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04章:被指狐狸精
    江兮吃了几块甜点,又喝了一大杯果汁,搞定了自己的胃后打算找个隐蔽角落等时间。

    一转身,一位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士站在她身侧。见她转身,他立马笑着上前。

    “小姐,请问你贵姓?这是我的名片,交个朋友怎么样?”男士态度暧昧,作势要往她身边靠。

    江兮立马后退两步,满脸戒备。

    “小姐,我是金越传媒的副总,我们公司出了十余部票房过亿的院线电影,是国内顶级影视公司。我看小姐你外形条件极好,交个朋友,兴许以后有合作的机会?”男士满脸堆着笑,眼神志在必得。

    江兮不为所动,冷声拒绝:“抱歉,我不感兴趣。”

    她绕开人走,那位男士却一把拉住她:“别走啊,你外形条件这么好,不当电影明星可惜了,你跟我聊聊,我包你红……”

    “狐狸精!”

    一声厚重的烟酒嗓音在现场炸开,紧跟着一位身穿暗红色礼服的女士拨开人群朝这边冲来。

    啪——

    江兮还在惊愕下,那位怒气十足的太太抬手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力道之大,江兮脑子瞬间嗡嗡作响,当场被打蒙。

    在她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时,那位愤怒的太太又冲上来推攘。

    “你这个狐狸精,你当我死了是吗?居然还有脸来这里丢人现眼,我挠死你今天……”

    江兮被打了一巴掌,哪还会任由人继续欺负。在对方推来时她反手握住对方手腕,紧跟着用力往前一推。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狐狸精!”

    那位女士怒气升腾,怒瞪旁边搭讪那位男士:“你有种啊,这种场合你敢带这个狐狸精出来,我告诉你,我谢家一分钱都不给你,公司也没有你的份!”

    “我不认识她,你别乱冤枉人。”

    男士见自己太太打错人,没想上前阻止,甚至还后退两步大有要逃离现场的意思。

    谢女士忽然上前又一把抓住江兮的衣服,那一用力,江兮那件旗袍盘扣式的领子瞬间崩开。江兮来不及阻止对方,慌忙捂住脖颈下方拉开地方。

    然而就在这瞬间,谢女士再一用力。

    撕——

    衣服被撕开了线,衣料下方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江兮大惊失色,尖叫着紧捂胸口。

    所有人朝这边投来目光,谢女士终于收了手,她没想到就那么一扯,能把对方衣服扯成两块,后退了两步,眼神复杂又鄙夷。

    江兮礼服领口是右斜的盘扣,谢女士那一撕,侧边的线缝直接开到了到腰的位置。她只能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惊慌失措的回避更多人的注视。

    忽然,一件带着温度的大衣从她身后将她裹住,结束了这数秒的尴尬现场。

    江兮红着眼眶回头,对上盛嘉年暗沉的目光。

    几乎同时,她被盛嘉年拥进宽厚胸膛,头被他压近胸怀。

    盛嘉年眸色带怒,冷睨了眼谢女士:“她是我带来的人,动她问过我了吗?”

    谢女士张口结舌,“我、我不知道……盛总,误会,全是误会啊,我以为……”

    江兮满眶眼泪浸在了盛嘉年的胸前衬衣,深呼吸平息自己的情绪。随后想拉开盛嘉年的距离,却被盛嘉年察觉,下一秒有力的臂膀将她更紧的箍在怀。

    江兮心惊一秒,抬眼:“我有话要说!”

    盛嘉年垂眼,从鼻端喷出的都是怒气。

    “你说。”

    江兮转头:“谢女士,你丈夫应该解释整件事,还我清白!”

    这么多人看着,就算有人帮她,她也会被认为是狐狸精。莫名其妙挨一盆子脏水,她冤不冤?

    江兮推开盛嘉年,自己裹紧了他的衣服,眼神坚定的看着那已经打算开溜的中年男人。

    谢女士二话没说,三两步走近丈夫,拧着人耳朵把人从人群中揪出来。

    “她是谁?”

    “我哪知道她是谁?我看她外形条件好,兴许能以后能合作,只是想留个联系方式……”

    话到这,又小心的偷瞄了眼盛嘉年,再道:“她没答应,说不感兴趣。我……对不起啊小姐,你早说你是盛总带来的人啊。误会,误会,纯属误会……”

    谢女士气得跺脚,丈夫那话令他们夫妻二人都不光彩,再三道歉后早早离开了宴会。

    盛嘉年拽着江兮去了休息室,休息室门外有两人守着,禁止第三人入内。

    江兮埋头安静的坐在盛嘉年对面,盛嘉年目光沉沉的审视她,有限的空间里静得可怕。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终于,江兮忍不住先出声了。

    “那个、谢谢。”

    盛嘉年声音冷得吓人,他沉声道:“你除了道谢之外,更应该解释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江兮抬眼:“我是跟你们家盛少爷来的。”

    盛嘉年闻声一愣:江来?

    “你怎么跟他走到一起的?”

    江兮又埋头,无从解释,也觉得没必要说太多。

    她的三缄其口令盛嘉年莫名恼怒,屋内气压变低,他沉默良久,终于起身:“我让人送你回去。”

    “我不能走!”江兮立马反对。

    盛嘉年面色瞬间下拉:“理由?”

    江兮站起身,望向盛嘉年,“我要等酒会结束,这是我的工作。”

    “你一个学生……”盛嘉年几乎点燃怒火,但对上她坚决的目光,又压下心底情绪:“就你这个样子,生怕没人看见你的狼狈?”

    江兮欲言又止,抿紧唇不解释。

    盛嘉年距离她几步之遥,严肃的目光压在她头上,沉重如千斤压顶。

    江兮依然埋着头,盛嘉年气怒之下,扭头就走,失望且冷漠的丢了句:“随你。”

    休息室的门打开又关上,守在门口的两人也跟着盛嘉年离开。

    江兮裹着衣服又坐回去,酒会结束她才能离开,现在衣服撕成这样,只能在这里挨时间。

    脸颊辣乎乎的疼刺激着神经,手从西装里伸出来,轻轻摸了下脸,一碰更疼,忙收了手,不知道脸被打成什么样了。

    但想到杨老板开的三倍酬劳,不平的心又缓和下来。

    没一会儿,休息室门推开,一名女侍者走进来:“你好江小姐,这是盛总让我给你送来的药。”

    江兮微微错愕,“盛总?”

    “是的,盛总叮嘱我送来给你的药,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江兮摇头:“谢谢,没有了。”

    女侍者离开,江兮将药膏拿手上,若有所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