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67章:不劳而获VS兴师问罪
    江兮整个人的心情糟糕透了,捏成拳头的手用力捶了几下墙面,咬牙。

    想说服自己,不要多事,事情已经这样了,难道她还想要宽姐一个道歉不成?

    可不问,太违背自己的良心。

    江兮纠结得心肝脾胃肺都疼,她咬牙,到底还是拨通了宽姐的电话。

    宽姐电话接通,简单的发音,“嗯,说。”

    江兮咬牙,提足了气,终于小声问:“宽姐,有件事我很不明白。前两天你交给我的工作任务,采访老城区的刘***新闻,明明是我一个人去的,这个新闻是我一个人在跑,为什么最后新闻出来,记者会有金惠妮的名字呢?而且,她的名字还在我的名字之前?”

    宽姐那边声音严肃道:“你怎么知道那新闻就只有你一个人在跑?慧妮跟你做的是同一条新闻,至于名字先后,排版那边是按姓氏字母先后排的。好了,还有问题吗?”

    江兮张张口,眼眶通红,这算是合理解释吗?

    “我去采访那位老人前后,都不知道还有别人也在做,我一个人去采访,从拍照、编写文字都是我一个人,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会有……”

    “小许,有些话非得给你点得很明白吗?这样的事情在社里时有发生,这次还给你留了名字,下回,就算不给你留名字也是可能的。我用了你的新闻,你就该足够感激了,还来跟我提署名?”宽姐严厉的声音传来,透着彻骨的寒意。

    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江兮看着暗掉的手机屏幕,眼眶泪光闪闪。

    “嘿。”

    一个男声在她身后响起,江兮赶紧擦去眼泪,转身,是薛鹏程。

    江兮又抹了下脸,“你怎么在这里?”

    她让开位置:“你是不是要喝水啊?你来吧。”

    “宽姐是金惠妮的大姨妈。”薛鹏程忽然出声道。

    江兮意外抬眼,薛鹏程眼神认真:“我不是在开玩笑,金惠妮的母亲是宽姐的妹妹,金惠妮跟宽姐是亲戚自家人。所以,发生这种事,太正常了。”

    江兮皱紧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有点难以接受。

    “但你比较倒霉,一进来就遇到这事儿……”薛鹏程耸肩。

    江兮抬眼,小声说:“我没想到朝华社里也会是这样的,这一课上得我有点措手不及。”

    “嗨,你想开点吧,不是你,还不是有别人?”薛鹏程道:“你没必要看得太重,真的,这都是小事儿。这些小新闻被别人瓜分去,有什么关系?你要是能够优秀到别人都不敢占用你的新闻,到那一天,你现在所考虑的这些就都不是问题了。”

    江兮抬眼:“可我到那一步,要经历多久,要经历多少?”

    “哦,你是不是跟金惠妮一样,只是来这里过度,也不是要在这里干多久的?”薛鹏程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刚才说的可能就白说了。反正,作为新人,多多少少都会经历这些事情,难道你觉得在学校就分配足够公平吗?哪里都一样。”

    江兮咬唇,深吸气,“好吧,谢谢你。”

    薛鹏程展开他的招牌笑容,江兮又说:“抱歉啊,让你见笑了。”

    “客气。”薛鹏程无所谓的摆手:“以后都是同事,宽姐最后走的时候说了句什么,你记得不?”

    江兮抬眼,认真回想:“互帮互助?”

    薛鹏程打了个响指:“对了,她说互帮互助。”

    “唉,我但是哪里想到是这个意思啊?”江兮轻轻叹息道。

    薛鹏程说:“走吧,没必要一直呆在办公室里,又没事儿可做。”

    “你现在就走了?”江兮问。

    薛鹏程道:“你见过哪个记者是坐在办公室里的?走啊,出去遛遛,体察民情。”

    江兮被薛鹏程拽着走出茶水间,“可还没有下班啊。”

    “你有事要做吗?记者最自由的是不用坐班,傻瓜!”薛鹏程松开她的手:“难道说你还想坐在这里等下班?”

    江兮想了想,“那我回学校吧。”

    薛鹏程看着她欲言又止,有点无奈:“好吧,你才大二。”

    因为才大二,他非要把人家小妹妹约出去喝酒蹦迪,看着江兮那双眼睛,那令他有种负罪感,才大二啊!

    他只能警告自己收起魔爪,“行,那我先走了。”

    江兮一个人慢吞吞的走在后面,这件事肯定没那么容易过得过。

    盛嘉年给她打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因为知道她五一放假会回家。

    江兮轻声拒绝,现在心情很不好,她需要一个人治疗。

    有句话薛鹏程说对了,真正有才厉害的人,根本就不会计较这种小得失。可她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练就得内心那般强大?

    盛嘉年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低声再道:“在学校吗,我过来?”

    “不要了。”

    “吃砂锅粉?”盛嘉年又说。

    江兮心中一动,“你那天根本就没吃几口,”话落,再接话:“盛嘉年,你不用附和我,没关系,我能自己搞定。”

    “我听你说这话,就知道又遇到麻烦了,说说看?”盛嘉年问她。

    江兮没吱声儿,盛嘉年无奈:“怎么,我们俩可是捆绑在一起的台前幕后的组合,不想告诉我吗?”

    江兮说:“都是小事情,我自己能消化。”

    盛嘉年低沉应了声,良久没有声音。

    江兮几度想改口,但现在自己实在没有心情,所以直接说:“盛嘉年,我要上车了,先挂了,谢谢你。”

    江兮坐公交车在学校门口下车,抬眼居然看到盛江来。

    她都好些日子没见这人了吧?

    站在原地回想了下时间,随后才朝他走过去。

    “盛少爷,别来无恙啊。”她语气轻飘飘的,半点热诺都没有。

    盛江来前一刻还黑沉沉的脸,后一刻眉眼、面颊都因为开朗的笑容亮开了。

    见到她,这心情还真是无法控制的就好起来,他拨了下发梢。

    “许江兮,许江兮?”他喊了声音,笑意有点意味深长。

    江兮皱眉,盛江来道:“无论你怎么排斥这个姓氏,你都姓许,我已经查过了,你已经改了名字,江兮是以前你的名字,是吧?”

    江兮抬眼,一脸无所谓:“嗯,那又怎样?”

    盛江来笑道:“能怎样?就是来恭喜你,找回亲生父母了啊。许家是不是要给你办个认祖归宗的喜宴?对了,以后你得适应这个名字了,虽然许诺处处针对你,不过你才是许家的千金小姐,她是鸠占鹊巢,你有什么好怕她的?”

    盛江来话落,绕着江兮走了好几圈。

    “小妞儿啊小妞儿,你可真是令我意外又惊喜,真的,每次见你,你身份都不一样。让我想想啊,你都以多少个身份见我了。第一次是小偷……”

    江兮忍不住打断:“不是小偷,只是当时我不知道你叔叔的用意,我只是想赶紧离开那里。所以就骑走了你的车……”

    那是个意外,只是个意外!

    盛江来似笑非笑的看她:“你就想说只是个意外?”

    “呃……”江兮欲言又止。

    盛江来忍不住好笑,“好,你说的是意外,然而在我看来,你就是小偷啊。”

    “喂,我说了是意外……”

    “好,第二次,杨胡九的新秘书?”盛江来话落,自己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江兮浑身毛骨悚然。

    江兮不想跟他说话,大步走进学校。

    盛江来人高腿长,轻松跟在她身边,依然话语轻松:“第三次,你说你是许家的小保姆,是不是?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吧,我没有理解错吧?”

    “那次也是你自己自以为是的猜测,那身份也是你自己认为的。我从头到尾有说过我是许家请的小保姆吗?”江兮白眼儿。

    “好好好,那么还有呢,上次见你,居然是给彩妆专柜当模特,今天再见你,你已经摇身一变,彻底赢了许诺,成为许家的小姐。小妞儿,你小小年纪,人生真是丰富多彩啊!”

    盛江来边说边笑,那笑声在江兮听来,就是最大的嘲笑。

    她转身,瞪着盛江来:“你是来嘲笑我的?”

    盛江来立马收回没控制好的笑容:“不是不是,当然不是。”

    许江兮拿眼神掀他,埋头快步走。

    公交车到云大站,是在正门,所以江兮要从正门回宿舍,就要横穿整个校园,中间有很长一段距离。

    盛江来的话,也让她反思,她的名字已经被许家改了,以后她真得适应‘许江兮’这个名字。

    “喂,上次的事儿,你怎么让我四叔给我钱呢?是你授意的,还是我四叔起意的?”盛江来问。

    江兮看着他,“我同意的,因为你寄来学校的三十套美妆我已经退回公司了,退回的钱,我也全部给了你叔叔,当然,你叔叔会吃亏一点,他给了你十万,可我将货全部退回去,人家只给了九万块不到,谢谢你叔叔吧。”

    盛江来心底忽然很不是滋味,忽然大步走到她跟前,挡在她面前。

    “喂,小妞,你跟我四叔为什么关系那么好?”盛江来大声问。

    江兮抬眼,“因为他很绅士,很和善,我无法拒绝他的好意,就接受了。”

    “你、你……”盛江来忽然想说她不要脸,勾搭他的同时,居然还跟他四叔纠缠不清。

    江兮皱眉:“你什么?”

    “你脚踏两条船!”他怒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