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69章:苦不堪回首的日子
    阿姨最终也去买了盒泡面,坐在江兮旁边。

    她端着泡上水的盒子说:“这里人都好实在,我们买了东西,才给开水,才给凳子做。”

    江兮转头,欲言又止。

    “闺女,你这鸡蛋是自己带的吗?”

    “嗯,早上的。”江兮说,看那阿姨准备解开盖子打算吃了,她忙给压上:“阿姨,最少得泡五分钟,不然面还很硬,要泡软一点才好吃,味道才能进得去。”

    “哦,还有这讲究。”阿姨不好意思笑了下:“我就看别人了,我也没吃过这些,觉得对。五块钱能买好大一把面了,自己在家里煮,得吃好多天了。”

    江兮点头:“但是在外面,没条件自己买面条煮啊。”

    “是啊,我是想着饿一顿也没什么,但是早上太早了,早上也没吃,中午饿得发抖,眼睛都雾花看不清了,得吃点东西。唉,真是浪费钱,早上应该多吃点的,一觉睡过头了我,唉!”

    阿姨连着叹了好几口气,江兮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能吃了吗?”阿姨问江兮。

    江兮忙点头:“对对,可以吃了。”

    阿姨大口吃着面,江兮吃完,将盒子连带汤水扔进垃圾桶,上车后去喝矿泉水。水她自己瓶子里装了一罐,又买了一瓶水。

    江兮喝完水,转头看着蹲在地方吃泡面的阿姨,阿姨速度蛮快,面这不大会儿就吃完了,并且同时把汤水也都喝得一滴不剩。

    江兮转过头,不愿意多看别人的狼狈。

    没一会儿,阿姨也上车了,手上拿着泡面盒子。

    江兮转头看过去,阿姨也看到她了,对她笑了下,自己解释说:“五块钱买的呢,这盒子还能拿回去继续使。”

    江兮笑笑,表示理解。

    车子在这里停了近四十分钟,乘客陆陆续续上车,车子又重新上路。

    到襄城时下午两点半,江兮运气好,从大巴车上下来,在车站就买到了开去本江马上能走的客车。

    她赶紧背着包拿着车票上了去本江的车,车子开动后,她才给家里打电话。

    江母接到电话,没有表现多少欣喜,只是淡淡的应了声。

    江兮却有些湿了眼眶,虽然因为上大学的事,跟家里争吵了很久,也很生母亲的气。

    可那毕竟是她的母亲,一手将她抚养长大的母亲,家里的情况就那样,如果有条件,母亲怎能不送她继续念大学?

    通知书下来之后,在家里哭了几天,那几天就是江兮迄今为止的噩梦。

    但她还是要回这里,这里才是她的家,才能牵动她脆弱敏感的心。

    在江家过得这么苦,为什么不痛快的接受许家的邀请,立刻回许家?

    就因为江家太穷太不公平,一切胆子都压在母亲一个女人身上。

    而许家呢?

    所有人羡慕的生活,许太跟江母是同龄人吧?可许太保养得就跟不到四十美夫人一样,而江母呢?比是实际年龄老五岁十岁不止。

    这样天差地别的情况下,许家少个女儿有什么关系?

    可江家不能再少,再少,坚强了一辈子的江母还能撑多久?

    江兮想着家里,心就忍不住被揪着疼。

    她深吸气,就快好了,她能挣钱了,除了自己的学费生活费之外,她能攒下一点钱,就会给家里寄,帮母亲减轻一点负担。

    二十几分钟后,客车停在镇上的露天车站。

    江兮下车,江母就远远的站在铁门外等着她。

    江兮眼泪“哗”地滚落,她忙抬手,一下又一下的擦着汹涌不断的泪。

    然后红着眼眶朝江母走过去,江母还原地站着,没有主动朝她走近一步。

    但江兮心底已经快承受不住,不知道是不是近乡情怯,见到母亲两鬓斑白的站在那,容颜苍老和脊背却挺得很直。

    那就是她一直努力的动力啊。

    “妈……”

    江兮一把抱住了母亲,江母眼眶也发红,但强忍着没流泪。

    江母知道这个很感性,内心很细腻敏感,但这不好,这个社会不会对这样柔弱细腻的孩子手下留情的。江母从小对江兮就没有过多溺爱,家里也没那个条件给江兮宠爱,从小就训练江兮独立。

    可骨子里的东西,改不了。

    江兮独立坚强的外表下,依然藏着一颗细腻敏感的心。

    江母深吸气,已经在短时间里平静下来。

    她轻轻拍了下江兮肩膀:“好了,到家了,回家吧。”

    江兮轻轻点头:“嗯。”

    江兮以前回家,会给爸妈买东西,但每一次买回来,都被江母骂得体无完肤,说她浪费,还没有赚钱就开始花钱,骂得很重,江兮也是怕了,所以再也不敢买东西回来。

    “妈,爸爸身体还好吗?”江兮小声问。

    江母看了眼江兮,欲言又止。

    江兮看她的脸,心里一咯噔,“妈,是不是不太好?”

    “你一直在外面读书,我也不想让你担心。你现在回来了,正好还能再看看他。”江母轻声说道。

    江兮一颗心惶惶不安的跳,她妈很少说这种话,有点担心和害怕了。

    “妈,我走的时候,爸爸还挺精神啊。”江兮说。

    “也没事,就是翻春了,细菌滋生,他那腿又开始烂了。前不久又感冒,夜里凉他也不喊我,没给盖好被子,这感冒拖到今天都没好全。你爸爸那身子,一点小感冒都能去掉半条命。”

    江母说着,随后又宽慰江兮。

    “没事儿,不担心,也就是个小感冒,挺过去就好。”江兮道。

    江兮吊高的心稍稍放下一点:“有没有看过医生?”

    “看了,还是镇上的袁老师来的,这些年都是他在看我们家的病,他也了解,给吃了药。但是你爸爸那个身体,袁老师也说了,药不能开太重,他受不住,所以,还是只能靠他自己的抗体啥的,说白了啊,就是让他自己挨过去,小感冒不至于死了人,就是人难受点。”

    江母话落,江兮忙说:“学校发奖学金了,八千块,妈,我把这钱留给你好不好?你拿着给爸爸看病,一定要好起来。”

    她不想到“子欲养而亲不待”那一步,她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让父母看到她成功,而到那时,她的成功才有价值。

    “别瞎说,你那奖金,就留给你做下学期的学费。兮兮啊,你那个钱,不能乱花了,知不知道?”江母严厉叮嘱。

    江兮眼眶通红:“妈,我找到工作了,是长期工作,是与电视台一体的报社,我被他们选中,当管培生。比实习生要强一点,每个月有固定工资给我的。所以,您不要担心我。”

    江母眼神直了几秒,忽然变得严肃。

    “你没有上学了?”

    “上着呢,因为在上学,只能是管培生,毕业之后,我就是他们的正是职员。妈,您不用担心我以后毕业去哪里做什么了,我已经找到去路了。那是云都最大的报社,是电视台做后盾的报社。所有我这个专业的人,都想进去,但他们选择了我……”

    “是那家人帮忙让你进去的吧?”江母依然没有多高兴,语气冷冷的问。

    江兮脸上的笑有点凝固,“不是,是我争气。”

    江母看着女儿,随后才说:“你呀,也长大了,我也管不到那么多了。”

    她欲言又止,看着站在面前亭亭玉立的孩子,心底一阵感慨。

    自己亲手养大,从出生就在身边的女儿,居然、居然不是自己亲生,就到现在,她都觉得不可能。

    这孩子打小就在她跟前,从没花过眼睛,就在跟前啊,居然还能是别人家的。

    “妈,您始终是我的妈,这辈子或者下辈子都不能改变的事实。”江兮说。

    江母看了她眼,心里五味杂陈。

    “你有这份心,我就知足了。”江母低声道,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她也做不到强求孩子别跟那家人来往,可那家是大户人家啊,她真要这么要求孩子,兴许就害了女儿一辈子。

    “妈,您可以轻松一点了,我开始挣钱了。”

    江母缓和没一会儿,又怒声而出:“别想着挣钱,难道我指望你现在就往家里拿钱吗?好好读书,四年大学,一年几大千的学费别打水漂了。”

    “我知道,坚决肯定不耽误学习,您放心好了。”江兮认真保证。

    江母不再说话,江兮手揽着母亲肩膀,她现在已经比母亲高了快一个头,大多女孩儿念初中个子就已经长得差不多了,江兮大概是初中在家吃饭,营养不够,所以生长没完成,去襄城念高中时,个头还窜了一窜,念大学时,似乎又比在家里念高中时高了不少。

    她这样排着母亲,一起回家,江母心底无限感慨。

    孩子真的长大了,就如同她无法阻止女儿出去上大学一样,无法决定女儿的将来。

    当初江母有私心,让女儿读高中就已经很后悔,因为负担真的重啊。

    一个女人,她也不是铁甲战士,她一个人要照顾伤病的丈夫,家里两老,还要负担一个学生,再苦再累往肚里咽,可那苦累的日子度日如年,打落牙齿和血吞,她太知道是什么滋味。

    夜深人静,累得连哭都没有力气。

    她想把女儿留在本江,高中毕业也十八了,就找个本江的人家嫁了,至少以后家里还有女儿女婿帮忙,让她喘口气。

    可女儿非要继续念书,怎么打怎么骂,也坚持要去念书,卧病在床的丈夫成天跟她作对,支持女儿上大学。

    难道她不想让自己闺女多读书?

    可谁来理解她?

    不过,女儿也做到了,上大学之后,就再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每次回来,她给准备的生活费,都被女儿走的时候留了下来。

    江兮心里还记恨家里吧?

    那些苦不堪回首的日子啊,谁活着没吞过几根钉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