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22章:伤痕累累
    后半夜陈菲妍困得睁不开眼,就睡在了车上,她只依稀记得车子一直在开动,前开车的人电话不断。

    凌晨五点,警方传来消息,找到人了。

    盛嘉年亲自开车去接人,岳著林中途上了李扶洲的车。

    他也是开了一整晚的车,到这个点儿上整个人困成一滩浆糊。

    坐上李扶洲的车,岳著林就开始打盹儿。

    李扶洲车子暂时停在路边,拿了瓶水下车站在路边狂冲脸。

    透心凉的水冲着脸,整个神经都开了,人复又精神起来。

    李扶洲灌了几大口水下肚,随后坐上车,长提了口气,侧目看到坐在副驾驶的人,气得咬牙。

    “起来,看你睡我又快睁不开眼了。”

    岳著林有气无力道:“别介哥们儿,让我眯一会儿,我刚开盛总的车,差点儿就栽沟里了,你知道我昨天也后半夜才睡,扛不住了,兄弟你多担待一点儿。”

    李扶洲服气:“谁不是开了一夜的车?”

    盛嘉年的车已经开前面好远了,李扶洲问:“先生在车上睡一会儿没?”

    “睡什么?一夜高度紧张。”岳著林快合上眼了,又微微睁开一下给了句回应。

    “你个二百五,你都扛不住了,盛总一个人开车不是更危险?”

    “不至于,找到人了,盛总现在是最心急的时候,不会睡着,你跟着后面开,好像在东郊垃圾山那附近,我看罗队给的定位就在那。”

    李扶洲皱眉,“垃圾山那边?”

    心下一阵凉意上头,该不会弃尸荒野了吧?

    李扶洲一脚油门追上盛嘉年,车子前后到达垃圾山附近。

    罗队带的几名警员已经到了这里了,正守在这。

    盛嘉年下车,黑沉的脸比地狱阎王还可怖吓人。

    “罗队,人在哪?”

    “在这边,我们的人已经把这姑娘从垃圾堆里刨出来了。看了各路口过往车辆的追踪,追踪判断追查到这里……”

    盛嘉年根本没听罗警官的陈述,快步走向蜷缩在警车里的可怜女孩。

    江兮身上全是污秽垃圾,又脏又臭,脸已经辨不清原来模样,浅色的衣服黑一块黄一块的污渍。

    盛嘉年看到这样的她,心口像堵了块巨石,呼吸不上来。

    她紧闭着眼,浑身还在轻微的颤抖。

    盛嘉年深吸气,压下心头涌出酸意和疼痛。

    他俯身进车,将江兮轻轻抱出来。

    江兮刚被人触碰,受惊下一个激灵要挣脱开。盛嘉年却紧紧抱住她,将她小身子拥入怀中。

    暖意瞬间裹住她全身,江兮颤栗的身体渐渐放松不再发抖,安静的躺在他怀里。

    “盛总,这案子……”

    盛嘉年冷声打断:“罗队,这事与我助理对接,她需要就医,请多理解。”

    盛嘉年的态度令罗警官意外,但下一刻李扶洲出现在罗警官身前,接了这事儿。

    那边岳著林从车上拿了条毛巾,递给抱着江兮上车的盛嘉年,盛嘉年用毛巾将江兮全身都裹住,随后开车去了兴都医院。

    约莫两小时后,江兮终于干干净净的躺在了病床上,手背上扎着吊针,她人也醒了,只是没说话。

    盛嘉年人在病房外,他仔细问着医生江兮的情况。

    兴都医院当初投资兴建时,盛嘉年投了两个亿进来,医院的医疗设备以及师资力量在全省市都首屈一指。副院长尤海博是盛嘉年当年的战友,医学博士尤海博带的几个学生如今也都在兴都医院任职,也同时兼职盛家的家庭医生。

    所以盛家跟这家医院,关系非同一般。

    “江兮小姐身上的伤看着吓人,但不是很严重,静养几天就能下地活动。但相比身上的伤,她心里受的创伤更需要注意下。”

    说话的是尤海博院长亲自带的医生,白玄弋。

    盛嘉年拧眉,白医生再道:“江小姐身上的伤,我们都做了处理,请盛先生放心。至于精神方面,得盛先生您来开导了。”

    盛嘉年摆手哦让人都离开,他推门走进病房。

    “怎么不休息?”

    他坐在病床边,江兮轻轻抬眼,面色清冷,只是看他,没说话。

    盛嘉年抬手请碰她额头,江兮忽然推开他的手,转身背对他,蜷缩住自己的身子,拒人于千里。

    盛嘉年心头一沉,手掌紧握成拳。

    他此时才明白刚才白医生的提醒是什么意思,一个坚信世界真善美的小女生,忽然遭遇这样的攻击,她怎么能不害怕?

    盛嘉年尽可能站在她的角度为她着想,但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已经安全了,别害怕。这件事警方已经受理,相信警方,他们会给我们一个答案,这件事,也会有一个最合适的处理结果。”

    江兮依然将自己埋在被子里,拒绝回应和交流。

    盛嘉年本就是个不会说话,更不懂得怎么安慰人的人,只能看着看着她倔强的背对她。

    门外有动静,盛嘉年听见女生的声音,再看江兮。

    “我出去一下,要吃点东西吗?我给你买回来。”盛嘉年问她,等了片刻也没见她有回应,他心下失落,默默退出病房。

    陈菲妍在病房外,李扶洲和岳著林都在,见盛嘉年出来,三人同时安静。

    陈菲妍只感觉强大迫人的气息压来,她忙埋下头不敢抬眼。

    盛嘉年看了眼陈菲妍,转向李扶洲问:“有结果了?”

    “有了,罗队给的结果是蓄意报复,显然是江小姐得罪什么人了。”李扶洲道。

    盛嘉年拧眉,随后看向陈菲妍,岳著林、李扶洲也同时看向陈菲妍。

    “姑娘,江兮在学校里跟谁结仇吗?”岳著林问。

    陈菲妍本身性格内向,不怎么跟人说话,此刻面前站了三个高大男人,就这气势都够喝她一壶了,哪里还能正常说话?

    “不、不知道,我跟她不是很熟。”

    “你们不是同宿舍?”李扶洲反问。

    “是、是的,但是……江兮她经常出去兼职,我也经常在图书馆,我们很少时间在宿舍,我跟她的交集也不多。”

    陈菲妍说话心都在打鼓,说话时脑子都懵懵的,也不知道自己说得对不对。

    “但是江兮人挺好,怎么会结下那么大的仇?”

    岳著林道:“所以,你认为不会是你们同学干的?”

    岳著林这话一出,陈菲妍吓了好大一跳,抬眼时慌忙摇头。

    “不可能呀,我们同学就算有点过节,也只是不说话不打招呼而已,不可能那么凶残的报复。江兮很少心思放在学校、班级上,没有得罪别人的机会呀。”

    陈菲妍这些令盛嘉年眉头拧得更紧,他也能料到就凭江兮成天往外面跑,不会有多少心思放在学习上,果然如此。就因为经常出去兼职,居然连跟同寝的室友关系都如此陌生。

    李扶洲、岳著林下意识看向盛嘉年,等着盛嘉年的话。

    这当下,陈菲妍忽然想起了什么。

    她补充说,“如果你们要问江兮在学校里跟谁有过节,倒是有一个,我们宿舍的赵雪灵。”

    “说来听听。”李扶洲赶紧追问。

    陈菲妍怕自己输错话,再说说明:“她们也不是有很大过节,我只是说我想得起来的。就是,我们班一个男生从大一进校就开始追求江兮,一直很喜欢她,可江兮一直在拒绝。这个男生,宿舍的赵雪灵很喜欢,所以……”

    三人表情各异,但不可否认少男少女们之间的感情,也确实是隐藏的矛盾。

    “知道了。”盛嘉年沉声道:“你进去跟江兮说几句话,安慰她,她状态不是很好。”盛嘉年道。

    陈菲妍有些意外,她把她知道的都说了,还不能走吗?

    入校两年来,这可是头一次没在学校住。夜不归宿,也不知道大家会怎么想。

    李扶洲打开门:“你们是舍友,希望你能安慰江兮,我们都不会说话,拜托了。”

    陈菲妍拒绝的话咽回肚里,对方虽然气势吓人,但语气真诚。

    江兮挨打的事,她多少也脱不了干系,只能轻轻点头。

    陈菲妍刚准备进去,李扶洲抬手挡了她一下:“姑娘,麻烦你找机会问问,江兮她知不知道是谁干的。校园暴力应该杜绝,你们是新闻传媒的学生,揭露黑暗是你们的使命。”

    陈菲妍瞬间就紧张了,这怎么就上升到这么严肃的高度上了?

    “好吧,我试试问。”

    可她跟江兮,是真的没那么熟。

    就连赵雪灵心里一直对江兮有意见,这都是她自己观察出来的,并没有听到赵雪灵说过。

    陈菲妍进了病房,房门合上。

    她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昨天还是精神抖擞的女生,今天就病焉焉的躺在床上,谁看了都觉得揪心。

    “江兮。”陈菲妍愧疚的喊了声,然后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江兮居然听到室友的声音,很意外,赶忙翻身转头。

    陈菲妍对上江兮的脸,倒抽一口凉气。

    原本精致白皙的脸,居然被打得鼻青脸肿,左眼眼角还有伤痕,眼睛虽然没有包纱布,但两只眼睛的眼皮都呈紫红色的肿着,嘴角周围的神经最敏感,紫黑色的伤那么突兀的贴在她脸上。额头贴了纱布,显然伤势比脸上看得到的地方更严重一些。

    “你……”

    陈菲妍想问江兮疼不疼来着,可一出口居然成了:“不会毁容吧?怎么被打成这样啊?他们下手太狠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