没有伤,看不出一点异常。

    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他一直守在这不敢合眼,就要累死了。

    想要拿起桌上的酒小酌一口,转头的瞬间,忽然发现慕千泠手上的镯子亮了一下。

    玖兰肆俯身,凑过去仔细看着她的镯子,再次亮起的时候,手中的灵力立刻覆了上去。

    感受到那熟悉的力量,玖兰肆猛地睁大了眼睛,看向一旁昏迷中的凤凕。

    随即笑出了声,“我就说你不能不给自己留后路,藏得可够深的。”

    说着,手中的灵力全部汇聚到那镯子上,一点一点将镯子中的白光笼罩住,缓缓扯出。

    白色的光球被红色的灵力包裹着,玖兰肆还没来得及把它靠近凤凕,光球自己就冲破了他的束缚,没入凤凕体内。

    耀眼的白光瞬间笼罩整个床铺,等到光芒散去,凤凕高大的身影站在床边,皱眉看着床上不停呢喃着他名字的人。

    “多久了?”

    见他恢复,玖兰肆终于松了一口气。

    “两天了,一直不醒,我也不敢乱动。”

    暗之力还未完全安静,他的灵力根本不敢给她输送。

    “你恢复了你就守着吧,我得回去睡觉了。”

    说完,打着哈欠走出了房间。

    慕千泠醒来的时候,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第一反应就是使劲的揉了揉眼睛。

    “凤凕?”

    “嗯。”

    凤凕应了一声,拿起桌上的水杯递给她。

    “你恢复了?”

    慕千泠哪有心思去接水杯,直接起身朝他伸出手,直奔他的脸。

    “嗯。”

    凤凕本能的想要躲开,却忍着没动,任由她在自己脸上捏了好几下。

    确定是凤凕没错,慕千泠拿起刚刚睡过的枕头,对着眼前的男人就是一顿猛砸。

    “你大爷的!当老子是智障是不是!”

    “骗一次不够,你还骗上瘾了!”

    凤凕不躲不闪,任由她一下一下往身上打,等她打够了,这才伸手把人搂进怀里。

    “以后不会了。”

    当时他还抱着一丝希望,想要试试除掉她体内的暗之力。

    既然不可能成功,那就护着她走她该走的路吧。

    慕千泠从他怀里钻出来,把手里的枕头往他脸上一拍。

    “还想有以后!你再骗老子一回,老子就不要你了!”

    相当霸气的一句话,再配上双手叉腰的动作,简直不要太总攻。

    然而,这样的状态,只维持到了枕头里飘出一张画像的前一秒。

    还没反应过来,凤凕就已经把那画像捡了起来。

    慕千泠整个人都懵逼了。

    她要是没记错,那好像是凤凕穿小短裙梳两个小辫的画像……

    果然,凤凕看到画像的瞬间,脸色不可控制的黑了。

    几秒过后,抬头看向她,缓缓吐出几个字,“这是什么?”

    “这个,这个吧……”

    慕千泠努力在脑子里编合理的解释,却发现根本就编不出来。

    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挤出两滴眼泪,委委屈屈的退回床上,窝在墙角。

    “你变成那样,我生气又舍不得打你,给你画两张画像怎么了……”

    慕千泠一边带着哭腔说,一边偷偷用余光看着床边的男人,还顺手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又挤出两滴眼泪。

    本来凤凕就没打算跟她计较,现在看她这样,虽然知道是假装的,还是心疼的不行。

    翻身上床把人拉进怀里,小心的擦掉眼泪。

    “是我错了,下次不会了。”

    “你说什么?”

    慕千泠猛地抬头,满眼的不可置信,一度怀疑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

    她没听错吧,凤凕在跟她认错?

    “是我错了。”

    凤凕又认真的说了一遍。

    虽然是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认错,可因为对象是她,他也不觉得有多尴尬。

    让她担惊受怕,就是他的错。

    突然这么煽情,反到弄的慕千泠有些不自在了。

    眨巴着眼睛看了他半天,才恢复平时的不正经,轻佻的勾起他的下巴。

    “知道错了就好,来,给爷笑一个。”

    凤凕也是难得的这么配合,就保持着被她挑下巴的动作,微微勾起嘴角。

    看他笑的次数屈指可数,尤其是这次笑的这么走心。

    慕千泠几乎是秒变星星眼,还哪里顾得上别的,直接一个翻身把抱着她的男人扑到,对着绯红的薄唇就吻了下去。

    这边缠绵缱绻,另一边,玖兰肆看着守在帝宫外两天的东方静妍,强忍着想要打女人的冲动,勾起嘴角。

    “两个人都醒了,凤凕也已经恢复了,没什么事,你还是早点回无极宫吧。不然,我也不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

    把凤凕打昏带出帝宫,被上官家的人抓去做人质,又暴露了凤凕的身份。

    要不是她这么作死,小泠儿怎么可能又被暗之力控制。

    这些事,足够凤凕对她动手的了。

    东方静妍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帝君为了她,一次一次的不要命,以前我可以不管,可现在我知道她是暗族的人,一定要劝帝君回头。”

    她都看到了?

    玖兰肆眸光微动,侧身给她让出一条路,“那你赶紧去吧。”

    东方静妍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虽然知道就这么放她进去不太正常,却还是顾不上多想,大步走进宫门。

    路过玖兰肆身边的时候,一颗火红色的种子悄无声息的没入她的胸口。

    东方静妍顿时停了下来,双眼呆滞的看着前方。

    几秒过后,胸前开出一朵火红色的莲花,很快便随风而散。

    “呦,东方姑娘,找我有事吗?”

    东方静妍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迷茫,许久才恢复清明之色。

    “我听说帝君受了重伤,过来看看。”

    父亲说帝君重伤变成了孩童,她得把他带回无极宫,让父亲帮忙疗伤。

    “凤凕早就已经恢复了,不信你感受一下,看看这帝宫里是不是有凤凕的威压。”

    又忽悠了两句,总算把她忽悠走,玖兰肆这才回去补觉,顺便带上了一个美人。

    慕千泠再睁眼,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享受着凤凕动作熟练的给她穿衣服,嘴角不停的上翘。

    还好不用养小凤凕二十年才恢复,天知道她当时心里有多少草泥马飞奔。

    玖兰肆过来的时候,慕千泠正笑眯眯的享受凤凕喂她吃饭,看见他过来,还炫耀似的挑了挑眉。

    凤凕由着她嘚瑟,也不管玖兰肆是什么表情,依旧细心的喂着。

    身处大型秀恩爱现场,玖兰肆相当的淡定。

    找了个椅子坐下,看的津津有味。

    “小泠儿,你那两天一直说着梦话,梦到什么了?”

    突然想起她一边说梦话一边冒冷汗,玖兰肆随口问了一句。

    “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有人要杀小凤凕,我又打不过他。”

    慕千泠想了半天,才隐约想起这些。

    感觉那个梦挺重要的,不知道怎么就记不起来了。

    本来就是随口一问,玖兰肆对她的答案倒是不感兴趣,只取出一大摞的书,放在了凤凕旁边的椅子上。

    “你要的书,我可是翻了好几个时辰才翻到的。”

    “什么书?”

    慕千泠好奇的凑了过去,竟然全都是佛经道典那些深奥的东西。

    “多看看这些,修身养性。”

    凤凕解释了一句,把那些书全都收了起来。

    “哦。”

    慕千泠皱眉应了一声。

    虽然她不愿意看,但是不得不说,这些东西对修身养性还是有用的,当初师兄为了不让她动手杀人,也让她读过。

    现在她修炼的是暗之力,稍有不慎就容易被暗之力控制,读这些东西还是很有必要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