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八十七.洞房花烛
    帝宫内,噼里啪啦的礼炮声已经传遍整个帝都。

    那就意味着,凤凕和慕千泠,已经开始拜堂。

    “千泠!千泠……”

    绝殇听着那响亮的声音,喊的近乎疯狂。

    “别成亲,千泠,是我先遇到你的,千泠……”

    不能成亲,他不许,不许!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包含了太多的不甘和深情。

    那吼声过后,绝殇猩红着眼,将体内的暗之力逼到了极致,疯狂朝着结界撞去。

    一下又一下,毫无停歇之意。

    脚下的鲜血越聚越多,遍体鳞伤也止不住他的疯狂。

    帝宫内,慕千泠还全然不知帝都外的情况。

    与凤凕十指紧扣,脸上尽是灿烂的笑。

    “夫妻对拜……”

    最后一声落下,慕千泠和凤凕相对而拜,两手互握。

    凤凕看着眼前的人,眼中尽是欣慰的笑意。

    终于,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好看吧?”

    慕千泠朝着他眨了眨眼,无视周围人的目光,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媳妇,你穿红衣简直帅呆了。”

    玖兰肆站在一旁,低头看看自己的一身红衣,嘴角溢出一抹苦笑。

    抬头的瞬间,那苦笑尽数化为发自内心的祝福,走过去拍拍凤凕的肩膀。

    “行了行了,赶紧把小泠儿送进凤仪宫,你可得回来喝酒,今天非得把你喝趴下不可。”

    “带上我。”

    夜翊凉也走过来,显然是蓄谋已久,今天准备轮流把凤凕灌醉。

    他们不出声,慕千泠还没注意到周围都有谁,这么一说,突然发现灌酒的队伍里似乎少了两个人。

    “师兄和玄寒呢?”

    周围有了一瞬间的安静。

    凤凕刚想开口,玖兰肆就先一步出声,“小泠儿,他们……”

    “千泠!千泠……”

    疯狂的嘶吼,穿过结界落入众人耳中。

    慕千泠身体一僵,缓缓转身。

    “轰……”

    伴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轰鸣声,空中飘飘扬扬落下一阵血雨,紧接着,一道黑色的身影坠落而下,倒在大殿门口。

    绝殇一身黑衣,早已被鲜血浸湿,身下也满是血泊。

    倒在地上,直直的看着一身大红喜服的慕千泠,“千泠……”

    开口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慕千泠看着这样的绝殇,死死的捏着手心,强迫自己站在原地。

    不能过去,不能心软。

    感觉到她在颤抖,凤凕揽住她的腰身,无声的支持。

    这个绝殇,对千泠的意义太大,他不能动。

    有些事,只能让她自己去解决。

    “绝殇,你回去吧。”

    慕千泠冷声开口,可那语气中,还是带着掩饰不住的叹息和无奈。

    她不想伤了他,可若是不这样,他又怎么能死心。

    她做事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不爱就是不爱,绝对不能给他一丝希望。

    否则,对大家都是伤害。

    “回去……”

    绝殇眼中尽是绝望之色,片刻后,又化作一种难言的疯狂。

    费力的从地上撑起身体,摇摇晃晃的起身,嘴角勾起一抹满是希冀的笑。

    “千泠,我们回去,回北州,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他还记得,那时他缩在黑暗的角落里,她朝他伸出手,说要带他回家。

    看着他眼中的无助和乞求,慕千泠嘴唇蠕动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绝殇……”

    声音有些沙哑,却是极尽温柔,“我们可以是亲人,是朋友,但是注定不能是恋人。”

    慕千泠缓缓抚上自己的胸口,“这里,早就已经有人了,他叫凤凕,只有他一个,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位置可以留给别人,你……死心了吧。”

    极尽温柔的声音,却坚决如铁,拒绝的那么干脆。

    “噗……”

    本已经伤到了极致的绝殇,身体猛地一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千泠,是我先遇到你的,我们相处了六年你才遇到他,你不能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绝殇猩红着眼,清冷的脸上满是乞求之色。

    “千泠,你给我一个机会,哪怕你看我一眼,眼里只有我的一眼……”

    他的分身死在了北州,本不会影响到他的感情。

    可在精灵族看到她,只是一眼,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拼了命的想要找回分身的记忆,找回之后,满心满眼的就都是她。

    暗族人注定属于黑暗,可他就是喜欢她那灿烂的笑。

    他怎么能死心,怎么能做到死心。

    做不到,他做不到。

    慕千泠站在大殿中,沉默了许久。

    然后,拉起凤凕的手,一步一步,朝着殿外走去。

    凤凕回握住她的手,没有出声,只随着她一起走。

    虽然是情敌,可绝殇对千泠的爱,他发自内心的感谢。

    感谢他出手相救,感谢他陪伴千泠六年,护她周全。

    所以,今日的大婚,他任由绝殇来闹,也不会出手伤他一分一毫。

    就算到了最后,不到万不得已,他也绝对不会对绝殇动手。

    “千泠,千泠……”

    绝殇站在殿外,看着她拉着凤凕走过来,不顾一切的想要冲上去,却被瑾陌等人设下结界困在原地,只能撕心裂肺的喊着她的名字,看着她和凤凕一起走远。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早就已经支撑不住的人,最后一丝撑下去的希望也烟消云散,终是忍不住,缓缓向后倒去。

    可那目光,始终不曾从前方的人身上移开。

    “泠泠,他好可怜,你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

    缠在慕千泠手上的小杀,实在忍不住,通过她们之间的心灵感应传音。

    那个绝殇为了泠泠连命都不要,泠泠就算不接受,至少也别这么冷酷啊。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它不明白。

    “怎么样才是不残忍?”

    慕千泠沉默了有一会儿,才叹息着传音给它。

    “我现在给他希望,但是给不了他要的回应,也给不了他要的深情,只会更伤害他。”

    那样,伤的不只是绝殇,还有凤凕。

    她跟凤凕这一路走来,凤凕为她付出了一切,到头来还要去伤他,这是什么道理。

    绝殇那样,她也不忍心。

    可她更不忍心伤凤凕。

    看似绝殇为了她更加疯狂,可她知道,凤凕也是一样,只不过凤凕选择了内敛的表达方式。

    残忍也好,自私也罢,她心里只能装下一个人。

    既然让她选择,那就只能选择对三个人伤害最小的解决方式。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感觉到她的心情,小杀默默的闭了嘴。

    泠泠说的有道理,与其让那个绝殇觉得有机会,做出更疯狂的事,还不如让他死了心。

    绝殇倒在血泊里,就这么看着慕千泠牵着凤凕的手,走的没了踪影。

    “行了,别为难小泠儿,她心里也不好受。”

    玖兰肆俯下身,想要把他扶起来,却被绝殇躲开了。

    “她在气我搅了她的大婚,所以才会说出那些话。”

    绝殇拼尽全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看着凤仪宫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凄凉的笑。

    “千泠生气了,我等她心情好了再来,等我养好了伤,随便她怎么出气……”

    众人看着他踉踉跄跄的身影,听着他口中那自欺欺人的话,眼中尽是同情之色。

    爱到了极致,却又爱而不得。

    情之一字,冷心冷血如暗族,也一样逃不过。

    沾上了,就是永生的劫数。

    “你送他回去吧,万一有了什么事,小泠儿心里肯定不好过。”

    玖兰肆朝着瑾陌说了一句。

    无极宫的人一直在帝都外徘徊,全都被西州的人挡了回去。

    要是被东方玄墨碰上了绝殇,肯定不会放过。

    瑾陌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还没来得及动身,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阴沉下来。

    紧接着,绝殇的身影就被一片黑雾笼罩起来。

    “慕千泠,凤凕,好,很好……”

    冷酷而又阴森的声音,带着滔天的杀气。

    即便天空重新亮了起来,也久久不曾消散。

    暗族族长离煞亲自来了。

    虽然没有现身,可留下的一句话,依旧让众人不得不早做防备。

    是夜,苍穹帝宫内,歌舞升平,各方势力一片欢腾。

    而那其中,并不包括瑾陌等人,还有西州的众人。

    就连凤一,都带着凤凕亲自培养出的侍卫,将凤仪宫周围守得严严实实。

    西州众人则是全都隐匿在了角落里,明枪暗哨。

    夜翊凉和玄寒,则是直接守在了凤仪宫正门口。

    离煞既然留下了话,不可能不来报复。

    拜堂的时候,绝殇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拼尽一切破了他们的结界。

    离煞要是亲自来,今日这洞房,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

    “你把那门看穿了也没有用。”

    凤仪宫外的凉亭里,见瑾陌一直盯着凤凕和慕千泠的房间看,玖兰肆拿着酒壶给他倒了一杯酒,“心里再难受,小泠儿也是凤凕的。来,喝一杯。”

    瑾陌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玖兰肆马上又给他倒了一杯,“幸亏你不像绝殇那么疯,不然可有凤凕和小泠儿受的了。”

    闻言,瑾陌拿着酒杯的手一顿,抬眼直直的看着他,“那你呢?”

    “我怎么了?”

    玖兰肆仿佛不明白他的话,只是嘴角的笑有了一瞬间的停滞,却很快恢复如常。

    “你比我又好的了多少,你敢说,你对泠儿那么好,都是因为凤凕?”

    瑾陌与他碰了碰杯,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在嘲讽玖兰肆。

    “你看泠儿的眼神,没有绝殇那么疯狂的热切,也没有凤凕那样的深情,更不像我藏不住宠溺,但是,你的眼神里,只有泠儿的倒影,再没有其他东西。”

    那种满眼都只有一个人的眼神,他太清楚意味着什么。

    “你看的倒是仔细。”

    玖兰肆仰头喝下一杯酒,微微勾了勾嘴角。

    “我啊,我跟你们可不一样,我对小泠儿就算有不该有的心思,也不会想跟她怎么样,我就想让她跟凤凕好好的,想看他们成亲生子,就这么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

    可惜,也只能是想想。

    小泠儿的一辈子,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机会看到的。

    月明如雪,凤仪宫外的人如此,凤仪宫内,此时却满是浓情蜜意。

    慕千泠坐在铜镜前,看着凤凕给她卸下那些复杂的头饰,又帮她像平日里一样束好头发。

    被她盯着看了这么久,凤凕终于腾出手,立刻俯下身,对着那绯色的嘴唇便吻了上去。

    慕千泠抬手搂住他的脖子,热情回应着。

    红烛微热,殿内的气氛渐渐升温。

    凤凕伸出手,将她从椅子上抱起,缓缓走向大红色的喜床。

    动作温柔的放上去,熟练的褪下那繁复的衣裙,等到慕千泠身上只剩下雪白的里衣,才俯身压了下去。

    却也只是把慕千泠抱在怀里,并未有其他动作。

    他们都清楚,今晚会发生什么。

    洞房花烛,注定不能实现。

    慕千泠回抱住他,主动吻了上去。

    缠绵缱绻的一吻,一切的情意,尽在不言中。

    一吻过后,难得安静的靠在凤凕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你们都太紧张,其实根本不用那么担心,我不会有事。”

    绝殇也许会恨她,但是不会杀她,绝对不会。

    就像,绝殇公然出现在这里,她不会让别人杀他一样。

    只不过,她把他当作亲人,而他……

    凤凕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可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离煞当年能一个人带着暗族守住中州,那么多的灵帝都奈何不了他,如今不知道比当年要强了多少,若是……”

    凤凕抱着慕千泠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几分,“若是他让你做什么,只管做就是,保护好自己,等我去……”

    话还没说完,整个凤仪宫周围就被阴森无比的黑暗气息包围。

    “来了。”

    凤凕从床上起身,拿出慕千泠平日穿的白衣,动手给她穿上。

    凤仪宫外,瑾陌和玖兰肆等人,看着夜空中那些比黑夜还要暗上几分的黑影,脸色皆是如出一辙的凝重。

    片刻后,那黑影便尽数显现身形。

    为首的男人一身黑色的战甲,狞笑着看向他们,“敢伤了我们少主,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人有多厉害。”

    阴森凶残的声音落下,他身后无数的黑影瞬间从四面八方冲出。

    “有没有那个绝殇?”

    玄寒带着西州众人,朝着瑾陌问道。

    “没有。”

    瑾陌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并未感受到绝殇的气息。

    玄寒一听,眸中寒光乍现,“没有就好,没有他,就能放开手脚打一场了。”

    话音刚落,身后的西州众人立刻冲了上去。

    没有他们老大不让伤的人,那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暗族的人想来打扰他们老大的洞房花烛,那就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