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宠之一品医妃 > 第125章 危险
    ‘砰!’一声响起,椭圆的青铜镜没有如期的碰到某男的脸的拍到了枕上。

    抬眼,就见君容胤贵气十足的坐了起来看她,墨色深邃的眸子,噙着疑惑不解。

    而离倐和离玈听到这一声,当即探头去看。

    看到的却是凤云浅一本正经的拿着铜镜在照——

    两人见此收回脸。

    凤云浅见此放下了铜镜,却举起了旁侧的椅子。

    君容胤:“······”

    “阿浅可是怕?”他道,温声之语里满是引人罪欲的蛊惑。

    凤云浅:“······怕,什么?”

    “怕我吻你。”他道。

    嗯?

    “你该怕我亲你才对!”她坚决不露怂道。

    瞥见他墨色的眸子划过温色,凤云浅冷哼了声道:“搁这说清楚先,我不用你负责,还有,我那方面冷淡,多费尽心机的勾引我都没用。”

    说完,凤云浅放下了手里的椅子,然后走到了旁边温茶的炭炉旁,悠悠倒了杯茶,顺便往里头放了一颗‘糖’,接着端起走到了床帷前,递给了君容胤道:“看在你是个有责任心的美男子,喝杯茶再走罢。”

    对于她突然倒茶,君容胤笑冶温温的接过,旋即声线温和询问道:“阿浅,喝了这杯茶,我可还能走?”

    没想到他会起疑,凤云浅咬牙笑笑安抚道:“怎么这么问?这茶可是上好的庐山云雾,没问题的。”

    里头放了今个向顾仙袛讨的一命呜呼丸,杀了他,把他埋外头梨树下,剩下外头两个同上,某女这般想——

    “是吗,那,既是这般好,阿浅先喝,好的,都要给阿浅留着。”某男此刻像是没有见过世面一般的说着,听得凤云浅额角青筋突。

    但,她还是接了过来,然后掩袖假喝完,旋即又走到了炭炉旁,再倒茶,再丢了一颗一命呜呼丸进去。

    她一共要了三颗,没事,还行。

    “来吧,很好喝的。”她笑眯眯脸道。

    想当初他就是想这么毒死她的,他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会转到他这罢,哈哈哈,凤云浅心里笑开花。

    这次,他却是未抬手去接,而是看向她的眸子温声蛊惑道:“喂我。”

    听到这,凤云浅当即乐得差点没冲出去笑笑再回来。喂他?不早说!她一定会把杯中茶一滴不剩的全给他灌下去的!

    正想着,却听那人悦耳至极的嗓音又响起,“阿浅用嘴巴喂我。”

    凤云浅:“······?!”

    他,是不是也懂医术?然后察觉了茶的异样,所以才两次都想让她先死?

    想到这,凤云浅表示赞同。

    凤云浅正神游着,某男已经优雅下了床,站到了她的面前。

    将她手里瓷青的茶杯接过放下,君容胤俯身在她耳畔气息炽热道:“阿浅害羞么?”

    感觉到她身子一瞬轻颤,他满意在她额头轻印下一吻温声道:“阿浅真是个单纯的好孩子。”

    惑乱人心的嗓音落下,旋即,他便优雅离去。

    回过神的凤云浅,手还保持握杯的动作,桃花眸子呆滞,然后,脸红到了脖子——

    不过,是气得。愣是气了好一会,凤云浅才冷静的走了出去。

    然,本以为君容胤一定走了。

    结果,就见旁的软羽榻上,他贵气慵懒侧卧,修长的双眸轻轻闭着,赤橙的烛光下,像是淬了天下雪华的薄莹肌肤,让人心扉动。

    而煞风景的是,宛若天人的君容胤旁侧不远,站着两个面瘫带着杀气看她的人。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不走了!?

    “君容胤,不要说你要在这里过夜。”她要是真的把持不住了怪谁?反正不怪她,某女想。

    不过,难道,或是说,今个下午他亲了她,然后他就喜欢上她了?!

    想着,凤云浅心里又有点小激动,然,这激动很快又被脑子里闪过的‘好孩子’盖过——

    看不出他眼中有喜欢她的色彩,唯一能感觉到的目前只有淡淡戏谑,逗她,赞赏她,而且,他不会是把她当宠物看待的吧!?

    想到这,凤云浅眼底杀气森森然。

    “不会,我只是怕阿浅有危险。”他道,依旧闭眼。

    危险?什么危险?正和宫的危险已过,还有什么危险?

    “今晚南梁城破?有人逼宫?皇子造反?什么危险?”凤云浅问。

    没听说要打仗,要是北狄不顾家国太子皇子性命强攻,直接把屈门枢和屈门俟氐还有屈门羽弗以及屈门娢绑着吊在金陵城门前就好了。

    一来侮辱北狄,二来让别国用这事侮辱北狄,打击北狄士气。凤云浅自己在心里想着。

    听到凤云浅的话,不止面瘫的离玈和离倐嘴抽,就连榻上的君容胤眸子都微微睁开,少倾,他又闭上温声道:“怎么会。”

    话落,他却没再说别的。

    见此,凤云浅蹙眉。

    然后呢?

    他怎么不说什么危险?

    “你自己玩罢,我待会还有事。”虽然这么说很那个,但是,难道他在担心她?想着,凤云浅将青薬和青鸾弄醒,便开始收拾汆烫好的蜘蛛等物。

    青鸾和青薬醒来看到君容胤和离玈还有离倐,当即满脸复杂,防备的看了看凤云浅,又小心的看了看软羽榻上闭目的君容胤。

    这是怎么回事?

    靖德郡王府长世子怎么在?!

    这这这!这可是公主的寝殿啊!男女大防,君世子不会不知道。至于公主,想着,两人看了看凤云浅。公主虽是女子,但性情从这些日子相处下来看,颇似男子。可是,到底男女有别。这要是让人看到了,可怎么得了。

    两人心里担忧的打量了殿中四周,见没有别的宫娥,皆狠狠舒了口气。

    “公主,君世子怎么在?”青薬极其小声的问着凤云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