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75章:被逼嫁人
    天色擦黑,盛嘉年要送江兮回去,江兮直接拒绝,“这是我家呢,不用担心我。”

    说完一溜烟跑了,盛嘉年站在原地看了好久,随后才提步回宾馆。

    宾馆内,好酒好菜已经备齐了,所有人都在等他。

    盛嘉年上桌陪了一会儿,随后就喝汤,滴酒不沾。

    谢晚晴作为从这里走出去的、一直在大老板身边工作的人,自然成为这里最主要的桥梁。

    盛嘉年这次是跟尤海博一块儿来的,因为当初这项目盛嘉年决定要干的时候,支持的人寥寥。而尤海博是那少数之一,盛嘉年说干,尤海博直接卖了两套别墅和一辆豪车,加上自己一些存款和变卖的门面,给盛嘉年凑了三千万出来。

    项目启动,尤海博是第二大老板。

    不过几年下来,收益是越来越客观。

    尤海博常说,盛嘉年这项目纵然血本无归,他也会跟着投,因为尤海博退伍后就拿了个医学证书,却没有大医院接纳他,中小医院他又不愿意去。

    那时候是盛嘉年二话不说,直接给甩了两个亿起建了兴都医院。

    盛嘉年做事,向来有猛虎之态,很凶猛,所以他的成功之路没人复制得了。

    一没他凶猛,二没他有资本,三没他有资源。

    盛嘉年陪了镇上各位领导一半,随后赔了杯酒,就交代尤海博和谢晚晴好好作陪,多了解了解本地情况,他身体有点乏,需要休息。

    这桌上谁敢强留?

    书记多说了一句话,被全桌人瞪着,人当时只能赔笑,自罚三杯谢罪。

    盛嘉年回了房间,躺在宽敞的沙发上,李扶洲没一会儿走了进来:“盛总,尤博士问您身体哪里不舒服。”

    盛嘉年抬眼,“没有,只是想休息。”

    “盛总,您刚才是去柠檬果园里了吗?”李扶洲问。

    “远看了会儿,没近距离接触。”盛嘉年道,话落又问:“这里请本地人做事,一天给多少钱?”

    “这个……”李扶洲张口却答不上来,“这我还没有了解到,我马上去问问。”

    盛嘉年看着李扶洲夺门而出,门就那么给他敞开着,这令大爷瞬间寒气罩身,脸子沉沉拉下去。

    没一会儿谢晚晴从酒桌下来,和李扶洲一起进屋。

    李扶洲返回时才赫然发现他居然没把门带上,顶着胆子进屋。

    盛嘉年黑黝黝的眸子雷达一般扫向李扶洲,李扶洲心生惧意,刻意站在谢晚晴身后。

    “盛总,谢秘书更了解这个项目,我把她叫过来了,您还有疑问谢秘书为您解答。”

    盛嘉年冷冷出声:“出去为什么不带上门?”

    谢晚晴回头看李扶洲,表情异样。

    “对不起盛总,我一时粗心,忘了……”李扶洲头似有千斤重,抬不起来。

    盛嘉年脸色冰冷,再问谢晚晴:“这里的果农,每天给他们多少钱?”

    “四十。”谢晚晴道。

    谢晚晴说完,盛嘉年忽然又想起来,江兮提到过一天多少钱这事儿,他他手轻轻拍了下脑子,难不成是醉氧,这么快就忘了?

    “没事了,你们出去 吧。”盛嘉年道。

    谢晚晴轻声问:“盛总,您没吃多少东西,要给你准备些吃的吗?”

    盛嘉年摆手:“不用。”

    谢晚晴再问:“刚看您喝了不少汤,那汤挺新鲜的,要给你煨一盅放在这里吗?”

    盛嘉年本想拒绝,迟疑一秒:“可以。”

    “我这就去让人备着。”谢晚晴欣喜不已,当即离开。

    …

    天色渐黑,江兮一口气跑回老街,然后再慢悠悠的回家。

    猜测这个时候家里大概也吃完了,就是不知道二婶走没走,不愿意见到二婶家的人。

    步子再慢,也有走到头的时候。

    二婶坐在江爷爷平时坐的竹椅上,手上端着煮熟了胡豆边吃边回头说话,小儿子就坐在她腿上,两边一边坐了个女儿。

    江兮看得头疼,黑着脸走回去。

    “哟,江兮回来了啊?”二婶在说什么直接打断,当即就问了句。

    江兮没回应,直接进了堂屋,屋里的饭桌上还摆着碗筷没有收拾,所有人都坐着没动,她母亲不见人影。

    江兮问了句:“爷爷,我妈去哪里了?”

    “隔壁老张家叫过去了。”江爷爷说。

    江兮应了声,回头朝二婶说了句:“白吃这么多顿饭,就不能帮忙收一下碗筷吗?吃完了就甩手,我妈该是伺候你们的吗?”

    一回来就忍不住生气,她知道自己情绪不对,一回来就躁。

    二婶笑了句:“江兮,有的人的命,就是天生的,这你得信啊。就别说你吧,听说生你那家人很有钱?可你没那个命,你还不是在这里窝着?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你不得不认。”

    江兮转身:“这就是你的道理,所以你只管来我家吃现成的,钱没给一分,就来白吃白喝,没有钱吃完了碗筷都舍不得收一下?二婶,你为了给自己的好吃懒做,还真找了不少理由啊。”

    “江兮,还没嫁出去的姑娘家,嘴皮子别那么贱,你这样,谁家要你啊?”二婶就是笑面虎,不论你说什么,反正她不上心。

    江兮知道不能跟这些人说话,一出声一准把自己气得够呛。

    忽然想起盛嘉年给她提的条件,真的很让她心动。

    如果早生几年,现在就有条件把父母都带走了。

    可惜,现在还没有能力。不仅没有能力,就连接受别人的好意的底气都没有。

    江兮心底叹了一声,手脚麻利的收拾了桌上的碗筷,将桌子用抹布擦干净,然后抹布跟碗泡在一起。

    全都泡进了温水里,她却站在灶台旁发呆。

    为什么她要跟她妈一样这么纵容二婶和奶奶?这个家里,就没有一个人是向着她和她妈的,她凭什么还要伺候这些人?

    江兮气不过,又转身走出厨房,站在大门外的小院坝里。

    “兮姐,你妈跟你说媒去了,王姑刚过来请你妈过去的。不信你去看啊,你是不是要嫁人了啊?”江甜甜喊着她笑嘻嘻的问。

    江兮闻言,气不打一处来。

    她转身,看着坐在院坝中的二婶一家,这是看一眼都眼睛疼。

    “你那么想嫁人,你嫁呀。”江兮回了句。

    江甜甜轻哼一声:“你都二十了,兮姐,你再不嫁人难道真要成老姑娘吗?到时候就嫁不出去了。”

    “你那么担心我,所以你赶紧嫁了啊。”江兮清冷声音传出。

    二婶忍不住帮女儿说话:“江兮,你妹妹也没说你什么,你至于阴阳怪气的说你妹妹?那姑娘家长大了始终要嫁人的,你以为你多读几年书就不一样了?你还不是要嫁人的,你多读几年书,年纪就越大,反而不好嫁。大家都是为你着想,你这好心当成驴肝肺的,一点好话都听不懂。”

    江兮笑起来:“谢谢好意,我还就是听不懂,所以请以后不要再说了。我脾气可没有我妈好,要是说话得罪了你们,也是你们自找的。”

    江甜甜说:“兮姐,难怪别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说话太难听了。”

    “嫌我说话难听,你们别来我家呀。”江兮怼得毫不客气。

    江母回来了,一脸为难的走在前面,那边王家夫妻俩跟他们儿子一同过来的。

    二婶一看这样子,那显然是有结果了啊。

    王家那婆娘说话就跟放狗屁一样,前些天儿还说是有心要江兮过门,可江兮现在不听话了,在外头读书谁都不知道她究竟在做什么,在大城市待了两年,再回来就不会甘心情愿的过日子,所以有犹豫。

    然而,这才几天的事儿?

    二婶心里不高兴,老大家江兮不成,她是有心想把自己老大说给王家的。

    “哟,这亲事说好了啊?”二婶二话没说往前凑去,站在人前。

    江兮脸子瞬间垮下去,冷眼看向她母亲以及王家人。

    王姑走近江兮,拉着江兮的手:“兮兮啊,你是姑姑我看着长大的,以后咱们就不分你我,一家生活了,你看成不成?”

    江兮脸色极其难看,看向她母亲。

    江母脸色为难,“兮兮,这事你考虑,我是觉得,女孩子读那么多书也不实用,始终要过日子的。你在外面找,你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如果你一个人嫁到外地去了,娘家没个人在你身边,妈也怕你受欺负。你王姑家,至少咱们是挨着的,离咱们家也近。你王贵哥哥跟你关系,一直也挺好的,他对这件事没意见,你呢?”

    江兮气得浑身发抖,泪眼朦胧的看向母亲:“我就这么碍着你了吗?你非要把我推出去!妈,如果你都这样,我以后真就不回来了!”

    王姑一听,连连皱眉,果然是出去了两年,就养不家了。

    “江兮,你听姑姑讲,我们家你都认识,你姑爹也是好相处的脾气,你王贵哥哥从小就顺着你,你来我们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比在别人家强。江兮,你要喜欢云都,你跟王贵结了婚扯了证后,你们再一起去云都打工,也都是可以的呀。我们不反对你们去什么地方,就是说,你一个女孩子,身边有个亲人照料着,大家才放心啊。”

    江兮甩开王姑的手,走向母亲。

    “妈,您什么时候才能不犯糊涂?”江兮泪流满面的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