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25章:给个教训长记性
    当罗警官将结果送到盛嘉年面前时,盛嘉年还是意外了。

    许诺,他当然知道。

    只是他没明白江兮和许诺怎么会有联系,许诺又怎么会报复江兮。

    身后两助理也没看明白这里头的联系,照理说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会有过节?

    “她怎么会得罪了许家小姐?盛少回国了,许家小姐还有心思放在别的事情上?”李扶洲意外。

    岳著林看了眼李扶洲,显然跟李扶洲所想一样,大家都怕结果出来,是他们认识的。然而结果还真是他们认识的,只是庆幸不是他们猜想的那个。

    毕竟谢晚晴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他们家老总身上,李扶洲可是记得清楚,那些日的酒会之后,谢晚晴就急不可耐的打听酒会上接近盛总的女子。

    然而对江兮报复的不是谢晚晴,却是一个大家都没想到的人,许诺。

    李扶洲的话,提醒了盛嘉年。

    “我离开一下。”

    盛嘉年离开了医院,回盛家大院找盛江来了。

    下午快四点的时间,盛江来居然还在床上睡大觉,大房的人为里不打扰那祖宗睡觉,全家上下全都在户外活动,就连大太太都让下人搬了软榻,躺在户外泳池边休息。

    盛嘉年大步走进大房别院,实在见不得他大哥大嫂一家子对大侄子那个宝贝劲儿。

    “太太,四爷来了。”

    大太太躺在外面睡得不是很好,以往中午休息一个钟人就舒坦了,今儿在这躺了两个多小时,头依然晕沉沉的难受。

    大太太闻声,摘了眼罩,在下人搀扶下坐起身。

    “老四来作甚?”

    大太太当即进了偏厅,穿堂而过,到了正门去迎接盛嘉年。而盛嘉年此刻已经过了玄关正入大厅。

    “嘉年,有事吗?”

    大太太脸上表情耐人寻味,大抵是因为盛嘉年来得太突然,没猜透人来意。

    盛嘉年直接问:“江来还在睡觉?”

    “哦,你是来找江来的啊,在呢,他刚回国,那边跟国内的时差相差近十个小时呢,还在倒时差。”大太太忍不住为自己儿子解释。

    盛嘉年淡淡看了眼他大嫂,回来小半个月有了,还没倒回时差来?

    也就生在盛家了,换别人,有这么好的条件给他挥霍?

    “我去找他。”盛嘉年直接上楼,全然不理会大太太那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盛嘉年几个大步已经上了楼,人进了儿子房间后,大太太轻叹一声。

    “老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漠霸蛮了?孩子还在休息呢,都说了在倒时差,他就不能理解一下侄子?”

    下人小声说了句:“看四爷行色匆匆,会不会是有急事啊?老爷一直在说要少爷跟着四爷做点事,会不会是投资项目的事儿呢?”

    大太太一听是工作,当下面色好看了些。

    “如果是工作,那倒能理解了。”

    盛嘉年推门而入,一把将盛江来从床上提起来。

    盛江来一个激灵,瞬间惊醒,“四叔!”

    大喘着气,身体还发软,看清了来人后,懵了数秒,这才拉回神。

    盛嘉年松手,盛江来跌坐在床上,抬手撂了一把额前长发,大叹着气问:“四叔,什么事儿劳您大驾杀到家里来啊?”

    “许家千金是因为你,而对无辜的人打击报复,这事儿你出面解决吧,免得我出手坏了你的好事。”盛嘉年语气凉凉,脸色更是难看。

    盛江来没听明白,但看他四叔那一身刚从冰窖出来的森寒之气,又无奈。

    “四叔,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摆出要杀人的脸?您先坐,我让人给你切杯茶来,咱们叔侄俩好好聊聊?”

    盛嘉年道:“江兮因你和许家小姐的关系,被许小姐叫人打了,这是医院给验伤报告,自己看看吧。”

    盛江来一震:江兮?

    刚回国,国内的哥们儿、同学朋友挨个儿约见,所以这几日花天酒地,一时间有点忘记谁是江兮。

    茫然的望着盛嘉年,又茫然的盯着江兮受伤的照片看了良久,摇头,不记得这个人。

    盛嘉年见大侄子这一脸茫然又无所谓的样子,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撩了人就忘记了?”亏他以为盛江来对江兮有心,看来这臭小子四处留情,从未上心。

    盛江来挠挠头,“是谁啊?那个许家的小保姆?”

    盛嘉年侧目,“这话怎么说?”

    盛江来仔细看了眼伤者照片,脸都毁成那个样子了,也亏他记性好,不然谁记得是谁?

    “就那个、我带去酒会的丫头,反正啊,她身份多得很,去许家的时候,见她也在,估摸着是许家请的小保姆吧。”

    盛江来话落,看着他四叔黑沉沉的脸子,随后摆摆手:“不过她本职是学生,我查过了,云大的高材生,这是真的。”

    “记得倒挺清楚,既然对上号了,说说这事打算怎么办吧。”盛嘉年坐下身,长腿交叠,姿势随意但霸气不减。

    盛家上下谁都怕这活阎王,不苟言笑,天生严肃。

    盛江来沉默了片刻后,才又重复那话。

    “你刚说啥来着,江兮被许诺打了?”

    许诺那小个子,还能把江兮打成重伤住院?

    盛嘉年简单讲了昨晚的事,随后看盛江来,盛江来被酒精麻痹的脑神经还没彻底活过来,迟疑片刻后才慢悠悠的接话。

    “如是这样,让罗队抓人就行了。”

    “你呢?什么意见?”

    “这事儿不用问我,你知道我爸妈压根儿就没看上许家,我对那女的也没感情。正好出这事儿,让许家自动放弃,别再纠缠我。”盛江来挥挥手,半点不在意。

    他更想在事业上大展拳脚,而不是早早就结婚。

    “行,有你这话,那就让罗队抓人了。这抓进去,一时半会儿可就领不出来了。”盛嘉年道。

    盛江来眼皮子微微跳了下,要是领不出来,那这事儿是有点麻烦。

    许家与盛家有婚约,外头人都知道。如今还没有正式退婚,许家千金进去蹲监狱了,盛家那脸上能好看?

    “等等,等等四叔,让我想想啊。江兮要追究,是不是?”盛江来问了句。

    “江兮不愿追究,她知道是谁,不愿追究,给你面子,你怎么做。”盛嘉年淡淡出声。

    盛江来没来由的一阵感动,“那小妞儿居然还会看我的面子不追究了?”

    他轻佻的语气令盛嘉年黑了脸,但也没多挑他毛病。

    盛江来说:“那既然这样,许诺那给她个教训吧,局子还得让她走一趟,不然记不住。”

    “行,许家小姐的教训就交给你了。”盛嘉年说完话就走人。

    行凶的二人面临三到五年的服刑,至于罪魁祸首许诺,盛嘉年同样考虑到盛家与许家的婚约,真抓进去,两家脸上都不好看。江兮本意不愿意追究,但教训得给,这个教训,就丢给盛江来,没有人比他更合适。

    ……

    陈菲妍回到学校,回学校的这一路脑子里已经想了很多。

    会是谁对江兮下狠手的?

    江兮的远房叔叔好像很紧张江兮啊,最主要的是,江兮她那位叔叔好像来头不小。

    所以,其实宿舍里最有背景的,不是赵雪灵,也不是她,而是……江兮。

    陈菲妍是跟着姥姥长大,要说背景,其实她也算有。

    她是私生女,父亲是位成功的商人,但从来没有认可过她母亲。陈菲妍母亲生下她之后,抑郁多年,最终割腕自杀。

    陈菲妍条件也差,跟江兮比,养大她的姥姥年老多病,而江兮至少父母健康。

    然而陈菲妍并没有像江兮那样拼命打工赚钱,她要做的,就是利用最有限的时间,学最好的东西,靠知识改变自己,将来一鸣惊人,也让那个她本该叫父亲的人后悔!

    私生女的身份令她自卑,这是她将自己封闭的原因。

    陈菲妍回到宿舍倒头就睡,宿舍里这时候赵雪灵和范思彤都醒了,都在床上玩手机没起床。

    陈菲妍从回宿舍到躺床上这几分钟里,也没说半句话。

    范思彤睡陈菲妍对面,抬眼看到对面躺了人,吓了一跳,忙撑起来:“陈菲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对面的赵雪灵也撑起身来:“我还以为我感官出现问题呢,原来你真回来了。昨晚你和江兮都没在宿舍里,你们俩在一起吗?”

    “不在一起。”陈菲妍低低回应了句。

    范思彤和赵雪灵互看一眼:“那江兮去哪儿了?”

    赵雪灵忍不住想起前两天的事儿:“那天她说那车是万学长租来的,可那车好贵的吧,万学长这么会租那么贵的车子?”

    “你想说她在说谎吗?”范思彤下意识问。

    赵雪灵顿了顿说:“可她昨晚上确实很没回来啊,以前从来没有夜不归宿吧?”

    二人心里都在打小九九,陈菲妍撑起来说:“你们别乱猜了,江兮在医院。”

    “在医院?她怎么了?”赵雪灵大吃一惊。

    “昨晚我跟她从图书馆出来,她走在后面,就一下子被人打晕,装麻袋里拖走了,那人带着很长的刀。今天早上才找到她,浑身都是伤,鼻青脸肿都看不出来是她……反正,很严重,看着怪可怜的。”

    “啊?”

    赵雪灵、范思彤觉得不可思议,“天啦,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就在学校里?”

    每个人听了都脊背发凉,学校里被人拖走,这太明目张胆目无王法了吧。

    “已经报警了,反正你们等着看,这两天开始,学校的治安就会加强了。”陈菲妍冷静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