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79章:找来,倾诉
    谢晚晴说这话,确实出自肺腑。

    小地方出去的姑娘,她太明白了,太容易被男人一点温柔和花言巧语感动。

    说白了,就是眼皮子浅。

    因为眼界小,遇到一个人就认为他是全世界,可年轻小姑娘还有大把好时光呢,好的在后面,别着急谈感情。

    江兮听谢晚晴这话,险些被吓到。

    “晚晴姐,他们两个都……呵呵,确实也很友好,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些。而且,我自己的规划是,先脱贫再脱单,我是不可能考虑那些事情的。你也不要为我牵什么线,我根本都没那个想法。”

    谢晚晴看江兮的反应,稍稍放松了下。

    “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同事听说我把你带过来,就非要来跟你打声招呼,他们也确实准备吃宵夜,想问问你。没事儿,你休息吧。”谢晚晴说了句,已经先走了。

    江兮心下奇怪,难怪晚晴姐不知道,在本江这里是没有宵夜的?

    “晚晴姐再见,你也早点休息。”江兮赶紧喊了声。

    谢晚晴回头笑了下,表示收到她的关心。

    江兮在谢晚晴消失在走廊时,才关门。

    靠着门还在回想,居然大家都是认识的,这世界有那么小吗?

    先上楼的李扶洲和岳著林快速返回盛嘉年房间,然而敲门里面却没人回应,二人不知道盛嘉年是睡了,还是出门了,但看外面乌漆抹黑的,不至于这个时候出去吧。

    “走吧,明天再告诉盛总这个事。”两人先后回自己房间。

    谢晚晴上楼,正好看到二人各回房间,这才放心,只要那两人不在盛总面前乱说话就行了。

    谢晚晴在盛嘉年门前站了会儿,最终没有敲门,而是回自己房间。

    江兮靠在门后发呆,大家都住这里,盛嘉年也住这里,那岂不是……盛嘉年也会知道她在这?

    江兮忽然想起已经关机,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里他有没有给她发信息或者打电话。

    砰砰砰!

    江兮背靠着门,这一声响吓了好大一跳。

    她转身,下意识开了门,以为是谢晚晴来着,然而出现在门口的高大男人令她傻眼。

    盛嘉年个头耸得太高,直接挡住了廊灯打下来的大片灯光,他垂眼看她,将她一张脸全都罩进了阴影中。

    江兮意外又惊喜,“盛嘉年,你、你……怎么是你?”

    “不让我进去坐坐?”盛嘉年问。

    他眉头轻挑,笑眼相看。

    江兮被动的让开了门,“那你进来,你进来吧。”

    盛嘉年没客气,大步走了进去。

    江兮在后面关了门,步履沉重的走进房间里。

    盛嘉年坐在单人沙发上,这是单人间,沙发就一张,江兮只能坐在床边跟他面对面。

    盛嘉年将屋里灯光调亮,现在外面的酒店、宾馆客房里灯光以适合休息的光线为主,所以不够亮,昏暗的。但这里令盛嘉年非常满意的一点,是屋里灯够亮,顶上一盏吸顶灯直接照亮了整个屋子,又开了床头、卫生间和廊灯辅助。

    江兮忍不住皱眉,她刚都昏昏欲睡了,所以没开大灯,屋里也是昏暗的。现在一下子感觉屋子里面亮如白昼,有点不适应。

    盛嘉年翘了长腿,轻抖了几下,随后再看她。

    “身上伤势怎么样?”他问。

    江兮抬眼,明显意外。

    “你邻居大姐,是我秘书。”盛嘉年直言道:“你的事,听她说了。”

    江兮张口结舌,忽然脸子通红,轻咬唇,难为情的埋下头。

    盛嘉年长腿垂放,长吐一口浊气:“那样的情况,为什么还要拒绝我的帮助?”

    江兮摇头:“对不起……”

    “你对不起我什么?对不起的是你自己,我不觉得你是会被人那么欺负的性子,你的勇气和伶牙俐齿呢?你将来是为底层人民伸张正义的记者,怎么在面对自己家庭这种羞辱和折磨时,是逆来顺受?”

    “我没有逆来顺受!”江兮反驳。

    盛嘉年看着她激红的脸:“没有逆来顺受,那你报警了吗?正因为你二十年来的不反抗,造就今天你都长这么大了还被家人按着打,江兮,你的豪情壮志我要开始重新评估了,你连自己都保护不好,你怎么去为别人说话?”

    江兮张张口,没觉得这之间有什么联系,但她没反驳出口,音乐感觉到他是在关心她。

    江兮又埋下头去,盛嘉年道:“准备明天早上一早离开?”

    “嗯。”江兮点点头。

    盛嘉年沉着怒气:“所以这就是你每次面对欺凌霸蛮时,会做出的选择?你以为你一直逃避,和原生家庭的矛盾就能够解决?”

    江兮皱紧眉头,咬着牙没说话。

    盛嘉年整个人身上罩着一层不好沟通的冷漠的气息,这令江兮更不敢说话了。

    “我下午跟你提的建议,没考虑过?”盛嘉年问她。

    江兮微微抬了下头,却没敢看他,只是轻轻摇头。

    “江兮,你在助纣为虐!”

    “那毕竟是我的家人,因为我家里情况太特殊,确实大家都过得很辛苦。因为我出去念大学,表面上好像没有再跟家里拿一分钱,似乎没有给家里增加负担。可实际上,我离开了本江,不论我有没有拿家里的钱,我人都不在这里,家里就少一个人帮我妈。全家人的活儿,我妈妈一个人做,我知道我妈很累,累得发疯累得想发泄想哭。可她面对的是伤病的我的爸爸,还有上面的爷爷奶奶,家里不是病人就是老人,她能对谁发泄呢?她只能打我,只能骂我才能解气……”

    江兮边说,眼泪怎么都忍不住的滚。

    她深吸口气,“以前在近地方上学,还能把家里收拾整齐了,洗衣做饭收拾家里我能帮她。有时候忙我也能去地里帮忙,可现在,我是没朝她要钱了,可她肩上的活儿更重更累了,家里内外全都是她一个人。爷爷奶奶全都向着二婶,就因为我妈没有生儿子,他们觉得我们没生出儿子为家里累死累活就是应该的,就是活该……”

    江兮捂着脸痛哭,哭可怜的母亲,也哭身不由己的自己。

    “我妈压力很大,快被生活折磨疯了,我能理解她偶尔犯糊涂,以为我是她唯一的财产,身不由己时会想用我去换点钱给减轻家里的负担。王贵哥哥家离我们家很近,要是结婚了,他们家跟我们家以后就是一家人,他们会帮我们家……”

    江兮哭得伤心,不停的自己用手抹干眼泪,却又于事无补。

    “我理解我妈,我真的理解……”

    江兮哭得盛嘉年心都碎了,他是坐在单人沙发上,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床边,将她一点一点搂在怀里,温热大掌代替她的手为她擦着眼泪,低声安慰。

    “以后这些事情要告诉我,不要一直忍着不说,你要告诉我,我才能帮你分担。你一个才二十岁的小姑娘,哪里知道怎么解决事情?让我站在你身边,帮帮你,不要推开我,好吗?”

    江兮大哭不止,盛嘉年捧着她的脸,温热的唇轻轻落在她额头,一点一点的亲吻,揪扯的心疼叹息而出。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他的鼻息,他的气息,一点一点闯入她的呼吸,她泪眼朦胧间是他放大的脸。只一眨,他的唇落下,轻轻贴在她唇上碾压,又松开,再反复触碰。

    江兮推开他的头,抬手擦眼睛。

    “不想说这些,你别靠近我。”她哽咽难成语调,看眼前都成一团糊。

    盛嘉年一把将她抱住,“肩膀借给你,想哭就哭吧。”

    江兮身子一抖,心脏在这瞬间也被他勒住一般,她抬眼,“你放开我,放开我!”

    盛嘉年抱紧不放,“不准再推开我,谢晚晴的帮助,你能接受,为什么对我,你就那样推开?”

    “晚晴姐?”

    江兮吸着鼻子哽咽了声音,“她是我,我从小就认识的,邻居姐姐,我们认识很多年……”

    “认识很多年,你们熟悉吗?他在我身边工作这么多年,以前可从没听过她提起你,对你,也只是忽然碰见而已。江兮,难道我的善意还不够明显?为什么总要将我推开?”盛嘉年沉怒出声。

    江兮咬着唇,眼泪湿了他胸前的布料。

    “不是,我就觉得你有目的接近我,你就有!”

    她忽然推开他,但男女力量悬殊过大,推他依然纹丝不动。

    她索性弯着腰从他怀里往下滑,像条泥鳅一样滑了出去。

    江兮赶紧推开几步,脸上还挂着眼泪,“你就有!”

    这话,情绪没上来时绝对说不出来,还是会顾忌他的心情。

    可现在情绪上来了那就不一样了,不会再顾忌他,她自己心里还添堵呢,他还来招惹她。

    盛嘉年脸色很难看,掌心无奈的扣在膝盖上。

    他轻声一叹:“我接近你,我有目的?我纵然有目的,也只是对你好,对你有利。别人见有利可图,就抱紧大腿,你怎么就不放聪明点抱紧我,你管我有什么目的,不会伤害你你就可以放心接近我!”

    盛嘉年话落,把自己气够呛。

    “我就是讨嫌,你三翻两次拒绝我,我依然到你跟前来。”盛嘉年沉声而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