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23章:侵犯?痛心担忧
    江兮看着陈菲妍的愤怒,心里绷着的距离瞬间就缩短了。

    她勉强笑了下,可一动嘴角就扯得伤疼。

    她轻声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晚上都在找你,跟你的朋友们一起,我一直都在。”陈菲妍说着,心都揪疼了,眼里全是担心。

    “江兮,你知道是谁打的你吗?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为什么他们下手这么狠?他们还敢在学校里行凶,想想真的太恐怖了。”

    能在高校里行凶,还把学生套麻袋里抗出去暴打,丢在郊区垃圾堆里。

    今天是江兮遇到,明天指不定是谁会遇到。

    这事情足以反映出学校在治安警卫方面,有多薄弱。

    “这件事学校也必须给出一个解释!”陈菲妍气哼哼的说:“我们可是新闻系的学生啊,他们就不怕惹了我们的后果吗?现在是媒体信息时代!”

    江兮现在浑身疼,捡回条命就万幸了,她现在哪有那个精力去追究谁干的?

    “以后再说吧,我现在浑身疼得要命。”江兮细声细气的说话,好像说话都要耗费她太多力气一样。

    陈菲妍看得心疼,“身上也有伤吗?”

    “嗯。”

    “我看看……”

    “还是别看了,”江兮拒绝:“惨不忍睹,每一根骨头都疼。”

    “医生怎么说啊?医生给你上药了吗?”陈菲妍问。

    “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虽然看着吓人,但只是皮外伤,养一段时间就好。”江兮笑了一下:“但还是好疼啊。”

    “我去找他们给你开止疼药,被打成这样,还说没大问题,他们是故意气人来的吗?”

    江兮抓住陈菲妍的衣服:“算了,不用了,不想再有医生来检查翻动我,常规检查,一碰我身上都感觉要去了半条命一样,受不了。”

    陈菲妍满脸发愁,“你太让人心疼了。”

    “没关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就等着后福。”江兮努力笑了下,再问:“你快回学校吧,谢谢一晚上都在为我奔走。”

    “你真的没事了吗?”陈菲妍问。

    江兮点点头:“真的没事了,你回去吧。”

    “那个……盛先生是你什么人啊,他虽然好严肃,但很关心你。”当然,也很明显能看出,那是个有点来头的人物。

    江兮微愣,然后若无其事的说:“一个远房叔叔,我爸妈虽然自己照顾不到我,就拖各种能拖的关系,攀上了那么一位亲戚。不过,亲戚只是我们自己一厢情愿,他应该没那么想吧。”

    “什么亲戚关系啊?你爸爸那边的,还是你妈妈那边的?”

    没料到陈菲妍问这么仔细,江兮只能继续信口胡编:“我爸爸那边的,可能太爷爷的父亲是一家的,这后面好几代人了,每一家都天各五方,哪里还认什么亲啊。”

    陈菲妍依然刨根究底:“那既然是那么遥远的亲戚关系,那你们家怎么还知道这个叔叔也在云都呢?”

    “一个家族里,出一个有能耐的,别说隔几代了,隔十几代也能被人念着。”江兮解释有些无力。

    陈菲妍倒是打住了话题,低声认可:“是啊,有钱人家谁家没几个穷亲戚呢,就像我家那个人一样……”

    江兮抬眼,陈菲妍却终结了她的话,“既然这里有你叔叔他们照顾,那我就先走了。”

    “好,谢谢你。”江兮说。

    陈菲妍走了几步,忽然转身问:“对了江兮,前两天赵雪灵说看到你从豪车上下来,是真的吧?那是你这个叔叔,不是万昌东学长,对吗?”

    江兮有些惊讶,此刻才反应过来,陈菲妍一定是她们宿舍中观察最细致入微、心思最细腻的人,也是最聪明的一个。

    “是啊,之所以那样说,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江兮不再解释,直接承认了。

    “其实我能理解,毕竟有一个挺有能力的远方叔叔,自己还那么努力生活,别人看一定会觉得你故意作秀。但是,我能理解你。”陈菲妍看着江兮,坚定的点点头,然后离开。

    江兮看着出去的陈菲妍,所以,陈菲妍的家世也不单是她表面说的那么简单吗?

    江兮慢慢坐起来,叠了两枕头靠着。

    陈菲妍出去不多久,盛嘉年和医护人员同时进来,江兮皱了眉看着进来的人。但脸上的皮肉伤不轻,脸上稍微一点表情,都能扯疼脸上的伤。

    盛嘉年率先大步走到江兮跟前,他低声安抚道:“别怕,他们只是检查你的伤势,再对症给你开一点止痛药。身上很痛?”

    江兮看着盛嘉年,随后轻轻点头。

    盛嘉年这才让白医生靠近,他仅仅只是后退一步,没站开多远,全程看着。

    江兮忍着身上的疼痛,这次医生只做了简单的查看,也没有翻动她触碰她身上的伤,这令她松了口气。

    医生离开后,盛嘉年坐在江兮身边,热枕看着她的脸。

    “你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好吗?”盛嘉年低声道:“说好了要做交心的真朋友,为什么才短短几天,我们之间的热度就不在了?”

    他话说得直白,江兮脸儿有些发烫,她目光移开。

    “我很担心,我……”

    她欲言又止,轻轻咬着唇,眼里泪光闪闪,还是无法掩饰脆弱的一面。

    盛嘉年深吸气,“有什么担忧和害怕,就告诉我,好吗?关于今天这件事的,关于你的猜测,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跟我沟通。江兮,你要跟我说,你不说,我猜不到你在想什么,我们差这么多,我想站在你的角度,从你的角度看事情,我也看不懂太多事。如果,你愿意跟我沟通交流,那最好不过。”

    江兮张口,话依然没有说出口,轻轻又合上唇,脸埋下去。

    “是想到最可能的人了吗?室友?”盛嘉年压低声猜测。

    江兮摇头,“有什么你尽管说,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我知道……”她出声,“只是,这样的事,太令我难堪,我不想……”

    盛嘉年被她这话说糊涂,猜不到她为何这样的情绪:“你说。”

    江兮再抬眼,已经满脸泪水,她没有抽泣的动作,眼泪悄无声息的流,更令人心疼。

    盛嘉年心被针狠狠扎了一下,下意识抬手,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

    “我在呢,别怕。”盛嘉年轻声道:“我这颗大树,暂时不会倒,也不会离开你,你放心依靠。”

    盛嘉年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的将她拥入怀中,一颗钢铁铸成的心脏因她而生疼,大掌轻抚在她肩膀,一下一下的轻拍着,哄孩子一般安抚她的情绪。

    “我在呢,江兮。”

    盛嘉年低沉浑厚的声音像计镇定剂,很快安抚了她惶恐不安的心。

    “我、我是不是被……被人夺走清白了?”

    天知道江兮是用了多大力气问出的这句话,她望着盛嘉年,眼泪滚滚直落。

    盛嘉年闻言,心口一疼,一把紧紧将她拥抱进怀中,他浑身上下都罩着一层寒霜,分分秒秒都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盛嘉年这忽然的行为,在江兮看来,恰好无声证明了她的猜测。

    她忽然间痛哭出来,哭得伤心极了。

    盛嘉年听见她这样放开的哭,心头就跟被塞满了棉絮一样,呼吸都不顺。

    “没事的,没事,小事情。你的人生才刚开始,这不并不是什么大事情,别往心里去……”

    盛嘉年这话,无疑再次肯定了这事的成立。

    江兮抬眼,泪眼滚滚的望着他,“我真的……我真的被人糟蹋了清白吗?我,要听实话……”

    她摇头,眼泪一串紧跟一串不断的滚,悲伤被拉扯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宽,情绪就快绷不住。

    盛嘉年摇头:“傻丫头,这事我怎么清楚?没有人看到行凶,有没有发生的事,你自己不清楚吗?”

    这事情,无法摊开来说,她才二十岁刚长成的姑娘,真遭遇这样的事,这跟把人的伤口血淋淋剖出来有什么分别?

    江兮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浑身都疼,浑身都疼,我不知道是不是被人侵犯了。医生没有验伤报告吗?”

    “有验伤报告,但……你问的这个问题,被忽略了……”

    “我要知道!”江兮情绪激动的说,眼泪滚得更凶了。

    盛嘉年顿了下,心头莫大的无名情绪袭上来,将整颗心塞得满满当当,愁绪烦乱,来不及整理,他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不用让这些无趣的事情左右你,你的人生刚开始,这不算什么……”

    “不,不,”江兮推开他,眼神固执,语气认真的说:“我不管时代怎么样进步,我是很守旧传统的人。我知道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再挽回和弥补,我总要知道我遭遇了什么啊?”

    盛嘉年看着她的脸:“那不重要……”

    “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想知道,我承受得了。”江兮带着浓浓哭腔请求道。

    盛嘉年看着她惨不忍睹的一张脸,心上透不过一丝气。

    他无奈道:“这张脸已经这么可怜了,为什么还要流这么多泪水?”

    “盛嘉年……”

    “那你想如何?”盛嘉年沉声问。

    觉得眼泪关不住,簌簌直落,“医生知道,有没有。”

    盛嘉年起身就走,江兮心上一空,带着哭腔出声喊:“盛嘉年……”

    盛嘉年心头一软,回头解释:“我去找医生,问清楚,要给警方的验伤报告,医生都会很详尽。”

    江兮不再说话,看着他离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