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六十七.凕凕宝贝
    翻身下床,慕千泠又喊了两声,确定凤凕不在,这才走出房门。

    “凤凕呢?”

    看见凤一守在门口,慕千泠一边往凤仪宫外走,一边问道。

    “帝后,帝君他……”

    想着自家帝君所在的地方,还有对他的吩咐,凤一狠狠的拧了一下眉头。

    “帝君说马上就回来,让你在凤仪宫等他。”

    “哦。”

    慕千泠应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见她直奔门口的方向,凤一有点懵。

    这怎么还要出去呢?

    “帝后,帝君说马上回来,让你在这里等他。”

    以为她是没听清,凤一又重复了一次。

    “我听见了,不用说这么多遍。”

    慕千泠不耐烦的摆摆手,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凤一赶紧挡住她的去路,“帝后,帝君说……”

    “让开。”

    慕千泠一把推开他,直接踏出了凤仪宫。

    特意留下凤一拦着她,肯定不对劲。

    弄不好又有什么事瞒着她,她可不能再被骗了。

    凤一都要哭了,不敢强硬的把她困住,说了又不听,他真的拦不住啊。

    完了,肯定又要被帝君罚了。

    慕千泠可管不了他是什么心情,循着灵魂契约的联系,一路往前。

    发现凤凕在后宫的时候,有那么几分钟,她是怀疑他金屋藏娇了的。

    但是一路走过去,横跨的大半个后宫,看着头顶那“御膳房”三个大字,慕千泠一脸懵逼。

    她是不是感应错了,凤凕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

    但是,屋内的声音,清楚的告诉她,凤凕就在这里面。

    而且,大概,似乎,好像……在做饭?

    这样的认知,把慕千泠雷的外焦里嫩。

    有没有搞错,凤凕和那两个字,真的是可以放在一起的吗?

    带着快要爆棚的好奇心,慕千泠放弃了准备推门的想法,挪到旁边的窗户下,悄悄往里看了一眼。

    除了两个人影,什么都没看到。

    这不能怪她,关键是里面全都是烟,浓的看不清人脸。

    “咳咳……凤凕,你到底行不行啊?”

    被叫来当苦力的玖兰肆,强忍着想要抬腿走人的冲动,看着在灶前忙活的男人。

    “闭嘴。”

    凤凕冷着脸,脸色不是一般的黑。

    明明已经看过别人做了,步骤也没有错,怎么会弄成这样。

    为了自己能活着离开这里,玖兰肆这次可没听话的闭嘴,而是锲而不舍的疯狂劝说。

    “我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要学这种东西,不就是看瑾陌给小泠儿做菜,小泠儿那么喜欢吃,你吃醋了嘛。”

    “没有。”

    凤凕一边继续自己的炒菜大业,一边冷冷的开口。

    就知道他不会承认,玖兰肆继续往下说。

    “其实你根本就不用自己学,随便找人做两道菜,就跟小泠儿说是你做的,她又不会知道。”

    凤凕没出声。

    他是真的想亲手做给她吃,最好是每一顿饭都是他亲手做的,别人替不了。

    最好,做出来的东西能比那个精灵做的好吃。

    想着慕千泠吃瑾陌做的饭菜时那一脸的满足,凤凕的眸光暗了暗,果断放弃之前那些失败品,准备再试一次。

    “火。”

    玖兰肆赶紧催动灵力帮他控火,一脸的生无可恋。

    两人都忙着,谁也没注意到窗前多了个人。

    慕千泠虽然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是把两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一向不喜欢煽情,但是这一次,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

    凤凕,竟然想亲自给她做菜吃。

    虽然结果不尽人意,但是这片心意,真的是感动到她了。

    因为在乎去吃醋容易,但是能做到这个份上,真的难。

    君子远庖厨,尤其,是凤凕这样的人,怕是这辈子都没进过这种地方。

    “凤凕,你弄的这是什么?”

    “哎,怎么突然就变这样了,不是我控火的问题,不关我的事!”

    “有话好好说,你别动手啊!”

    伴随着玖兰肆的声音,慕千泠清楚的闻到了饭菜烧焦的味道。

    看看屋子里上下翻飞的灵力,估计是两个人打起来了。

    貌似,玖兰肆又是挨打的那一方。

    慕千泠悄悄起身,刚想离远一点,面前的屋子轰然倒塌,露出里面灰头土脸的两个男人。

    玖兰肆正被追着打,余光看到慕千泠站在那里,赶紧瞬移到她身后。

    凤凕手里的灵力眼看就要打出来,看到是她,赶紧换了个方向,打在旁边的地面上。

    玖兰肆看着刚被打出来的深坑,默默的往慕千泠身后挪了挪,试图把自己整个人都藏在她身后。

    看着凤凕眼中明显的惊讶和不自在,慕千泠勾了勾嘴角,“媳妇,我的晚饭呢?”

    她这么一问,凤凕的脸色又黑了几分,冰冷的目光直射她身后的玖兰肆。

    有她挡着,玖兰肆胆子瞬间就大了。

    “你可别看我,绝对不是我控火的问题。”

    说完,抬手指了一下凤凕身后的锅,“小泠儿,你的晚饭在那里面,你去尝尝,肯定特别好吃。”

    凤凕身上的怒气,隔着这么远,慕千泠都感受到了。

    要不是她挡着,估计玖兰肆现在会死的很惨。

    “我去看看。”

    慕千泠笑嘻嘻的说了一句,真的走了过去。

    虽然知道失败了,但是她真的想看一眼。

    凤凕的眼中闪过一抹明显的抗拒,抬手拉住她。

    “没事没事,我就看一眼,我媳妇做的,什么样都是最好的。”

    慕千泠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淡定。

    再往前走,还是没走动。

    手被凤凕死死的拉着,就是不让她往前。

    高大的男人,脸上带着几道被烟熏出来的黑痕,明明别扭的要死,还硬撑着一副不容抗拒的模样。

    跟平时那冷酷霸道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这反差萌,萌的慕千泠心都要化了。

    真的是莫名的觉得这样的凤凕很可爱啊。

    不过,她还是比较好奇他做出来了什么。

    “那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

    慕千泠索性拉着他一起过去,却悲催的发现,凤凕根本就不是她这小身板能拉动的。

    玖兰肆在旁边偷笑了半天,实在憋不住,直接笑出了声。

    “凤凕,你折腾了这么半天,好歹给小泠儿看一眼,不然不就白折腾了吗。”

    他不出声还好,一出声,凤凕身上的冷气嗖嗖的往出放。

    “你闭嘴。”

    慕千泠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凤凕就是一脸讨好的笑。

    “媳妇,你就让我看一眼呗~”

    嗲到自己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再加上抱着凤凕的胳膊不停的话,可以说是十分完美的撒娇了。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慕千泠,玖兰肆差点惊掉下巴。

    凤凕早就见过她这样,还算很淡定,由着她晃,始终没出声。

    “媳妇~”

    “不行。”

    “凤哥哥,人家想看嘛~”

    凤凕嘴角抖了抖,“不行。”

    他能淡定,一旁的玖兰肆可淡定不了了,抱住身边的柱子,一顿干呕。

    慕千泠也被自己恶心到了,但是依旧不打算放弃。

    “凕凕宝贝~”

    最后的尾音,那叫一个百转千回,还踮起脚在男人的薄唇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你……”

    淡定如凤凕,也有点扛不住了。

    “就一眼。”

    “好嘞!”

    媳妇终于同意了,慕千泠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然后,看到锅里那一团糊到看不出原材料的东西,直接愣住了。

    片刻后,嘴角抖了两下,实在没忍住,还是笑出了声。

    各方面都那么全能的男人,怎么就……哈哈哈……

    她刚开始笑,凤凕脸上的淡定就绷不住了。

    手中白光一闪,连同锅一起,全都化成了粉末。

    “哎,媳妇,你别生气啊!”

    看他转身就走,慕千泠赶紧去追。

    她发誓,她真的没有故意嘲笑他的意思,真的就是一时没忍住。

    “媳妇,你肯定是误会了,我笑是因为高兴。”

    慕千泠抱住他的胳膊,就是不撒手,“我每次做菜也都是那样,我们连这个都这么般配,肯定是天生一对。”

    “这么好的媳妇跟我是天生一对,我怎么可能不笑,做梦都要笑醒。”

    凤凕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步子却是慢了一些,不用她小跑着才能跟上了。

    慕千泠一看,立刻继续哄。

    “还有啊,我刚才看了一眼,根本就不是你的问题,就是火没掌握好,肯定是玖兰肆故意的。”

    “哎,小泠儿你可别坑我,我可是……”

    躺枪的玖兰肆想要解释,慕千泠一个眼刀过去,最终还是选择了默默背锅。

    花式哄了半天,一直到了凤凕的寝宫,媳妇还是没跟她说一句话。

    慕千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哄了,突然看到他脸上的黑痕,眼前一亮。

    “媳妇,你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我给你洗脸行不行?”

    凤凕看了她一眼,依旧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慕千泠瘪了瘪嘴。

    她也知道自己过分了,媳妇为了她亲自下厨,她还嘲笑他,简直太不是东西了。

    “我说真的,媳妇,我给你洗脸,我给你洗澡,要不你打我一顿算了,你别不搭理我啊,我真的……”

    “嗯。”

    嗯,嗯什么?

    突然有了反应,慕千泠有点懵。

    “媳妇你是准备打我一顿了?”

    说着,直接凑了过去。

    “别打脸,其他的随便,给我留口气就行。”

    为了哄媳妇,她豁出去了。

    然而,凤凕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没动,起身就往内室走。

    “媳妇你去哪啊?”

    慕千泠一脸迷茫的跟了过去。

    直到,跟着他走进了浴室。

    然后,见凤凕一言不发的看着她,慕千泠懵逼了。

    她就是随口一说,该不会真的让她给他洗澡吧?

    这……是不是太劲爆了点?

    看见她眼中明显的慌乱,凤凕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点。

    “过来。”

    “不是,我就是,我……”

    虽然心里是抗拒的,但是眼神根本黏在凤凕身上下不来,稀里糊涂的就走了过去。

    “洗吧。”

    凤凕张开双臂,完全是一副随她摆布的模样。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微微勾起。

    美色当前,慕千泠几乎是想都没想,伸手就扯下了他的腰带。

    外袍,上衣,里衣,最后,只剩下一件裘裤。

    罪恶的小手伸出去好几次,全都默默的收了回来。

    平时总想着要对媳妇为所欲为,真给了她机会,反而有点慌了。

    话说,凤凕一个直男,什么时候这么有情趣了?

    她是没看到,某个帝君微红的耳尖。

    本来是想逗逗她,结果她那毫不犹豫,又快到不像话的脱衣服速度,把凤凕都给惊到了。

    浴室内安静的不像话。

    最后还是慕千泠先动了。

    睡都不知道睡过多少次了,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小手一伸,直奔凤凕身上唯一的布料。

    刚想往下扯,手腕就被一只大手握住了。

    一个用力,直接把她带进浴池中,抵在池壁上就是一个绵长的吻。

    慕千泠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掉了,上身就剩一个肚兜,贴在身上。

    “凤凕,美人鱼族……”

    玖兰肆急匆匆的跑进来,看到屋内的情景,直接愣在了门口。

    慕千泠的第一反应就是给自家媳妇披上衣服,可千万不能被玖兰肆看光了。

    结果还没等她拿出衣服,自己就被凤凕手上的外袍裹的严严实实。

    “滚!”

    凤凕抬手就是一道灵力,直奔门口的玖兰肆。

    玖兰肆这才反应过来,一个瞬移就没了影。

    他站过的地方,几米深的大坑冒着黑烟。

    站在凤凕的寝殿门口,玖兰肆的眼神晦暗不明。

    小泠儿在里面,他应该能察觉到她的气息才对。

    而且,明明之前两个人还在一起,他应该想到现在也是在一起才对,怎么就直接走了进去。

    怎么刚才就什么都忘了,连小泠儿的气息都没察觉到。

    还是说他其实……

    脑海中闪过刚刚看到的画面,桃花眼中的懊恼又多了几分。

    正想的出声,感觉到一股杀气,玖兰肆猛地闪身,躲过凤凕刚刚打出的灵力。

    “我又不是故意害你欲求不满,是真的有急事。”

    听他说有急事,凤凕堪堪停了手。

    不过,慕千泠可不管什么急事,张嘴就是一顿吼。

    “有急事你就能随便看老子媳妇洗澡了吗!就是故意的,觊觎老子媳妇的美色!”

    那可是浴室,他就那么明晃晃的跑进去,还轻车熟路的,一看就是没少干这种事。

    谁也没想到她关注的重点在这里,两个男人都被她给吼懵了。

    安静了许久,还是凤凕先开了口,“美人鱼族怎么了?”

    “蛰伏在美人鱼族的暗之力,快要控制不住了,沐浔让你去看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