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宠之一品医妃 > 第38章 屈门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上安殿一角,一女子美目满是入骨恨意的盯着凤云浅,眼神如刀,淬着毒般。

    凤云浅,我双手染血终于同你坐于这一方,今后,看我不弄死你。

    感觉到有视线带着杀意的对着自己,凤云浅缓缓抬眸朝着对面席座下首看去。只见那处坐着一中年男人和一美妇人,两人的身后坐着两年约十六的女子,一人抬首,一人垂眸,样貌皆是不俗。

    视线是从那处而来,可那几人她皆不认识。

    正值一小太监往各个宾客的案前放酒玉壶,到了自己跟前,凤云浅便对着眼前人道:“小公公可知晓那处是谁家?”

    听着凤云浅的话,小太监躬腰转身顺着凤云浅的视线看去,待看到首座上的人,小太监便道:“回二公主,那是齐国公一家。”

    听到小太监的话,凤云浅抬手示意其退下,便收回了视线。

    齐国公她倒是有耳闻,十几年前的齐国公府可谓是名盛一时。那时的国公府家主,大抵就是现在家主的父亲。前齐国公宇文阔乃不世英雄,和先帝凤祀礼是结拜兄弟。权利圣宠在手,无人不晓齐国公宇文阔大名。宇文阔不恃权而傲,且当年各国混战,常山城快要不保时,宇文阔独自领兵三千,诱敌军两万于平凹坡,以计谋拖敌军一天一夜。援军至时,宇文阔手握南梁大旗而站,尚存一息,又马不停蹄助战别城。数日鏖战,帅领前锋,终以英魂祭疆场。

    先帝痛失手足兄弟,遂对宇文阔之子,也就是现今齐国公宇文谦格外庇佑。但,其父英勇,其子反而逊色。现齐国公宇文谦性子略看着文气了些,在朝中也无官衔,没有实职,也就是说现在的齐国公只是虚衔。不过虽如此,到了宇文谦的孩子这代似乎又有了转色。现齐国公之子宇文烈,凭着一身过人武术,位居帝将九卫之一,也算是又为家门争了光。

    正想着,大殿门前小太监尖嗓扬声开了口:“靖德郡王府长世子到!”

    “宁广王府世子到!”

    听到这话,众人皆赶紧伸长了脖子的朝着殿外看去。这两位主的颜那可是覆了天下多少男男女女的一颗心啊。

    众人期待着,便见那门处阔步而来两人。一人白衣妖颜,身姿修长,他深邃而潋滟风化的眸,似噙着吟吟温色,那么典雅而贵气的,只是一瞬,就夺走了众生的心,让人不由屈膝为他折服,倾倒而不敢亵渎。

    一人绸华墨衫里襟雪,身而修长,发而及膝,仙净而尊贵,道似雾中仙,却又容颜妖孽的引人罪欲,让人为之倾慕而忘生死。

    看到两人,殿内一众男女几欲失态。凤云浅瞧着两人于对面入座,脸色淡淡,心道古人犯花痴的程度丝毫不亚于二十一世纪。这些人有一种想把眼珠子都贴到两人身上的感觉。

    正想着,却见凤永夜笑的风华妖孽的对着自己挥了挥手。见此,凤云浅直接无视。

    瞧着自己被无视,凤永夜修长墨眸里噙满失落和委屈的直直盯着凤云浅好一会。见她完全无视自己,凤永夜没了趣,便老实了。

    然,此货安份不过一瞬,只见某男又作死般的突然起身走到了凤云浅的身畔。接着,坐下,容颜妖孽而认真的附耳在凤云浅耳畔吹了口气道:“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爷思之如狂。”

    他磁性的话落,凤云浅嘴角抽了两下,手握成的拳头,将将忍不住要发作弄死凤永夜,但碍于这场合,不得发作,遂,未扭头,语气噙满杀意道:“凤·永·夜,别一再招惹触怒我。”

    凤云浅充满杀意的话落下,结果,凤永夜完全无视道:“诶?为什么?我们又不是亲生的。还是说你怕自己爱上爷?嗯?小凤凤~。”

    听着某男话,凤云浅却是怒极反笑道:“这话咱先不说,宴席散了我有话告诉你,你就在御花园等我哈。”

    今夜,是注定要见血的。凤云浅看着凤永夜的脸,笑的愈发温软。

    听到凤云浅的话,凤永夜自然而然的理解成了凤云浅要跟他表白,于是,某男满足的点了点头,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大殿内众人看着凤永夜动作,惊了一瞬,便收回了目光。世子永夜的性子众所周知,那是不拘是谁都能亲近的人。所以,就算有此动作,也不稀奇。如果是君容胤这般,那才是稀奇。

    众人这般想着,那边君容胤却是自始自终淡漠温凉,似乎什么都动容不了他那双疏离温温,深邃如墨的眸子。

    “北狄屈门太子到!二皇子殿下到!六皇子殿下到!屈门长乐公主到!”尖细的嗓音落下,不知为何,众人突然瞅了一眼凤云浅,才又眼巴巴的朝着大殿门看去。

    瞥见这,凤云浅脑后滴汗。北狄人到了他们看她一眼作何?就因为和亲的事?想着,凤云浅也不禁扭头朝着大殿门前看去。

    只见起先而来的,是一约莫二十岁的男子,身姿欣长,他着一袭赤金纹黑衣,高贵而满是威仪。他及腰的墨发以黑色绣龙纹的陵带而高束,墨发垂于后,风扬起,动人心。他的容颜也是极美,如瓷般白腻的肌肤,五官无不透露着贵气,墨眉而飞扬,寡薄的唇角勾着几分笑意温润。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俊美男子,墨发束着逍遥巾,无不俊色,他微垂着眸,脸色恭敬,想来是那人的手下。

    男子刚走进,后头便见一约莫十七八岁上下的男子阔步而来,他着一袭白色纹麟衣衫,身披黑色鹤羽大氅,身姿纤长,满身尊贵,及腰墨发用墨色的兰陵带束之,那人的脸更是美极美矣,如雪般的肌肤,五官绝致,寡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端的是淡漠寒凉,生人勿近。

    就在众人看得惊艳又期待下一位时,那人终于出现,然,他的出现却是让众人呆滞了一瞬。

    只瞧着最后那人身姿修长,墨发披散,让人看不着容颜,却他又气质优雅又阴沉,他一袭暗沉沉的黑衣,还外披黑色狐裘,更是被一戴着面具的男子搀扶着,那身姿给人一种风吹即倒的感觉。

    紧接着,那被誉为北狄第一美人的嫡公主屈门娢也是终于进入了众人视线。她折纤腰以微步而进,一袭紫罗裳,身姿婀娜,墨发梳着惊鹄髻,碧玉凤头钗为饰,步摇曳曳漾人心,年约十七而精致的鹅蛋脸,娇容艳艳绝色丽,端庄高贵而文静优雅,美艳柔骨,可谓美极,少见矣。

    看到这,却见君容胤和凤永夜起身与太子屈门枢寒暄。众人见此,便都赶紧起身作揖。原来第一个进来的便是北狄太子屈门枢,而第二位进来的是六皇子屈门羽弗,那第三个进来的却是北狄二皇子屈门俟氐。

    素闻狄人蛮横暴戾,且人人壮悍,高大威猛,今日一见,传言传的真是没有一点对的,先不说那看不清脸还看着有些吓人的二皇子屈门俟氐,就瞧瞧这屈门太子和六皇子,这容颜哪里比的刚才进来的两位世子差,谓是各有千秋色啊。

    还有这公主,也是这般美,哪像是蛮荒地长出的柔骨水美人。

    而且,都说北狄服饰是以兽皮裹身,粗鲁不堪,民风粗犷,做什么都不讲究。可现下看他们衣着,完全没有那些夸张描述的东西。

    众人想着,面上却是没表现出什么。

    正瞧着,凤云浅的手便被一柔荑握住,抬眸,对上的是屈门娢那双艳艳却藏着心计的美目。“二公主真是来得早,吾等身为客晚至却是失礼了。”

    “北狄公主严重了,本宫也是方至。况且客为主,父皇也未至,算不得失礼。”说着,凤云浅不着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她素来不曾大庭广众的出现过,这北狄公主未见过自己,却是丝毫不疑的笃定自己就是凤云浅,看来是做了‘功课’了。

    听到风云浅的话,屈门娢眸子顿了顿,似是没有料到凤云浅说话竟是如此得体而意有他话。凤云浅在告诉她,若是南梁皇已至,他们北狄才是真的失礼。

    而且,大国师告诉她,凤云浅的痴傻会好,但与她想的不一样的是,她本以为就算是凤云浅不傻了,怕是也就不过如此,可现下看着凤云浅了,她却丝毫看不透眼前这个有着深不可测气息的女子。

    会否是大国师算错了,这凤云浅也许从未傻过?

    屈门娢心想着,面上却是笑道:“哪里哪里,公主这般说,倒叫本宫更不好意思了。改日我们再好好说说体己话罢。”

    她话罢了,便笑笑转身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只是垂眸时,眼底闪过妒意和憎恶,广袖下的手拿着一方罗帕,使劲而嫌恶的擦着自己的另一只手。

    见屈门娢脸上笑容,凤云浅唇角勾起,好一个不简单的女子,每一个表情都像是设计过一般的展现,且,虽难察觉,但她还是能感觉到屈门娢对自己淡淡的敌意。

    不过她就算是讨厌自己也是有理由的吧,毕竟现北狄王后就是屈门娢的母后,而北狄王又允诺自己后位,说不准屈门娢的母后就想让屈门娢把自己弄死。

    想着,凤云浅低眉看向自己手中酒杯泛着鎏金光,淡淡笑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