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61章:可怜的孤寡老人
    江兮往破旧的沙发上坐,老年人赶紧佝偻着腰走过去,拉着江兮起身去旁边。

    “沙发上虫多,跳蚤啥的,你别做,坐这边的板凳,这个是我从外头捡回来的,我一直坐着。”老人家说。

    江兮惊了一跳,跳蚤?

    赶忙起身,坐在另一边的一张小凳子上,同时打量屋子里。

    屋里光线很暗,就像阴沉的天里又拉上了纱窗一样,感觉灰蒙蒙的。

    她坐的小凳子,刚才老人家说了,是从外面捡回来的,已经很旧、肉眼就能看出用过很多年的凳子。旁边的沙发是亚麻蓝灰色的,已经破得不成样子。另一头里面的海绵都已经露了出来,沙发脚也断了,是用砖头垫起来的。

    再看屋里其他地方,饭桌是一张掉漆严重的折叠桌子,没有凳子,连着就是黑漆漆的厨房。墙面墙漆全都大块大块掉落,坑坑洼洼的。

    江兮忍不住再看手上的资料,老人家有子女啊,既然有子女,怎么会还住这样的地方?

    她疑惑着,却见老奶奶一直在厨房里弄出响动,江兮又起身,站在厨房门口。

    “奶奶,您能过来坐一会儿,我们聊聊天吗?”

    老人家回头,朝她露出笑,一口牙也掉得只剩几颗。

    她说:“闺女,奶奶这里也没啥好吃的,我给你舀两勺白糖,兑开水喝。”

    江兮没来由的,眼眶一热,她赶紧咽下哽咽。

    “不用不用,奶奶,我不渴,白糖留着您慢慢喝,好不好?您先出来,我们一块儿聊聊天,好吗?”

    江兮走进去,厨房里地面的水泥地坑洼不平,她赶紧扶着老人家走出来。

    “奶奶,您坐这里吧。”江兮扶着老太太坐在板凳上,而她将放在外面的小凳子也搬进来,坐在老人家对面。

    “闺女,你是从哪里来的?”老人家问。

    江兮拿学生证给老人家看:“我是学生,奶奶,我现在也是朝华社的实习记者,今天我是来采访您的。”

    “哦,唉,我有什么好采访的,又不美咯……”

    老人家腼腆的笑,枯瘦的手摸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我没啥好采访的,现在啊,时代好了,我都很感激的。”

    老人家说完,又问:“闺女,你会给我拍照吗?”

    “嗯?会!”江兮忙点头。

    她在准备纸笔,准备记录老人家的故事。

    但是这事儿一开始做,她就觉得不对,不应该是纸笔记录,这样兴许她只能记得下来寥寥数语。

    有些事情,果然要到现场才知道,她应该需要什么。

    录音笔、或者大容量的手机。

    老人家在她稍稍走神的时候,又蹒跚起身,拿着放在桌上的梳子,给自己梳了几下,然后用手轻轻摸几下,让头发服帖在头上。随后老人家才坐回江兮身边,语态和蔼。

    “以前也有人来采访过,他们在楼下给我拍了照片,可没像闺女你这样,还陪老婆子我在这里坐一会儿。”

    老奶奶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话:“我啊,现在腿脚没有以前利索了,就喜欢呆在家里。因为我这脑子啊,一会儿一会儿的不记事儿,我就怕走出去,就走不回来了。闺女,奶来我都八十多了,我不想死在外头。”

    江兮心中一动:“奶奶,您会长命百岁的。”

    “他们都搬走啦,搬走有好些年了,这边楼就我一个孤老婆子守着,也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这里了。”老奶奶说。

    江兮微微抬眼:“奶奶,为什么您没有一起搬出去呢?”

    老奶奶又裂开嘴,可能是在笑,她说:“我搬哪里去?女儿嫁到外地了,住在婆家,也是不自由的。儿子跟媳妇也有个家,儿媳妇家的老人跟儿子一起住着,要帮着给带我孙子嘛。我能理解他们的难处,他们让我一个人住着这么大套房子,我很满足了闺女。”

    江兮皱眉:“这里属于危楼了,站在楼下能看到,这楼都有裂痕了啊。”

    “不碍事的,你记得**年前的大地震吧?那时候四川死了好些人啊。咱们这边虽然隔得远,但也受到影响了,这楼啊,就是那个时候裂的,已经这么多年了,倒没问题。”老人家声音低缓,一句一句掰开来说,好像连说话都没有力气一般。

    江兮问:“奶奶,您的儿子有多久没回来了?”

    老人家仔细回想着:“有几个年头了。”

    话落,她指着已经落满灰尘的电视说:“那年他过来,是过年呢,还看了春晚,那年是龙年。每年啊,我都盼,盼他们能回来陪我看春晚,但是已经几个春晚放过了。”

    江兮心越来越沉,龙年过去都五六年了。

    “奶奶,您想他们,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他们呢?他们不回来看您,会给您寄钱吗?”江兮又问。

    老人家那话掰来掰去,最终一声叹息。

    “不能打电话,他们都在忙,他们上班忙。我这个岁数也不能做事了,不给他们添乱就是帮忙。”

    江兮再追问,“那,他们给您寄钱吗?”

    “我不要他们的,他们都有一家人,生活哪里那么容易咯?我都理解,我管我自己一个人,能行的,不打扰他们。”老人家说道。

    江兮有点鼻酸,深吸了口气。

    “奶奶,社区会给贫困户送温暖吗?”江兮问。

    老人家想了下,“有的,以前经常有人来家里坐一坐,但是现在大家都搬走了,也没什么人了,可能,也忘记我这个孤老婆子了吧?”

    江兮看着老人家,想着家里爷爷奶奶,心下感慨。

    从老人家身上看到了母爱的伟大,也看到了被年轻子女抛弃后的无奈和心酸。

    她家也有爷爷奶奶,家里母亲一人支撑着全家,要照顾病榻上的父亲,还负责爷奶的生活,可她们家的老人,为何不懂得感恩?

    “奶奶,您知道您儿子住哪里吗,有没有他的号码?”江兮问。

    老人家一听,当即情绪有点紧张:“闺女,你要做什么?是不是要给他打电话啊?你不要打电话,他很忙,你打电话找他,会耽误他的,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我的孩子,我清楚,他也是有苦衷的。”

    江兮皱眉:“奶奶,我也只是要对您儿子这个人群的人做一个简单的采访,并不是要怎么样……”

    江兮说着,偷看老人家的脸色。

    “奶奶,难道您真不想见您儿子吗?”江兮问。

    老人家摆手:“不想见,我一个人生活习惯了,见一面,又得好些年见不上,还不如不见呢。见了啊,又生气,不见反而还知道有我这个妈。”

    江兮听了,心口在眼隐隐发疼。

    “不能把联系方式发给我吗?”江兮问。

    老人家看她,“闺女,你怎么要问我儿子的联系方式呢?你不要去找他,他会觉得我不懂事,不知道体谅他的难处。我现在很好,一个人住这么大套房子,你看我就睡一席之地,还空一个房呢。我很知足,我可那些连个睡觉都没有固定地方的流浪人好多了。闺女,你不要担心啊,老婆子我很好。”

    江兮抿紧唇,看着老人家。

    “那我能为您做什么呢?”

    她当民生记者,就是想用她的镜头和身份记录一些人和事,表现最真实的生活。

    但报道这些真实事例的目的是什么?

    不就是帮助这些人吗?不就是要公开在大众眼前,警醒世人吗?

    老人家也感动了,“闺女啊,你跟上次来采访的人不一样,他们问了一些问题后,就走了。你啊,还一直问,你不要同情我,我过得挺好的。”

    “不是同情,是心疼,奶奶,我家里也有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将心比心,所以看到您一个人孤苦伶仃,明明有子女却无法跟子女团聚,我心疼。我觉得,除非生离死别,没有任何理由阻止子女为老人尽孝。赡养老人,就是天经地义的。”

    江兮深吸气,鼻子都红了。

    她又笑起来,她说:“奶奶,我知道您很心疼您的儿子和女儿,可您这是溺爱。您养大他们,他们就该给您养老。您理解他们了,他们却不见得理解您啊。奶奶,我不是要找您儿子的麻烦,是有些道理,可能他在百忙之中忘记了,我以一个、晚辈的身份,跟他谈谈,一定不会伤害他,您觉得我这么做,合适吗?”

    老人家看着江兮,欲言又止。

    “我一定把握好事情的度,奶奶,您其实是担心您的儿子会责怪你,是不是?您不用担心的。”江兮低声说。

    老人家轻轻叹息,又说:“上次他们来,就问了一些问题,也没有问我儿子的联系方式啊,闺女……”

    江兮将笔收起来,“如果您觉得实在不方便,那就、算了吧。”

    老人家面色为难,轻声叹息。

    “闺女,不是我不给你,我也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而且,你找到他也没用,他不来,谁去找他都没有。”老人家道。

    江兮吃惊,没有号码?

    所以刚才坚持不说,只是因为……给自己留最后的面子?

    “奶奶,那您知道他们住哪里吗?”江兮问。

    老人家浑浊的眼神微微有了点亮光,好半晌,她才说:“在西塘吧,住在世纪城好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