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冷帝,给爷笑一个 > 九十一.小泠儿
    正犹豫着,熟悉的气息就出现在了帝宫中。

    玖兰肆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刻瞬移去了凤仪宫。

    到了凤仪宫内,眼看着凤凕带着伤,慕千泠躺在床上也是昏睡的状态,玖兰肆就知道了结果。

    “凤凕,我有办法能救小泠儿,只是,很危险。”

    坐在床边的凤凕立刻抬头看向他,“什么办法?”

    “血族,换心之术。”

    玖兰肆看着他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交换的人,必须是自愿,才能保证小泠儿不被反噬。”

    灵力虽然汇聚在丹田中,可究其根源,还是在心脏。

    否则,千泽也不会选择将暗之本源的本体放在慕千泠的心脏内。

    凤凕没有丝毫犹豫,“我来。”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玖兰肆还是忍不住提醒一句,“你要想清楚,神族的体质承接暗之本源,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死。”

    “她会陪着我的。”

    凤凕看着还在昏迷中的人,眼中尽是深情的柔光。

    若是救不了她,他会跟着她一起死。

    他若死了,她也一定不会独活。

    现在有机会让他们再多厮守一段时间,他很知足。

    玖兰肆听着他的话,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你带着小泠儿,跟我来。”

    几百年前血族覆灭,从此再无人踏入血族领地一步。

    这么多年过去,玖兰肆也是第一次回到这里。

    看着那些血红色的建筑,桃花眼中尽是嘲讽,和无奈。

    看着四周开满红莲的宫殿,玖兰肆微微顿了一下脚步,再次迈步,却是将凤凕引进了偏殿。

    “把小泠儿放上去。”

    指着偏殿内两个红色莲台中的一个,玖兰肆朝着凤凕说道。

    凤凕小心的把慕千泠放上去,又依着玖兰肆的指挥,自己躺上了另外一个。

    血族的换心之术,他只是知道有这个传说。

    不是血族中人,自然不知道细节,玖兰肆怎么说,他便怎么做。

    总之,他相信玖兰肆不会害他就是。

    见他躺好,玖兰肆微微转动了一下莲台下方的机关,从暗格中拿出一个锦盒,递给凤凕。

    “打开以后注入灵力。”

    凤凕接过锦盒,连端详都没有,直接打开。

    血色的薄雾从锦盒中飘出,不等凤凕下一步动作,整个人就无力的倒在莲台上,锦盒也从手中落下。

    眼皮越发沉重,凤凕中还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你……”

    他对玖兰肆从未有过防备,根本就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

    “以后。再也没有人在你那里蹭吃蹭喝了。”

    玖兰肆嘴角勾起一抹复杂的笑,“记得想我,小泠儿就算了,最好把我忘干净,省的她内疚。”

    说完,俯身抱起一旁的慕千泠,朝着门外走去。

    “玖兰肆……”

    凤凕用尽全力喊出这一声,想要起身,奈何眼皮越来越重,最后不受控制的昏睡过去。

    宫殿的主殿内,把慕千泠抱进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放上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床,玖兰肆刚刚安顿好她,血族的几个长老就走了进来。

    “少主。”

    “多年不见,你们倒是活的不错。”

    玖兰肆习惯性的用慕千泠的姿势靠在椅背上,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着几人。

    “当年你们说的人,我已经找到了,你们劝我顺应天命,我也听了。只不过,她现在性命垂危,到了你们尽一份力的时候了。”

    当年,他偶然间发现自己与其他血族人不同,他的灵力,不是光靠修炼就可以,而是需要靠女人和鲜血来维持。

    那天,整个血族都陷入了一种很古怪的气氛,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全都带着几分欣喜和无奈。

    后来,他从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变成了血族的少主。

    族里的女人,被当作礼物一样送上他的床。

    起初他还以为这是少主的特权,直到,第一次有女人死在他的床上。

    他眼看着那个绝色妖娆的女人,嘴角带着一种解脱的笑,化作白骨。

    那时他才知道,他是会害人性命的。

    那是他第一次杀人,吓的缩在床脚处,紧紧的抱着自己,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也是那个时候,他才被告知,他的存在,是为了等一个人。

    没有人知道那个人是谁,更不知道是男是女。

    只知道,那是万年前的血族族长,留下的预言。

    整个血族,都会为了那个人奉献一切,包括,性命。

    而他,注定会为了那个人死。

    那人越强,他就越弱,直到油尽灯枯,化作虚无。

    可他出现的太早了,比那人早了几百年。

    所以,他必须屠尽整个血族,用他们的血,让自己强大,维持自己的灵力,等那个人出现。

    他们说,这是天命,没有人能违抗。

    那些人,一个一个,带着满脸的虔诚,亲手取了心头血,死在他面前。

    那天,他第一次尝了人血的滋味。

    第一次,恨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也是那天,血族一夜之间覆灭。

    只留下他这个可笑的少主,和为了监督他的长老。

    从那以后,他就变成了如今的玖兰肆。

    起初,他一直在找那个他需要等的人。

    基本上各个隐世种族,各个帝国,他都去看过。

    他想亲手杀了那个人,让血族的那些人知道,所谓的天命,有多可笑。

    可到了后来,他活的久了,就觉得活在这世间,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不过,这不代表他就想顺从那所谓的天命。

    直到他遇到了慕千泠,那个被凤凕放在心尖上的女人。

    第一次见她,他就知道,他等的人,终于等到了。

    最初的不杀她,完全是因为凤凕,想看凤凕为一个女人着迷是什么模样。

    后来,他发现那个叫慕千泠的女人,跟他很像。

    经历了许多不堪回首的事情之后,用玩世不恭和玩味的笑容,隐藏起心里的一切伤痕。

    她活的太真实,太肆意。

    会无赖,会撒娇,会强势……

    和他印象里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总说自己不是好人,却从不忍心去伤害任何对她好的人。

    不关心这天下的苍生,心里只有自己要守护的人,为了那个人,可以受尽一切苦楚。

    他跟在她身边,有大把的机会可以下手,甚至有几次已经起了杀心。

    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下不了手。

    他不知道自己对她是什么感情,他不想拆散她跟凤凕,不想把她抢到自己身边。

    只是见不得她受伤,见不得她死。

    或许有些假话,说着说着就会变成真的。

    他总开玩笑的说,他爱她爱的要死。

    到最后……

    血族的几个长老,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活到现在,就是为了监督他不要违抗天命。

    如今任务已经完成,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了。

    隔了几百年,心头血的滋味,玖兰肆又尝到了一次。

    只不过,这一次,是他心甘情愿。

    早已是强弩之末的身体,瞬间被灵力填满。

    身后的一头墨发,尽数变为血红。

    颈间那朵红莲,开的妖艳非常。

    血族的换心之术,从来都是一命换一命,哪有什么两人同活。

    就算是一天,也不可能。

    玖兰肆看着躺在床上的慕千泠,缓缓走了过去。

    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又何必,搭上凤凕的性命。

    “小泠儿,你总说我没有真心,以后,你就能感受到我到底有没有真心了。”

    低头在慕千泠额间小心的印下一吻,玖兰肆抬起手,抚上自己心脏的位置。

    红色的帷幔,红色的床铺,红色的被子……

    慕千泠醒来的时候,入目的一切都是红色的,让她有一种回到与凤凕大婚当天的错觉。

    不过她知道,那只是错觉。

    这几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全都在她脑海中浮现。

    “小泠儿,你醒了。”

    玖兰肆靠着床边而坐,朝她勾起一抹标志性的玩味笑容。

    “玖兰肆?”

    慕千泠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从床上坐起身,“凤凕呢?”

    她明明记得凤凕带她去了神族,还在求他父亲救她,怎么一转眼就……

    见她醒来就找凤凕,玖兰肆嘴角的笑僵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常。

    “凤凕没事,刚刚出去,让我在这守着你一会儿。”

    听说凤凕没事,慕千泠松了一口气。

    这才注意到玖兰肆变成了那天她见到的红发,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

    “你怎么了?”

    慕千泠把他拉过来,眼中带着明显的担心,“我闻到好浓的血腥味,你是不是受伤了?”

    玖兰肆被她拉的一个踉跄,直接扑到了她身上。

    “玖兰肆!”

    没想到他会虚弱成这样,慕千泠吓了一跳,刚想查看他的伤势,就被玖兰肆一把抱住了。

    “小泠儿,我有件东西放在你那里了,你记得帮我保管好。”

    察觉到他的语气不对,再加上他虚弱的厉害,慕千泠没敢再动,就这么任由他抱着。

    “你放我这里什么东西了?我也活不了多久,你……”

    “你会好好活下去的。”

    玖兰肆打断她的话,紧紧的搂着她,像要把她刻进骨子里一样。

    “小泠儿,你跟凤凕,都会好好的活下去……”

    类似于诀别的话,慕千泠立刻发现了不对。

    想要推开他,刚把手放上他的胸膛,就摸到了一大片黏腻的液体。

    “玖兰肆,玖兰肆你怎么了……”

    他总是一身红衣,慕千泠把他推开几分,仔细看才发现,他的胸口处,血流如注。

    “我没事,就是有点……有点累了。”

    玖兰肆努力朝她勾起一抹笑,“小泠儿,千万帮我保管好我放在你那里的东西,和凤凕,好好的……”

    他拼尽了全力,才支撑到她醒过来。

    现在,再也支撑不住了。

    慕千泠忽然明白了什么,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

    那里,不属于她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

    “玖兰肆,你别睡,我能救你,我肯定能救你……”

    草木之力源源不断的涌进他空洞的胸口,却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了玖兰肆的身体缓缓化为虚无。

    看她不停的想要抓住那些红色的光点,玖兰肆最后朝她笑了笑。

    “小泠儿,没用的,我没有前世,也没有来生,最后,注定要化作虚无……”

    最后一个字落下,慕千泠眼看着面前的人尽数化作红色的光点,烟消云散。

    “玖兰肆,玖兰肆你回来,你回来……”

    发疯似的想要用灵力困住那些光点,终究只是徒劳。

    一枚纯白色的玉冠,从空中落进她的掌心。

    那是她赔给他的玉冠……

    “玖兰肆,你回来……”

    两行清泪,从眼角落下。

    慕千泠紧紧的握着那玉冠,呆呆愣愣的坐在床上。

    大师我啊,什么妖都会捉的。

    小泠儿,我可真是爱你爱的要死呢。

    小泠儿,我有件东西放在你那里了,记得帮我保管好……

    “玖兰肆,玖兰肆……”

    带着哭腔的呢喃声中,一朵大红色的莲花,悄无声息的开在慕千泠的胸口。

    短暂的绽放过后,消散的无影无踪。

    慕千泠的眼神缓缓恢复清明,感觉到自己脸上有些湿,抬手擦了一下。

    “这是……眼泪?”

    她为什么哭?

    看着手中的玉冠,慕千泠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也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可不管她如何去想,都想不起来任何有关的东西。

    凤凕找到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坐在床上,拿着玉冠发呆。

    见她身体已经恢复,凤凕心中一沉。

    虽然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答案,却还是忍不住开口,“千泠,玖兰肆……”

    “玖兰肆是谁?”

    听到他的声音,慕千泠立刻抬头,眼中满是疑惑。

    想到玖兰肆之前跟他说过的话,凤凕压下眼中的痛色,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

    “没什么,我带你回苍穹。”

    慕千泠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凤凕,我这里,好疼,可我不知道到底为什么疼。”

    凤凕放在她胸口的手,不自觉的颤抖着。

    玖兰肆……

    初见,他不止一次想要杀了那个总是缠着他的男人。

    可惜玖兰肆的瞬移之术太过迅速,他也懒得到处追杀。

    后来缠的久了,也就习惯了他的存在。

    一起互相陪伴了百年,玖兰肆到处惹祸,他也习惯了到处帮他善后。

    甚至于,他联合重幽重伤他,害他落进北州,他也不曾追究,只当作玩笑看待。

    从来不去猜疑,更不会去防备他。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不防备,让玖兰肆趁机替他用命救了千泠……

    “没事,只是伤还没完全好。”

    玖兰肆不想让千泠愧疚,那他,又怎么能浪费他的一番苦心。

    ------题外话------

    今天实名心疼玖兰肆……

    明明是按照大纲写的,为什么突然这么嫌弃自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