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82章:最极端的试探方式
    江兮点头:“我不承认是我,也不说是你,这是我的最大底线。”

    谢晚晴点点头,“江兮,谢谢你,你有需要我帮忙的,一定告诉我,以后我们就是比亲姐妹还亲的姐妹,好吗?”

    江兮心里不忍心,轻轻给谢晚晴擦了下脸上的泪。

    “晚晴姐,我不想毁了现在的你,所以我才会说谎配合你。但是说谎始终不对,你一定、以后一定不能再说谎了好吗?因为一个谎言,是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的,而更多的谎言就会牵扯更多人,迟早会露馅。晚晴姐,道理你都懂,我不跟你讲道理。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吗?”

    谢晚晴顺势抱住江兮:“我知道,谢谢你好妹妹,我知道都是我一步错,才到今天的地步。好在对方是你,要是别人,我一定就被打回原形了。江兮,你回云都之后,有什么需要的一定要告诉我,好吗?”

    江兮点头:“好。”

    谢晚晴赶紧擦干眼泪:“我得赶紧回去补妆了,我不能让盛总或者他身边的人看到我这样,不然他们会怀疑的。兮兮,就辛苦你,委屈你了。”

    江兮笑笑:“能帮到你就好。”

    谢晚晴捏了拳头放在胸膛:“我都记得,放在心里了。”

    江兮笑容太勉强,只是扯动了下嘴角,发现连勉强的笑容都做不到,只能放弃。

    谢晚晴离开,江兮看时间,还差五分钟到七点。

    她面向水库,伸了个懒腰,她今天真是起了个大早啊。

    深呼吸,深呼吸,望着广阔的水平面,又无端的笑了,笑得苦涩。

    原来,盛嘉年是因为她当年救过他,所以才有第一次见面那么荒唐的举动。

    通过后来他们相处,她知道他不是那样荒唐的人。可他从来不说原因,这令她一直以为他另有目的,心怀鬼胎。

    现在知道真相,再回想过去。

    这瞬间,眼泪滚滚而下。

    江兮轻轻擦着眼泪,难怪他会毫无保留的对她好,连她都明显的感觉到他仿佛刻意偏袒她、配合她,原来、原来是因为她曾经救过他。

    江兮眼睛被冷风吹得干涉,她轻轻揉眼睛。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转身,果然是盛嘉年。

    她望着他,看着高大挺拔的他闲庭信步走来,整个人没有了昨晚的落寞和肃穆,但身上的严肃依然掩藏不住。

    “你倒是挺准时。”盛嘉年淡淡出声。

    他站在她身边,面向水库水面。

    江兮也面向水面,两人安静的站着。

    “这里,以前是三条河流交汇的河道处,是最宽阔的地方,现在修成了蓄水池,也是为了这一片柠檬在干旱季节有水。”盛嘉年淡淡出声。

    江兮微微一愣,“所以,修水库,改河道也是你们项目之一?”

    “顺便给这里帮个忙而已,再者,也有利于我们项目的顺利进行。”盛嘉年语气缓慢,像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江兮目光带着崇拜,她得用几辈子才能达到他的高度?帮一方百姓做了这样的大善事,却好像只是吃了顿饭一般简单。

    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好像浑身都带着光芒。

    江兮嘴角无意识的轻轻上扬,晨风醉人,仿佛令她沉溺。

    盛嘉年微微垂眼:“怎么,觉得很了不起?”

    江兮点头:“做这样的好事当然很了不起,盛嘉年,你真的很厉害。”

    江兮对他竖起绝对的大拇指,盛嘉年却轻轻撇开了眼神。

    “不觉得这里有些眼熟?”盛嘉年问她。

    “眼熟啊,毕竟是我的家乡,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江兮低声道。

    盛嘉年拧眉,“这里以前,还没有修成水库的时候,夏天很多人在这里游泳吧?”

    “是啊,很多人。”江兮笑说。

    “嗯,我想也是,就这里占据天时地利。以前的河道很宽,水位很深,在这里游泳的人得很小心才是,万一不小心腿抽筋,距离岸边太远,命就搭进去了。”盛嘉年道。

    “嗯,说得挺对的。”江兮点点头,心头却揪得死紧,她知道他在试探她,他在问她。

    她笑了,随后再说:“不过,盛总的担心应该不会发生,因为乡下孩子都是成群结伴的,就算抽筋或者累了游不动了,也会有小伙伴帮忙。”

    盛嘉年深吸了口气,眸色有些暗沉。

    他转向江兮:“对了,说来很巧,六年前我来这里考察,天色将晚,一时贪图便利,也下去游了一回。”

    盛嘉年眼神直直盯着江兮,江兮却面露意外:“你?”

    “是,只是不巧,我当天来,身体有恙,刚好就抽筋了,没有人。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经过,我命大,碰到了那个会水的女孩子,她将我拖上了岸边。”

    盛嘉年说完,一步一步走近江兮,眸色渐渐暗沉。

    “六年前,虽然我身体不适,虽然天色昏暗,但是她眼睛里闪亮的光芒,我记得很清楚。她瘦小的身体里藏着倔强的劲,中间我跟她几次下沉,她没有放开我的脖子和胳膊,最终将我拖上了岸边。”

    盛嘉年一句压低一句,眼神越来越炙热无比。

    江兮那颗心在这瞬间,仿佛快被他灼热眼神烤得融化。

    江兮张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舔了下唇,眼神下垂。

    “恭喜你,大难不死。”江兮小声而出。

    她刚说完,盛嘉年一把捏住她胳膊,眼神灼灼落在她脸上。

    “只是这样?”他一字一字的问,俯身欺近,鼻息都打在了她脸上。

    江兮左右转动了下眼珠:“还有什么?能够逢凶化吉、化险为夷,这肯定是好事啊……难道我说错了吗”

    盛嘉年看着她,眸色变暗,“难道不是你?救我的女孩子,难道不是你?你们有着一模一样的眼睛,时隔六年,眼神一点都没有改变。你现在却否认,救我的不是你?你是说我精神分裂?”

    江兮张口结舌:“啊?”

    白目的表情下,脑子在快速转动,该怎么说才能令他放弃认定是她?

    “江兮,你好好想想,六年前的夏天,你是不是救过一个人,一个男人?就在这方河水里,有没有?”盛嘉年双手箍紧了她胳膊,几乎将她整个小身子提了起来。

    江兮脸上表情好难看,慌忙摇头。

    “你还什么玩笑?虽然我好羡慕那个能救你的女孩子,可惜不是我啊!我还好嫉妒呢,我也在这里啊,六年前你来这里的时候,我还在念初中吧?我是在这里的,却没有碰到你……”

    “你别跟我说这些,怎么可能不是你?你的脸就跟我记忆中那张脸一样,看到你,我记忆里的迷糊样子才有了清晰具体的脸,那就是你。兮兮,为什么你要否认?是我给你带来困扰了?”

    盛嘉年满脸沉痛又难受,箍紧她的胳膊没放松,疼得江兮脸色发白也没将他推开。

    “不是我。”江兮小声说。

    盛嘉年怒了,“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

    江兮轻轻抬眼,小心望着盛嘉年的眼睛,轻声说:“真的不是我,我都不会游泳。而且你知道我的性格,是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啊——”

    江兮话还没说完,就被盛嘉年整个提起来,直接在空中划了道抛物线。

    嘭——

    白色水花在轰响声同时炸开水面,江兮就那么被盛嘉年当成物体给直接扔进了水库!

    盛嘉年大口喘着气,胸腔起伏距离,眼神死死盯着水面。

    那远远观望的几人全都冲出来,显然都被吓到了。

    谢晚晴膝盖一软,差点栽了个跟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远远站在堤岸上的男人,那么风度翩翩,那么风姿卓绝……

    他,怎么可能会做出那么令人想不通的举动。

    李扶洲、岳著林,以及盛嘉年的占有尤海博与他的学生也都冲去了堤岸,所有人都慌了。

    “嘉年,你发什么疯?”尤海博大怒问。

    李扶洲等人给急得啊,不停的看向盛嘉年:“盛总,有话好好说啊,盛总……”

    盛家再有权势,可那也毕竟是条人命。不知道江兮那傻丫头说了什么,让盛总愤怒如此……

    多少人在堤岸急得跺脚,连连看向盛嘉年。

    江兮被丢进水库中,落水瞬间真被呛水了,她是会水,可忽然被这么直接丢进水库,那么深的水库,水底绿油油的慎人。

    “救命……救命啊……”

    江兮在水里扑腾,背上还背着包,包里有她的衣服和电脑。

    肩上感觉被人在用力往下按一样,她不断扑腾,身体却不断下沉。

    冰冷的水朝四面八方汹涌过来,争先恐后的想要将她吞噬。

    她的双手在水面搅动,头顶冲出水面,人又快速落下去。

    “救命……”

    求救两个字都没喊出来,又被冰冷的水灌堵住口鼻。

    江兮奋力挣扎着,整个人更加沉重,手已经只能伸出水面,挣扎的弧度越来越小。

    她整个人被水全部裹住,眼耳口鼻甚至内脏里全都是水,被水灌充的肺部已经没有了呼吸功能。

    她一点一点下沉,水面已经看不到她……

    “盛总!”

    李扶洲大喊一声,直接噗通一声跪了:“盛总!”

    岳著林扒了衣服,直接跳下水库。

    而盛嘉年捏紧的拳头,掌心被修剪整齐的指甲刺破,鲜血直冒。

    谢晚晴被吓得浑身无力,同样跪在堤岸边。

    水面已经没有人了,已经沉下去了,江兮真的就这么……死了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