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83章:紧急抢救,痛心自责
    谢晚晴浑身发抖,连跪都跪不住了。

    盛嘉年忽然转向谢晚晴:“谢秘书会游泳,不用你们。”

    谢晚晴脸色瞬间惨白如纸,抬眼看着盛嘉年,已经被吓得失语。

    李扶洲忽然站起来:“出来了,出来了!”

    岳著林拖着江兮浮出水面,堤岸的人很快将人弄上岸。

    也幸亏盛嘉年带了医生来,而尤博士同样也带了他两个学生白玄弋和王君苹。

    王君苹作为现场唯一的女医生,当然义不容辞,第一时间扒开人冲上去给做紧急抢救。

    看着王君苹又做人工呼吸,又做心肺复苏,忙得满头大汗。

    在紧急救援的这几分钟里,所有人心都就扯着,悬在高空等结果。

    盛嘉年目光触及唇色发乌,脸色青紫毫无生气的江兮时,恐惧一点一点传来。

    他心脏,骤然剧烈疼痛。

    他用力压着快速跳动的心脏,走近几步,面色难看如鬼君。

    现在才开始后怕,浑身阵阵冰冷。

    垂眼,看着双手,他竟然亲手将她扔进了水库?就因为她否认救他,并说不会游泳,他就狠心将她丢下去?

    盛嘉年看着王医生救治半天,依然没有生气的江兮,心痛得难以顺利呼吸。

    不论……

    不论她是不是当年救了他的女孩,他都很清楚他后来接近她,已经不是最初的原因。是因为她,只是她,只是她!

    盛嘉年热泪夺眶而出,垂眼,看看他这双手都干了什么?

    “咳咳——”

    江兮终于有反应,咳出了几口水,又倒了回去。

    累瘫的王医生受惊吓之余,惊喜再现,直接歪坐在地上,长长吐了口气。

    “有呼吸了,脉搏跳动虽然很弱,但是,她小命保住了。”王医生都快激动哭了,说完眼眶泛泪。

    这就是作为医生的骄傲和价值,能跟死神抢人,若不是医生,就没办法从死神手里将这么标致的小姑娘给抢回来。

    想想看,这么漂亮标致的小姑娘啊,真被死神带走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盛嘉年眼里血丝满眶,他转身,背对所有人。

    一直站在盛嘉年身旁的尤海博看清楚了盛嘉年的一切,也看到了他在王医生宣布江兮有呼吸时、激动落的泪。

    尤海博摇头感慨,挡在盛嘉年面前,给他一个调整自己情绪的空间。毕竟盛嘉年从来都是完美、毫无破绽和错处的人,不能让他公司职员看到他那番模样。

    尤海博道:“把人送回宾馆休养吧,好好一姑娘……”

    尤海博话到这,又强迫自己打住,换了话道:“今天这事儿,大家别乱说,有人问,就说这姑娘自己失足落水的。好了,走吧,别都惊魂未定的,回宾馆大家都喝碗热汤压压惊。”

    李扶洲忙道:“确实要压压惊,确实得压压惊。”

    所有人都快给吓死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谁都不相信堂堂自控力惊人的盛嘉年会将江兮一个大活人跟丢东西一样丢进了那么大的深水库!

    一路上大家都很沉默,哪有人敢议论半句?

    李扶洲扶了一把谢晚晴,谢晚晴是吓得连走路都走不动了,整个人还不在状态。

    江兮肺积水吐了出来,渐渐恢复意识,躺倒宾馆时冰冷的身体也已经有知觉了。

    谢晚晴最后守在病床边,热泪盈眶的看着江兮。

    江兮微微睁开眼,轻声说:“我说我不会游泳,他就把我扔下去了。晚晴姐,我已经尽力了……”

    谢晚晴这一刻,是内疚的,甚至有种冲动要将真相说出来。

    好在江兮没事,如果江兮有事,她身上可就是背了一条人命。她不是大奸大恶之人,身上背了条人命她这辈子还能好好活下去吗?

    “别说了,别说了,对不起对不起江兮,都是我,是我对不起你……”

    谢晚晴握着江兮冰冷发青的手,双手不停给搓着温度,又紧紧握着贴在脸上,泪流满面,满心愧疚。

    江兮努力睁开眼,整个人毫无生气,她小声说:“别这样,晚晴姐,以后,看你了。”

    门被推开,王医生已经准备好进来,也拿了干净衣服。

    她目光落在动容哭泣的谢晚晴身上,心下意外:感情还挺好嘛,朋友?闺蜜?

    “正好,谢秘书,你帮她换上干净的衣服吧,然后我再开始给她检查。”王医生说完又走出房间,留给两个人换衣服的空间。

    谢晚晴给江兮换了衣服,看江兮浑身冻得青紫,眼泪不停的流。

    换好衣服,她躲出去一个人哭。

    王医生奇怪的看了眼谢晚晴,不知道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不过再看江兮,觉得那丫头真是可怜啊,上回别人打得遍体鳞伤,送到医院,还是她给医的。这次不知道惹到盛嘉年哪里,居然被丢进了水库……

    王医生深吸气,伴君如伴虎啊,她算是理解了君王身边得时刻保持警觉,否则小命不保的危险。

    房间外,从楼上下来的李扶洲、岳著林二人将谢晚晴面墙抽泣,二人互看了一眼,李扶洲上前几步。

    “晚晴,怎么了,这么伤心?心疼你的邻家小妹啊?”

    谢晚晴泪眼回头,李扶洲和岳著林一看,人家真在哭,二人忙收起多余的表情,严肃对待。

    谢晚晴直接忽略李扶洲,看向岳著林,他衣服是干的,看来已经换过了。

    她深吸气,哽咽道:“谢谢你救她,当时的情况,我都已经吓懵了……谢谢。”

    岳著林摆手:“不用谢,应该的。我要是不跳下去,现在怕是另一番后果了。我想,盛总也有他的苦衷。”

    谢晚晴笑了下,“我知道,并没有责怪盛总,只是心疼江兮,她满身冻得发青,很可怜……”

    岳著林对李扶洲招手,让他离开。这背后说盛总的事儿,似乎也不好。

    谢晚晴可是跟老总一个鼻孔出气儿的,他们可不敢在谢晚晴面前多说盛总的话。

    二人离开,谢晚晴靠着墙陷入沉思,盛嘉年为什么将江兮扔进水库?

    这样的试探会不会太过暴力凶狠?

    江兮说她不会游泳,盛嘉年就将她丢下水库求证。

    所以,这说明什么?

    说明盛嘉年已经认定当年的人就是江兮吗?那她现在的坚持还有什么用?

    不,不不,一定不是,一定是当时江兮还说了什么,令盛嘉年恼怒,所以才将她推下水库,并不是只是单纯的试探,一定是这样!

    谢晚晴双手捂着脸,以后该怎么办?

    盛总就算不会将她辞退,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关照,守了他这么多年,她还没熬到一个名分,就要被他淘汰出局了吗?

    谢晚晴好不甘心,蹲在楼梯边无助的哭泣。

    以前只是不想在本江过一眼就望到头的日子,不想再东奔西走一年还存不下一分钱,不想随便找个人嫁了随便过一生。她有追求,她觉得自己不比别人差,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也承认代替江兮走近盛嘉年,是她的错,这本不该属于她的可既然被她抓住了,她就会好好把握。

    原本想要的生活,想要的光鲜亮丽,现在都有了。可她又不满足于现在得到的这些,想要成为那个男人身边唯一的女人。

    可是、可这一切才六年,忽然被半路出现的江兮全部打乱。

    她不怕丢了工作,她真正害怕的,是离开盛嘉年,那是她的一切,她立身在那座繁华大都市的根本原因。

    离开盛嘉年,她会生不如死。

    楼上。

    盛嘉年屋里难得没将所有灯打开,只有廊灯和洗手间的灯亮着,尤海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盛嘉年独自坐在单人沙发上,整个人大半都陷入了阴暗。

    尤海博时不时扫了眼盛嘉年,没打扰他的自我反省和谴责。

    “嘉年,那小丫头情况已经稳定了,休息好了后你就可以去探望。”

    话落,尤海博将盛嘉年平时吃的药放在桌上:“这个药片偶尔吃一次,当然以你现在调理的情况,不吃也可以了。”

    盛嘉年淡淡楚澍风:“放在那吧。”

    尤海博听他说话了,直接拉了椅子坐在他对面:“嘉年,待会儿就可以去看看那丫头,有什么误会尽早解开,别一直弥留不提,以后错过解释的机会就会酿成大问题。”

    “嗯。”盛嘉年没否认,但也只是淡淡应了声。

    尤海博耸肩,转身出去。

    王医生上来,刚好出现在门口,尤海博问了下江兮的情况。

    “已经好转了,背上的伤被水一泡有点发炎,但也上了药。”王医生道。

    “背上还有伤?”尤海博意外,下意识看向盛嘉年。

    盛嘉年此时也抬眼看向王医生,大抵是听见江兮背上还有伤所以没忍住看了过去。

    但对上尤海博质疑的眼神后,他面色直接冷下去:“难道你认为是我造成的?”

    “你都把人家姑娘扔水库了……”

    尤海博挑眉,言下之意还有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盛嘉年眸色更沉,好大会儿冷冷出声:“不是我。”

    尤海博笑了下,这男人别扭起来还真是有点可爱。

    尤海博比盛嘉年大了约莫十岁,当年盛嘉年在校时,尤海博是他所在的军校当军官,后来在部队又跟盛嘉年有过不少焦急。二人是历经过生死的战友,所以盛嘉年才对尤海博大力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