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14章:先生,你有目的吧?
    窗外阳光从云层中挤了出来,灰色的天空变得透亮。

    然而,这并没有扫开江兮心头的阴霾。

    她发着愁,从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选择。

    梦寐以求的机会就摆在眼前,可她却害怕触碰。

    “不愿意?”盛嘉年问。

    江兮忙摇头,盛嘉年嘴角淡淡笑开:“那就是愿意了,岳著林,开车。”

    “是。”

    江兮张口想阻止,话却卡在喉咙。

    心头被一团愁绪紧紧塞满,坐立难安。

    盛嘉年这样的人物能有什么事情需要她?

    在江兮心里,已经很肯定盛嘉年对她有那样的意思,对她先施以恩惠,再对她提出非分要求。几乎已经猜到盛嘉年要她做什么,愁绪密密麻麻如一张巨网将她裹住,不止手心冒汗,就连额头、后背都全是冷汗。

    她长提一口气,终于提了口气,她小声说:“盛总,你想要我做什么,你直说吧。”

    盛嘉年微微侧目,略挑眉:“现在还没想好,想到告诉你也不迟。”

    江兮当即转头问:“你一定要这样折磨我,让我接受你的好意,同时又惴惴不安吗?”

    “我让你不安?”盛嘉年这才反应过来,审视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她确实惶恐得不行。

    江兮抿紧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盛嘉年换了话题问:“毕业后想做什么,主播吗?”

    江兮一愣,眸子惊诧的与他对视。

    他无意端着峻冷气势,可她依然感受到来自他眼神里的压迫气息。

    “不是,我只想做一名说真话的民生记者,没想过当主播。”江兮移开眼神,盯着前方椅背说。

    盛嘉年了然,“嗯,尊重你的想法。”

    只是,民生记者前景不太……

    盛嘉年目光从她脸上移开,他是个很民主的人,只会给她提出合适的建议,并不会强求她对未来职业规划做调整。

    江兮忽然问他:“你……会帮我吗?”

    “会。”

    简单一字,江兮听来如同得到承诺一般,茫茫前路被一盏明灯照亮,整个人都放轻松了。

    她没想过做主播过更精彩的人生,只想做民生记者为百姓说真话。虽然想法天真,但她也要生活下去,需要一个为她提供这样的机会的地方。

    “你是不是想让我当你的地下情人?”江兮直言问。

    前面开车的岳著林一惊,下意识抬眼看后视镜,企图从后视镜里找出半点盛总的蛛丝马迹。

    盛嘉年那种轻微的恼怒再次上来,这次脸色直接拉下去,语气冰冷。

    “你急于想把自己用这样的方式打包丢出去,原因是什么?因为太孤独,还是想要钱?”

    江兮微微张口,瞳孔里有惊讶和不解。

    换位思考,以己度人,盛嘉年那样地位的人,当然会觉得一个女人急于将自己这么不负责任的丢出去,是因为孤独和钱。

    江兮沉了沉心,摇头,“不是,是害怕如果不用什么贵重东西做等价交换,从天而降的靠山就会随时离开。”

    她看着他,语气、眼神都很真挚。

    江兮转开了视线,盯着前面椅背,想了想,随后坦白内心。

    “我知道我说这些你可能会觉得很可笑,但我不喜欢跟你来往之间掖着自己的想法。如果能沟通交流一下你我的想法,我想在以后我们往来中,会更轻松,你觉得呢?”

    盛嘉年对上她认真的眼睛,沉默片刻后,他问:“你认我接近你,是图你的年轻貌美?”

    “那不然盛总您为什么无缘无故青睐一个平凡普通的女学生?”吃饱了撑的吗?

    盛嘉年微顿,居然无话可说。

    开车的岳著林忍不住帮自家老板说话:“江小姐,您是误会了。我们盛总没有目的,只是单纯想结交你这个朋友。什么地下情人,你想多了,我们盛总不是那种人。”

    江兮疑惑的将目光从岳著林和盛嘉年身上来回转,随后摇头。

    “盛总日理万机,我哪里相信您有那个闲心?”

    盛嘉年道:“你所谓的地下情人具体是指什么?你怀疑我的用心,害怕失去我这座靠山,那么,你是不是认为只要成为我的地下情人,你才能安心?”

    江兮咬唇,埋下头。

    盛嘉年轻轻叹气,抬手搭在她肩膀想给安慰。

    然而刚触碰到她肩膀,她就敏感的一个颤栗,几乎同时往旁边车窗贴,以最快的速度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盛嘉年这当下两条眉毛打了个结,整个人气势沉沉。

    “我令人不自在了?”他问,手还尴尬的停顿在空中。

    江兮僵硬的扯动了下嘴角,笑得很勉强。

    “对、对不起。”

    她也知道自己反应过激了,这令此时气氛瞬间陷入尴尬中。

    盛嘉年垂下手,语气尽显无奈:“我该怎么做,你才能轻松一点?你能放开自我去酒吧外随便拉着个男人,推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难道面对我会更让你为难?”

    江兮一张脸皱巴成苦瓜条,抓了抓头发深呼吸,调整着语气和情绪。

    “那、那好吧,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还不清楚你的目的,所以面对你,总觉得别扭和尴尬。”

    她坦白,随后抬眼看他。

    盛嘉年面色一如既往的严肃,一般人辨不出喜怒。他眼神依然凉悠悠的,多看人一眼,都令人毛骨悚然。

    “你倒是敢说实话。”盛嘉年语带感慨。

    江兮立马追问:“两次提这个话题,你都下脸子,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我不认为你有需要我的地方。”

    “只是,一种想亲近的感觉,没有目的。或许如你所说,我可能对你青睐,情感特别。但目前没有让你做地下情人的打算,我做人做事磊落坦荡,也说过会充分尊重你。如果我有意,不会掖着,我不惧任何,为什么要掩饰目的,是不是?”

    盛嘉年难得将话剖得这么仔细,只希望能消除她心底的担忧。

    江兮眼中疑惑没消减多少,因为没完全消化掉他的意思。

    “所以,你是说,你对我有好感,但还没到想要占有我的程度,是吗?”

    这话……

    太直白,盛嘉年微微一怔,莫名红了耳根。

    他怕自己太直接,唐突了她。可她却一击即中,“无知者无畏”说的就是她这样的愣头小妞吧?

    盛嘉年干咳了声,掩饰心虚:“是好感……江兮,不是所有人都有目的性,人心没有那么险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