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宠之一品医妃 > 第4章 和亲
    听着凤云浅的话,看着眼前吐信子的青蛇。顾仙袛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然后喉结动了动,额头直冒汗。

    “嗯?你怎么了?不是想要我拜你为师吗,吃啊。”凤云浅坏心眼的摸了摸小蛇的身子,并将蛇头直直的冲着顾仙袛,笑的一脸‘无邪’。

    “那个,能不能换个,我,我口味淡些。”说着,顾仙袛呆呆的盯着蛇,一脸的懵逼。

    “不会吧,这‘不’重口味的,你张开嘴巴,我帮你‘呲溜’一下的把它放进你的嘴巴里,然后它就~嘿嘿~。”凤云浅恶魔笑的说完,差点让蛇和顾仙袛吻一下。

    ‘呲溜’?为什么听着那么的恐怖。

    不过:“好,我张嘴巴后,你,你温柔点。”

    说着,某男寡薄的唇慢慢张开,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看得凤云浅愣了愣,随即扔掉了手中的蛇冷淡认真道:“你的诚意我看到了,师父。”

    说到做到,话罢,凤云浅退开顾仙袛几步远,随即认真的跪下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将头上的木簪拔下,放到了呆愣的顾仙袛手中道:“敬茶没条件,我就不敬了,这个木簪跟了我四年,就当茶敬给师父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绝对不简单。这个时代,多个可以利用的人总归是不错的,况且,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

    见凤云浅这般,顾仙袛差点没感动哭:“嗯嗯!为师一定会把毕生绝学,全部授与你!徒儿!”

    说完,顾仙袛感动的就要去抱凤云浅。然,凤云浅后退三步躲开道:“师父,男女授受不亲,还有,你确定比我懂医术?”

    她前世可是被世界赞誉为神医,因为她能用中医术把将死之人活气,所有人都抛弃了古代的炼丹术,她却没有,她研制炼制的丹药,皆有奇效。

    但二十一世纪的发达,也注定了很多草药的消失,古书里记载的,有些已经灭绝,不过,这里,应该什么都有。

    听到凤云浅的话,顾仙袛动作僵住,然后赶紧收好木簪道:“咳咳,医术,我有绝对的自信,先去城里把你的伤口处理好,回来为师再一一告诉你。”

    “师父是神医?”古书里记载,古代除了华佗李时珍,还有更胜之神医,他这德行,会是?

    果然,凤云浅刚在心中质疑,就听到顾仙袛无比认真道:“不是,但我和神医差不多。”

    说完,便见凤云浅又翻身上马,然后留给他个帅气的背影就跑了。

    顾仙袛:“······?”

    这徒儿,脾气好像很大——

    某男想完,再次运轻功跟了上去。

    **

    南梁皇城金陵。

    中宫,扶摇殿。

    一女子正于案前画着一副《初雪寒梅图》,身上穿着一袭绣着暗紫色海棠的墨蓝色华服,极尽的奢华美丽。一张三十二岁左右的脸,保养得当,美艳不失温和威仪。狭长的媚眸微垂,端着几分淡然自若的意味,不焦不徐。

    正此时,一个身着蜜黄色上等宫衣,盘着髻鬟头的婢女,双手附腹低头走了进来。

    “娘娘,北狄使臣今日在大朝殿与陛下会见,来意是为与南梁和亲外交。北狄的嫡公主屈门娢也来了,其王修国书于陛下,说是愿将屈门娢送与陛下为妃,并希望陛下将凤云浅嫁于他,还,还允诺说,凤云浅若嫁北狄,必居后位。”

    兰玉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宿帛言。

    刚才她听人禀报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北狄屡犯南梁边境,两国虽未有大战争爆发,但冲突却是年年有。

    此次北狄王派自己的嫡子太子枢前来欲联姻求和也就罢了,求娶的对象竟然是凤云浅。那个傻子别人会知道也不足为奇,毕竟凤云浅和其母妃的事,可是远扬。

    但是,凤云浅可是个傻子。在无人照顾的麓天居,不知道活成什么鬼样子了。

    要知道,北狄嫡公主屈门娢可是北狄第一美人,用第一美人换凤云浅一个痴傻废物?北狄王是不是脑子糊涂了?

    而且还允诺立凤云浅为后,这也太抬举凤云浅了吧。

    听到兰玉的话,宿帛言手中的紫毫笔顿住,随即将笔放到了笔搁之上。

    “和亲?那北狄王年逾三十七岁,正值盛明,凤云浅嫁过去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凤云浅没有资格,一个野种,凭什么要有和本宫平起平坐的机会。”宿帛言说着,走到了兰玉的面前。

    一双美眸里,满是提到凤云浅的厌恶憎恨。

    北狄一国,虽然没有南梁壮大。但是,其国百姓,皆可为兵,北狄更是有着一支精悍的铁骑,真正的以一敌百,由北狄曾居万夫长的司马暨带领。

    那是一个可以和南梁一品军侯较量的男人,北狄又因着接近漠北,所以,铁骑之下,更是将漠北三分之一的领土攻占,连马背上长大的国家都有些惧怕北狄。

    这样一个国家,足见其野心雄心。此次来南梁,必定在算计着什么。毕竟,求娶谁不行,偏偏是凤云浅。

    要知道,凤云浅的母亲一族,可是南梁的屏障,是南梁不可攻破的盾。

    北狄,是在打风家的主意么?

    听着皇后宿帛言的话,兰玉只是低着头恭谨道:“娘娘,那我们该如何做?而且,北狄的屈门娢,要不要······?”

    那个北狄的第一美人公主,留在皇上身边实在不可行。

    “皇上可从来不会被人算计,这北狄王的心思,皇上肯定知其意,所以,本宫完全不用担心。但是,凤云浅,本宫绝对容不得。就且让她回来吧,不过,她有没有那个机会享荣华富贵,就两说了。”

    娓娓娇慈的声音里,满是入骨恨意。风纱月,本宫会好好送你女儿去见你的。

    见皇后如是,兰玉朱唇勾起道:“娘娘说的对,只是,屈门娢?”

    “屈门娢?第一美人?哼!不足为患,她没有能让皇上动心的本事。”笃定的嗓音响起,满是冷意。

    “诺!是奴婢多虑了。”

    **

    麓山城。

    建城两百余年,两百多年前由一个小镇,慢慢扩大成一座城池。虽然还不到金陵城的一半,但繁华却是不消金陵多少。

    因其既通商,又是金陵要塞之一的周边城池,所以,很多人都想在城内安家。

    可城内面积有限,好房子又需要足够的钱和关系,以至于周围村庄百姓也只能是想想。

    看着路边一老者在摆弄地上晒干的药材,凤云浅将手中蓝白色的银针包收进了袖中。

    随即蹲身,拿起一块蜘蛛香的根茎,放在鼻尖闻了闻。

    气味和成色都比二十一世纪的好太多,想着,凤云浅抬头看向老者道:“老丈,这蜘蛛香和川芎怎么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