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24章:谁是幕后黑手?
    盛嘉年找到白玄弋,白医生刚脱下白大褂准备下班。他的晚班,若不是盛嘉年的人来了,他早就走人了。

    白玄弋刚心里还叨叨呢,这一转身,见鬼了!

    “盛先生?!”

    白医生当即回想刚才自己有没有念叨出声儿,有没有被人听见,要是听见了,那可不得了啊。

    盛嘉年问:“给江兮做伤势检查的是哪位医生,我有事问她。”

    白医生愣了愣,“王君苹医生……呃王医生刚出去,应该去查房了,我帮你找找。”

    白医生刚被惊吓那股劲儿还没缓过来呢,快步走在前面,偷偷长吐了口气。

    王君苹跟白玄弋同样,都是尤海博院长带的得意门生,毕业后在兴都医院工作也有好几年了。

    王君苹刚检查完一个病房的病人,出来就碰到白玄弋和盛嘉年。

    她还没问话,抬眼就看到盛嘉年,略过客套招呼,直接问:“盛先生,是江小姐有什么事吗?”

    盛嘉年道:“有点事要问你,你跟我来下。”

    王君苹点点头,身后护士全都站在原地。

    盛嘉年领着王君苹在僻静的角落询问,王君苹一听,忽然心生鄙夷,忍不住心底感慨:男人啊,越站在高位的男人,就越在意女人那层膜!

    但心底虽鄙夷,面上却还是友善有加。

    “盛先生,考虑到您的身份,所以我验伤的时候,特地检查过。您大可放心,江兮小姐处女膜完好无损,她还是清白女儿身,请好好待她。”

    盛嘉年闻言,瞥了眼王君苹,知道王医生误会了他,也没多解释,淡淡道谢后就离开。

    王君苹继续她的工作,白玄弋还没走,等着她呢。

    “好不走?不是赶着回去睡觉?”王医生问了句。

    白玄弋凑王君苹跟前问:“盛先生找你问什么?”

    “白医生人称白狐狸,以你的精明,会猜不出来?”王君苹嘲了句,再道:“你们男人啊,都一个德行,几十年了还那么封建。他来问那浑身是伤的姑娘清白有没有被人毁。”

    话落,王君苹冷笑了声,连带着看白玄弋的目光都带着鄙夷。

    白玄弋只觉王君苹发神经,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别冲我白眼儿啊,又不是我。”跟着王医生走了两步:“话说来,还真跟我踩的一样。我想盛先生也说会介意这事儿的,只是没想到他会直接来问你。诶,你验伤报告上没提?”

    “没提,那是交给警方的。”王君苹道。

    两医生这话题还没结束呢,盛嘉年又回来了,可把二人好个吓。

    白玄弋心底直呼今儿见鬼了,已经被盛嘉年吓了两回,事儿不过三啊,他估摸着得赶紧离开医院。

    “盛、盛先生……”

    “盛先生。”

    二人面色显然不如方才坦荡,盛嘉年也没有追究那么多。

    他直说:“她相信,王医生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相信?”

    王君苹张张口,这回意外了,显然不在状态。

    好大会儿,理顺了回来:“江小姐不相信吗?”

    见盛嘉年的反应,王君苹更加吃惊,“不是,她有没有被人侵犯,她自己不知道吗?”

    那姑娘不都快二十了吗?没道理这点儿常识不知道吧?

    “她满身是伤,浑身上下都疼,她无法辨别。”盛嘉年道。

    得,说这话就很明白了,那姑娘还是个未经男人的丫头。

    “王医生有什么办法证明吗?”盛嘉年沉声问。

    不论多么荒唐的事儿,从盛嘉年口中出来,那都是高级的,半点不比那些几千万的项目谈判来得低廉。

    这也令二位医生认真面对起来,“我去看看江小姐的情况。”

    就算那姑娘满身是伤,也不至于连……

    不过未经人事,好像又说得通。

    王医生一个人进了病房,江兮见进来个女医生,戒备心很快松懈下来。

    也不过两三分钟,王医生从病房出来,“没事了。”

    盛嘉年一脸震惊的问:“她信了?”

    “信了。”

    “你怎么做到的?”白医生忍不住问,一般那种榆木脑袋不开窍的丫头,只能给一炮,见红了她才相信是真的。

    王医生看白痴一般看着白玄弋,“多简单的事儿,让她自己看,眼见为实。”

    王医生话落,径直走了。

    王医生那话,其实没什么问题。然而这话盛嘉年听来,太有画面感,这当下瞬间血气上涌,直冲头顶。

    盛嘉年忽感口干舌燥,燥热难耐,他下意识扯了扯领子风纪扣,又解开一颗扣子。

    等汹涌的情绪压下去后,他才推门进病房。

    江兮那张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脸子,也红通通的,被揍成那样也能看得出来,耳根子后都通红。

    盛嘉年坐在她面前,看她坐着,身上被子裹得紧紧的,一副戒备很深的样子。

    虽然脸很惨,但是那双眼睛,又活了过来,滴溜溜的转,别有生趣。

    盛嘉年干咳了声:“眼见为实,现在相信了?”

    江兮红着脸点点头,咬紧了唇,的这话题要多难为情有多难为情,感觉连头皮都发烫通红了。

    盛嘉年看了眼她的脸,忍不住又道:“该不会二十年来,第一次见吧?”

    江兮闻言,惊得抬眼,瞪大了眼珠子看他,连眼眶都泛红了,脖子又红了一层。

    她盯着他的眼好一会儿,随后一把扯了被子,嗖地钻进了被子里。

    她在被子里嗡嗡大吼:“谁那么恶心会去看啊?不要脸!”

    盛嘉年闻言,当即朗声大笑,心情这瞬间舒畅之极。

    “你现在知道没有骗你,可以静下心来好好修养了。至于谁背后害的你,这事交给警方,惩戒警告他们会处理。”盛嘉年道。

    江兮没说话,安静的在被子里憋了好大会儿后,终于从被子里钻出头来。

    她望着盛嘉年小声说:“会抓到吗?”

    “会。”盛嘉年肯定的点头。

    江兮垂下眼睑,嘴角轻轻拉开:“我相信你,谢谢你,盛先生,盛嘉年。”

    盛嘉年面带和善,刚起身又坐下去,难得跟她之间有这么好的气氛,舍不得走。

    “客气什么,以后都不要跟我客气。”

    “可我没什么能回馈给你的,你都不需要。”江兮说。

    盛嘉年眼里带笑:“我虽然不缺钱,但我缺真心相待的朋友,很多时候也需要一个无关我事业、家庭的朋友说说话,哪怕不说话,轻松的陪一会儿也行。”

    “所谓的,红颜知己?”江兮忍不住问。

    盛嘉年挑眉,不承认也不否认。

    江兮想了想,似乎那些大人物都有个红颜知己,确实不用身体交换来的密切关系。

    这般想,江兮松了口气。

    “如果有幸能成为你的知己,是我的荣幸。只是,我没有渊博的知识、优雅的气质,不能让你放松。但是,只要我能帮到你的,我会竭尽全力。”

    盛嘉年点头:“有你这话,那我也放心了。”

    话说开,可江兮依然不懂盛嘉年的意思,这一切对她来说,太幸运太容易了,没有别的目的吗?

    江兮心头担心的大事落地,终于能好好休息。

    盛嘉年在江兮睡着之后离开,等江兮再醒来时,警察出现在病房,当然陪同的还有上午来的两位医生。

    罗警官将抓获的两人招供的情况告诉江兮,“受人指使的,对方是个年轻姑娘,跟你一般大。”

    江兮闻言,心中依然一团迷惑。

    “我没有得罪谁,我很少在学校,只有上课和晚上在学校,跟同学私下接触的时间并不多,她没有理由那么报复我。”

    罗警官道:“不一定是你同学,据那二人招供的信息来看,应该是富家女,开的是辆红色跑车。”

    跟她年纪一般大,富家女,还能是谁?

    “哦……”

    江兮努力的笑容很难看,是吧,她都快忘了许家有个不*。

    罗警官看着江兮:“所以,江小姐是想到谁了?”

    “谢谢,不用查了,是误会。”江兮低声道。

    罗警官并不意外,果然如他所料,这孩子知道是谁害的她。

    “嗯,案子已经出结果了,那两人会判三到五年,至于幕后那人……”

    “罗警官,算了,不要查幕后的人了,我相信只是误会。打我的人都已经被抓了,这已经给了她警告,相信她以后不敢在乱来。”江兮低声说。

    “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罗警官问。

    江兮抬眼,但只跟罗警官对视了一眼,眼神又转开了去。

    “没有。”

    “那我可以理解为你们是认识的?”

    “……算认识的吧。”江兮缓缓点头。

    罗警官站了站,看这姑娘三缄其口,明显不想多提,也不愿意配合的样子,他只能就此作罢。

    是因为抓到了人,推测出幕后人她可能认识,所以特地过来知会她一声。至于该怎么办,这事儿还得跟盛嘉年汇报。

    “那打扰了,你好好休养。”

    罗警官等人离开,江兮接受医生的复查后,又躺了回去。

    这案子人犯已经抓到,从人招供的信息中,太容易抓到幕后的人。

    罗警官与盛嘉年谈了谈,盛嘉年要求揪出背后的人,江兮不愿意提是惹了谁而遇害,但他得提防背后使坏的人。抓两个行凶的人,就能警告主谋?他可不信。

    “要查背后的人,很简单,两名嫌犯都与主谋者有过通话,联系他们的,是这个电话。”

    盛嘉年费成着脸,沉声一喝:“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