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38章:一条裙子惹来的疑惑
    江兮扭头,看着阳台上仙气飘飘的裙子,这样看真是美啊,她还没试过合不合适呢。

    “别人送的。”江兮轻轻出声。

    几乎同时,范思彤、赵雪灵一声轻笑,“太好笑了。”

    陈菲妍也不再为江兮说话,她也糊涂了。

    江兮刚准备上线学一节课,盛嘉年的电话进来。

    她一愣,接了电话,“我在学校外,车停在学生街后,十分钟能过来吗?”

    江兮微微歪头,轻声应了句,挂了电话。

    盛嘉年……又来了?

    车子还停在学生街后面,这不由得令她想起今天论坛的帖子,难道他也知道了,所以特地停在那边就为了避嫌?

    江兮咬唇,边想边关了电脑,将外面了的裙子收进来。

    她抱着裙子,随后将浅蓝色的裙子拿出来,换上后担心会冷,又套了件牛仔外套,没想到混搭风也不那么突兀,还挺好看。

    这裙子,她除了这种时候穿一下,还有几个时候能穿?

    她换上裙子就出去了,宿舍其他人惊愕的望着。

    赵雪灵忍不住大喊:“简直太奇葩了,天啦!我是今天才认识江兮吗?她、她居然脸皮那么厚了!”

    范思彤说:“是啊,真的是没想到,难道是我们太单纯了吗?她居然是那种人。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以为她会解释。其实只要她解释一句,我们都会相信,我们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

    “我觉得你说得对,她才是最有心机的人!”赵雪灵狠狠的说。

    范思彤顿了下:“我只是很佩服她,这个时候她不知道低调,反而更加高调,穿成那样就出去了,她是完全没有包袱了吗?”

    赵雪灵张张口,没说话。

    陈菲妍埋头,低低说了句:“不论如何,江兮是这几年里面,云大唯一进朝华社的。”

    谁都知道朝华社是电视台一体的,朝华社的记者,以后还有机会去电视台做事,几年后兴许还能跨行做主播,机会可不少。国内还有明星曾经是记者出身的,谁不羡慕?

    大家没再说话,同样的问题摆在面前。

    如果有个可以进朝华社的机会摆在面前,但前提是需要你牺牲一些,放在各自的身上,会愿意吗?

    江兮因为上身穿了深蓝色的牛仔外套,所以脚上穿小白鞋很合适。

    她提了裙摆小跑出去,其实裙长刚到脚踝,是纱裙,很轻盈飘逸。她自己太小心,生怕纱被拉丝刮坏,一直提着裙子到了盛嘉年的车子边。

    她左右观察,确定没有人注意到她,这才拉开车门坐进去。

    “盛先生,你找我什么事?”

    盛嘉年气息有点冷,转头看向她,目光落在她身上那条明显跟她以往风格大不同的裙子,脸色当即一暗。

    “裙子很漂亮。”他不动声色说了句。

    江兮辨不出这话里的意思,只当他是赞美。

    “谢谢。”江兮笑着道谢。

    盛嘉年问:“不便宜吧?”

    江兮想起赵雪灵说那番话,缓缓点头,“嗯。”

    盛嘉年手机扔给她:“解释下。”

    江兮赶忙接下手机,居然是学校论坛的帖子,她惊讶的看着他。

    “你……也知道了?”

    盛嘉年居然会关心学校的论坛,是谁告诉他的吗?

    江兮皱眉,“你相信吗?”

    “你说的,我才信。”盛嘉年淡淡出声。

    江兮闻言,忽然心中生出感动。

    吴杰知道时,听了她的否认他依然怀疑。可盛嘉年……

    “我说是假的呢?你会相信我吗?”江兮问。

    “我相信这些爆料不实,相信你的为人。但我要你给我解释,这是谁,为什么这个人会来接你。”盛嘉年话落,目光淡淡扫了眼手机屏幕再道:“从拍下的照片看,不是同一天。所以,这个人,跟你见过不只一次。”

    江兮沉默,身子疲惫的靠在车窗上,心思几转。

    她不想另一重身份被人知道,那不是她想要的,她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盛嘉年将她沉默,一声不吭,整个人的烦躁显露。

    他下意识抽了支烟出来,拿在手上却久久没有点燃。

    “你认识许授成。”

    盛嘉年不是问她,是肯定句。

    话落数秒,他才转头看她,江兮咬唇,抬眼,明亮的眸子跟他对视,随后点头。

    盛嘉年心底轻哼,“江来跟我说了一些听闻,我没放心上。虽然只是传言,转述给你听听?”

    江兮水润莹亮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没说话。

    盛嘉年再道:“江来听说,你跟许授成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正因为此,许家千金许诺才会对你施展报复。之前你被害,幕后人是她,你猜到了对吗?当时我以为是许诺因你介入她与江来之间,所以才对你有那样的伤害。实际上,不仅仅只是因为江来,还有她父亲,是不是?”

    江兮歪着头,显然思维陷入沉思中。

    她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但听盛嘉年这么一说,除了跟许授成许父有什么不正当关系之外,都挺有道理。

    许诺让人暴打她,确实不只是盛江来,还有她的出现,令许诺的身份岌岌可危吧。

    盛嘉年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几乎可以肯定他刚才的转述了。

    他忽然心累的靠着椅背,“你缺钱,你跟我说,一个学期三万块不够,再给你加三万,远离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行吗?”

    江兮抬眼,看着他:“你觉得我是为了钱吗?”

    盛嘉年反问:“还有别的理由?”

    “如果我是为了钱,我就不会拒绝许家人的亲近。你不是相信我的为人吗?为什么又怀疑我?”江兮轻轻出声,自己说话都没有底气。

    盛嘉年欲言又止,打下了车窗,点燃两指间夹着的烟,转头朝窗外吐了口浓浓的烟圈。

    江兮抿嘴,深吸气:“你是不是很失望?但我告诉你,帖子都是假的。还有个帖子说我上你的车呢,难道我们之间也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吗?”

    盛嘉年微微触动,却没有转头,左臂压在车窗外,狠吸了口烟,缓缓吐出。

    江兮轻轻拍自己脑袋:“如果这都算是不正当的话,那还有单纯的人际交往吗?”

    盛嘉年转向江兮:“你拒绝了许授成?”

    江兮微顿,随后点点头。

    盛嘉年盯着她的眼神,她眼神清澈而坚定,那就不像一双会藏有多深的算计的眼睛。

    “好,我信你。”盛嘉年沉声而出,然而,终有疙瘩堵在心口,他再问:“身上的衣服怎么来的?以前没见你穿过。”

    江兮张张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一条新裙子而已,她没想过盛嘉年也会关心这个。

    盛嘉年道:“许授成送的?”

    江兮欲言又止,模棱两可道:“他的钱,也算他送的吧。”

    盛嘉年抬手压在额头上,用力压着,“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江兮很意外,看着她,被问得不明所以。

    盛嘉年压制着自己的怒气,手压在车门上。

    “认识我这么久,没有给你任何实质性的东西,没给你买条裙子,没送你化妆品,只是为你引荐进了朝华社,是不是心里很失望?”盛嘉年问她。

    江兮张口,狠狠皱眉。

    “不是这样的!盛嘉年,你说相信我,可你还是那样想我了。我不是那样的人,我跟你,也不是肮脏的关系!所以请你不要这样说话好不好?”

    盛嘉年面色暗沉,“你把我跟你之间的关系,称之为肮脏的关系?”

    “……不是,我是说,正因为我们之间不是那种肮脏的男女关系,所以我为什么问你要那些物质上的东西?我现在还不到享受物质的机会,不是我的,我从来都不会争。”江兮厉声而出。

    盛嘉年看着她的眼睛,居然在认真辨别那里面有多少真伪。

    江兮张口,随后咬牙。

    “我其实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我只能跟你保证,爆料的全都是假的,可以吗?”江兮问他。

    “你有什么苦衷不能告诉我?”盛嘉年问。

    “只是不想提一些事,不想让人知道,也不算有苦衷。”江兮轻轻吸气,小声说:“我希望你能够理解。”

    盛嘉年手上烟已经快燃到头,他在纸巾上摁灭。车内的沉默跟他弥留在车内的烟味一样久,久到江兮背都僵硬了。

    盛嘉年终于松口:“我理解你,但作为关心你的人,我有权生气。虽然是不实爆料,但对你的影响是真。你不要因为过往复杂而被朝华社拒之门外,江兮,这种脏水泼在身上你只是无视只求心安,影响的不仅仅是目前能不能进朝华社,还有你未来人生每一个重要选择上。因为你的过往,会在每一次被人选择时,全部摊开来。”

    江兮张张口,似乎这才开始意识到,这是个问题。

    “那我……要澄清吗?只是一些不实际的传闻,我不理会就会平息了。会影响我以后吗?”江兮不确定的问。

    盛嘉年当下有种怒其不争的愤怒,“个人名誉你都能做到这样冷漠,江兮,你究竟在意什么?”

    “不是,我是认为,不真实的东西,不理会就行了。如果我理会,去解释,会越描越黑的。”江兮道。

    盛嘉年看着她执着的眼睛,来气:“不真实的东西不理会就行了,要你们何用?”

    江兮不解,盛嘉年紧跟着再道:“你的职业理想是什么?说真话,做真事,但你现在在做什么?江兮,你太矛盾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