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42章: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许家父子一时半会还没出声,因为觉得荒唐。

    对他们这种跟风就是雨的行为,深感不齿。自己并没有去确定,就听许母饭桌上说了几句,许诺帮几句腔,他们就深信不疑,居然还做了下一步打算。

    此时江兮的出现,那是狠狠打了他们的脸。

    “叔叔,许爷爷,这事情,怎么办呢?”江兮问。

    许父道:“你是想回许家?趁这个机会,公开你许家千金的身份,这是你想要的?”

    江兮还没有回话,许诺忙出声阻止:“爸爸,不可以的!我马上要跟江来哥哥订婚,在这时候公布,那盛家怎么会娶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爸爸,不要啊……”

    许诺痛哭起来,是真着急了。

    她错了,这一步是真走错了,真没想到江兮会来一招釜底抽薪,直接就利用了这机会让许家承认她的身份。

    许诺掐着自己的手,痛恨自己亲手给江兮递了刀子。

    抱着许母胳膊,乞求着:“妈,妈你帮帮我好吗?盛家是绝对不会让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嫁给江来哥哥的,我爱他,我一定要嫁给他,妈妈,你不帮我,那我该怎么办啊?”

    许母一脸为难,又看向江兮。

    “兮兮,你姐姐下个月二十号就要跟盛家订婚了,她的身份,确实会影响到这场婚约……”

    许诺的失控和许母的话,倒是提醒了的许家父子,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许诺又朝许父和老爷子哭:“爷爷,爸爸,我嫁进盛家,对许家百利无一害,我才是跟许家一条心的女儿啊,爸爸!”

    许授成转向老爷子,“爸,您觉得这事情该怎么办?”

    许老爷子面容严肃,看向江兮的眼神带着严厉的审视。

    “江兮,就算这一桩是假的,其他传闻都是假的吗?”

    “许爷爷您是指什么?”江兮反问。

    许父忙问了:“听说你在学校里行为高调,经常换男朋友,经常跟男生在外面过夜,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荒唐至极!我这种贫困人家走出来的女生,哪有精力去谈恋爱?我的所有时间都在学习和兼职上,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

    江兮话落,看向许诺:“不要因为你自己对学业无所谓,就可以随意捏造别人。我是国家奖奖学金的获得者,全年级就四个人的国家特等奖学金。我们的时间,跟你的时间不一样!”

    江兮这番话,对着许诺说,也是再次警告。

    “许诺,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许诺不停的哭,紧紧抱着许母,柔弱又可怜。

    “你在家里还这么咄咄逼人的威胁我,爸妈和爷爷都看着的,江兮,你为什么非要针对我?”

    许母忙劝说:“别哭了诺诺,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又看向江兮:“妈妈相信你,一直就知道你是好孩子,你不要误会你姐姐,她不常去学校,听到学校一些传闻,她只是转述而已,她没有错。都是被这些别有用心的人误导了,不止你姐姐,我们全家人都被误导了。江兮,我们误会你,是我们不对,你不要往心里去,原谅我们好吗?”

    江兮跟许母眼神对看,难怪方才许母连看都不想看她。

    “这件事怎么解决吧?”江兮再问。

    现在公开身份,江兮并不愿意,但看许诺那么在意,江兮直接闭嘴了,就看许家怎么做。

    许父再问:“所以这一切都是误会,你洁身自好,并且还品学兼优?”

    “如果这很重要,你们又不相信,可以去学校问我的老师,他们的话回避传言很可信。”江兮话落,再抬眼:“还有我的获奖记录,也能证明。”

    “好吧,我暂且相信这些谣言是假的。但你故意跟江来走近,气你姐姐,有没有这事?”许父道。

    江兮转向许诺:“你说还是我说?”

    许诺擦着眼泪:“江兮,你难道要否认今天下午,江来哥哥因为你打我的事?”

    “盛江来今天确实因为我打了你一巴掌,可你不能断章取义,从中间说啊,是你先打我一耳光,又企图在我兼职的场合滋事生非,盛江来打你的很大因素应该是你不识好歹不顾大局,大庭广众下争吵给他丢了面子,所以才扬手打你的。你说他全然为了我打你,我看是因为你自己故意滋事惹恼他,自找的更贴切。”江兮语气铿锵,目光坚定自信。

    今天的变化,跟最开始她第一次站在这里的神彩和语气,变化很大。

    有底气了,眼神和语气都很自信,说话条理分明,清冷中带着几许淡漠。

    这样的她,倒是有一股隐隐的霸气。

    许母张张口,看了眼许诺,当父母的,总是会下意识保护更弱的孩子。

    她忙说:“兮兮,怎么能这么说你姐姐呢。你别总是针对她,你们是一家人啊。”

    “问问她自己吧,以后不要背后重伤别人。现在人太懒,稍微动动脑子,不用自己却证实就能辩解真假的,却不愿意多动一下脑子,听人说什么就认为是什么。”

    江兮话里有话,一句话说得许家三人无地自容。

    许父面色不太自然,干咳了声:“所以,你是说,你跟盛江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江兮转向许父:“我不懂审问我的出发点在哪,这件事,事因你们而起,难道你们不该给我个解决方法?”

    许父沉了脸,怒声斥责:“江兮,这就是你跟家人说话的语气?”

    “家人?你们谁当我是家人?你们的女儿恶意中伤我,就看这顶贴量和传播度,我足够报警处理了。但我没有报警,转而找你们,我还不够诚意?”江兮冷声问。

    许母不解:“兮兮,你是说,这东西是诺诺发的?”

    “要报警,让警察给你们真凭实据吗?”江兮反问。

    许母正想问许诺,但听江兮这话,当即打住了。

    许诺泪眼滚滚:“许江兮,你血口喷人,你自己得罪了别人,却反过来咬住我不放,许江兮你太过分了!”

    “兮兮啊,是不是你误会了,你姐姐怎么会这么做呢?我们是一家人,她不会这样做的。”

    “阿姨对自己的女儿不了解吧?比这事更可恶百倍的事她都做过,许诺,要我说出来吗?”江兮看向许诺。

    许诺眼神惊慌不已,忽然尖叫着大喊:“许江兮,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你究竟想干什么?”

    许母赶紧抱住许诺,轻轻的劝哄着:“你冷静一点,不要生气,消消气,啊?”

    “兮兮,那你到底想做什么?”许母转而又问江兮。

    江兮直接往沙发上一坐,问了句:“不介意我坐下吧?”

    “当然可以。”

    许母要起身,却被许诺抱着胳膊,许母抽了几次,许诺却还是紧抱着不放。

    许父许老爷子起身回书房商量,江兮坐在客厅,对面许诺还在哭,许母都快被她哭烦了。

    “诺诺,你别哭了行不行?”

    “妈,你们真的不管我了吗?她就是故意要要报复我,她要破坏我跟江来哥哥之间的感情,你不是说过要给我一个交代的吗?”许诺哽咽着问。

    江兮眼睛瞟开,不想多看。

    许母拿着纸巾给许诺擦眼泪,又劝江兮:“兮兮,我们是一家人,你能不能理解一下?”

    江兮看向许诺,“许诺,是你一直在为难我,我放过你,你自己呢?”

    许诺不看江兮,许母从中劝和:“兮兮,诺诺是你姐姐啊,你能不能……”

    “我只是来这里问你们解决这个事情的,我不明白你们此刻是什么意思。对我造成的影响不小,如果不是因为对我影响太大,我不会过来麻烦你们。”江兮话落看向许诺,“许诺,请你以后循规蹈矩吧。”

    “我以后躲着你行了吗?见着你我绕路走,行不行?”许诺哭吼着出声。

    许诺的哭嚎没令江兮闭嘴,她反而顺嘴接话:“最好这样,惹毛了我,你会比我更难过。”

    许母听不下去了,“兮兮,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姐姐?我们是一家人。”

    “妈妈,你听见她说的话了吧?她那样猖狂,从来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客厅里许诺哭声不断,江兮看着时间一分一分的走,再耽误下去,回学校就没时间了。

    江兮忍不住催:“叔叔和许爷爷还要多久才出来,我要赶着回学校,再晚一点没有公交车,学校也进不去了。”

    “那就不回去了,就在家里住,好不好?”许母问。

    江兮摇头:“再在你家住,我就更解释不清了。”

    “兮兮……”

    许父和许老爷子出来了,许父看江兮站在大厅里,又要走的意思。

    “怎么不坐会儿?”许父问,此刻的语气,俨然比方才好多了。

    江兮说:“有结果了吗?我要回学校了,再晚一点学校就关门了,最近学校治安很严格,因为有女生在学校里,被外面人拖走暴打,扔在东郊的垃圾山上。这件事起,学校最近的管理比以前都严格。”

    江兮说这话时,有意无意扫了眼许诺,许诺自觉没理,缩了下脖子,不敢看江兮。

    许母慌地站起身,“原来是因为这样的事,所以学校才严格管理?云都大学里怎么会闯入外面的人,那女生是不是得罪了谁?”

    江兮道:“那女生被打成重伤,几乎毁容打残,捡回一条命却以德报怨,没有要求警察揪出元凶严惩。身边朋友都说她傻,她自己却说,给那人一个教训,警告元凶不要再放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这是她今晚说了三次的话,许诺这一次,听进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